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

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

主角:童画,东宫曜 作者:林筱筱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7 15:36:07

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主角是童画东宫曜,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管家安慰她:“少夫人!我知道你被迫嫁给四少,心中并不快乐!不过少夫人,四少是这世上最有钱的人”“他的财富都是婚前财产,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其实她想说,他有钱咋啦,有钱就可以强迫别人结婚么?管家:“”东宫曜:“限律师十分钟到,把我名下股份转一半给她!”童画:“我不是那意思”东宫曜:“闭嘴!反抗的后果你懂的,还是你迫不及待了?那咱们上楼吧!”童画:“”管家:“”
展开全部

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第16章试读

童画蓦然转身,瞳孔骤缩,他和她近乎贴面,童画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却探到一片悬空!

脸色骤然一白,可是他并没出手拉住她,反而冷漠的俊脸上,浮现一抹刺眼的嘲笑。

“你、你要干什么?”她脸色越来越惨白。糟了!这男人不会想在这儿杀了她吧?

“原来你也会怕死!”川庭邺俊容掠过一丝不屑,“一个连脸都不要的人,居然还会怕死!”

闻言,童画的脸上更是一丝血色也无。

只听川庭邺继续冰冷道,“你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我吧?你如今在东宫曜的公司里工作,得知东宫曜已和川氏联手,共同投资这个工程,就插手这个工程,趁机对我死缠烂打,对吧?”

她的脸上,秀巧的鼻子下,一双薄唇如风中花瓣微微颤栗,美眸瞪大,却终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童画!”川庭邺皱紧了眉头,几分嫌恶、几分怨恨、几分无奈望着她,“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手?如果是以前,我还会再考虑考虑你,可是现在,你已经和东宫曜……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

明显他已经把话说得很委婉了,看他的表情,就是一副“你以为我还瞧得上你吗”轻蔑、嫌弃的表情。

童画腿一软,脑中忽然一片轰鸣。

川庭邺只是漠然地,厌恶地望着她,她相信,如果现在她真的掉下去,他是肯定不会出手相救的!

他的心中,早就恨不得她死了,又怎么会救她?

川庭邺的冷眸扫过她,“每次跟你说这些,你都这个样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真正受委屈的是染染!有人要抢她的未婚夫,她心里多么恨,多么难过,可对方偏偏又是她的亲妹妹!”

“童画!放手吧!为了我,为了你的亲姐姐!放手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这样做,染染她真的很委屈,很痛苦,很无奈……”

却忽然被童画细小的蚊吟声打断,“我放弃!”

川庭邺愕然,似乎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她说她放弃了,真的么?

“我说,我放手!”

不知是站得太高距离太阳太近,还是阳光太明媚太刺眼,她眼前他高大的身影已经模糊,形成池潭中一个晃晃悠悠的影子。

只听她幽幽的声音继续道,“不过,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童染!而是为了我自己!”

川庭邺愣了愣,随后,童画听见他长呼一口气,脸上浮现一个喜悦的笑容。

“真的么?那太好了!你终于放手了,以后童染也不用再伤心,再患得患失了……”

童染,又是童染……

薄唇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是啊!他的眼里只有童染,他做一切都是为了童染!

“谢谢你!童画!”忽然川庭邺冲她语气轻快道,“谢谢你成全我们!对了童画,不管怎么说,童染也是你的亲姐姐!以后不要再和她作对,惹她生气伤心了!你们姐妹俩要好好的,互帮互助,好吗?”

童画唇角的笑意,越来越冷。

“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她淡淡道。

岂料,听见她的话,川庭邺俊容上的笑容骤然消失,皱紧眉头,黑眸中又恢复了冷漠和厌恶之色,

“童画!没想到,你真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你曾经做了那么多伤害染染的事,甚至包括抢她的男朋友……染染都原谅了你,没有和你计较!可你呢,非但不知道感恩,反而还这么对染染,童画,你的心怎么这么狠?连亲情也不顾了?”

