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沈少的深度蜜恋

沈少的深度蜜恋

主角:杜悦,沈家琪 作者:步步生莲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6:04:59

《沈少的深度蜜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步步生莲,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杜悦拉开椅子坐下,一杯茶适时递到她面前:“谢谢。”她伸手接过时,两人手指有轻微的碰触,能感觉到他掌心灼人的热度。杜悦抬眸,撞进沈家琪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眸中,他点头,而后别开视线。杜悦低头啄了一口茶,清香甘甜。她突然感到如坐针毡,抬头,对上屈润泽两道冷冽的目光,随即,他转过头,大喝一口茶,放下杯子的时候,脸上又是一副浅笑。接着,他侧头对坐在他旁边的二太太耳语几句,二太太暧昧地瞄了杜悦一眼,然后起身:“结婚挺久了还这么腻歪,那我就去那边坐啦。”
展开全部

您有什么吩咐?

杜悦不解,为何会卷入三人间的战争中,还成为他们互相挤兑的工具。

她扯动嘴角,自嘲地笑笑,眸光落在对面满脸娇嗔的刘雨欣身上。

“小姨真是爱说笑,顽石怎么可能跟珍珠媲美,姨夫肯定知道怎么取舍的。”

既然刘雨欣非要争个长短,那她便拱手相让又如何?

对于杜悦的自我贬低,刘雨欣显得有些意外,愣怔在原地,一时也忘了跟沈家琪索要个满意的答案。

沈家琪也望着杜悦,诧异只在他黑眸中存在瞬间,随即,他就偏开视线,拍了拍刘雨欣搭在臂膀中的手背:“开席了,我们过去吧。”

刘雨欣佯装生气地横了他一眼:“今天勉强放过你!”

沈家琪扯出笑来:“行,等下回去了,想要什么跟我说。”两人边说边朝主桌方向走去。

“刚刚怎么那么说话。”

等到他们走远,屈润泽收起搁她腰上的手,声音冷冽无比。

杜悦转头,望着他脸色难看的侧面,红唇微微勾起:“这个答案不是大家都爱听的吗?”

说这些的时候,她微仰头,一双清澈透亮的桃花眼上翘,神色倔强不可方物,红唇上是嘲讽的笑意,唯独没有委屈和受伤。

屈润泽眸中的光芒明灭不定,并没有出口否认。

果然如此……她猜得八九不离十,今天带她来吃饭,不过是为了攀比。

可是屈润泽貌似没搞清楚,就她的出生家世,这样做,只会自取其辱。

“阿泽,杵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外公都好长时间没跟你聊过天了。”

突然,刘国锋嘹亮的声音传来。

杜悦看过去,刘国锋居中坐着,他左手边是刘雨欣,其次是沈家琪,而他右手边的座位空空如也,应该是留给屈润泽的。

但是,杜悦有些犯难她该坐那里。

主桌上只剩两个位置,若是屈润泽坐到刘国锋旁边,那她就得去另一个……

沈家琪左边的空位。

“阿泽是跟媳妇一起来的啊。”刘国锋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杜悦赶紧正了正心神,朝他所在方向点头致意:“您好。”

刘国锋没有接腔,只是沉默地盯着她的脸,这种磨人的寂静持续了很久。

杜悦到底有些忐忑不安,又怕出言打断显得太过无礼冒失,于是气氛就在他们两人的对视中僵持着,原本喧哗的包厢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最后,还是刘国锋挥了挥手:“坐吧,马上就开宴了。”

“这……都没什么地方可坐的了,悦悦,你要不介意,来这儿坐?”

接着,刘雨欣充满关怀的声音响起,指了指沈家琪边上的位置,她脸上的笑容真诚明媚,杜悦眼前一阵恍惚,总觉得这样的笑靥似曾相识……

刘雨欣朝沈家琪撒娇的说道:“是我让悦悦过来的哦,你可不许有意见。”

沈家琪听罢,不动声色地往杜悦所在看了眼,浅笑:“怎么会呢,我乐意至极。”

她这才重新展颜微笑,回头看杜悦,柔和的下巴微抬,样子像在施舍:“悦悦,来我这边坐,我们年纪差太多,应该比较有共同话题。”

刘雨欣的声音并不大,却穿透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杜悦打量刘雨欣和善温柔的脸庞,拿不定她是真单纯还是有意叫自己下不了台,若真是为她想,何必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不过……既然刘雨欣想表达她大度善良,而自己又确实没地儿坐,何不如她所愿?

