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倾国记误入仙途

倾国记误入仙途

主角:萧兮儿 作者:荼荼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31 19:54:31

倾国记误入仙途主角是萧兮儿,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被自己的妹妹和那够男人推下冰冷的湖里醒来之后,被一个自称是她娘亲的爹爹的老人引入一个没有黑夜的地方——琉璃碎的空间,爹爹被山贼害了,掉下悬崖,生死未卜。她就被那个心机很深的姨娘给‘卖了’,世间如此苦,不如沉醉仙途。
展开全部

倾国记误入仙途:被逼跳崖

郝连羽和身后那些高手都在追赶萧兮儿和巧儿。巧儿急忙对着萧兮儿喊道:“小姐,小姐,那些人追上来了。”一着急手都紧紧的掐住了萧兮儿的手臂。

“冷静。”萧兮儿安慰着巧儿,还得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疼。看着身后那些快追上的人,急速的催动灵力往南城后山去。

“那边是哪里?”郝连羽问身后的人。

“将军,那边是悬崖。”此人是蓝君临的贴身护卫,木林。

郝连羽和木林带着两队人马,往悬崖边摸近。

萧兮儿刚才一下子飞那么高,又急速的赶路,现在体力不支,灵力还单薄了,怕伤害到空间里面的弟弟琥珀,萧兮儿不得不带着巧儿停了下来。

“往前走。”萧兮儿让巧儿扶住她往前走,她要保留体力。

木林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着郝连羽说:“这萧家二小姐不傻了以后,居然还有那么出奇的轻功。”他们一路追来,都有些吃不消了,可是还是只能看到萧兮儿的背影而已,根本追不上脚步。

“她的轻功还真是出神入化。”郝连羽讨厌南城国,还讨厌这突然逃婚的萧兮儿,但是一向喜好武功的他,的确很欣赏萧兮儿的轻功。

两队人马不停的在萧兮儿和巧儿身后紧紧追击,萧兮儿边放出神识看着身后的追兵,根本没有发现前面的路。

巧儿看着萧兮儿惨白的脸,担心的问道:“小姐,你没事吧。”脸色很惨白

萧兮儿摇摇头,没有说话,她现在一半以上的重量都落在了巧儿的身上,她要保持体力,一会儿急速的带着巧儿飞离这里。

“啊,小姐,你看。”巧儿给萧兮儿抹了抹额头的汗,观察周围的地势,就看到了前面没有路了。

“该死的,前面是悬崖。”萧兮儿语气十分哀怨,怎么找了一条没路的路啊。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巧儿看着树林那边追来的影子。

顺着巧儿的目光看去,萧兮儿在看看不远处的追兵,咬咬牙,心有不甘,突然想到空间,自己可以进去,那巧儿可以吗?

“巧儿,是我害了你。”萧兮儿愧疚的看着巧儿。

“小姐,小姐不记得巧儿的命是小姐救的吗?”巧儿面对死亡倒也没多少害怕,倒是担心这萧兮儿。

要不是小姐把她从大火中推出来,她早已身首异处了,那会有今天。

“巧儿,说了多少次,那次还是我连累的你。”七岁那年,大火因她而起,她只是把哭泣的巧儿推出了大火。

郝连羽和木林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萧兮儿和巧儿不知道在争论什么,郝连羽虽然没有听清,但是妄自猜测,这主仆二人面对死亡,是不是胆怯,所以这丫鬟开始责备萧兮儿了。

“我跟你们回去,你们放过小姐吧,小姐苦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好了,你们放过小姐吧。”巧儿突然挡在了萧兮儿的面前,哀求着为首的郝连羽和木林。

“你一个丫鬟的命,也配跟本将军谈条件。”郝连羽冷酷的看着巧儿。

没想到这丫鬟那么护住。

“巧儿,别求他们。”这些狗腿子而已。

“贱人,还是跟本将军回去受死吧。”郝连羽当着众人厌恶的说道,他可不会承认这萧家二小姐是他们东云国的王妃。

萧兮儿不说话,防备的看着郝连羽这边,在看看身后不远处的悬崖,死就死吧。

“巧儿,怕吗?”