“亲情?”童画冷笑。

川庭邺目光阴沉地望着她!

当年,他认识了童画,就被她吸引了!他和童画互生爱慕之心,却从未互相表白!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他的目光从童画身上转移,落在童染身上,此时他才突然发现,他应该追求的,是童染!

也是从那时起,他看童画,越看越矫揉造作,尤其对她的死缠烂打烦不胜烦。她越执着,他就越痛恨,尤其每次童画出现后,童染就会伤心难过,这让川庭邺恨不得掐死童画。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川庭邺眸色更冷了,死死瞪着她。“你如此执迷不悟,难道为了染染,为了你的亲姐姐,你都不能改掉你心狠手辣的习惯吗?”

童画的心被狠狠一刺!

心狠手辣?习惯?

呵……

看来,童染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原本她以为她恨的只是童染,但这一刻才知道,童染无论说什么,他可以选择信,或是不信!

但是最终,他信了!

童染!童染……这个在他口中无限温柔缱绻的名字,注定是她一生的噩梦!本来她还想说什么,这一刻心力俱疲,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既然如此,请让一下吧,我要下去!”童画听见自己幽幽的,仿佛空灵的声音道。

川庭邺下意识侧了侧身躯,童画垂眸,与他擦身而过。

却就在走到他身边时,冷不丁脚下一块板子踩得跷起,童画一声惊呼,重心不稳便要倒下去——这是近一百米高的顶楼,没有护栏,她掉落下去必定摔得粉身碎骨!

“小心!”

川庭邺大惊失色,立刻伸手拽住她,一带,她的娇躯便落回了他的怀中!

就在二人“拥抱”的一瞬间,只听“嚓嚓嚓”声音响起,一回头,就看到一个记者正抱着相机冲他们一阵狂拍。

两人都愣住了,压根儿没想到这里会出现记者!

“糟了!”川庭邺忙推开童画,就去抢记者手里的相机。

可记者明显是一只老狐狸,还没等川庭邺靠近就抱着相机跑远了。

第二天上班时,童画明显感觉到同事们的目光不对,指指点点的。

一颗心提到喉咙,难道她和东宫曜的关系曝光了?

可是当琳达“啪”一声将一张报纸拍在她桌上时,看到昨天她和川庭邺搂抱的一幕出现在头条上,才恍然大悟。

“没看出来啊!难怪你没看上吴家少爷,原来你的目标是川氏大公子呀!”午饭时在公司食堂内,顾晓云咂舌道。

“你还说!”童画瞪了她一眼,“那天要不是你把我丢给那姓吴的,我就不会——”

差点就脱口而出。

“哎呦!”顾晓云却不以为然道,

“人家那是给你制造钓金龟婿的机会好吧?不过话说你的心也太大了吧?居然看上川氏的大公子!人家又帅又多金,只可惜已经有未婚妻了,听说还是童氏家族的千金,未来的童氏女皇!人家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你就别异想天开了啦……”

“童画你个小贱、人!给我滚出来!”

忽然一声暴喝,差点把餐厅的房顶都给掀翻了。

童画愕然回头,却看到童陌气势冲冲而来,劈头就给了她一耳光。

这个耳光似乎用足了力气,童画扑倒在桌子上,脸颊迅速充血,红肿了一大片。

“喂!你要干嘛?你——”跳出来的顾晓云蓦然傻了眼,这不是童氏掌门人、童染的父亲童陌么?敢情人家上门来替女儿教训小三了?

“你这个贱、人,你连你姐姐的男人也要抢!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童陌气得脸色铁青,眼冒火光,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姐、姐姐……”顾晓云越发震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错!”童陌震怒道,“她和童染是亲姐妹!曾经都是我的女儿!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我才把她撵出了童家,从此断绝父女关系!没想到这个贱、人,还不肯罢休,一心要抢姐姐的男人!”

