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

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

主角:唐栀妍,温穆言 作者:小言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2 15:55:39

《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言,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温穆言忽然笑了,揪住他的衣领,说:“我要怎么做,你还管不着!我就是喜欢折磨她,我就是不想让她得到幸福。只要我不和她离婚,她就永远是我合法的妻子,你想抢走她,等下辈子吧!”南风祁的目光已经冰冷,拳头也握得咯咯响,但他没有动手,只是看着他说:“想让她离婚,又有什么困难?如果你出轨在先的话,过错方就是你,无论你同不同意,妍妍都能够与你合法离婚!”
展开全部

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第18章试读

唐俞东的脸色缓和了一下,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爸爸,还好你没受伤,不然爸爸怎么向你妈妈交代?”

唐栀妍这才知道他说的是自己车祸的事情,悄悄松了口气,露出笑容说:“不是都没事了吗?妈妈一定不会怪爸爸的。这里风大,我们进去说吧。”

唐栀妍一进门就看到了茶几上的白葡萄酒,拿起来看了看,看到瓶底的“煌冠酒庄”四个字时不由地愣住了,难道刚刚来的人是他?

唐俞东见她盯着瓶子发呆,就知道她还没有忘记南风祁,这正是个好机会。他坐在沙发上,问道:“今天叫你来,不只是为了车祸那件事。自从你嫁给了温穆言那小子,就很少回家来了,连公司也不去,你有没有为你的以后想过?难道你就要一辈子靠着那个小子吗?”

唐栀妍想象中的暴风雨还是来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不是啦,只是懒得出门。我知道爸爸很忙,也不好意思老是过来打扰。要是爸爸喜欢,那我就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吧。”

唐俞东说:“住是肯定要的,不过爸爸还希望你能答应爸爸一件事。”

唐栀妍见他语气松动,不觉轻快地问:“不管什么事,只要爸爸开口,我一定答应。”

唐俞东不由的笑了,说:“答应的这么快,看来反悔的也快。是这样的,爸爸已经决定把此次葡萄酒的项目全权交由你负责,你明日就去温氏接手对外经贸的总裁的位置,以后你就和温穆言平起平坐。”

“啊?”唐栀妍正品着葡萄酒,一不小心全喷了出来,样子狼狈不堪。她赶紧扯出纸巾擦了擦脸,看着一脸严肃的唐俞东,小心翼翼地问:“爸爸,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唐俞东不悦地说:“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可是,我好久都没有去过公司了,我怎么能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呢?”唐栀妍在做垂死挣扎。且不说公司里的人会怎么看,就是温穆言都不能接受,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去公司监视他的。“爸爸,公司里的高管那么多,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再招聘啊,我真的不行的。”

唐俞东起身上楼,抛下一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是不想当外贸区总裁,那温穆言的位置也别想要了。惹出一大堆的麻烦,我还没有找他算账呢!”

唐栀妍一脸愁苦地盯着他的背影,她知道他爸爸向来说一不二,这次绝对不会改变主意了,可是,自己怎么能够这样做呢?

温穆言跟着唐栀妍来到了唐家别墅外,他并没有驶进去,一来是他不想与唐俞东正面接触,唐俞东不喜欢他是一直以来就有的事情,他们的关系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师生的样子了;二来是他不知道自己进去干什么,当着唐俞东的面质问她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要是唐栀妍没有怀孕,要是夏茹嘉在骗自己呢?

双手松开方向盘,揉了揉太阳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时,一辆车驶过去,但是又掉头驶了回来,停在他的车前。温穆言看着车里走下来一个俊美的男人,走上来敲了敲他的车窗。

他降下车窗,问:“你是?”他觉得这个男人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南风祁眼角含笑,说:“温总裁,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是南风祁。”

南风祁?温穆言开门下车,看着面前温润沉静的男人,说:“你就是阿妍曾经的追求者?”

