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婚令如山:老公非亲不可

婚令如山:老公非亲不可

主角:苏婉婉,傅祁琛 作者:肥小宝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3 20:19:56

苏婉婉傅祁琛在《婚令如山:老公非亲不可》里面是一波三折,肥小宝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苏婉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杨胖子扭曲的手腕仿佛和身体脱离了般,一晃一晃的。看到被傅祁琛禁锢的苏婉婉,杨胖子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连滚带爬地爬到了傅祁琛的跟前,完好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傅祁琛的裤脚,“傅总、傅总,我是听了杨瑞洁这个贱人的挑唆,才对Sandy起了心思的,我要是知道Sandy是您的女人,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啊!”傅祁琛嫌恶地踢开张胖子的手,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盯着窝在他怀里的苏婉婉,“宝贝,你说怎么处理他,我就怎么做。”
展开全部

9-掉入陷阱

“人家就是想傅哥哥了呢!怕打扰到傅哥哥,就先给吴秘书打个电话,想问问傅哥哥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想人家?”

感觉到办公室的温度回温了不少,哆哆嗦嗦的吴秘书才松了一口气。

“总裁现在……”看了一眼眯着眼看着落地窗外面夕阳美景的傅祁琛,吴秘书擦了擦汗,这比让他处理一大推的文件还让人头疼,“很好。”

很好两个字被吴秘书咬得很重,可是,一直沉浸在自己小心思里的苏婉婉却没有察觉到吴秘书的暗示,“哦!那手机在他手上吗?我记得我早上给他发了条短信,他一直没回我。”

吴秘书生怕苏婉婉继续下去说错了话,却被傅祁琛飘来的警告的眼睛吓得不敢吐露一个字。

“那个,吴秘书,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人好好,就知道你特别喜欢助人为乐了!”

房间好凉。

“那你帮我问问傅哥哥,能不能让他赔我裙子钱,那裙子可是最新款的,很贵的。”

鸦雀无声。

“喂?”

苏婉婉还在那边不依不饶,吴秘书飞快地解决了苏婉婉,挂了电话,却发现他们总裁的脸已经黑到不行。

他的小心脏也扑哧扑哧地跳得很快。

他记得早上总裁刚刚收到一条短信的时候,一向善于隐藏情绪的总裁的脸上都闪现了可疑的红晕,而现在,苏小姐的一个电话,又让今天一天难得温柔的总裁变得更加可怕!

“吴秘书,你去查查苏婉婉的情况,汇报给我。要比上次的更加详细。不要遗漏什么。”傅祁琛冷冷开口。

“是。”吴秘书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如脚底抹油一般快速离开。

真不怪他,只是总裁太过可怕。

苏婉婉刚下车就直接进了夜魅。一下子撞进了傅祁琛的眼里。

她的身上总是有一种他看不懂的气质,和他之前玩过的其他的女人不一样,总是清纯中带着一股妖精的意味。

不过,他究竟是从哪里得出来苏婉婉这个女人很清纯?

她一身露肩水蓝色连衣裙,白皙的脖颈暴露在夜晚的空气中,白嫩的小腿完美得就像是刚刚出水的莲藕般,她的肤色竟是白得宛若瓷肌。

苏婉婉的头发随意地散下,正好遮住了胸前的风光,水蓝色的裙摆让她走起路来摇曳生姿,顾盼之间竟是带了几抹风情。

浑身上下都在挑战着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让人忍不住去掐住她该死的好手感的细致妖娆的腰肢。

“傅总!”一个侍早在老远就跑了过来,在傅祁琛的旁边弯着腰,低着头,毕恭毕敬道。

“把我的车开到夜魅停车场,不要让别人知道我来了。”

“是。”

傅祁琛话刚一说完,一个露着事业线,打扮妖娆的女人就贴了上来,将傅祁琛从夜魅的另一个路口领了进去。

酒吧内,苏婉婉才想进去找张胖子解释一下,就被杨瑞洁拦住了去路。

真是好巧啊!

