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我被前夫通缉了

我被前夫通缉了

主角:司樱,顾承宣 作者:月光晕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3 11:43:20

司樱顾承宣是《我被前夫通缉了》本书的主角,《我被前夫通缉了》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我看到了,上次摸到江曼丽的U盘,不知道这次她又会给我送什么好东西来。”司樱头搭在单杭的肩膀上,两个人的动作亲密又温馨。之前顾承宣的视线无处不在的盯着她,仿佛能穿透她的后背,无意中她发现自己和单杭走进舞池跳舞之后,他倒是消失了。“你确定——小心!”单杭倏的抬高了音量,瞳孔猛的一缩,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谁都不可能料到,在这种公众场合中,詹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展开全部

我被前夫通缉了:找到线索

一转眼,过去好几天。

眼下的局面对于投资方来说,好一半坏一半。

还没开拍,这戏居于头条榜首好几天了,甚至都不用做宣传。

“单府投资大戏,女主容颜苍老。”

“戏剧远远没有生活狗血,江家千金腿伤刚愈又添新伤。”

诸如此类的标题报道,换汤不换药的在新闻上被吃瓜群众狂热的刷新着。

“就只是这样吗?”单杭盯着抱臂站在窗前的女人,虽然之前说好了,他会心甘情愿不计后果的帮她。

可是他真心看不懂司樱这到底闹的是哪一出,说到报仇,难道只是让那些害她的人天天出丑而已?

怎么可能只是这样,眼下天天发生的事不过是表面的烟雾而已。

面对顾承宣这样的劲敌,她当然不能掉以轻心。他想撕开她的真相,而她却是想直捣黄龙,当年她是怎么“死”的,她也会让对方好好体验一番。

“当然不可能只是这样,每天都会有大戏上演了,不过你们单家怕是会找你麻烦了吧。”发布会可以说是已经被她成功的毁了。

作为主演的詹玟,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上被人批得一无所是,从颜值到演技,无一好看。

听了司樱的话,单杭勾起唇角,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苦笑,“麻烦已经来了,不然也不会让你代表我去发布会了,不过没关系,等到我手上的新合约,单家也没什么好说的。”

晚宴上,大大的玉石圆餐桌只坐了三个人,面对珍馐佳肴,似乎谁都没有胃口。

如果不是要把自己的善良和温柔品性贯彻到底,江曼丽不会提出要安慰詹玟,来她来顾府。

而詹玟也打着来探望受伤后的江曼丽的旗号走进了顾府。

看着仍在抽噎的詹玟,江曼丽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顾承宣。

轻轻的拉了拉詹玟的手臂,“好啦,你就别伤心了,你也知道单夫人心智有问题,不要跟她计较了。”

起初还碍于顾承宣在自己眼前,詹玟说什么,做什么顾忌自己的身份,还有些收敛。

在晚宴进行到一半之后,她终究还是开始忿忿不平的抱怨起来。

“就你心善,就你什么都让,难道你还看不出来那个女人从头到尾都在装吗?我就不知道毁了发布会,对单家有什么好处,对她又有什么好处,摆明了就是冲着我们来,不计后果!”话到结束处,音量越发的大,但是最终詹玟还是收了口。

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男人一样。

还好,对方眸中的怒意有增无减,看来他应该是站在江曼丽这一边的。

“好了,你就别气了,单家不可能这样做的,不过是他们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詹玟的怒意陪衬着江曼丽好言相劝,越发让人感觉到她的柔情似水的模样。

让人不由心生怜悯。

“这件事你们不用操心了,单家明天会有发布会,单杭会被撤掉一切职务。”顾承宣不冷不热的道出一句话,倒让同桌的两个女人的表情皆是一滞。

同时双双的转过头来。

而顾承宣已经站起身,准备离开。

“承宣,这是你做的吧?”之前在医院,顾承宣已经和单杭彻底的撕破了脸。

听到顾承宣说出这话,不知道为什么,江曼丽并没有半点被人帮着出头的欣喜,反倒是心在不断的下沉。

顾承宣不置可否的转身离开。

虽然鉴定结果证明司秋不是司樱,但是直觉已经告诉自己,这两个同名不同姓的名字定然就是他心中认定的那个女人。

拿单杭当挡箭牌是吧,那他直接卸了他的力量可好。

单家的发布会一出,京都的吃瓜群众又是好一阵沸腾。刚回国的单家二少居然被单家打入冷单了。

“果然单二少就是一个不靠谱的,我还以为出国镀了层金,怎么着也能升一级吧,没想到找了一个智障老婆就算了,现在还被单家权务架空了。”