看来看萧兮儿的眼神,巧儿毫不犹豫的说道:“小姐,巧儿不怕。”她知道,小姐回去也是死,所以小姐的决定,她了解。

这些年的主仆可不是假的,萧兮儿的目光,巧儿懂。

“本将军还真是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既然不怕死,干嘛还逃那么远。”郝连羽不屑的看着这主仆二人。

萧兮儿本想要说什么,就听到巧儿恶狠狠的说道:“我和小姐是人,这人做的事情,畜生是不会懂的。”

这话说得萧兮儿一愣,巧儿啥时候嘴那么巧了。

“小姐,你说狗腿子是不是畜生啊。”

“不是,巧儿你怎么能这么说了。”萧兮儿玩味的看着众人。

“小姐。”巧儿没想到小姐这么回答的。

“巧儿,狗腿子不是畜生,说他们是畜生还侮辱了那些畜生了。”

“啊,对的,狗腿子比畜生不如。“巧儿坏笑的一笑。

郝连羽和木林就这么看着主仆二人站在悬崖边编排他们,这话之意,谁不懂,说他们是狗腿子,说他们比畜生还不如。

“给本将军杀了她们,逃婚在先,羞辱了小王爷,替我东云国血洗这奇耻大辱。”郝连羽脸色十分的难看,命令身后的官兵上前杀萧兮儿和巧儿。

“巧儿,咱们走。”萧兮儿废话也不多说,拉住巧儿转身就跑。

“自寻死路。”一直没有说话的木林,倒是有些怜惜和冷血的说道。

“兮儿。”蓝君临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萧兮儿危险的站在悬崖边上。

“兮儿。”墨亦梵大喊一声,不顾墨逸轩的阻拦,一下子窜到了最前面。

刚才赶来的路上,听到官兵回报,萧兮儿带着丫鬟赶往的地方,是一处悬崖,他们还祈祷着,悬崖前面没有路,那萧兮儿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赶到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那么柔弱的一女子,拉着自己的丫鬟,站在微风徐徐的悬崖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她这是要跳下去,死也不回头。

在萧兮儿拉着巧儿站在悬崖的瞬间,就看到了赶来的蓝君临,墨亦梵还有墨逸轩,身后跟着一堆人。

萧兮儿在那人群中找了一圈,目光最终在蓝君临的边上停住了,没想到这么远的路,那柔弱无比的萧雪儿和苏姨娘也能跟上。

萧兮儿的目光是直直盯着苏如梅看的,这姨娘还真是不一般啊,看那样子是她扶着萧雪儿吧,灵力扫过去,深厚的内力,不错,不错。

“欠我的,我定十倍奉还。”说话间,风牵动起那飘逸的紫色纱衣,美轮美奂的。

“巧儿纵是做鬼也不放过你们这些欺负小姐的人。”巧儿在萧兮儿说完之后,双眼通红的看着那些人。

恨不得眼神能杀死这些恶毒的人。

“兮儿,你不要梵梵了吗?”墨亦梵看着萧兮儿那诀别的样子,心里一阵疼,怎么会对这女子有这样的感觉了。

“呵呵。”萧兮儿不说话,只是冷笑。

这一笑,像似那萧府大门外,温柔对着墨亦梵佛手抚平那邹起的眉头的不是她。

她的眼神像似看陌生人。

“机会只有一次。”萧兮儿说完,看看巧儿,对着巧儿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握紧她的手。

“兮儿,君临哥哥的皇后,你赶紧回来。”蓝君临发现萧兮儿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心十分的疼,不顾李公公的阻拦,也走到了最前面。