苏婉婉冷冷地勾着唇,带着寒光的眼眸看得杨瑞洁的背部发麻。

杨瑞杰呐呐地笑着,今天晚上,她可以给苏婉婉这个贱人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她苏婉婉不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么?她不是会勾引男人么?

张经理不是每次看到她都哈喇子流一地么?

那她就撮合他们一下!

她就不信了,她苏婉婉都这么下贱了,傅祁琛还会要她!

“婉婉,张经理等你好久了,我现在就带你过去。”杨瑞洁甚至是有些亲热地想要去挽苏婉婉的胳膊,被苏婉婉不动声色地移开。

杨瑞洁有些尴尬地笑笑,放下手,眼底隐着十分的刻毒。

怎么会是在夜魅的普通包间?

苏婉婉有些怀疑地走在自己身边的杨瑞洁。

“苏婉婉,快点,张经理都等你好久了呢!”

“嗯?”

试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苏婉婉便被杨瑞洁一个用力使劲地推进了一个包间,入目是一片黑暗,门被倏地关上,隔住了苏婉婉和杨瑞洁。

包间内,张胖子的咸猪手直接就像苏婉婉袭来。

自己竟然被算计了?

一个分神,苏婉婉的衣服就被扯掉了一块布料,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皮肤。

直接把张胖子看呆了。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婉婉的关键部位,猥琐的表情让苏婉婉一个激灵,一脚朝张胖子的身下踢去。

伴随着张胖子扭曲的尖叫,苏婉婉迅速转身开门逃走。

“抓住那个贱人!”本就肥胖的张胖子因着疼痛和愤怒,肥硕的脸早已经扭曲得变了形。

想要在门外听着苏婉婉悲惨下场的杨瑞洁,眼疾脚快就要把苏婉婉扯回包间。

苏婉婉一个着急直接躲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身后,死死地拽着男人的衣角,一副打死也不放开的模样。

杨瑞洁和张胖子一路追着苏婉婉跑过来,却在见到男人的时候,震惊紧张地停下了脚步。

“宫总。”

杨瑞洁和张胖子皆是一脸茫然,木讷。

杨瑞洁的眼中很迅速地闪过一丝愤恨、嫉妒,苏婉婉这个贱人,什么时候又勾搭上宫总了?

宫总?

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宫非夜?

苏婉婉恍若找到救星一般,抓着宫非夜的衣角抓得更狠了。

“吻我。”

宫非夜淡然地开口。

苏婉婉震惊地抬头,宫非夜的脸就映入了苏婉婉的眼。

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好看到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竟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词来形容。

男人的脸并不像傅祁琛的那般如同天工雕刻一般,可是男人宽额高鼻,浓眉斜飞入鬓,又长又翘的睫毛下是一双没有情绪的眼,但男人给苏婉婉的感觉是带了阴冷的。

她觉得男人是在算计她,奈何,她现在没有证据,而且自己还握在男人的手里。

“我说,女人,你要是不乐意,那我就走了。”男人倾下身子,好笑的在苏婉婉的耳边开口,一副漫不经心却又未达眼底的笑刺伤了苏婉婉的眼,但是苏婉婉就是无法拒绝。

被张胖子和杨瑞洁带走,后果是她不敢想象的。

敛下眉眼,苏婉婉笑得魅惑人心,此时的苏婉婉魅而不妖,艳而不俗,清澈之中透着妖娆,直勾得男人心痒难耐。

有意思。

宫非夜感受到自己腰身一钝,这是他被反威胁了吗?

不愧是傅祁琛的女人,这种野性,这般的天不怕地不怕,这般的美好,好想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慢慢的,慢慢的——毁了呢!

傅祁琛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吧!毕竟,这么好的猎物找一个还真是不容易的。

所以,当苏婉婉压抑着自己的紧张恐惧抓住男人的侧腰,点起脚尖要去和男人搭话的时候,男人的头直接低下,嫣红的嘴唇带有侵略性的和苏婉婉的红唇一擦而过,低低地嘲笑着苏婉婉,如同一条毒蛇般,视线却看向了另一方。

苏婉婉感觉自己的心跳有那么一瞬间的静止。

“祁琛,这般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竟然能当成宝贝宠了三个多星期,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男人阴柔的眼睛涂上了一层刻毒,冰凉的话语重重地敲打着苏婉婉的心房。

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

傅祁琛,他那般有洁癖的一个男人,那般无心的一个男人,他看到了这一幕,会怎样对自己?