“找这么一个老婆,天天惹事,单家拦不住他跟谁结婚,说什么也要拦住那个智障女人毁了单家啊。”

听着身边的陌生人对自己的贬值议论,司樱完全就是不动声色,之前让江曼丽丢了脸,倒是次次都让顾承宣给她把面子找了回去。

很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不急,只是苦了单杭要替她背这个黑锅。没了顾承宣盯着自己要露出马脚的随形随影,她才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

晚上,司樱回到单杭的住所,换鞋抬眼时却看到走向客厅沙发,疲惫坐下的单杭。

“你也是才回来?”别墅空旷的客厅竟是把她的声音都引出回声了。

连鞋都没换,单杭将两只几乎麻木的脚径直搭在茶几上,“是啊,你也才回来。”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这边查的事有眉目了。”司樱拖着犹如灌铅的双腿走向客厅。

“你找到人了?”听到司樱的话,单杭突然来了劲,瘫坐的姿势立即坐直了。

司樱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虽然这么多天,她知道自己身边都有人在跟踪她,但是她并不是真傻,只要不是顾承宣在场,她就有本事躲开这些人。

“你能确实对方真的有问题?”回国之前,这五年中,单杭已经和司樱把司家的迅速又离奇的败落迹象分析了很多遍,发现一到关键的卡口上,线索就断了。

而今,虽然她是很怀疑江曼丽和顾承宣,但是凡事也讲个证据,而她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司家的老管家。

从回国之后,她就让单杭发动一切关系去找这个人,没想到老管家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无影无踪了。

越是这样,越让司樱觉得事情有蹊跷,老管家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把自己藏这么深,当年她是知道老管家不是孤家寡人的。

他还有一大家子亲人,必然是他知道了什么,隐藏了什么,才会躲起来。

“嗯,等我想好了办法,再想想怎么去查。”

找老管家的话,她必须以正常人的样子出现,否则不管老管家有没有问题,对方都可能拿智商说事。

我被前夫通缉了:将计就计

“对了,单家撤销了你的职务,真的会像你说的那样,只是作戏吗?”她已经欠单杭太多。

怎么可能是作戏,顾承宣果然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之前说了要拿自己开刀,没想到他的刀又快又锋利。

单家目前的实力抵不过顾承宣,加之单家子女那么多,又不差他一个单二少,不下他的权力还等什么。

之前他还以为能稳拿的合约,竟然半路上也被顾承宣给截了去。

还好自己没了权,还有钱,还能给得起樱樱经济支撑。

说到底,这才是他们回国后的第一个实施环节。一切都在他们的策划之中,还没有因为这么多的因素而跑偏。

烟雾放够了,接下来要更深入了,只怕危险和变数更多了。

司樱没料到,从自己在顾承宣面前一现身之后,这个男人竟然是第一眼就怀疑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誓要查出真相,穷追不舍。

香车美人,华灯四起。

京都从来不缺热闹,自从上周单家第N次发布会后,今天顾氏以顾承宣的名义又召开了发布会。

原先由单氏投资的戏,转换了投资人,则正是顾承宣。这个消息一出来之后,惹来众人的哗然。

“看来单二少是惹了不该惹的人了,顾总这是要跟他们单家扛到底了。”

“为了一个傻女人,真不值得。”

“可不是,这单家只怕是已经将单杭弃了吧。”

