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报告爹地:这个妈咪我要了

报告爹地:这个妈咪我要了

主角:时沐笙, 陆瑾珩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21 12:17:51

主角是时沐笙 陆瑾珩的小说报告爹地:这个妈咪我要了,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些什么。”声音一出,时沐笙果然动作僵了下来。“那……”时沐笙刚要说什么,突然感觉到男人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握住她的手也慕然松开了。时沐笙往他那边看过去,疑惑地蹙眉,这就睡着了?算了,一起睡就一起睡吧,陆瑾珩应该也不至于会对她怎么样。实在是太困了,时沐笙熬不住,最终抽开自己的手,侧躺在一边,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展开全部

报告爹地:这个妈咪我要了第17章试读

大半夜实在是不想和陆瑾珩耍嘴皮子继续吵下去,时沐笙只好叹气道歉:“是我的错。”

顿了顿她又一脸诚恳道:“对不起陆先生,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用平底锅打你,不管是不是有意的。”话尽她转身回到厨房拿来平底锅,“你打回来吧。”

这番话如果仔细听的话,其中的反讽意味极深。别人如果敢对陆瑾珩这么说话,怕是此时早已经被踹的吐血了。

开什么玩笑,陆大总裁是被人轻易讽刺的?

然而他只是轻轻笑了一声:“时沐笙,你很有趣。”

之后便起身上了楼。时沐笙呆呆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皱起眉头——聪明人之间的三言两语,便藏着冷意沉沉的机锋,就像这句话“你很有趣。”

时沐笙穿丝连线,浮光掠影地想起了几天前她在陆瑾珩面前评论年轻医生的话:“他很有趣。”

仍然记得陆瑾珩当时的脸色变了。

到现在翻起,是什么意思?

是要自己注意言行,为了陆家的名誉,不能与其他男人太过亲近?

第二天时沐笙灵光乍现,一个上午便画好了终稿。既然主题是“翩翩”,索性便出一个设计叫“翩翩公子”。

时沐笙结合古风和现代的方式,将汉服改良成宽松版的裙衣,设计成了一款韵味十足的男装。这个设计发到上层之后,又修改了几次,便送去打样了参赛了。

最近几天时沐笙一直很忐忑。她心中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想不明白是哪里的不安,就是心慌的厉害。

她把设计做成了一小一大,回家给橙子换上。小正太扎了个小啾啾,又穿着精良的古装,整个一古时候的富家小少爷。

“妈咪真好。”小橙子声音软软的,欢天喜地的扑上来亲了时沐笙一口,“橙子超级喜欢的!”

话音未落,陆瑾珩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距离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之后,相处模式就只有简单的“嗯,嗯”或者“什么,知道了”这些简单的话。一天交谈超不过一次,一次不超过三句,虽然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汉河楚界一般泾渭分明。

时沐笙不想热脸贴冷屁股,陆瑾珩亦如此。他面无表情的换好鞋,上来抱了下橙子,便打算直接上楼。

“陆先生!”小橙子突然喊了一声,时沐笙想捂住小橙子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妈咪给你带了衣服呢!你要不要来试试呀?”

时沐笙干干笑了一下。

陆瑾珩却转过身,说出了冷战以来最长的一句话:“你给我带了衣服?”

这句话纯属赶鸭子上架,本来简简单单的一件事,被这么一说,倒成了时沐笙有心机的示好。她糟心无比,取出了礼盒:“我参赛的作品,做了一大一小,你和橙子的。”

认命似的推了出去:“陆总,你要不要试试?”

说不要说不要!

时沐笙在心里咬牙祈祷。

然而陆瑾珩却分外不知眼色,竟淡淡应了声:“好。”

他身高接近一米九,一双长腿像是踩了高跷,时沐笙之前量过他的尺寸,所以衣服换上刚刚好。特意把灰色改成了黑色,袖口花纹用的金线也换成了银线。

他面无表情的站着,却自有一种浊世独立的风骨。刘海有些长了,齐齐的盖住了些入鬓的斜眉,任谁看了估计都会由衷感慨一句:真真儿一个翩翩佳公子。

若不是陆总裁的腕儿实在大,时沐笙都想要请他做自己的比赛的模特了。

“好看。”

这句赞叹是由衷的,时沐笙情不自禁的踮脚给陆瑾珩理了理衣襟,刚好陆瑾珩的手也伸了出来,两人的手猝不及防的碰在一起,均是微微一愣。

抬头便看到了一双灼如灿星的眸子。

破天荒的,时沐笙耳垂有些红,她匆忙收回手,有些呐呐。

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晌,才轻轻说了一句:“多谢。”

似乎嫌不够诚意,又补了一句:“我很喜欢。”

时沐笙的耳朵红的更彻底了。

小橙子突然惊奇说了一句:“陆先生,你脸怎么红了?”

