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先荤厚宠:狼性总裁夺挚爱

先荤厚宠:狼性总裁夺挚爱

主角:简言,梁小濡 作者:梁小濡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4-11 18:07:43

主角是简言梁小濡的小说先荤厚宠:狼性总裁夺挚爱,是由作者梁小濡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是他把我带到这里来的?”梁小濡尖叫,两手交叉护在胸前。她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俊美多情的男子不但吻了她,甚至还那么温柔的抚摸着她雪白的肌肤。。。这!脸刷的红到了脚后跟儿。赶紧起身跑到了卫生间,检查了自己的衣服,都还好好儿的,不像是被人动过的痕迹,她稍稍安心,抬头注视镜中的自己。少女粉面含羞,一副春色正浓的模样,那是她自己吗?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了眨,指尖鬼使神差的将领口拉下两寸,却没想到领口下的地方,赫然被人种了一棵红通通的草莓。
展开全部

先荤厚宠:狼性总裁夺挚爱第7章试读

简言赶紧解释:“梁少见你喝醉了,把你带过来的。”

“是他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梁小濡尖叫,两手交叉护在胸前。

她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俊美多情的男子不但吻了她,甚至还那么温柔的抚摸着她雪白的肌肤。。。

这!

脸刷的红到了脚后跟儿。

赶紧起身跑到了卫生间,检查了自己的衣服,都还好好儿的,不像是被人动过的痕迹,她稍稍安心,抬头注视镜中的自己。

少女粉面含羞,一副春色正浓的模样,那是她自己吗?

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了眨,指尖鬼使神差的将领口拉下两寸,却没想到领口下的地方,赫然被人种了一棵红通通的草莓。

“梁以沫!”

她恼得咬牙切齿!

他竟然敢咬她!禽兽!

出了卫生间,她努力装作风轻云淡,朝简言点点头:“我好了,走吧。”

梁以沫两手插袋,歪着头目送他们离去,他没忽略梁小濡消失前留给他愤怒的一瞥,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她那副炸毛了的小猫模样,让他心头突然痒痒的。

丁婉仪瘫坐在露台的花丛中,呆呆的仰头看天。

疯狂的打了几十个电话,女儿竟然都没有接。

她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小濡被那个男人拐跑了,又是血染全身倒在马路上,不断的朝她重复着“妈,再见”。。。

她要崩溃了,痛哭的捂着脸呜咽着。

“妈!”

梁小濡一到家就懵了,记忆中很少见过妈妈哭,母女两人相依为命的日子,再苦再累她都没哭过,可是今天。。。

丁婉仪转头,看见是她就猛冲过来将她搂在怀里,死死的抱着!

“小濡!”

梁小濡不知所措,看了简言一眼,简言也很尴尬,搓着手:“丁阿姨,您怎么了?”

丁婉仪擦擦眼泪,重新戴好眼镜,心情逐渐平静。

“小濡,既然你的眼睛好了,马上和简言结婚吧!”

“妈!”

“阿姨!”

梁小濡和简言几乎是同时开口,一个带着嗔怪,一个充满浓浓的惊喜。

丁婉仪很冷静,领着两个孩子走到了客厅。

她家是小户型的,八九十平米的空间,比简言家狭窄很多。

三人神色凝重的围坐在方桌前,商讨大计。

“妈,为什么这么急?”

梁小濡很诧异,她才21岁,会不会太早了些啊?

简言就不同了,柔柔的看了梁小濡一眼:“小濡,难道你不想嫁给我吗?”

“不是,我就是觉得好仓促,还没有心里准备呢。”

他们今天才确立恋爱关系,转眼就谈婚论嫁,这不在套路上啊。

丁婉仪拢了拢头发,神情异常坚定。

“妈自有妈的道理,你就告诉妈,到底爱不爱简言就行了!”

两双眼睛都在看着梁小濡,梁小濡低下了头,红着脸轻声回答:“喜欢的。”

她认识简言七年了,在她还是瞎眼女孩的时候,简言就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从来没嫌弃过她,现在她复明了,有什么资格拒绝他呢?

况且他拥有自己独立的公司,那么优秀!模样也帅气!

“那就妥了,妈年纪大了,不能一辈子照顾你,给你找了个好人家托付出去,妈也算是对得起你那死去的爸爸!你的眼睛治好了,妈心头的担子也就卸下了,妈已经跟行里申请了病退,一个星期之内就会出结果。”

梁小濡低着头,她知道这么多年妈妈一直都在为治好她而奔波,现在妈妈也是油尽灯枯,提早几年退下来调养身子,也是刻不容缓的事。

简言一直都看着未来的岳母,心中充满敬佩!