“染染她受不了这个打击,看到报纸就昏倒了!我实在是气不过!贱、人!你姐姐平时对你多好,你竟然恩将仇报,这样对付你姐姐!你还有脸活在这世上,今天我就替你姐姐好好教训教训你!”

话落,扬手又要扇下去。

一道冰冷的目光从美眸中射来,童陌一愣,竟然在她的目光瞪视下,扬起的手臂顿在半空中。

童画转头望着顾晓云,“请你打电话替我报警!”

“报警?”闻言童陌更暴怒了,“你竟然敢报警?我是你老子!我有权利要了你的命,更何况是打你……”

“童先生大概是忘了吧?”美眸冷冷盯视他,“你我早已经断绝关系了!”

“你——”童陌压根儿没想到,这丫头竟敢这么跟他说话!

他早就说过,童画居心叵测,一肚子坏水,不是什么好人,现在见她这样对自己,心中越发怨恨,不喜欢她了!

“你身上流着我的血!我就有权利教训你!”话落,手臂狠狠扬下来。

却再次停在半空中,众人愕然望着突然出现的,扣住童陌手腕的那个男人!

“东宫……”童陌震惊地望着他,他、他怎么会……

一双锐利的墨眸凌厉瞪着他,沉声道,“童陌!这是我的公司、我的地盘,你要打的人,是我的员工!我的人!”

一字一句,透着瘆人的寒冽。

有预感到不妙的,立刻悄无声息后退几步。

“她、她是我的女儿!我有权利……”童陌还要叫嚣,却在东宫曜越来越阴鹜的目光压制下,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要教训你女儿,回家去教训,是打是杀我管不着!我再说一遍,这里是我的地盘!她是我的人!要想在我的地盘动我的手,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因为“她是我的员工”在前,所以听见东宫曜说“她是我的人”,倒没有多想,只有童画“心虚”地目光微微躲闪。

“你、你想怎样?”童陌忽然意识到,今天他做了一件大错事——他太低估了这个年轻小子,对方仅是站在他面前,他就感觉自己的气焰明显被灭了半截。

东宫曜俊脸冷酷道,“给她——我的人道歉!”

“……”闻言,童陌差点吐血,瞪大眼睛,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要我给这个贱、人道歉?你——”

话音未落,却听见警车鸣笛声在外响起,越来越近,明显往这边而来。

童陌的脸色越来越古怪,震惊瞪视东宫曜,“你、你这是干什么?”

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第17章试读

“你自己选择!要么给我的人道歉!要么被警察带走!”东宫曜冷酷道。

他一口一个“我的人”,别人倒没什么,童画的脸却越来越火辣辣了,忙偷偷抬眸观察其他人——却发现其他人,尤其女人们正流着口水忙着冲东宫曜发花痴呢,哪有空搭理她?!

“你——”童陌肺都要气炸了。

可是看东宫曜的样子,他知道今天就算是东宫曜他爹来了,东宫曜也不会有半分动摇!

哼!要他给这个小贱、人道歉?还不如杀了他!

童陌脸色铁青,恼恨地瞪了童画一眼,便气哼哼地随警察走出了公司。

感觉到一束阴鹜的目光掠过自己,随后那人在众人簇拥下乘坐总裁专用电梯上了楼。

“童画!你没事吧?”顾晓云忙扶起童画,担忧道,见她半边脸颊又红又肿,吃了一惊,正要说什么,却听见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童画!总裁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抬头,便对上琳达幸灾乐祸的表情。

周围众人倒抽了一口寒气,心中都替童画捏了一把汗!

总裁对员工一向要求极为严格,现在童画出了这档子事,触怒了总裁,这次童画被叫进总裁办公室,不被骂得脱层皮才怪!

就连顾晓云也一副不忍心的表情,目送童画慢慢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推开那扇类同欧式宫廷设计的大门,她走了进去,大门合上。

娇弱的身躯,似乎顷刻被魔鬼张开的血盆大口吞没……

这是童画第二次进他的办公室!尽管如此,她还是再次被震撼!只怕那些自诩已经成功了的人,来到这里,都会惭愧原来自己是坐井观天、自欺欺人吧!

