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原来誓言如烟火

原来誓言如烟火

主角:顾以言,程诺 作者:生何往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9 09:13:59

作者生何往给大家带来了《原来誓言如烟火》的主要情节:“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初次见面,我叫徐昂!”徐昂挠着头,愧疚的看着程诺。“没关系,你认识我?”程诺想起徐昂害得画作毁掉的那一声惊叫,出言问道。“还记得画展中心卖出去的那幅人物肖像画么,我就是那个买家。”徐昂本来是想看到程诺惊讶的表情,然而她只是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没有半分动作。程诺淡然的表现让徐昂一愣,再一想到自己回国的原因,不禁感叹道,要是那丫头也有这温柔娴静的样子该多好!自己就不用成天忍受魔音灌耳的折磨了!
展开全部

原来誓言如烟火:妈还是姐姐

程诺自从醒来就呆楞的观察着自己所处的地方,她想破自己的脑子也想不出来自己在哪儿,直到房门被敲响。

“您好!”

顾妈妈从程诺一开门,目光就仔细打量着她。

顾妈妈不得不暗叹到,顾以言终于擦亮了一回眼睛,找了一个不错的姑娘。

“我是顾以言的妈妈,你叫什么?!”

程诺闻言微蹙了一下眉毛,自己怎么会在顾以言家,

“顾……夫人,我叫程诺。”

程诺在称谓上纠结半天,才说出夫人两个字,因为顾妈妈长得实在是太年轻了,如果她不说,自己怕会以为她是顾以言的姐姐!

“程诺。”顾妈妈呢喃着这两个字,目光一刻不离程诺,害的程诺还以为自己有什么不妥。

顾妈妈真的是越打量程诺越是喜欢,她伸出手牵住程诺,往客房内走去,边走边说道:“叫什么夫人啊,多生分!就叫我阮姨,我叫你小诺!”

程诺呆愣的跟着顾妈妈往屋内走,心中满是疑惑,如果说顾夫人如此平易近人,怕是整个A城人都不会相信吧!

“顾夫人,您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您这样,实在是叫程诺有些摸不到头脑!”

顾妈妈见程诺的神情,就明白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心中暗骂顾以言,面上还是一片温和:“小诺啊,你和我家言言是什么关系啊?”

“顾夫人,我和顾先生没什么关系。”程诺被顾妈妈话中的“言言”震惊了,她纵然内心觉得有点好笑,但还是下意识是隐瞒了自己和顾以言的关系。

凭良心说,即使程诺和顾以言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她还是很喜欢程诺这个女孩子,宠辱不惊,一身恬静淡然的气质,不能当儿媳妇,还真是有点可惜。

顾妈妈失望的眼神让程诺陷入了疑惑。

“那你……”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程诺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顾妈妈的问话,程诺抱歉一笑,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心中暗叹,这电话来的真是时候!

“程诺,你那副画的处理方式有新的变化,你现在可能需要来画展中心一趟。”

听筒里传来邵清的声音,程诺连忙答应到:“好,我马上就到!”

程诺挂掉电话,回身看着顾妈妈,解释道:“顾夫人实在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一下,你要是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们下次再聊!”

顾妈妈无奈,在程诺的再三推辞下派司机将程诺送了出去。

“妈妈,那是谁啊?!”

顾墨看着程诺消失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老妈舍不得的样子出声问道。

“墨墨呀,你觉得刚刚那个女孩子怎么样啊?!”

顾墨一本正经的晃着脑袋,仔细回想着刚刚的那个背影,特别认真地说了一句:“身材不错!”

顾妈妈一个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笑骂着:“你才多大,就知道身材啦,别总跟你哥学!好的不学,坏的都学去了!不过刚刚这个女孩子给你做嫂子我还是很满意的!”

顾墨满脸黑线的看着顾妈妈,辩驳道:“我就看见一个背影,能看出来身材就不错了好么!”

顾墨委屈的眼神让顾妈妈有些尴尬,刚刚好像确实下手有点快哈!