陆大总裁脸微微一沉,转身上了楼。

比赛在三天后,B市举行,时沐笙第二天坐飞机启程。

MG大楼。

秘书小张匆匆抱着一叠资料推开设计部的门:“楚总监,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楚然伸手翻了翻。满意的点点头:“多谢。”

小张有些迟疑,楚然抬头:“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小张深呼一口气:“楚总监,这些都是公司近来设计师的第一稿备案,你要这些做什么?”

楚然翻了几下,突然抽出了最新一张作品,是时沐笙的“翩翩公子”第一稿,相比之后改良过的还不太完美,但是设计图却很清晰的标注出了细节。

她微微俯身,装作把图纸整理了下,时沐笙的设计稿悄悄落到了地上,小张没有发现。

“哈,没什么事,检查一下是否有纰漏。”楚然装模作样看完后把资料递给小张,微微一笑,“设计部最近在存档资料,这些你交给小刘,让她存档之后你再拿走。”

这些东西可是公司机密,虽说楚然是总监,但总觉得拿过来看不太好。

小张松了口气,匆匆拿着资料走了出去。

楚然谨慎的看了一眼四周,之后把时沐笙的设计稿从地上捡起来,而后迅速拍照发送给了一个人。

电话随后便响了起来,楚然手指受惊似的一颤,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你不用谢我,这次如果不能让时沐笙身败名裂,我一定饶不了你!”

报告爹地:这个妈咪我要了第18章试读

时沐笙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时就到了B市。正值初夏,海风随着浪潮刮过整座城,空气中都有着一股子湿润的海腥味。

刚走就有点想橙子那个小家伙了呢。

想了想,时沐笙打开了手机发了个视频通话。

“妈咪!”

小橙子胖嘟嘟的脸占满了整个屏幕,在电话那头很是开心:“哇,大海,真漂亮。”

时沐笙看了眼环境感觉不对,疑惑地问道:“橙子,你现在在哪里,爹地呢?”

“爹地出差了。我现在在司叔叔家里。”

话说着一个男人便凑到了镜头前,很英俊,微微一笑的样子仿佛能拧下来一把荷尔蒙来。一口灿烂的白牙对着镜头,笑哈哈道:“你就是嫂子吧,你好你好。我是司默言,陆瑾珩兄弟。”

“……你好。”

“啊珩出差了,我看着橙子呢,你放心。绝对养的白白胖胖的!”

时沐笙对陌生人的话向来很少:“哦,那拜托了。”

橙子挤到镜头前:“妈咪好好比赛哟,橙子会给你加油哒!”

说完后还对着屏幕一个大的么么哒。

时沐笙微微一笑,亲了口屏幕。

她望着碧浪翻滚的大海,远处地平线泛着一层染开的霞光,像是燃烧着一团汹涌的火。

她朝海岸走去,缓缓消失在霞光尽头。

当天晚上,B市分外不给面子的下了场大雨。夜晚八点。窗外轰隆隆的雷响,像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在渡劫。

“噼啪!”

又是一道惊雷。

时沐笙在酒店床上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身体出了一层虚汗。仿佛她就是那个在历劫的妖精。她从小就害怕打雷,那种仿佛要把天穹劈成两半的声音让时沐笙深深恐惧,尤其是在只有她一个人的深夜中。

小时候,一打雷就会躲到爸爸妈妈房间里,后来爸妈离开了,打雷的时候就会去找二叔。

想到二叔,时沐笙心里又是一阵阵剧痛。

她是扫把新……

她害了爸妈,害了时家,时慕洵把她送出去,是正确的选择。

手机突然狂震了起来。

时沐笙一只手探到被子外面。左右摸了摸,才找到了手机:“喂。”

声音不可抑制带着哽咽和哭腔,其实她多希望,此刻打来电话的人是他。

电话那头是哗啦啦的巨大水声。陆瑾珩的声音沉稳的从话筒中传来:“你在哪里?”

时沐笙愣了半晌,直到那边不耐地又再问了一遍,她才说出了酒店名字。

“我马上就到。”那边低沉的男声吐字清晰,把时沐笙从恐惧中拉了回来。

马上就到?他要来这里?

