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摄政王的毒妃

摄政王的毒妃

主角:慕容瑾玥,陆长兮 作者:千君笑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7 15:48:02

作者千君笑的小说《摄政王的毒妃》主要讲的是:何子烨端着一盏香炉,缓缓的走了进来。“主子脸色比以前好多了,二小姐果然医术高明,相信不久之后,主子就能像从前那般英武了!”何子烨将手中的香炉放置于他的床头,脸上展露出欢愉的笑意。即便如此,男子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喜悦之色,依旧如往常一般,死气沉沉。男子的目光,也没有在屋内,而是停留在窗外的阳光之上,眼神淡漠至极。“子烨,你觉得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展开全部

15-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跪在一旁神情紧张的婢女连忙应话。

“彩蝶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彩蝶一人所为,跟三小姐没有一点关系!”

慕容思思美艳的脸庞露出绝美一笑,纤纤玉指相互交合,悠扬的掌声不绝于耳。

“很好!这才像是我慕容思思的婢女!你放心,若是以后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定会替你照顾好你的父母!不会亏待他们!可是,如果你敢把这件事情轻扯上我半分,我慕容思思也足够有能力把你拉回地狱!彩蝶,这你应该懂吧?”

这话说的,无一句不歹毒,无一句不直戳重点,她慕容思思虽然在这个家不得宠,但是最基本的权利还是有的!

本就难受至极的心,再听到这样的话,彩蝶脸上更加的惶恐了。

这相府三小姐,是铁了心要置她与死地了,三小姐的手段,作为三小姐的身边人,她是再了解不过了!

认了个这么心狠手辣的主,刚从一个火坑出来,又掉进了另一个火坑!

只是,自己死也就罢了,决不能殃及到那一双年事已高,她从未尽过孝的爹爹与娘亲!

她挪步上前,抱着慕容思思的小腿,满是泪痕的脸上多了一丝决绝。

“三小姐,您放心,彩蝶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把您透露出来的!”

听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慕容思思放下手里摇晃着的团扇,脸色露出阴凉的笑意。

......

揽月阁。

床榻之上,一白衣男子神情恍惚的望着窗外,披散的乌发,脸色却苍白不已,完全没了男子该有的模样,俊俏秀气的脸庞上也多了一丝倦色。

那双原本乌黑深邃的眸子,也变得黯淡无光起来。

何子烨端着一盏香炉,缓缓的走了进来。

“主子脸色比以前好多了,二小姐果然医术高明,相信不久之后,主子就能像从前那般英武了!”

何子烨将手中的香炉放置于他的床头,脸上展露出欢愉的笑意。

即便如此,男子脸上依旧没有丝毫的喜悦之色,依旧如往常一般,死气沉沉。

男子的目光,也没有在屋内,而是停留在窗外的阳光之上,眼神淡漠至极。

“子烨,你觉得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望了一眼他跟随多年的主子。

从他的眼里,何子烨读到了忧伤!读到了,不是尚且年少该有的忧愁!

陆长兮已经不似从前那般容光焕发的模样了,脸上也已经沾染了些许风霜,看起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他踱步上前,一脸的信誓旦旦。

“当然了,我们主子可是北幽国甚至云澜国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战场上骁勇善战的敌军,乃至刀枪棍棒都没能伤害到主子,这小蛊虫又怎么会治不好呢!”

陆长兮冷冽一笑,苍白的脸庞多了一丝无奈。

“你说的倒也是实话,那些个刀枪棍棒都没能近我的身,怎却被一个小小的蛊虫折磨的不成人样!我陆长兮,恐怕这一生都要败在这奢血蛊上面了!”

“怎么会呢!”何子烨夺声,情绪微微有些激动。

很快,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之处,立马压低了音量,毕恭毕敬的低下头。

“主子很快就会好的,有医术高明的慕容姑娘的治疗,主子很快就会好的!况且慕容姑娘不是说了吗,只要我们的人在含蓄山找到了七夜花,那主子的病就可以根治了!”

陆长兮神情淡漠的转过身去,也不再看窗外。

“若是这么容易就能拿到的话,也不能叫昙花一现了!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呵呵!没想到如此团圆之夜,竟是攸关我生命的一夜!还真是可笑!”

他长叹一声气,语气无奈而又颓废。

“主子,您放心吧!有慕容小姐在,有徐皇后的在天保佑,主子,您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他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光里突然有了一丝色彩。

“徐皇后!?”

自她离开后,也是许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陆长兮低垂着头,喃喃自语着。

一幕幕的回忆涌上心头来,那些本应该淡忘了的往事,也萦绕上心,久久不能散去!