兮儿,君临哥哥的皇后。萧兮儿心里冷笑,嘴边苦苦的微笑,让盯着她看的人都以为,她爱蓝君临。

她抗旨逃婚居然是为了这下旨之人,南城国的皇上。

“君临哥哥,晚了,一切都太晚了。”她这句话太晚了,晚在了那冰冷刺骨的湖水里。

“不,兮儿,不晚,你回来,回来我们就回去举行大婚,你就是我南城国的皇后,兮儿,回来。”蓝君临看到萧兮儿眼里那抹动摇。

墨亦梵紧紧的握住手,手里一直拿着的草莓,被捏成了汁,血红的草莓汁就这么滴落下来。

“皇弟,你怎么受伤了。”墨逸轩害怕墨亦梵会冲动的上前去追那女人,所以一直盯着墨亦梵。

墨亦梵不说话,双眼死死的盯着萧兮儿,萧兮儿眼里的变化,全部落入他的眼中,刻在了心里。

这女人,他还想着娶回去许她荣华富贵,没想到,他当众悔婚,现在当众和这够皇帝眉来眼去,她爱这狗皇帝。

听到墨亦梵受伤,萧兮儿看到那一滴一滴鲜红的血液(草莓汁),不屑的看着墨亦梵。

这一眼的不屑,让墨亦梵心里怒了,喊道:“既然你想死,本王成全你。”说着快速的走到了郝连羽身边,夺过那官兵的弓箭,一把手搭住,瞄准萧兮儿,不知道为何,手有些抖。

“小王爷。”郝连羽没想到这小王爷的身手那么快。

“皇弟,你,你好了?”墨逸轩没想到这萧兮儿一刺激,他弟弟就好了,不傻了,而且动作还那么快。

此时他倒是很感谢萧兮儿,不恨她了。

“你给朕住手。”蓝君临一下子挡在了蓄意待发的弓箭前面,怒吼到。

“滚开,惹本王,本王踏平你南城国。”墨亦梵趁着蓝君临不备,抬手就向蓝君临拍去,蓝君临一时不察,等着反映过来的时候,被震开了。

在墨亦梵掌风下来的时候,萧雪儿飞身上前挡住了,但是墨亦梵这掌恨意十足,萧雪儿口吐鲜血,蓝君临被震开了。

“雪儿,雪儿。”苏如梅看到女儿运功去挡掌,也看着女儿被打伤,急忙上前去扶住萧雪儿。

“雪儿,你怎么那么傻。”蓝君临本想着还手,谁知道看到了像只断线风筝一样飘落的萧雪儿,急忙上前接住。

墨亦梵看了一眼狼狈的蓝君临,气依旧不消,都是这该死的蓝君临,要不是他,兮儿也不会逃婚。

墨亦梵把这一切都算在了蓝君临的头上。

“本王在说一遍,你回还是不回来。”语气带着怒气,有着一丝的祈求。

萧兮儿看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忍,虽然他骗自己,但是有苦衷,可是走到这一步了,她回不了头了。

“梵梵。”萧兮儿心里有些疼,这个男子那么美,脸上的表情不适合他,可是她没办法上前抚平,如有他日,她一定偿还。

“兮儿,回来,回来好不好。”他表情松了松,慢慢走向萧兮儿那边。

“对不起。”萧兮儿一转身,眼角带着一丝谁也看不到的光芒,嘴角扬起,似乎快要解脱的样子,带着巧儿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不,兮儿。”抱着萧雪儿的蓝君临,撕心裂肺的喊道。

墨亦梵伸手想要捉住什么,却把没喊,只是死死的看着前方,一动不动,接着口吐鲜血,软软的倒地了。

一晃眼在场的人,除了软软倒地的墨亦梵没有看到之外,大家都看到了一阵白色的影子突然从他们后方冒出来,如利箭一样跟在那消失的主仆二人的身后往悬崖下飞去。

倾国记误入仙途:风景不错

萧兮儿嘴角一直扬着,看着消失在面前的那些身影,冷笑了。那些人的样子,深刻的记忆在了她的脑海之中,欠她的,迟早她都会拿回来。

萧兮儿环住巧儿,一路慢慢向下降落,巧儿害怕的抱住她,但是下意识的把她自己的身体换到了萧兮儿的下面。

看出了巧儿的意图,萧兮儿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丫头了,她害怕的样子明明是怕死怕疼,可是这小小的动作,却感动了萧兮儿,她是想给自己当垫子,这样萧兮儿下去还会有一丝的生还。

“巧儿,没事的。”萧兮儿控制好灵力,腾出手拍拍巧儿的后背。

在看看周围,风呼呼的刮着,说明二人急速下降。

“小……小姐。”巧儿激动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巧儿,你睁开看看,这风景不错了。”萧兮儿看到身后有影子追上,急忙用了隐身决,接着一个闪身,把巧儿带进了空间。

巧儿开始的时候拼命摇头,她不想看到自己摔成肉饼的样子,但是感觉自己踩在了地上。一睁眼,她激动了:“小姐,小姐,我们是不是死了啊。”巧儿看着自家小姐和自己身处于一处光秃秃的地方,她还来不及打量周围。