南风祁摇了摇头,说:“不是曾经,是一直。三年前我出国,故意错过了你们的婚礼,就是为了不想看到我喜欢的女人嫁给我讨厌的男人。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妍妍,但我还是幻想着你能看在她对你好的份儿上给她幸福。但是从你目前的所作所为来看,似乎我想错了。所以,我已经决定要抢回她了。”

温穆言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淡淡笑道:“原来是你。不过很抱歉,我想你想多了。没有人能从我的手里抢走什么东西,任何东西,包括女人。”

南风祁一点也不生气,说:“你的女人?抱歉,你的女人不是妍妍,她叫什么,应该是小菀是吧?”

温穆言的手指握紧了,上前一步对他说:“即便我不喜欢她,也不会放过她,她应该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南风祁的目光开始慢慢变冷,说:“她什么都没有错,错的人是你!你不应该和她结婚,你不应该毁了她一生的幸福。”

温穆言忽然笑了,揪住他的衣领,说:“我要怎么做,你还管不着!我就是喜欢折磨她,我就是不想让她得到幸福。只要我不和她离婚,她就永远是我合法的妻子,你想抢走她,等下辈子吧!”

南风祁的目光已经冰冷,拳头也握得咯咯响,但他没有动手,只是看着他说:“想让她离婚,又有什么困难?如果你出轨在先的话,过错方就是你,无论你同不同意,妍妍都能够与你合法离婚!”

温穆言盯着他看了许久,终于松开他,说:“要挑战一下吗?我还真想看看你是怎么让我们离婚的。”他甩下南风祁,径直上了车,扬长而去。本来还想找唐栀妍,现在却是没那个兴致了。

南风祁的嘴角扬起笑容:要你们离婚,又有什么困难?温穆言,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好久没有在家里睡觉,唐栀妍抱着小熊睡得正香,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连鞋也顾不上穿,光着脚丫子就跑去开门。“爸爸,您怎么起的这么早?”一开门就看到唐俞东黑着脸,她的心立刻咯噔了一下,想着坏了,自己是不是又惹到他了。

唐俞东只是丢给她一句话:“赶紧收拾好,下楼来见我!我有事要跟你说。”然后转身离开。

唐栀妍无奈地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快速地洗漱好,用了比平时短一半的时间坐到了餐桌边。

唐俞东面前的早餐一点没动,他正盯着手里的报纸,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

唐栀妍忐忑不安地喝着牛奶,问他:“爸爸,你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唐俞东把报纸扔到她面前,拍着桌子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第19章试读

唐栀妍疑惑地拿起报纸,刚刚看到那张被放大的照片,就不由得叫了一声,手一抖把牛奶也打翻在地。

玻璃破碎的声音让周围瞬间安静,唐栀妍瞪大了眼睛看着唐俞东,一脸无辜地说:“爸爸,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要误会我,我真的不知道记者怎么会拍到这种照片的。”

唐俞东生气地说:“你不知道照片是怎么回事,那你总该知道你做过什么事情吧。‘唐氏千金与华少厕所偷情,场面火爆堪比激情现场’。你看看,这标题写的有多恶心!你知不知道这种新闻传出去,会对唐氏的声誉造成多大的影响?妍妍,你一向很懂分寸,怎么还会被抓住这样的把柄?”

唐栀妍哽咽道:“爸爸,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华锋,是华文飏!一定是他干的,他从见我第一面就与我作对,我这就去找他澄清事实!”她推开椅子刚走出去一步,就看到一辆银色跑车开了进来。

穆言?他怎么会来这里?唐栀妍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他一定看到了这条报道,他一定会气坏的。

而一提到华文飏的名字,唐俞东明显沉默了。看来华文飏对他的女儿还是念念不忘,如果当初是他们两个结婚的话,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只是可惜,妍妍那个时候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别人,她连华文飏的面都没有见上,但是没想到华文飏就记了这么多年。

唐栀妍看到温穆言从车里下来,手不觉的有些发抖,想逃跑却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她不希望温穆言当着爸爸的面与自己争吵,当年他和自己的爸爸曾经亲如父子,却在自己结婚后两人形同陌路。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他们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

温穆言冲进了客厅,拉起唐栀妍的手,说:“走,跟我回家!”

“我,我不回去。”唐栀妍小心地往后挣,她不敢想盛怒之下的温穆言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会不会带着她去找华文飏算账?