作为银行信贷科里的中流砥柱,她能做到几十年不出差错,实在是难能可贵。

退了更好,他可以老婆、岳母一起照顾!

丁婉仪缓缓说道:“行长找我谈话了,说我手里最后一笔信贷业务批下来,就准许我的病退申请,也算是对老员工的一点照顾。退休之后,我先把你们的婚事操办了,然后就回老家给你老爸守坟。”

青山处处埋忠骨,碧水蓝天下那一缕孤魂,也该有个归宿了!

“妈,我听你的,但是,我不想离开你啊。。。”

梁小濡眼睛发酸,扑倒在丁婉仪怀里。

简言看着情绪激动的母女二人,默默走开了,他该着手准备结婚的事儿了,就把那点私人空间留给那对母女吧。

见简言走了,丁婉仪扶起女儿,找了纸巾擦了梁小濡脸蛋儿上的泪水。

不可否认,女儿是极美的,完全继承了自己身上的优点,出落得亭亭玉立,正是因为她的美,才惹了那段孽缘!

她突然严肃的问:“小濡,你跟妈说实话,今天是不是见过一个大人物?”

梁小濡想了想,哪止一个,凉城半个贵圈儿她都见到了呢。

“嗯。”

丁婉仪的手开始发抖,没头没脑的命令:“答应妈!以后再不要去招惹梁姓男人!”

梁以沫?

梁小濡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为什么?”

她不解。

“别问这么多!反正叫你离他们远点,听话就是了!小濡,妈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你要是敢跟姓梁的男人纠缠不清,就别怪妈狠心!逼不得已,妈宁愿跟你断绝母女关系!”

“妈!”

梁小濡傻眼了,有这么严重啊?

丁婉仪态度强硬,在这件事情上,绝对没得商量!

“妈!你怎么了?一口一个姓梁的姓梁的,难道我不姓梁吗?难道爸爸不是梁姓男人吗?怎么能一概而论呢?姓梁的男人,也有好有坏啊。。。”

她说的也有道理,丁婉仪缓和了脸色,拉着女儿的手,说着一个外人不知道的内情。

“小濡,你错了,其实你还真不姓梁,你爸爸也不姓梁!三十多年前,你爸爸还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在部队里表现出色,很受重用。他和另外两个叫梁中书、沈夺的战友组成了陆军部队最强悍的铁三角!军区里的各项比赛,只要有铁三角出现,奖项就从不旁落别人,一时间铁三角的故事被传为佳话。。。”

梁小濡出神的听着那些过去的事情,妈妈在讲述的时候好像是又亲身经历了一遍,整个人都焕发了青春。

她俩谁都没料到,天,就要变了。。。

先荤厚宠:狼性总裁夺挚爱第8章试读

“退伍之后,梁中书接替了他父亲手里的产业,成了一个集团的总裁,你爸爸一个农村的娃子找不到工作,就被梁中书请去做了司机和梁宅的管家。梁中书对你爸爸一向出手大方,视为自己的亲兄弟,你爸爸非常感恩,就顺应潮流将自己的姓氏改成了主人家的姓氏,所以,他成了梁厚任,你成了梁小濡。。。”

“原来如此。”

梁小濡茅塞顿开。

“妈,明明那位梁中书伯伯对我们一家有恩,那你现在为什么这么忌惮他们,还叫我离他们远远儿的?”

“因为妈妈爱你!”

丁婉仪非常激动,胸口急剧起伏。

“小濡,你记住!所有的幸福美满和你比起来,妈妈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你!你是妈妈活下去的源泉!”

梁小濡似懂非懂,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这么排斥她和梁家的人来往,也不知道妈妈口里的梁中书和现在梁以沫到底有没有关系,她只知道妈妈似乎隐瞒了一个重大的真相。

“妈!我的头好疼,我是不是缺失了一段记忆?你老实告诉我!”

丁婉仪听到她的话突然瞪起了眼睛,严厉的叱责:“小濡,你胡说些什么?你记忆丢没丢,难道是由我说了算的吗?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你仔细想想,从你五六岁开始记事起到现在,哪年你过生日我给你的礼物你忘记了?哪年妈妈风风雨雨的上班,又从食堂打饭给你你忘了?七年前,你只是不幸出过车祸而已,现在你双眼复明了,你是一个正常的人,健康的人!我不许你再怀疑自己的记忆!”

