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

主角:秦落烟,傅子轩 作者:浮烟若梦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1 10:02:21

独家穿越重生小说《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由浮烟若梦编写,主角秦落烟傅子轩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男孩儿茫然的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她的阴谋,然后,他推了推她,似乎想将她推开去。“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秦落烟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手,然后牵着他往驿站里走,“我们先去洗澡,然后再给你穿上新衣服。”男孩儿还是满脸的警惕,从他的脸上,秦落烟可以看出他毫不怀疑的鄙夷,他甚至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她的冷漠。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不会相信会有一个陌生人没有目的的对自己好。
展开全部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做点儿让本王开心的事

马车里,诡异的安静。

傅子墨就靠在窗边,他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也没有拒绝。

秦落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连此刻身无寸缕的尴尬都险些忘记,她几经犹豫,正想开口询问,马车外却突然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声。

“王爷,时辰已经不早了,为何我们停在此处不再前行了?王爷是身体不适吗?可还要紧?要不要找随行的大夫过来瞧瞧?”

萧长月满脸温柔,每一句话都透着中浓浓的关心,因为有金木等人守在马车十丈外,所以她无法靠近,说话的时候就不得不得提高音量,用这么大的嗓门儿还能说出这么柔情的话,也是难得。

只可惜,马车里的人显然不为所动,甚至连车帘都不曾掀开一角。

“无事,萧大小姐回去吧。”傅子墨冰冷的声音不带情绪,又对金木吩咐道:“金木,吩咐下去,继续启程。”

秦落烟在萧长月的声音出现的时候,脸色就白了彻底,虽然她没有做错什么事,可是不知为何,竟然有种做坏事被人抓包的感觉。

再看傅子墨,脸不红气不喘,一派从容淡定,似乎刚才马车里发生的缠绵涟漪都不过是人的错觉。

脸皮厚到如此地步,倒是让秦落烟再忍不住嘴角抽搐。

“王爷,我还是不太放心,要不,还是找大夫来给您瞧一瞧吧,左右也不急这些功夫。”萧长月还不死心,要不是这些侍卫拦着,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虽然,她知道,也许真的看见马车里的画面会让人更伤心,但是沉寂在感情中的女子,又有哪个能控制得了自己的嫉妒?哪怕明知道结果,也还要飞蛾扑火一般的冲上去看看真相如何。

“哼!”傅子墨眼神冰凉,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沉默了一阵,突然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他转头对身边的秦落烟说:“人生太无聊,偶尔一些有趣的事倒是能让生活增加一些情趣。本王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你想要我帮你,不如做点儿事,让本王开心开心?”

在傅子墨嘴角挂起笑容的时候,秦落烟就忍不住往后瑟缩了一下,“王爷,您想要我做什么?”

“嗯……其实,你大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他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手便缓缓的抬了起来,他的手指抓住了车帘的一角。

这个动作吓得秦落烟脸色微微发青,他的手,只要往上一拉,就会让马车外的人看见她此刻身无寸缕的模样!

“你只要乖乖带着就好。”见她眼中闪过恐惧,傅子墨似乎很满意,又对马车外的人了冷声道:“金木,让萧姑娘来马车跟前。”

金木不明所以,但是从未怀疑过主子的命令,所以他立刻示意让侍卫们让出一条通道。

而在这一刻,萧长月的脸上抑制不住的扬起了一抹喜色,在这种时候武宣王还能让自己过去,是不是对他来说,她也是不一样的?

这样想着,萧长月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不过为了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她还是端着架子莲步轻轻的缓缓走了过去。

在萧长月走到马车前一丈距离的时候,马车的车帘突然被一只白玉修长的手掀起了,那只手掀起车帘的角度把握得极好,留出的缝隙不大,却刚好能让她看见马车角落里瑟缩着的秦落烟。

身无寸缕的女人,浑身都是欢爱过后的痕迹,虽然有很多地方都淤青得恐怖,但是所有的一切,都真实的告诉了她,刚才在马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萧长月的脸色很白,她的双手绞一起,极力维护的温柔形象也在这一瞬间坍塌,此刻的她,脸上的表情扭曲得狰狞。

“呵呵……”在这种时候,傅子墨的笑声便显得格外的爽快,他重新放下了车帘,再回头的时候,看见秦落烟眼眶中泪水滴落,“怎么,觉得委屈?”