温穆言看到她如此畏惧的模样,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强硬,就缓和了一下,说:“你是我的妻子,难道要在你爸爸家里住一辈子吗?”

唐栀妍抬起头,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不觉疑惑道:“穆言,你不生我的气吗?”

温穆言淡淡地说:“我已经让人去查照片的来源了,这份报纸也不会再发行,你不用担心。”

唐栀妍的神情有点迷茫又有些欣喜,她不敢想象温穆言会这样对她说话,这是他少有的安慰和关怀。

这时,一直不做声的唐俞东发话了,他收起报纸,冷哼了声,说:“这样还算像话。”他把报纸扔进纸篓,然后上了楼。

唐栀妍慢慢抱住温穆言,说:“穆言,真是谢谢你。”

“够了,别演戏了!”温穆言接下来的话又让她如坠冰窟,他强硬地拉着她的胳膊,把她塞进车里,启动车子后面无表情地说:“我处理这件事并不代表相信你,你最好小心点不要被我发现你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我……不是这样的……”唐栀妍拉住他的胳膊,又在他的注视下缓缓松开,再也不发一言。

她没有发现,温穆言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握越紧,连骨节都发白了。明明不喜欢她,却还是被这件事气得暴跳如雷,急匆匆地赶到唐家来要人,真是有毛病,连他都忍不住要骂自己了。

眼瞅着他把车开的越来越快,唐栀妍只能紧紧抓住了安全带。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起,但是来电显示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她看着闪烁的屏幕,一时有些发愣。

温穆言不耐地说:“等什么,接电话啊,是不是有我在这里你不方便说话?”

唐栀妍急忙摇头,接起了电话,其实她只是怕这是记者打来的骚扰,毕竟报纸已经发行出去了,她和温穆言、华文飏又不是默默无闻的人,那些记者得到这个消息肯定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挖出更大的新闻来。她轻轻地问了句:“喂,您好,我是唐栀妍,请问您……”

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男人低沉的嗓音已经让她变了脸色。这分明是华文飏的声音,她对他的语气一辈子都忘不了。

此时,华文飏正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浏览桌子上的报纸,一边打电话,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唐小姐。相信你已经看到了报纸吧,照片拍的还不错,不过你永远都比照片好看。”

唐栀妍听着他极具挑逗性的话语,又想到这一切可能都是他的阴谋,不觉有些气愤,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到底哪里招惹到你了?为什么你要咄咄逼人?”

温穆言见她的情绪明显激动,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华文飏笑的更加邪魅,手指在照片上唐栀妍的红唇上画着圈圈,说:“唐小姐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不想做什么,只是对你一见钟情而已。你也知道,我华文飏喜欢上一个女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女人能让我为她魂不守舍,但是对你却是例外。”

唐栀妍又好气又好笑:“那这么说来,我是不是该觉得十分荣幸被你喜欢呢?”

华文飏说:“那倒不至于。我知道唐小姐其实是个很心高气傲的人,我喜欢这样的女人,你有让我征服的欲望。如果厌倦了每日的冷落,不妨来找我。”

“你有病吧!”唐栀妍简直无语了,他什么意思,把自己当成独守空闺,寂寞难耐的怨妇了吗?“就算我厌倦了现在的生活,我也绝对不会和我讨厌的男人有任何牵连!”她气得浑身发抖,刚要把电话挂断,温穆言就一把夺了过去。

“穆言……”唐栀妍来不及阻止他,他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身后一排汽车险些因此追尾。

华文飏已经听到了她叫温穆言的名字,眼睛不觉焕发了神采,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离间他们的关系,他知道唐栀妍优柔寡断,可是温穆言却不是个念旧情的人。他继续慢慢地说:“才见了我一面就对我下了这样的定义,唐小姐不免有些武断了吧?如果唐小姐不信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包括温穆言给不了你的‘疼爱’。”

温穆言听到这里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强忍住怒火道:“华文飏,你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吗?”

小说《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 第18章 不喜欢她也不会放过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豪门掠爱老公强制宠》开头很好的中间部分好虐心啊,看的我都代入了,作者小言文笔很棒呢,结局很完美,强烈推荐给大家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