“你这丫头,你先看着,我稍后给你说。”萧兮儿用了那么多灵力,体力有些不支,就席地而坐。

巧儿本想继续问,但是看到小姐一副很累的样子,就打住,就轻轻的走开,她知道,小姐在练功,不能打扰。

萧兮儿感觉到了巧儿的离开,就慢慢静下心,让周围那些充沛的灵气传入体内的经脉。

不知道为何,萧兮儿觉得用力过度之后,在吸收灵气,丹田之处出现了奇怪的感觉,非常的暖,她立刻反应过来,看来那句自残的话,不但是要体内的废材,而每次用力过度,再次运转灵气恢复,也是好处不断啊。

话说巧儿在不远处看着萧兮儿一会儿之后,才慢慢打量起这“悬崖底”。巧儿心里暗暗吃惊,这小姐看来是来过悬崖下面啊,要不然也不会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

单纯的巧儿根本没有想到,哪怕轻功再好,这悬崖那么高,下来不死也伤了,这下,她们没死也没伤,这单纯的丫头根本没来得及去思考。

看到那间屋子,巧儿慢慢靠近,用不影响到自家小姐的声音说道:“请问有人吗?”

“请问有人吗?”连续喊了几声,都没有任何回答,巧儿看到茅草屋没有门,推门而进,发现里面好干净,好简单的家具。

屋子虽然简陋,但如此干净,巧儿立刻退了出去,她第一反应,看来有人居住。

也不打量周围了,接着慢慢走到萧兮儿不远处坐下,等着萧兮儿。

灵气在萧兮儿的体内四处游走,像似一条条小鱼儿在大海中游玩,萧兮儿觉得那灵气是活物似的,那些灵气在她的体内变成了那些调皮的光点。

这让她的心情愉悦了不少。

半个时辰过去了,萧兮儿慢慢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小丫头巧儿在那跟小鸡啄米似的,头不停的点着。