能不委屈?

他竟然故意让另一个女人看见她身无寸缕的狼狈模样,他竟然将她的尊严这么赤果果的丢在尘埃里。

这个男人,果然是残忍的。

“别露出这种表情,本王说过,不做亏本的买卖。”傅子墨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又唤金木道:“启程!”

车轮滚滚,车队又重新上路。

萧长月被萧云琴搀扶着往回走,一路上的侍卫却看也不看这首府的千金一眼。金木行到马车边,傅子墨果然信守承诺吩咐他带人去了那刘员外的宅子。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车队就到了城中的驿馆,驿馆的人似乎早知道武宣王一行人要来,所以将整个驿馆都清理了干净,据说连院子里的杂草都是清了一遍又一遍。

传闻中的武宣王可不是个好相处的,但凡不合心意就是人头落地,这边境城市里的人没见过武宣王,只是听过传闻,所以反倒更是恐惧。

不过,驿馆的丫鬟们看见从马车里走下来的锦袍男子时,一双双眼睛就像打直了一般,视线再也移不开去。

这明明是一个美得像天神一般的男人,哪里如传闻般那样残忍无情?

只可惜,下一瞬,锦袍男神脚步一顿,刀尖似的目光扫过来,立刻吓得一群人但颤心惊的跪地磕头。

他收回视线,率先进了客栈,却还不忘吩咐身边的人,“往马车里送一套衣服!”

“是!”他身边的人应声办事,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找了一套奢侈的绣金线的绸衣送到了马车里。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就见一名未施粉黛的女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她的动作谈不上优雅,表情也说不上好看,可是那一张脸却是生得极好的,虽然没有倾国倾城,可是不知为何,那双灵动的眼睛依旧让人看了就拔不出心神。

秦落烟就站在驿站门口,并不急着进屋,直到看见金木一行人骑着快马奔跑过来,马背上还有一个满脸脏污的小男孩儿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金木骑马进了驿站,翻身下马,伸手一捞又将马背上的孩子带了下来,男孩儿一双眼睛清明,没有哭,没有笑,眼中依旧是对周围一切的冷漠。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二狗

对于陌生的环境,男孩儿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也许是生活已经足够悲惨,已经没有什么能吓到他了。

不知为何,秦落烟心口有些堵,尽管那孩儿浑身都是脏污的泥垢,可是她还是轻轻的抬起手,然后温柔的将他搂进了自己怀中。

那一刹那,男孩儿冷漠的眼神闪过一抹诧异。

“弟弟,我可找到你了。”秦落烟抱着头,手抚着他的头,又轻轻的拍他的背,“不管以前受了过少苦,不过没关系,以后姐姐会照顾你。”

男孩儿茫然的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她的阴谋,然后,他推了推她,似乎想将她推开去。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秦落烟轻轻地抓住了他的手,然后牵着他往驿站里走,“我们先去洗澡,然后再给你穿上新衣服。”

男孩儿还是满脸的警惕,从他的脸上,秦落烟可以看出他毫不怀疑的鄙夷,他甚至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她的冷漠。

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不会相信会有一个陌生人没有目的的对自己好。

男孩儿挣脱了她的手,直直的盯着她。

“唉……”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固执又牵起了他的手,只是这一次用力了一些。

这一次,男孩儿没有再挣脱,不过秦落烟知道,他不挣脱,并不是他接受了她的好意,不过是他认清了眼前的处境,在这里,他不想再惹怒了任何人再换来一顿毒打罢了,所以,他才小心翼翼。

给秦落烟安排的房间在驿站后院的角落里,房间不大,里面有两张干净的床铺,床铺中间是一张小圆桌子,桌子旁边放了一个浴桶,浴桶里已经放满了热水,水汽迷茫,温暖肆意,在这冬日只要看一眼都会觉得暖和很多。

男孩儿站在门口,有些怯生生的不敢进去,却又被冬日的寒风一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的身上只穿了一层满布补丁的布衣。