该扔了自己了吧!

苏婉婉的战斗力一下子降为负值,连身子都是软的,突然,她很恨她面前的这些人。

手被宫非夜握住,她留下来防身的小刀一下子被夺走。

突然,感到腰身一紧,带着男人霸道的气息一下子包裹了苏婉婉的全身。

10-脱了

傅祁琛没有看她,只是掐在她腰身的大手下了狠劲,这么掐下去,她的腰就不用要了。傅祁琛丢了个冰冷的眼神,张胖子和杨瑞洁被人压制着,拖到了她的面前。

仿若帝王般发布着号令,“宝贝,你说该怎么处置他们?”

苏婉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杨胖子扭曲的手腕仿佛和身体脱离了般,一晃一晃的。

看到被傅祁琛禁锢的苏婉婉,杨胖子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连滚带爬地爬到了傅祁琛的跟前,完好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傅祁琛的裤脚,“傅总、傅总,我是听了杨瑞洁这个贱人的挑唆,才对Sandy起了心思的,我要是知道Sandy是您的女人,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啊!”

傅祁琛嫌恶地踢开张胖子的手,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盯着窝在他怀里的苏婉婉,“宝贝,你说怎么处理他,我就怎么做。”

一只手略过苏婉婉的发丝,抚摸在苏婉婉的脸颊上。

“傅哥哥,人家胆子小,比较心软。”苏婉婉知道现在只能配合傅祁琛,所以身子绵绵的,娇气得不行,狡黠的眼珠子转了转,莞尔一笑,声线拉长,“随便打一顿,丢出去,喂狗吧!”

傅祁琛听到她这么说,凉薄的唇向上勾起,眼底闪过一缕赞赏,“你们没有听到我宝贝说的吗?”

“啊——傅总饶命!”带着嘶哑恐惧的声音一下子在夜魅长长的走道上飘荡。

杨瑞杰看到血肉模糊的张胖子,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婉婉,姐姐错了,看在我们一起工作这么多天的份上……”杨瑞洁几乎是带着绝望说出这话的。

“要不,我原谅你了吧!”苏婉婉的眼睛亮晶晶的,一副单纯无辜的模样,眼底却蒙上了灰灰的气息。

杨瑞洁,如果我们两的位置对调过来,你会放过我吗?

如果,今天傅祁琛没有赶过来,那我又是怎样的下场。

苏婉婉放开傅祁琛,居高临下地站在杨瑞洁的面前,有些残酷地轻笑着,“杨姐姐,我不仅会放过你,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呢!”

“傅哥哥,我看这几位哥哥身材不错,要不就占用他们一个小时的时间,陪杨姐姐在这里玩玩好不好?”声音妩媚得仿佛要透出水来,明明是最残酷地惩罚,却仿佛在说家常便饭一般。

“宝贝开心就好。”傅祁琛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苏婉婉又似猫咪一般蹭到傅祁琛的身边,身后传来杨瑞洁的惨叫声。

她苏婉婉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不饶之。

堂堂的夜魅创始人宫非夜被傅祁琛和苏婉婉彻底地忽略了,宫非夜看着两人淡漠地背影,眼底的浓郁一点一点地上升。

才上车,苏婉婉就被傅祁琛压下。

“女人,你是挑战我的底线吗?”