可她还来不及恢复清醒,一道闪亮的雷声又轰隆下来。

“不要……”她抱着被子,将身子缩成一团。

在她迷迷糊糊要睡着时,房门“咔嚓”一下打开了。时沐笙惊地从床上坐起来。

惺忪睁开眼,就看到陆瑾珩拖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走了进来。

他浑身淋的湿透,长长的刘海几乎盖住眼睛,面无表情的样子像是一个半大的少年。

“陆瑾珩?”时沐笙哑着嗓音不太确定地低唤了一声。

“怎么了?”陆瑾珩眉头微蹙,大步一迈走过去。在电话里他就已经听出时沐笙声音不太对劲了,如今,借着昏暗的壁灯,他看到了她脸上闪烁的泪花,心里突然传来一种莫名的情绪。

“做噩梦了?”他走到床边,因为浑身湿漉漉不好靠近,他只好附身伸出手抚了抚她的头,声音轻柔。

时沐笙摇了摇头,胆量姗姗来迟,“你怎么来了?怎么这么晚?”

陆瑾珩伸手打开旁边的台灯,然后又把保温壶里的热水倒出来递给时沐笙,“航班延误了,先喝杯水,我浑身湿透了,先去洗个澡。等我出来说,恩?”

时沐笙接过杯子,温热的温度让她终于找回自己,看着那道转身离开的身影,时沐笙心里慕然涌上来一股暖流。

可是,他怎么就到了B市,还进了她的房间?!

十分钟后,陆瑾珩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时沐笙很困,但还是强撑着眼皮,等他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肌肉精壮有力,却并不夸张,长腿长脚的一站,身材好的让人能够联想到大卫雕像。尤其是那张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完美俊脸,在氤氲的水汽中简直引导人类龌龊思想,控制不住的浮想联翩。

时沐笙有些发怔,呆呆看了一眼之后,匆忙转过了头。

“你还没回答我,怎么突然过来了呢。”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开空调的缘故,感觉温度烫的要灼人。

陆瑾珩挑眉,伸手捋了把头上的水,大步走了过去。

“出差。”依然是那沉冷的声音,语气没有哪里特别的,仿佛刚刚的温柔只是昙花一现。

“那你怎么到我房间了?”时沐笙想转过头看他,可一想到他没穿好衣服,又只好忍住了没有回头。

“电话里听到某人被雷电吓哭了,所以过来看看。”这声音听着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时沐笙猛地扭过头来,“谁被吓哭了……啊,流氓,你快把衣服穿上。”

见时沐笙快速扭头,陆瑾珩先一步伸手托起她的头,将她的脸逼向自己,然后大拇指一伸,将她脸上还未干的泪痕擦拭了一下,笑道:“没哭,那这是什么?”

软弱被拆穿,时沐笙脸色露出几分尴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比赛,先睡觉吧。”陆瑾珩说着,翻身一跃,在床的另一边躺了下来。

时沐笙脑袋嗡的一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推他,“喂,你怎么睡我床上,回你房间睡……啊……”

话刚落下,手被男人抓住,将她拉倒扣在自己怀里。

“安静点,睡觉。”

时沐笙试图挣扎,“陆瑾珩,你不能睡这里,去……去你房间睡。”

“现在是旅游旺季,没有房间了。”

时沐笙:“……”

“那你起来睡沙发。”他们只是契约关系,怎么能睡一张床。

“你再动,我可不敢保证会对你做些什么。”

声音一出,时沐笙果然动作僵了下来。

“那……”时沐笙刚要说什么,突然感觉到男人已经传来了平稳的呼吸,握住她的手也慕然松开了。

时沐笙往他那边看过去,疑惑地蹙眉,这就睡着了?

算了,一起睡就一起睡吧,陆瑾珩应该也不至于会对她怎么样。

实在是太困了,时沐笙熬不住,最终抽开自己的手,侧躺在一边,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本以为会一夜难眠,结果听到旁边男人平稳的呼吸,闻到他身上清冽的须后水味道后,心竟然慢慢平静下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像是一只只的小触角,轻柔而又缓慢的搔刮着时沐笙的记忆。

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就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似的。

那浮光片影的记忆还没有过去,一条胳膊突然横到了她的身上。时沐笙还未来得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整个人便被大力一拉,陆瑾珩手脚并用的锁着她,禁锢到了自己的怀里。

“你……干什么?”

这句话像是对沉沉的夜色说的,没有人回应她。

“噼啪!”

一道惊雷劈过,时沐笙吓的一颤,连忙往陆瑾珩的怀里缩了缩。

陆瑾珩睫毛微颤,缓缓勾起了唇角。

时沐笙, 陆瑾珩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庚子小娘子点评:

《报告爹地:这个妈咪我要了》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