每次进入这里,她才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王者!什么叫睥睨天下!

等等……那睥睨天下的王者在哪里?抬眸四扫,却没找到那道高大的身影。

“你是故意的?”

忽然一个熟悉而阴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羽睫骤颤,童画蓦然转过身来,看到东宫曜正独自坐在休闲区的沙发里,端一杯红酒,却没有喝。

从他的角度,目光恰是透过红酒杯,落在她的身上。

“什么?”童画被他问得莫名其妙。

“每一次我出差,或是分开,你就故意搞出这么多事情来,让我出现救你!你玩欲擒故纵的手段,果然高明!”

墨眸微眯。奇怪的是,她并未从他语气中感觉到怒意,反而优哉游哉。

“……”

童画默了片刻,忽然抬头,望着东宫曜认真道,“总裁,我能不能求你件事儿?”

墨眸微闪,东宫曜只是挑了挑眉,示意“你说”。

果然是大爷!童画淡淡道,“前几次总裁出手相救,我非常感激,但也很过意不去!所以求总裁以后不要再救我了,不管别人如何欺负我,都是我的事,与总裁无关……”

岂料男人霍然从沙发里站起,一双墨眸骤然幽黑深邃,童画美眸微怔,只觉整个人差点被吸入其中的黑洞。

她一声低呼,这男人猝不及防伸出猿臂搂住她的腰,一带,她整个人便狠狠撞入他的怀中。

“看来!”他阴沉的,明显含一丝怒气的声音道,“你是忘了那天晚上我给你的‘惩罚’是吧?”

提到那天晚上的“惩罚”,那被羞辱的一幕幕,和撕裂的痛楚翛然涌入她的脑海,霎时俏脸泛白,惊恐地瞪视着他。

随着他的举动,红酒倾洒在她身上,清甜的味道弥漫,他墨眸的幽暗越发加深了几分。

“你给我记住!你是我的女人!你再敢否决这一点,我会让你下一次在床上更生不如死!”他凶狠的声音道。

可是落入她的耳边,却腾地燃烧了一大片,粉嫩的耳垂迅速嫣红,仿佛清晨一朵缀着露珠绽放的灼灼桃花。

该死的!墨眸瞬间已幽黑如夜色!这女人不知是给他下了蛊还是怎么,明明平淡得出奇的一张脸,可是染了嫣红,落入他眼中,分明美得动人心魄,更可恶的是身体迅速就有了反应,一个劲儿在那儿叫嚣着……

童画瞪了他一眼,目露一丝幽怨。

明明是他要质疑她的动机好吧?他救她,他要哔哔哔;她求他以后不要救他,他也要哔哔哔!这男人……真是够了!

恰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东宫曜瞪了她一眼,便松开她,走到桌前,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本来要拿起话筒的,忽然改按下了免提键。

对方的声音立刻响亮在办公室内,“总裁!龙总和田总,还有尤总都听说了刚才发生的事!他们说童陌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他手里的一些资源还是不容小觑……”啪啦啪啦一大堆后,才切入正题道,

“总之他们请我转告总裁,向总裁建议,辞退童小姐!”

童画知道,那龙总、田总、尤总,都是公司的元老级高管,连他们都插手管这件事了,可见她童画被炒鱿鱼,那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了,难怪琳达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幸灾乐祸、愉悦!

东宫曜并未回答,却高大伟岸的身躯倚在桌子上,逆着背后的阳光,好整以暇望着她,迷人的五官俊美得散发致命的气息。

琳达听东宫曜沉默,不敢吭声,也默然着。

过了好久好久,琳达终于忍不住了,才小心翼翼道,“总裁!那我就转告龙总、田总和尤总,你默认了——”

蓦然东宫曜沉冷的声音响起,“你告诉他们,他们想说什么,就来当着我的面说!”