可是。。。

梁小濡本来觉得梁以沫对她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妈妈又坚决反对她和姓梁的人交往,这其中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妈***话和外人的话相比,她当然选择相信自己的妈!

梁以沫的纠缠,无非就是搭讪女人而已。

梁以沫是猪!

梁以沫是禽兽!

母女最后一个被窝里依偎着聊到天亮,她们也很久没这么交心了,一翻彻夜长谈之后,彼此都对未来有了信心。

“妈,放心,我听你的,明天就跟简言领证去!”

梁小濡抱着丁婉仪,睡梦中还喃喃自语着。

天一大亮,简言就来敲门了。

梁小濡首先就被他怀里一大捧玫瑰给惊呆了,然后含羞的接过,幸福的看着丁婉仪。

丁婉仪端庄的坐在椅子上,满意的点点头。

“阿言,上午你带小濡去领证,我去行里一趟,把那个信贷业务处理一下,赶得及的话也会去民政局给你们拍照。”

“好的,丁阿姨。”

简言拥着笑逐颜开的梁小濡,也是一脸喜色。

今天似乎是一个好日子,民政局排队领证的人特别多,简言负责排队,梁小濡在休息室里坐着看新闻。

突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她接听,对方的声音非常焦急:“你好,你是梁小濡吗?”

“我是!”

“你妈在银行昏倒了,我们已经把她送上了救护车,你快去医院看看吧!”

“什么?”

梁小濡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引来周围年轻人的目光。

不等简言回来,她招了辆出租车就急匆匆的赶往凉城二院。

抢救室里,医生和护士们都在忙碌着,来去匆匆。

梁小濡在门口急得直打转,转头迎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目光。

“你好小濡,我是行长陆明瞿。”

陆行长?

她听妈妈提起过。

梁小濡赶紧上前询问:“陆行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妈她要不要紧?”

陆明瞿不愧是一行之长,见过风浪,处惊不变。

他找了个僻静处和梁小濡聊了起来。

“老丁在行里这么多年,表现一直很不错,做事一丝不苟兢兢业业的,可谁知道呢,偏偏在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星期,出了这么件大事!她一下子承受不了,心脏病犯了。。。”

心脏病犯了?

梁小濡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好似人生没了航向一样。她知道每年体检之后,妈妈总是会对着单子轻叹,心脏有点问题,但是不要紧死不了!

她知道妈***心脏不太好,但是也不会致命,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任何病发的征兆,这次怎么会这么凶险?一来就如山崩倒。。。

“陆行长,我妈在行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妈妈是苦过来的人,一般的灾难是打击不到她的,到底她手下出了什么岔子?

陆明瞿摇了摇头,很同情也很无奈。

“是一笔创世集团四千万的信贷业务,对方主管办理业务的时候手续并不全,你妈就把款项给贷出去了,现在那个人携款出逃了,创世集团拒不承认收到银行的四千万,作为我们银行,只能追究经办人你妈***责任!四千万,叫谁都承受不起啊!”

梁小濡眼前直发黑,无力的瘫坐在长椅上。

四千万!

“我妈办事一向牢靠,怎么会手续不全就擅自同意贷款呢?”

“我们行里和创世集团是老合作伙伴了,你妈又似乎很看好创世,对创世的信贷业务,总是网开一面优先办理,这次,对方是创世的老熟人,你妈掉以轻心了。”

梁小濡眼睛一闭,她能够想象昨天妈妈在得知她眼睛复明后的喜悦心情,连带着看每个人都顺眼起来,欢欢喜喜的处理最后一单业务,准备退休回老家。。。

“陆行长,我能不能求你不要追究我***责任,她为行里奉献了一辈子,从来没有损公肥私过。。。”

“老丁的事情总行也知道了,总行行长非常愤怒,四千万可不是小事,这次恐怕就是我想保也保不住她了。。。”

“也就是说,就算是我妈能够活着从抢救室里出来,也会。。。”

梁小濡瑟瑟发抖,实在不能想象她和妈妈今后的日子。

陆明瞿点头:“没错,创世和行里都会起诉她,追讨四千万债务,你妈基本上剩下的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

“呜呜。。。”

梁小濡捂着嘴痛哭起来,她发现自己真的很没用,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不能代替妈妈去受苦!

昨夜还搂着她给她温暖的母亲,今天就差点魂断凉城,最好的结果也是沦为阶下囚了。。。

小说《先荤厚宠:狼性总裁夺挚爱》 第7章 要她领证结婚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很不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文章内容丰富清晰,看了好几遍,看着很轻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