杜悦颔首,礼貌地道谢:“小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如她所料,刘雨欣见她顺着杆子往上爬,脸色当即一变,笑容有些讪然:“这么客气干嘛,家琪有佳人作陪,心里指不定多高兴呢。”

沈家琪眼观鼻鼻观心,唯垂首喝茶,仿若没听到她酸味十足的话。

刘雨欣心中懊恼不已,嗔怪地睨了沈家琪一眼,之后便转过头和刘国锋说话。

刘国锋似是觉察到两人间的不愉快,眼神停留在缓步而来的杜悦身上,话却是对沈家琪说的。

“这次回国尽量多待些时间,毕竟这里才是根。”

“嗯,家里老人年纪也大了,我打算留下来多尽尽孝。”

刘国锋似有所感:“是啊,人老了,最希望合家欢乐。”

他话音刚落,偌大的包厢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迎合声。

杜悦拉开椅子坐下,一杯茶适时递到她面前:“谢谢。”

她伸手接过时,两人手指有轻微的碰触,能感觉到他掌心灼人的热度。

杜悦抬眸,撞进沈家琪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眸中,他点头,而后别开视线。

杜悦低头啄了一口茶,清香甘甜。

她突然感到如坐针毡,抬头,对上屈润泽两道冷冽的目光,随即,他转过头,大喝一口茶,放下杯子的时候,脸上又是一副浅笑。

接着,他侧头对坐在他旁边的二太太耳语几句,二太太暧昧地瞄了杜悦一眼,然后起身:“结婚挺久了还这么腻歪,那我就去那边坐啦。”

二太太这么说,杜悦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只得起身跟她换位子。

她起身推开椅子,没想到会被掀开的地毯一角绊到,身体不平衡地朝后跌去。

“唉,小心地毯!“三太太惊呼提醒,可惜太迟了。

杜悦脚一崴,本能地想要去攀住些能稳住身形的事物。

接着,她感到腰间一暖,有人托住她。

圆桌顶上水晶吊灯光芒靓丽夺目,沈家琪大半个脸融入那绚烂的光晕中,他的五官深邃立体,直挺的鼻梁下是形状很好的薄唇,下巴线条柔和又干毅,眼角微翘,依旧是温和的笑容。

“还好吗?”沈家琪将她扶正。

“嗯。”杜悦惊魂未定,回神后,下意识地从他怀里抽离:“谢谢你。”

对于杜悦的刻意疏远,沈家琪并没太在意,笑着退了一步,保持着令她觉得安心的距离。

“老公,你没事吧?哎呀,衣服都这样了……”

刘雨欣慌忙起身,一双秀丽的眉毛蹙起,面上是在关心沈家琪,言语间却有着对杜悦的些许责怪和不满,特别是……想到向来不喜多管闲事的沈家琪竟三番两次为杜悦解围,她心里蛮不是滋味。

“不要紧,镶钻可以拿回去补上,小事而已。”

和刘雨欣的大惊小怪相比,沈家琪的神情淡淡的,显然没太放心上。

“怎么会没有关系,这衬衣是我千里迢迢从国外定制带回来的,全球限量的,现在就是补上了,样子也会差很多。”

听了刘雨欣的埋怨,杜悦目光一扫,果然见沈家琪左侧领口的钻缺了一颗,因着没系领带,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一小截古铜色的健康肌肤,透着男人含蓄又沉稳的力量。

“怎么这么不小心?真是叫我头疼,离开身边一会儿就出乱子。”

就在杜悦不知该做何反应时,一道含笑中带着一丝宠溺的男声插进,接着,她被揽入屈润泽宽广的怀抱里,屈润泽勾着食指为杜悦将额前一缕乱发撂到耳后:“跟我过去坐吧,可别当了人家的灯泡。”

刘雨欣笑得不十分自然:“怎么会呢,阿泽真是爱说笑!”