“傅哥哥,人家怎么敢?”女人的小手被傅祁琛打掉。

冰冷的气息在整张车里蔓延。

“脱了。”

“什么?”苏婉婉不可思议地看着傅祁琛。

开着车的吴秘书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

傅祁琛望了吴秘书一眼,吴秘书马上稳住了身形,按动开关,他们就被隔在了一个空间里。

傅祁琛不知道自己今天的情绪为什么变化这么大,他只知道当他的人告诉他苏婉婉被人带进了一间包间时,他突然有了恐慌,总觉得自己的什么东西被别人夺走了。

这种情绪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但是他并不否认、

“你有一分钟的时间,不脱就可以下车了。”男人随手开了一瓶红酒,红酒缓缓倒入透明的玻璃杯,男人依旧是一副冰冷的模样,模样一丝感情地起伏,凉薄的唇抿了口红酒。

苏婉婉的指尖略有些颤抖,随即,松了口气,傅祁琛,占有欲那么强的男人,怎么可能在自己还是他的女人的时候,将自己的身体和别的男人分享呢?

如果只是他的话,她又有什么好矫情的呢?

苏婉婉承认自己在外面在车上就脱衣服,就公然地勾引傅祁琛很不要脸,恐怕也就只有她苏婉婉能做到这一步了。

衣裳逐渐褪尽,露出女子完美的身子。

傅祁琛打量的眼神像是一双大手般游走在苏婉婉的全身,白皙如瓷的肌肤在傅祁琛的细细地打量之下,泛着漂亮的粉红色。

“吻我。”

苏婉婉看着看光了她的身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的男人,吐出带着命令的话语,捏捏自己有些发汗的手臂,压下紧张的情绪,略微颤抖的红唇贴近傅祁琛凉薄的唇时,傅祁琛的身形未动一下。

整个过程全部都由苏婉婉来掌控。

看着男人在自己的亲吻下没有一丝的反应,苏婉婉的手自动地停留在了男人的背部,他们的吻从最初的轻轻的贴着,变成了苏婉婉一个人的啃咬。

简直就是一场一个人独角戏。

车里的温度在不断地上升。

长长的一吻之后,苏婉婉完全地瘫痪在男人的怀里,娇弱的宛若一只无力的小猫咪。红唇轻启,呼吸也变得急促,被水汽氤氲的大眼睛里竟是望得见底的清楚。

这模样,让傅祁琛的眼眸愈发得幽深。

傅祁琛隐下要将苏婉婉揉进自己身子里的冲动,随手拉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苏婉婉,大手扳过苏婉婉的身子,让她背对着自己。

女子好看的背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纤细的腰身仿佛一手就可以握住。

傅祁琛压抑住自己的身体对苏婉婉的渴望,打开了一直放在身旁的盒子,给苏婉婉穿起了衣服。

面对傅祁琛的冷淡,被傅祁琛扳过去的苏婉婉真的快要以为傅祁琛现在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直到听到男人越来越凌乱的呼吸声才在心底松了一口气。

只要傅祁琛对自己还有感觉,自己就还有机会。

衣服穿好之后,苏婉婉又倒进了傅祁琛的怀里,感受到傅祁琛的僵硬,苏婉婉越发的大胆,“傅哥哥,你对人家真好。”

傅祁琛其实只是讨厌苏婉婉穿着这套水蓝色的连衣裙去见别的男人罢了!

所以,他就很讨厌苏婉婉那时候穿的衣服,才叫她换下来的。

结果,竟是害了自己。

傅祁琛盯着苏婉婉的眉眼,眼底尽是探究。

曾经有一个男朋友叫杨一凡,是么?

“苏婉婉,你这个女人真没心!”

前脚下了他的床,后脚差点上了别的男人的床,还不止一个!

要是他没有及时出现,谁知道,这个女人会给自己戴下多少顶绿帽子。

明白傅祁琛的意思,苏婉婉咯咯地笑着,他的声音平淡许多,没有之前那么的冷漠,也就是说,傅祁琛没有那么生气了。

“傅哥哥,你放心,只要我一天是你的女人,我就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让其他的男人碰我的。”

苏婉婉好像很开心,笑着笑着笑得没了隐藏,就只剩下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那你的意思是说,当你不是我的的时候,你就会爬上别的男人的床。就像当初怎么爬上我的床一样。”

小说《婚令如山:老公非亲不可》 第9章 掉入陷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婚令如山:老公非亲不可》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