“是!”琳达的语气立刻透露失望。

东宫曜这话,等于是驳回了三位元老的建议!谁都知道,东宫曜一向金口玉言,从不反悔。三位元老虽然想辞退童画,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犯不着为了这事儿得罪东宫曜,所以琳达转达此话,三位元老肯定不会真的来找他“当面说”!等于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挂了电话,东宫曜一双玩味的目光扫来,“看来,童陌说的没错,你就是个麻烦!才进公司三天,就引起了元老高管的‘重视’,不错!果然不愧是我东宫曜看中的女人!”

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刺耳、别扭!

“对了!”东宫曜见她冷着一张脸不吭声,知道她生气了,却“乐此不疲”地戳她的痛楚,

“上次你说你要报复他们,可你还没开始行动,他们又打上门来了!我说,你说的‘报复’,不会只是随口说说,图嘴皮子爽快吧?”

“当然不是!我……”却戛然而止。

童画心中掠过一丝古怪。她干嘛要告诉他这些?这男人明显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她可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反正我自有我的打算!”童画淡淡道。

东宫曜墨眸微眯,逆光中额发轻扬,唇角勾起一丝邪魅,英俊性感得让人差点停止了呼吸。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他道。

童画美眸微愕,一脸困惑。

他高傲的声音响起,“你可以和我做交易,我帮你报仇,你心甘情愿做我的女人!”又补充道,

“交易期限为一个月!因为我相信一个月后我就会腻烦你!”

“……”童画目瞪口呆。这男人……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可是以他的“身份”,似乎他根本没闲工夫研究这些狗血段子吧?

“怎么样?”男人趾高气昂,一副等着她来投怀送抱的得意样子。

柳眉挑了挑,童画尽量以平静的语气道,“第一,如果我要逃出狼窝的代价,是又落入虎口,那我宁愿依旧呆在狼窝;第二,我要报仇,自有我的计划,不劳总裁费心!”

东宫曜冷冽道,“再加上你小姨的手术费用!”

“……”童画彻底要崩溃了!这男人,他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

童画蓦然抬眸,定定地盯视着他,“如果小姨知道,她做手术的钱是用我用自己的身体和别人做交易换来的,小姨就算活着,也是备受心灵折磨,生不如死!你不要再妄想了,不管你开什么条件,我都不会答应和你做交易的!”

话落,童画转身就要离开。

她刚转身,一股压迫气息却逼来,下一刻猿臂一揽,她被迫重回他的怀抱,他扳过她的身子,她还没来得及回神,他已低下头,猛地含住她的两张唇瓣,就是一阵激烈霸道的辗转吮吻。

美眸骤闪,涌入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却是——这时要是有人进来,就完了!

“你与我做交易也好,不做也罢,”男人的墨眸幽深,喘息低沉粗重,“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床上需要的女人!别想从我手心逃脱——直到我腻烦你的那一天!”

听见他的羞辱,她心脏翛然一阵刺痛。

可是她知道,反抗是徒劳的,她双手垂落,任由他越发狂烈、贪婪地吮吸她,烈烈火焰已点燃了他,身体每一寸都在散发叫嚣着要了她的讯号……

最终还是敲门送资料来的琳达救了她!

琳达进门时,童画立刻低垂着头,掩饰脸上一片潮红就逃出了办公室。后背明显投来一束凌厉的冷箭光芒,刺得她背脊生疼——

可是,管他的呢!此时不跑,更待何时?难道还真留下来被这个混蛋吃干抹净么?

童画却不知道,就在她落荒而逃后,琳达送到东宫曜面前的资料,有意无意夹杂了一张金融时报,那报纸的头条,赫然就是童画和川庭邺在楼顶上拥抱的大幅照片……

小说《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 第16章 给我的人道歉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安妮点评:

林筱筱的文笔很好,《惹爱成婚之四少挚爱妻》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