这丫头真是的,这样都能睡着啊。慢慢走到巧儿的身边,萧兮儿还没有开口,巧儿就一下子站起来。

“小姐,你收功了啊。”巧儿开心的对着萧兮儿,还下意识的抹了一下脸。

这动作憨厚可爱,让萧兮儿不由的一笑“哈哈,巧儿,你太可爱了,你家小姐是收功了,我带你见个人。”进来了,肯定避免不了遇见琥珀。

巧儿没有说话,只是转着大眼睛,跟在萧兮儿的身后。萧兮儿直接带着巧儿来到萧琥珀霸占的那根紫檀木前。

“小……小姐,这树真高啊。”巧儿看到那紫色的叶子,紫色的树干,比她高了好多倍的紫色树,仔细一闻,还有淡淡的香味。

这一说,萧兮儿也愣住了,这才没多久,这树木都长这么多高了啊。灵识一扫,就感觉到了琥珀正在树的上方。

“小姐,这是什么树啊,怎么是紫色的啊。”巧儿看到萧兮儿不说话,也没多想,就发挥了好奇宝宝的作用。

“你家小姐我也不知道啊,算了,走吧,要介绍给你认识的人,在练功了。”萧兮儿无奈的看看这紫木。

主仆二人来到屋子,萧兮儿深深看了一眼巧儿,示意巧儿坐下,巧儿一副不安的样子。急忙说道:“小姐,这里肯定有人住,要是主人来了,那咋办。”说得他们像似做贼似的。

萧兮儿猜到这丫头把这里误认为悬崖底了,就说到:“没事,这里是一个高人留给你家小姐的,不被你家小姐认可的人,是进不来的。”她换了种说法,也不算是骗。

她不想这单纯的丫头知道太多诡异的事情,吓到她就不好了。

萧兮儿暂时的放松,带着巧儿去了草莓园,给巧儿说那是草莓,可以吃,巧儿一听这里是萧兮儿的地盘,立刻就想到,那以后小姐就不会受到苏姨娘的迫害了。

高高兴兴的规划着这土地,连着养鸡什么的都算上了。

“小姐,我们买点种子吧,花种子。”从锅碗瓢盆,现在到花种她也规划了。

叽叽喳喳,都是这丫头在说,萧兮儿就在那看着,想着她跳崖,刘叔是不是也知道了。

想到这里,萧兮儿说道:“巧儿,这些东西一会儿你家小姐我去买,但是此时小姐有事要出去一下。”把巧儿放里面,她倒是放心,就怕里面什么都没有,饿着这丫头了。

“那巧儿跟着小姐一起。”她一听小姐要离开悬崖底,就着急了,那些人还想着算计小姐了,不行,她要保护小姐。

“可是这里有阵法,小姐带着你,不方便,你好好待在这里。”萧兮儿现在虽然肯定自己在一般的高手面前,那逃跑肯定是没问题,但是带着这丫头,有些惹眼。

好说歹说,保证一定不受伤,小丫头才放行。

萧兮儿进屋换上一套男装,就闪出了空间,留下巧儿一个人待着。

才出空间,萧兮儿发现自己还是在悬崖半空,急忙运气漂移到了一处岩石之上。离悬崖下面不远,全部都是侍卫,十分的密集。

看着下面那些寻找她的人,全部是将军和兵,呵呵,萧兮儿心里一阵冷笑,这个找人是在做样子吧。

隐约一阵对话声音传入了萧兮儿的耳中:“将军,那边发现血迹和撕碎的衣衫。”一个小兵走到郝连羽的面前,急忙汇报。

那个小兵,萧兮儿记得,是一直站在墨亦梵身边官兵。

“那尸体了。”郝连羽语气倒是不惊不喜。

看来这郝连羽对自己是没有好感啊。

“尸体,尸体应该是被过往的野兽给啃食了。”那个小兵一脸胆怯的看着自家面无表情的将军。

“确定那衣物是王妃的吗?”郝连羽这时的语气貌似带着开心,萧兮儿恨不得上去给他两耳光。

这些人,都巴不得自己死了,可为何他又叫自己王妃了。

这里,就是在悬崖上,墨亦梵震撼的说道:生是本王的王妃,死也是本王的王妃,给我找,尸体带回东云国。

萧兮儿掐着隐身决,闪开那些官兵,她闪到一根大树上,看到那些官兵装的衣物,的确带着血迹,还是新鲜的,居然还有她的头饰,那根玉钗。

刚才在琉璃碎里面她就发现头上的玉钗不见了,也没注意,可是此时这玉钗掉在这里,而且那衣服,怎么可能?

就在萧兮儿转身离开的时候,咻的一声,一根匕首死死的插在刚才她站的那根树上。

看看那匕首,在看看郝连羽的表情,还有那些突然集中起来的官兵,萧兮儿一阵冷汗,这人的眼神真是犀利。

当然那冷汗根本不是萧兮儿发的,而是这具身体的本能,看来曾经被这些坏人毒害得差不多了。就连着一阵冷气都那么让她害怕。

萧兮儿现在的灵魂可不怕,恢复到了冷静冷漠的样子,冷冷的看着郝连羽。

“胆小鼠辈,为何不敢出来见人。”郝连羽死死的盯着萧兮儿这个方向。

郝连羽的眼神,让萧兮儿既嘲讽又好笑,他都说了无名鼠辈,那见人不见人,不重要了吧。还有他那眼神,要不下面那些官兵一副防贼,却看不到贼的样子,萧兮儿铁定以为这郝连将军一定能看到她。

“将军,那边发现有黑衣人。”突然一个小兵大喊道。

郝连羽急忙带着人过去追所谓的黑衣人了。

萧兮儿跟在后面,却看到那黑衣人的身影好熟悉,那不是刘承忠刘叔嘛。

萧兮儿顾不得那么多了,顺手摘了几个松果,运起灵气往最后面的官兵砸去。

官兵接二连三的倒地,郝连羽怕中了敌人的奸计,立刻又掉头。在他掉头的时候,萧兮儿快速的从一边掠过,来到刘叔的身边,抓起受伤的刘叔就飞走。

等着郝连羽跟官兵回头的时候,哪里还有什么黑衣人,连个影子都没有。

刘叔刚才不小心中了一刀,接着被发现了,在抱着陪小姐一起去死的决心的时候,就被一阵风掠走了。

萧兮儿三飞两飞的,带着刘叔飞到了林子深处。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刘叔一手捂住手臂的伤口,一下子对着自己面前的谢恩。

他忍着痛打量着,身材矮小的男子,男子一身青衣的对着他,他在猜想这少侠救自己的目的。

萧兮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倾国记误入仙途》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荼荼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