顾墨看着顾妈妈逃之夭夭的身影,摇了摇头,妈妈这么怂,为什么爸爸就是制不住呢?!

而这面被顾家司机送到画展中心的程诺道谢后,坐着电梯直奔邵清的办公室而去,毕竟现在什么事都没有还钱重要!

“邵先生,你电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程诺刚进屋还没等坐下,便迫不及待的问到。

邵清倒了杯水放在桌上,示意程诺不要着急,先坐下歇一会。

直到程诺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邵清才缓缓道:“我们与买家协商时,买家说他不在意钱,也有时间,只是希望你可以再画一幅那张画,再给他寄过去。”

“那赔偿呢?”

邵清闻言嘴唇微勾:“既然买家提出了这个解决办法,你如果能画出来,完成这笔交易,自然是不用赔偿!”

程诺闻言松了一口气,心中对这个买家多了些好感。

“不过……”

邵清的转折让程诺刚落地的心又提了起来。

“怎么了?是买家还有什么要求么?”

“并不是,是顾以言将账单送来了。”

程诺闻言楞了一下,她低着头沉默了一阵,才抬头说道:“账单能给我看一下么?”

邵清挑挑眉,从桌面上的文件夹里抽出一个档案袋。

程诺略微有些颤抖的手接过档案袋,慢慢打开,抽出里面的账单,翻到最后一页,看了一眼金额,不由苦笑,自己还真是负债累累啊!

只见账单上白纸黑字的写着乙方须赔偿甲方共三百万人—民—币的违约金额。

“邵先生,这笔钱……”

邵清抽回程诺手中的纸,头不抬眼不睁的对程诺说道:“你不用担心金额的问题,你只要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你需要想得仅仅是如何报答我!”

“不过我很好奇,你当初是怎么签下这份不平等条约的?!”

程诺久久不出声,就在邵清要换个话题的时候,她开口了。

“那时候,我妈妈得了重病,急需钱。可我去找爸爸的时候,他跟我说他一分钱都不会给我。然后就遇到了顾以言,他看上了我的脸,我缺钱,于是一拍即合就签下了这份合约,只不过那时没想到……”

“没想到你会喜欢上顾以言?!”

邵清的话将程诺极力隐藏的那颗伤痕累累的心暴露在阳光下,她有种被人剥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的感觉。

可她转念一想,本来就是事实,自己又何必要自欺欺人?!

如果不是自己不识好歹动了真心,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尴尬的境地。

“是啊,喜欢上了他,然后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程诺木然的看着空气,心中迷茫。

原来誓言如烟火:外出采风遇买主

“邵先生,我们这是……?”

程诺坐在车里,疑惑地看着邵清,今天一大早他就告诉自己要出去,却不说明白是什么地方,自己就这么糊糊涂涂的上了车。

邵清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握在方向盘上,薄唇轻轻吐出两个字。

“采风。”

程诺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要带自己去采风!

自己自从跟顾以言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出去采风过!自己的身份时刻要求着自己要随叫随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程诺侧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象,从高楼林立慢慢变成青草漫漫。

她按下车窗,闭眼感受着大自然的气息,不知不觉间竟然睡了过去。

等到她在睁开眼,发现车上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起身下车,眯着眼四处寻觅,终于在河边看到了邵清的身影。

“邵先生。”

邵清闻声也不回身,只是看着潺潺流水,轻声说道:“睡醒了就动笔吧!”

说完也不管程诺,径自走向了一旁。

这时程诺才看到原本摆放在邵清身前的画架。

她慢慢走上前,拿起铅笔,没有动作,只是观察着周遭的景物。

好一会儿,程诺才开始动笔,渐渐地,这里的景色在那张画纸上一点一点展现出来。

“你是OATH?!”