杜悦刚想侧身,放在腰上的手蓦地收紧,屈润泽霸道地将她锁在怀里,这种曾经渴望的温暖和解围,此刻如愿而至,她却并未有喜悦感,反倒觉得沉闷地叫人窒息。

屈润泽低头看着杜悦,把手搁在她苍白的脸上略微抚摸了下,样子似关心妻子的模范丈夫:“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杜悦淡淡地应了一句。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他说完,搂着杜悦回到对面座位上。

屈润泽和刘雅丽只隔着一个座位,经过这么一调整,就变成杜悦夹在他们俩中间,刘雅丽冷漠地睨了杜悦一眼,低头继续吃燕姨剥的鸡尾虾,倒没怎么刻意刁难她。

不过,杜悦的屁股刚沾上椅子,燕姨就突然绕着桌子走到她旁边,将一碟调料放到她眼皮子底下。

杜悦淡淡扫了横眉瞪眼的燕姨一眼,只当不明白她是何意,径直夹过一块榴莲花开放进嘴里。

“杜悦……”刘雅丽见杜悦装聋作哑,沉声提醒她。

“屈夫人,您有什么吩咐?”杜悦偏过头,礼貌地询问。

同桌的人听到杜悦那么喊刘雅丽,无一不露出讶然的神情来,但很快又识趣地装作无知,纷纷低头用餐。

而燕姨眼底怨毒的目光更甚,恨不得将她活剥生吞。

“剥虾子给我吃。”刘雅丽微扬下巴,仿佛叫杜悦动手是看得起她。

杜悦没有任何回应,只垂眸看那盘鸡尾虾,就在刘雅丽耐性全失快要变脸的瞬间,她突然低低一笑:“好,知道了。”

从古至今,能融洽相处的婆媳屈指可数,杜悦并不知刘雅丽的敌意从何而来,只能暂且归结于对她身世的不满与对屈润泽的占有欲,她没能在一个和睦完整的家庭长大,在讨好长辈这方面有欠缺,虽然她已尽力想做到最好。

既然刘雅丽要她剥虾,那即便对方只是个不相干的长辈,她也不应拒绝的,不是吗?

心思狠毒的小破鞋

杜悦安静地剥好虾,沾了些调料放到刘雅丽碗里。

刘雅丽侧眼看了看她,将虾子送到嘴巴中,但很快就满脸不悦地吐了出来。

“你怎么搞的,虾子的味道这么恶心,是不是用餐前根本没洗手?”

瞬时,许多嫌恶的目光齐齐落到杜悦身上,那种鄙视,是高层人对普通百姓最直接的情绪体现。

杜悦吸口气,压下难堪,抬头看着隐隐得意的刘雅丽:“屈夫人,我并非是您的使唤下人,我给您剥虾,那是作为晚辈的孝敬,若是我真的做得不够好,您难道不能多点宽厚,而非要用冷嘲热讽来表达吗?”

“还真是嘴尖牙利,怎么,给我剥虾难道还委屈你了?”刘雅丽阴郁地盯着她。

杜悦一笑,谦卑道:“是您太高贵了,我剥虾掉了您身份……”

“你!”刘雅丽气急败坏。

身后的燕姨看不得杜悦得理,上前一步粗着声道:“没教养的丫头,你凭什么这么跟雅丽说话!”

杜悦双眸微冽地看着气焰嚣张的燕姨:“那你又是凭什么来对我指手画脚,难道刘家没立规矩,随随便便一个佣人就有资格来对主人蹬鼻子上脸!”

“你!”燕姨气得脸都青了:“我,我是雅丽的…我照顾她……你什么都不懂,你这个心思狠毒的小破鞋!”

杜悦心一沉,她的猜想得到证实,刘家人果然都知道她的身世。

“我知道你是照顾屈夫人的,但你现在指着她儿媳的鼻头骂,是不是对她有意见啊?或者,你觉得薪水太少,回头我跟润泽说说,给你加些咯?”