而何子烨口中的徐皇后,正是许长吟,乃是他陆长兮今生唯一的知己!

无奈红颜薄命,一入皇宫深似海,也未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竟然落到如此下场!也是上天不公!

若是他当初再早一点遇见她的话,那么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那么她会不会就不会死了?

“徐皇后”,他低垂着头一连低吟了好几次,这个到现在都让他心心念念的女人,他用生命也要守护的女人,已然离他而去!天人永隔!

何子烨也自知自己说错了话,便悄悄地退到一旁,心中一块大石头久久不肯落地。

自己说错了话,怕是又让主子难过了,也懊恼自己就万万不该提起这些伤心事!毕竟王爷也是隔了许久才走出来的!而现如今他又提到了这事,未免是火上浇油!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却像是星星之火一般,刹那间就在陆长兮的心田燃烧着.......

欲言又止地退下了,在角落里一连抽自己了几个嘴巴子,心中很是郁闷。

主子本来身体本就抱恙,现如今,他又让他心生烦闷,也是格外不应该!

......

别致小巧的庭院内,两个身穿一袭翠色华服的丫鬟,围在一起神情凝重地议论着什么,其中有一个丫鬟还小心翼翼的四面环顾了一番,看清周围无人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宁玉你知道吗,二小姐收留了一个男人在自己闺阁的事情,竟然被透露出去了,还传得沸沸扬扬!看来二小姐是名声不保了!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心狠手辣!要如此的毁人名声!”

另外一个小丫鬟也附和道:“是啊!二小姐平时待我们也不赖,对附近的老百姓也是格外照顾,怎么就被人给刻意的坏了名声呢!不知道是谁干的!”

“兴许是遇到了仇人,或者是那些图谋不轨的人,歪门邪道,一个劲的想着将小姐的名声搞臭!我听他们说好像都传到皇上跟太后耳朵里了!皇家的人最看重名声了,那二小姐跟太子的婚事会不会......”

议论到了敏感的话题,另外一个丫鬟立马打断了她的话,冷喝道:“住嘴!我们不能提到这些敏感的!”

一呵斥完,小丫鬟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着,打量周围有没有人。

“红雨,快住嘴,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可不能卷进这些主子们的是非里,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且我听说太子殿下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情了,我们又没有参与其中,可万万不能被卷进去!”

红雨认可的点了点头,两人连忙小心翼翼地快步离开。

蓦然间,一阵微风吹过,陆长兮缓缓从假山后走出来,神情很是凝重,眉宇之间,透露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迷雾感。

16-放肆!你还敢骗我!

“主子怎么一个人到这里来了!身体还没好呢!慕容姑娘说过,您不可以吹风!”

何子烨手里端着为他主子准备的药粥,一脸茫然的看着静静站在那里的主子,心急火燎地开口道。

他缓缓转身,望着朝他而来的何子烨,静静道。

“子烨,我们住在揽月阁,是不是给慕容瑾玥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听到主人这么问,何子烨有些心慌了,慕容姑娘可是吩咐了他,不能向主子透露最近发生的事情的,可是主子都这么问了,他哪能不心慌!

“没......没有啊!”

很突然的,陆长兮猛地一回头,神情肃然地看着有些心慌的他。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何子烨故作镇定笑了笑,看起来很是平静,其实他已经撑不下去了,但是既然答应了慕容姑娘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没有啊!主子,丞相府这么大,我们住在揽月阁又有什么关系呢!主子,你想多了!”

“哦?真的是我想多了吗?”

他望着许子烨,神情很是考究。

主子再一次的反问他,让他更加的心慌了,但是又不得不故作淡定!

他甚是心慌的点了点头,摊开手乍一看,手心里已然全是豆粒般大小的汗珠。

“放肆!你还敢骗我!”

此刻,陆长兮的拳头紧紧攥起,手背上青筋暴起,脸已经变成青铜色,掩盖不住的雄雄怒火。

本就心虚万分的何子烨立马慌乱的跪下,都没敢抬头看正在气头上的主子。

局面一度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刹那间,一悠扬女音钻入耳帘,音若天籁,如同飘在云端,空灵而又飘渺。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朝着那极为好听的声音发出地转过身去。

来者不是别人,自是相府最受丞相宠爱的二小姐。

远远望去,那二小姐一袭素色华衣裹身,华衣上绣着白色莲花,显得雅致而又朴素,外披白色纱衣,合理的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优美,青丝随意的挽起,加一纯白色玉簪,更是恰到好处。

若是不细看的话,认作是初下凡尘的仙子也不足为奇。

离得近了,那双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也突然变得皎洁起来,打趣道。

“你们主仆二人倒是很有雅致!傍晚时分在此处议事,不知相府人多口杂?”