就在程诺沉浸在作画的乐趣的时候,一道声音陡然出现在耳边,吓得她握笔的手一抖,一道深深铅笔印痕就划在了画上。

程诺可惜的看着毁了的画,转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一脸歉意的看着自己,程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

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可如果说他是一个男人不如说更像一个大男孩,脸上带着歉意,气质如阳光般温暖。

“那个,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初次见面,我叫徐昂!”徐昂挠着头,愧疚的看着程诺。

“没关系,你认识我?”

程诺想起徐昂害得画作毁掉的那一声惊叫,出言问道。

“还记得画展中心卖出去的那幅人物肖像画么,我就是那个买家。”

徐昂本来是想看到程诺惊讶的表情,然而她只是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没有半分动作。

程诺淡然的表现让徐昂一愣,再一想到自己回国的原因,不禁感叹道,要是那丫头也有这温柔娴静的样子该多好!自己就不用成天忍受魔音灌耳的折磨了!

徐昂想着自己没回来的时候,邵可若那丫头那张哭的稀里哗啦,满是鼻涕眼泪的脸,不由得一阵颤抖,自己真的是怕了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没有她没做过的!偏偏自己父母还吃这一套,连威胁带恐吓的把自己弄回了国。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回不回来,你自己看着办!”

一想到那丫头的话,自己就有些害怕,从小到大,只要她一说你自己看着办,自己就一定会遭受到她的报复。

“徐先生?”

程诺见徐昂盯着自己发呆的样子,轻蹙了一下眉,出声叫醒。

徐昂回神,才发觉自己不妥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他现在突然觉得还好自己回国了,要不然怎么能遇见OATH,而且她竟然是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人!

“OATH小姐,我拍下的那幅画大概什么时候能重新画好?!”

徐昂见程诺收拾画架和画笔的动作,忙开口问道。

“还需要一段时间,您很着急么?”

程诺有些为难的蹙紧了眉头,毕竟当初画那副画的时候,自己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那还是在自己和顾以言在一起的时候……

想到顾以言,程诺的心又是一阵刺痛,她和顾以言什么时候在一起了,不过是睡在一起罢了!

自己怎么就走不出来呢?!

徐昂见程诺的样子,有些后悔,好好一幅画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毁了呢?!自己刚刚的话怕是戳到的她的伤心事吧!

虽然说徐昂心中所想与事实千差万别,但是也算是说中了。

“程诺?!”

邵清本来在车上休息,忽然看到程诺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连忙下车前来。

“邵先生。”

程诺朝邵清点头一笑。

徐昂看到邵清一愣,惊讶道:“清哥你怎么会在这?!”

他急忙四处打量,嘴里还问道:“那丫头不会也来了吧!”

邵清见到徐昂时也是讶异,徐家与邵家是世家,从小他们便在一起玩耍。

而徐昂口中的丫头呢,就是自己的妹妹邵可若。

“若若不在。”

听到邵青回答的徐昂才舒了口气,心里的大石也算是落了地。虽然邵可若从小就和清哥不对付,但以防万一,每次都得要确认一下才安心。

“你们……认识?”

程诺疑惑的看着邵清和徐昂,轻声问道,眼中划过一抹深思。

刚刚听徐昂介绍自己的时候也没多想,现在想起来,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儿听过……

“我们是一起长大的!”

邵清回答道,又侧头看向徐昂,问道:“你怎么会在这,你们也认识?”

“他就是那副画的买家!”

邵清挑挑眉,抬手抚了抚眼镜,眼中满是兴味。

徐昂看见邵清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对,因为每次他露出这个表情,自己就要倒霉!

他急忙道:“清哥,程诺小姐,我还有些事,那副画不着急,你慢慢画。我们下次再聊!”

也不等邵清和程诺说话,就急忙跑走了。

程诺转头看向邵清:“他看起来有些怕你!”

邵清不置可否,只是拿起画架朝车走去。

一路无话,回到家的程诺坐在沙发上,忽然间脑中划过一个场景,她低声呢喃道:“原来是他!”

顾以言,程诺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原来誓言如烟火》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生何往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