“阿泽媳妇,你今天有些过分了。”刘国锋出言警醒。

杜悦站起:“既然你们并非真心想要我留下吃饭,那我告辞便是,也省得打扰你们用餐。”

说着,她弯腰去拿椅背上的外套和包包,手腕却被猛地拽住。

“道歉。”

杜悦转身,看到屈润泽冰冷干硬的侧脸,他蹙紧眉头:“跟燕姨道歉。”

杜悦安静地看了他片刻,突然笑了:“给我个理由。”

“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不该这么羞辱她。”

“那你有没有先看看她做了什么,一个只会狐假虎威,摇着尾巴讨好主人的狗,有什么资格要他人的尊重?”

话音刚落,杜悦只觉得左脸一疼,回头,见刘雅丽正满脸怒容地盯着她。

地上,是一碟打翻了的沾料。

“果然是有娘生没娘养的,连怎么对待长辈都是学不会,不管平时怎么装素质,关键时刻还是原形毕露。”

杜悦周身是浓重的大蒜、酱油味,她抬头,一滴黑色的酱汁滑落领口中,她直直地对上刘雅丽蔑视的目光。

“那您觉得什么是教养?像屈夫人这样,不高兴就随便砸人的教养吗?如果是,那我今天算是领教了,我们彼此也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杜悦没再看震怒的刘雅丽一眼,拎了外套和包包就走,而那个鞋盒,则被她踢落在地。

“杜悦……”屈润泽最快回神,抢拉住她的手:“你要去哪里?”

杜悦勾了勾嘴角:“去我该去而又能呆得下去的地方。”

说完,她没有迟疑地拂开屈润泽的手,转身,离开。

屈润泽眸子一闪,就有起身去追的样子。

“阿泽,你今天要是去追那个女人,那我就当没生你这么个儿子!”

屈润泽收回脚,转正身体前深深地看了眼包厢大门处。

刘雅丽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神色不对的屈润泽:“这样的女人也值得你带回家,看来你是学足了你爸的那套始乱终弃……”

刘雅丽说着抬手抹了把眼角,眉宇间充斥了怅然和怨恨之意。

“姐姐……”

刘雨欣及时地赶到刘雅丽身边,安抚地轻拍她的背;“姐姐别难过了,阿泽也知道错了,这不是听话留下来了吗?别生气了,好不好?”

刘雅丽反握住她的手,感慨她的温柔体贴:“你跟那个女人年纪相仿,可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姐姐别这样想,我看悦悦只是太小不懂事,不是故意的。”

刘雅丽哪里听得进去,冷笑:“雨欣,我知道你心肠好,但她不值得!她那个贱人妈妈抢别人老公,她能有什么好德性?”

“有事没事就拿出来说一遍,你不嫌丢人我都嫌,还要不要吃饭了!”

刘国锋沉下脸,制止刘雅丽继续往下翻旧账。

“都给我闭嘴!谁要是再说不该的话,给我滚出去!”

刘雅丽神色略有不甘,但是不敢忤逆气头上的刘国锋,只得收住话头。

刘雨欣望了一脸阴沉的刘雅丽一眼,又瞧瞧僵直身体坐在那里的屈润泽,眼底一片清明,转身,刚想回去。

“家琪呢?”刘雨欣惊讶出声,原本坐着她老公的位置空空如也。

有晚辈赶紧传话:“姨夫说去换件衣服,让小姨不用担心。”

刘雨欣修剪整齐的眉头微微挑动,尤不自信地瞧了眼门口……

换衣服?现在?