话语里没有一丝的责怪之意,倒是满满的调侃。

闻言,脸庞之上渐露笑意,而下一秒,他心中蓦然一怔,霎时间一股热流涌上心头,下意识的转过身去,一作呕,吐出来的全部都是鲜红的血!

他轻扶着胸口,神情凝重。

望着这般场景,二人目瞪口呆!

一见陆长兮神色异样,慕容瑾玥略略沉吟,眼中精光一轮,迅速跨步上前扶住了他,两人有了意义上的第一次肢体接触。

“怎么,身体有何异样?我来为你把把脉!”

话音一落,慕容瑾玥那纤细修长的手指就落在了他的左手上,垂下排扇般的羽睫,认真而又安静的为他诊脉。

他瞟了一眼眼前的人儿,颜如桃李,眉眼弯弯,不施粉黛不戴环佩,却美若仙人!微风清扬她的发丝,他的心,也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的被撼动了.......

诊完脉,她徐徐睁开眼,转头望向站在旁边一脸担心的何子烨,面不改色的开口。

“把我之前交于你的安神丹拿过来!给你主子服下!”

得了神医的指令,何子烨反应极快,立马从衣袖之中拿出一翠绿色小墨瓶,迅速的递给了慕容瑾玥。

此刻,宛若时间静止了一般,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眼前这白衣女子身上,望着她那张断然明丽的脸庞,那双如同星辰般眼睛,她是那么让他感到熟悉,也那么让自己琢磨不透!

思量之中,却听见耳边响起了一阵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不带任何语气。

“请王爷服下此粒丹药!王爷的脉路有问题,怕是那奢血蛊在作怪!这丹药起的是安神助眠之用!王爷服下之后,好好的睡一觉即可!”

他略带迟疑,瞟了一眼她手中墨绿色丹药,眉色之中带有一丝迟缓。

眼前的人儿朱唇轻启,笑意盈盈道:“王爷大可不必如此忧愁,此丹药药性微甜!”

陆长兮呐然,嘴畔勾勒出一抹绝美的弧度。

她这意思,是将他比作三岁孩童?惧苦?

疑惑之时,手中还是不自觉的接过她递来的丹药,也不犹豫,决然服下。

倒显得格外的干净利落,望着她那无比淡定的脸庞,最终还是开了那个口.......

“陆某从不惧苦!只是觉着姑娘练的这丹药......极好!”

话说虽不太通畅,可在她看来,却是很不一般!只觉得他还是如从前那般能说会道!极其会讨女子喜欢......

见情形略带些尴尬,便立马故作淡定的开始扭转了。

“只要在八月十五,月圆之时成功拿到七夜花,王爷就不必再受这奢血蛊之苦了!”

眼前之人微微敛起双眸,却月双弯黛,给人一种甚是舒服的感觉。

闻言,倒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只淡然的笑了笑,最初发现自己体内被下奢血蛊之时,就一直求医问药,这数数几载,已经走过了多少大好山河,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拜访了多少的名医,都是摇头晃脑,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这奢血蛊,无法根治!怕是一生都要留在他体内!

一次又一次的燃起希望,一次又一次的被浇灭,到现在,也不会执着如前了,心已如同死灰一般,没有任何的色彩!

若不是为了北幽国的未来,他真的想去那个地方寻她......

但此刻,即便是听到有希望治愈,他的心心如死灰般沉寂,没有任何波澜之色。

他伸出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又一颗药丸,神色漠然的服下。

一阵微风拂过,梨花在此刻纷纷飘扬下来,白的如同雪花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耳边那冷冷的语调再次响起......

“子烨,你先退下!我有事要与二小姐相商!”

“是,主子!”

话落,何子烨立马退下,轻功一起,刹那间便消失在了眼前。

夜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些许是漫漫冬季,原本热闹非凡的园子里也无任何人影。

“王爷留我在此,是有什么话要对小女说吗?”

他缓缓靠近她,高大的身躯完完全全的贴近她,两人离的格外近,连空气,此刻都变得微妙起来。

慕容瑾玥扭过头,不敢直视于他。

“大庭广众之下,王爷还是与瑾玥保持一点距离为好,瑾玥乃是待字闺中,不可落人闲话。”

她的话,没有起一丝丝的作用,陆长兮反倒靠她更近了,近到她都可以看清他那深邃得不见底的眸子。

小说《摄政王的毒妃》 第15章 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摄政王的毒妃》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