秦落烟极力让自己扬起灿烂的笑,拉着他进了屋,然后关上门挡住了屋外的寒风,“来,我给你洗洗。”

男孩儿吓得后退了一步,背靠在门框上,他低着头,不自觉的戳了戳手,手上的污泥干涸,这么一戳就掉下些灰尘来,他眼神越发暗淡了一些,头埋得更低了。

“没事,一会儿就洗干净了。”秦落烟佯装没看见这尴尬的一幕,将他推到了木桶边,伸手就要脱他的衣服。

“不……”男孩儿沙哑的发出一个声音,抓着自己的衣领不放开,一双眼睛却是执拗的。

秦落烟见他认真的表情,忍不住一笑,“行,我不看,我转过身去,那你听话,自己脱了衣服进浴桶里,不然啊,我可就亲自动手了。”

男孩儿的脸及不可查的红了红,然后点点头表示同意,可是在秦落烟转过身的一瞬间,他脸上的红润彻底退去,换上的依旧是冷漠的神情。

秦落烟不知道,在这之前,也曾经有过几个心地善良的大小姐想要救下可怜的他,可是女人而已,在这个男权社会是没有地位的,到最后,家中大人们、男人们一发火,还是一样会将他赶出门去。

每一次,他被赶回那个村子的时候,他的舅舅就会用更残忍的方式来折磨他,村子里的人会说,看啊,这就是蛮族人的小杂种,哪个大户人家买了他都得退回来,听说蛮族小杂种会给那些人家带去灾祸……

各种各样的话,他听得多了,各种各样为了表现自己善良的千金小姐,他也见得多了,只是这一个,又能撑多久?

秦落烟听见身后响起如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她才回过身来,见男孩儿乖巧的坐在了浴桶里,她忍不住一喜,拿起旁边的白布就替他擦洗身体。

不过一个六岁的孩子而已,身体上几乎满布伤痕,新的旧的重叠交替,让秦落烟忍不住想起了以前看见过的那些社会新闻,新闻里,好多小孩儿就被自己的后妈打得遍体鳞伤,更有甚者,直接丢了一条性命。

“唉……”秦落烟忍不住再一次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不过堪堪到她腰这么高,真不明白,那些人怎么就能下得了这个手。

小男孩儿的目光落在她手中的白布上,那白布沾到他的身体之后,就被泥垢染黑了,可她却牢牢的握住,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这,是以前那些善良的千金小姐们身上从未出现过的,她们虽然想帮他,可都是给点儿银子或者让手下的人带着他在宅子里偷偷过活,却从未有一个人这样,直接抱他,直接给他清洗身体。

“你有名字吗?”秦落烟拧干白布,又去帮他擦头发。

小男孩儿回过神,沉默了一阵,吐出两个字,“二狗。”

“呃……”秦落烟怔了怔,突然听见这两个字,回过神来有些想笑,可是笑到嘴角却突然停住了,这孩子,从小就被所有人仇视虐待,就连一个名字,也是这般带着侮辱的兴致,她心中一堵,突然没了可笑的感觉。

她将男孩儿的头发擦干,见桶里的水已经凉了,就赶紧道:“起来穿衣服吧,凉水泡久了容易着凉。对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给你改个名字吧,以后用新名字,开始新生活?”

男孩儿诧异的盯着她瞧,竟然连她拉他起来换衣服也忘了羞涩,他只是看着她,没有说话。

秦落烟拿了一旁赶紧的衣服给他换上,“这是驿站管事送来的,听说是他儿子以前穿过的旧衣服,你暂且先穿着,等将来姐姐我发达了,有钱了,一定给你买好多好多新衣服穿,还要给你买好多好多的玩具!”

她一边笑,一边替他系紧腰带,她的笑,太过璀璨,有那么一刻,男孩儿怔怔的看了,忍不住别开了视线。

“我得给你好好想一个名字,”秦落烟将穿好衣服的他拉到床边,将他安置在床上,替他细心的盖上锦被之后,才坐在床沿上歪着头思索。

秦落烟,傅子轩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这个小说,作者浮烟若梦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