杜悦离开包厢,在外面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抹了把脸上的调料。

性格倔强如她,受了委屈连哭着博同情都学不会。

刘雅丽说得没错,只要她一天是那个女人的女儿,那即便是做得再出色,也不会有人给予肯定的,何况,她还嫁入豪门,更是惹得他人眼红。

杜悦勾勾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电梯镜子里的女人狼狈不已,沾料贴在脸上干巴巴地难受。

“来,给你。”

直到浑厚的男声响起,杜悦才意识到电梯里还有其他人。

她回头,沈家琪在朝她笑,手中还拿着一张纸巾。

他微俯首,看着杜悦如小猫般弄花的脸,亮如星辰的双眸里光彩四溢,清明似镜:“女人,懂得恰当装柔弱才不会太辛苦。”

杜悦安静地看着他掌心的纸巾:“是么?”

她没有去接纸巾的意思,电梯停下,她迈开步伐要出去,手腕却突然被抓住。

杜悦讶然回头,沈家琪却已经松开她。

他沉默半晌,然后抬头望向她:“我想,你还有点东西落在我房间里。”

……

杜悦盯着熟悉的门牌号,想起那日的落荒而逃,太阳穴就突突地疼着。

她实在无法,将那天晚上之人和眼前男人划上等号。

沈家琪双手环胸站在她旁边,眼神温和,笑容也很随意。

“刚才就想告诉你的,只是一直没恰当的机会。”

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令杜悦也不由自主跟着扯动嘴角。

沈家琪不动声色地睨了眼脸红窘迫的杜悦,掏出卡片开门,手心朝上,绅士地邀请她进房。

杜悦站在原地,没有要进去的想法:“可以麻烦你帮我拿出来吗?”

沈家琪头微低,眼底有探究的意味,神色也不复方才随意。

“那个……”杜悦唇瓣干燥,想起那晚发生的事,难免紧张。

其实,她很想说,他们彼此间,男已婚,女已嫁,单独呆在酒店房间容易引人误会。

可是,她正要开口,眼神不意间瞥到沈家琪搁在门把上的手。

修长、骨节分明而整洁,是她见过的形态最优美的手。

也因此,突然想起胸口的手指印,脸腾地刷红。

走廊上很安静,杜悦甚至听到自己清晰紊乱的呼吸声。

沈家琪蓦地朝前迈两步,杜悦心莫名慌起,本能地后退。

对于杜悦的防备和尴尬,沈家琪显得有些无奈,站定后,俯首缓慢地靠近她略红的脸颊。

杜悦的心跳猛地一紧,下意识地偏过头,手也护住胸口。

沈家琪抬手,从她凌乱的发间摘下一小颗蒜末。

他垂手,黑眸幽深直视她:“你打算这样子离开酒店?”

“额,我可以尽快回家洗漱……”杜悦回答地牵强,毫无说服力。

沈家琪颔首,神色淡然,环顾四周,接着低沉地笑起来。

“我明白你的顾虑,你进去吧。”

杜悦回头,错愕地看向他,沈家琪抽身从房间里出来,腾出一只手轻触她的胳膊。

“你自己进去清洗,我出去转转,过会儿回来,有事给前台打电话。”

正说着,他的手机应景地响起。

沈家琪边接电话边转身,然后,他的身影就真的消失在拐角处。

杜悦盯着手中他留下的房卡,上面仿佛还残留余温,突然发现自己心跳快得厉害。

杜悦快速冲洗好,那天她换下的裙子干净整齐地叠放在梳洗台上面。

她猜不透沈家琪的想法,睿智如他,难道不怕刘雨欣看到有所误会?

等杜悦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发现落地窗前伫立着一道窈窕妙曼的身影。

“洗干净了?”

刘雨欣回头,明丽娇艳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觉察到杜悦的错愕,她步履优雅地走过来:“是家琪叫我上来的。”

这种场景,倒颇有几分小三被正室捉奸的意味,尤为尴尬。

刘雨欣淡淡睨了眼挂在杜悦臂弯里的脏衣服,最后美眸落定她脸上,许久,笑容温柔:“家琪很乐于助人,看不得人遇上麻烦,你别多想。”

杜悦抬头,迎上刘雨欣讳莫如深的眼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小说《沈少的深度蜜恋》 第13章 您有什么吩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看过很多书,这《沈少的深度蜜恋》是唯一一个一边看一边哭的书,心莫名的很疼,情节真的很打动人。笔芯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