弃了也没用,顾承宣在短短两周内,不止让电影的投资方更换,还抢了单家两个大单。

明目张胆动作就不止是简单的生意竞争了,而是直接的打压。

抽丝剥茧之后主线是这样,但是吃瓜群众们远远不会满足于这种思路,各种传言甚嚣尘上,意思也越发的变了味。

“你看你看,就是你一味的忍让,对方才这么嚣张。”詹玟看着舞池里两个丑态百出的男女,鄙夷的眼光一点都不掩饰。

舞池里,单杭扶着装傻的司樱“认真”的跳舞。丝毫不顾周围的指指点点和议论纷纷。

“他们已经很可怜了,詹玟你不要一直关注他们,我们到花园里去吧。”江曼丽刚刚看到顾承宣去了花园,她想跟上去,可是习惯性的矜持却在提醒她要叫上詹玟这个炮灰才行。

她害怕顾承宣专注看着那个傻女人的神情,但是万万不会担心詹玟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

顾承宣不喜欢女人太呱噪。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詹玟怎么可能放过,上次的发布会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那些刻意把她的毛孔放到最大的丑照还在网上传来传去,点击率居高不下。

如果不是智障女人刻意为之,她怎么可能成为笑柄。戏未拍,人先“黑”说的就是她。

“曼丽,你去哪?”身边的人忽的转身,詹玟年反应也很快。

“我想去花园透透气。”她已经彻底失去了顾承宣的踪迹,心里当然是发慌的。

毕竟现在她还只顾承宣的未婚妻,这个宴会里除了司秋,还有那么多豪门贵女,追随顾承宣的视线多得让她觉得害怕。

“好啊,我陪你。”陪是陪,不过她一把拉回了江曼丽。

詹玟的力道奇大,差点把江曼丽拉得一个趄趔,不解的扫了她一眼,“干嘛?”

“走这边啊。”

两个人顺着舞池的边沿往外走,江曼丽当然看懂了詹玟的想法,不过她也没打算反对。

如果詹玟能在这种场合下收拾司秋,她倒是愿意看好戏。

不管司秋到底是谁,她都不会有半分好感,毕竟两个人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她们靠过来了。”单杭双手搂着司樱的腰,两个人几乎以贴面的姿势在舞池里慢慢的摇动着。

既然是舞池,也不可能只有他们两个人,再加上大家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司樱只是人傻傻的,却没有太出格的动作,也就放心各玩各的了。

“我看到了,上次摸到江曼丽的U盘,不知道这次她又会给我送什么好东西来。”司樱头搭在单杭的肩膀上,两个人的动作亲密又温馨。

之前顾承宣的视线无处不在的盯着她,仿佛能穿透她的后背,无意中她发现自己和单杭走进舞池跳舞之后,他倒是消失了。

“你确定——小心!”单杭倏的抬高了音量,瞳孔猛的一缩,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慢了,谁都不可能料到,在这种公众场合中,詹玟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她竟然直直的冲着司樱撞了过来。

那巨大的冲力直接把司樱从单杭的身边撞开。看起来他们是紧紧的抱在一起,不过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一切都不过是在光影下的虚抱。

“血!”人群里有女人发出可怖的尖叫声。

黑着脸的单杭已经冲上前去,重重的推开撞得太失力,导致自己也跌进人群的詹玟。

她不服气的辩解,“单二少,舞池本来就滑,我不过是不小心,你发这么大火做什么!”詹玟噘着嘴,翻看自己的手臂,这边的光线闪烁不明,她回头扫了一眼,跌在地上的女人。

目的达到,詹玟唇边勾起一个得意的弧线,冲着后面担心跟来的江曼丽。

她要过去看看,却被詹玟拦住了,“我都跟单二少解释了,你还过去干嘛,大家都听到了,刚刚放的可是舞曲,我脚滑不行吗?”

说完,不管周围人的目光,她已经拉着江曼丽走了。

在京都,没有人不卖顾承宣的面子,而她只要和江曼丽搞好关系就万事不愁。

“有血!”

“开灯!”地上的血那么悚目惊心,而女人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吓得单杭又怒又惧,一声怒吼,不仅让围观的人退开更多,不多时,舞池里的闪灯已经停了下来,由正常的照明灯取代了。

“樱樱——”

听着耳边的声音,本来想装昏死的司樱只差一点就要露馅了。

当感觉到单杭把自己拦腰抱起时,她飞快的用手掐了掐对方的腰。

感觉到单杭浑身一僵,很好,想必他们这信号算是对接上了。

司樱,顾承宣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看完《我被前夫通缉了》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月光晕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