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异能高手

异能高手

主角:巫金, 秦可岚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2-14 20:14:30

这本书《异能高手》的主人翁巫金 秦可岚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小美女家占地面积挺大的,怪不得徐桂兰这么拼命护着,按照政策,这么大面积的房子,别说五万,就是五十万拆迁费都不多。院子里扯了一条绳子,上面挂着母女二人的衣服,不等巫金过去,小美女已经把内衣等贴身衣物收走了,只留下一些外衣。巫金看到挂在绳子上的校服,上面印着龙城一中的标志,就问道:“小美女,你在龙城一中上学?”小美女红着脸笑道:“人家有名字的,不要总是叫人家小美女,我叫书黎黎黎,你也可以叫我黎黎。读龙城一中高三二班,你也是一中的学生?”
展开全部

滚一边去

徐桂兰拉着小美女往后退了几步,刘老大伸出的手就这么被无视了。

刘老大可谓阅女无数,这辈子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看到小美女第一眼就被小美女的清纯吸引了,本来想留个好印象,但是却被人啪啪打脸了,心里不由一阵恼怒,刚刚提起的一点儿耐心瞬间没有了。

收起右手,刘老大脸上一寒,指着小美女说道:“看来你们真是冥顽不灵,告诉你们,今天这房子,老子拆定了,到时候老子要你自己乖乖爬到老子床上!”

说完,不顾吓得脸色苍白的母女二人,对着锤子说道:“把他们拉开,其他兄弟准备家伙,先把围墙拆了再说。”

这帮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听到刘老大的话,从面包车里拿出各种工具,就要拆围墙。

锤子和另外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伸手就去拉徐桂兰和小美女。

巫金身形一闪,挡在了母女面前,嘴里冷冷吐出四个字:“给我道歉!”

锤子等人都没有发现巫金是怎么过来的,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巫金就这么凭空出现了。

虽然觉得有些蹊跷,但是锤子一看巫金单薄的身板,再看看自己身后四个手持铁棍铁锹的壮汉,心中的疑虑一扫而空。

刘老大还在后边看着呢,这个时候锤子怎么可能退缩,对着巫金恶狠狠说道:“小子,没头没脑的说什么胡话呢?道歉,倒尼玛的歉?识相的话,就别多管闲事,赶紧滚一边去。”

说罢,还不知死活伸手去拉巫金。

对于这样仗势欺人的宵小之徒,巫金毫无怜悯之心,咧嘴一笑,抓住锤子的手掌,使劲一掰,好好的一只手就以一种不正的角度弯曲过来。

顿时,锤子握着废了的右手,蹲在地上狼嚎起来。

那些小混混平时最多欺负一下普通人,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动辄废人手足的狠角色,一个个吓得不敢吭声,齐齐望着刘老大。

刘老大也发现了巫金不好惹,现在也是骑虎难下,自己带人过来给锤子撑场子,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吓跑了,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也不用混了。

对着巫金一拱手,刘老大说道:“今天的事情,希望朋友看在我妹夫铁塔金刚的面子上,不要插手,我四海建筑公司过后可以不追究你伤了我兄弟。”

在刘老大想来,这小子身手不错,出手也狠,很有可能是在道上混的。

只要在道上混的就不会没听说过铁塔金刚和四海公司。

今天带的人不多,也不是专业打手,争斗起来,他心里也没底,所以抬出四海公司和铁塔金刚,希望巫金退去,只要过了今天,他有的是办法收拾巫金这样的愣头青。

他哪里知道,巫金才从山里出来两天,还真没听过什么铁塔金刚四海公司。

就算听过,巫金也不会放在眼里。

所以,巫金很不给面子的说道:“什么铁塔金刚,铜塔金刚,赶紧道歉,然后滚蛋。”

知道今天这事不可能善了,刘老大对着身后的一帮小混混一挥手:“上,他只有一个人,还空着手,大家一起上,只要把这小子打趴下,我私人额外给每个兄弟两千块!”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小混混一般出去撑场面,累死累活站一天也不过就二百块钱,一听这么多人打一个,每人都有两千块,顿时红着眼睛冲了上来。

小美女吓得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徐桂兰也满脸绝望。

巫金摇摇头,说了一句刚学会的网络语:“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踏出一步,拉住大奔的车门,一使劲,硬生生把车门从车上扯了下来。

这时候那几个小混混正好冲过来。

巫金抡起车门,冲进小混混中间,扫地一样左一挥右一挥,小混混顿时人仰马翻,倒地哀嚎。

巫金把车门往刘老大身前一扔:“现在可以道歉了吗?”

见识到巫金的狂暴之后,刘老大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赶紧冲小美女母女点头哈腰道歉道:“两位美女我错了,请你们原谅我。”

说完,不等答话,脸上就挨了巫金一巴掌。

刘老大被扇的眼冒金星,左脸马上肿了起来,好大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一脸委屈的看着巫金。

你不是让我道歉嘛?我已经道歉了,怎么打我?

看着刘老大一脸迷茫,巫金又扇了一巴掌,叹了口气:“你说你,说能打也不能打,说勇敢也不勇敢,说义气也没有义气,就你这幅怂样,还没一点儿眼力见,我真不知道你怎么当上老大的?你特么刚才差点撞上老子,你的小弟还跟老子耍横,难道不用给老子道歉?”

刘老大是欲哭无泪,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对着巫金鞠了一躬:“大哥,我错了,请您原谅我!”

巫金这才满意的说道:“滚吧,记着,老子叫巫金,想报仇,不要找错了人。”

刘老大连连说着不敢,踢了踢锤子,带着一帮小混混,一溜烟的跑了。

车上,锤子问道:“老大,就这么放过这小子?”

刘老大正一肚子火气呢,一巴掌扇在锤子头上,骂道:“你是傻逼啊,这小子明显是个硬茬子,先避其锋芒懂不懂?现在我妹夫外出办事没在龙城,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等我妹夫回来了,一定让他多带一些人,到时候我会让这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算锤子真是个铁疙瘩,也知道刘老大这会儿憋着火呢,哪里还敢再去触霉头?专心用自己的独臂开着缺了一扇门的大奔,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赶走了刘老大等人,巫金拍了拍手,转过头来看向母女俩,问道:“拆迁的被赶跑了,现在我可以租你们家房子了吗?”

小美女和徐桂兰到现在还处于震惊之中。

她们刚才可是为巫金捏了一把汗。

巫金看起来瘦弱不堪,谁知道竟然这么狂暴,那可是几个手持棍棒铁锹的大汉啊,就这么被他三两下全拍趴下了。

那个看起来来头不小的刘老大被巫金扇了几巴掌,整个脸肿的跟猪头一样,最后还是赔礼道歉才敢走。

人怎么可以牛掰成这样?

听到巫金的问话,小美女明显露出意动的神色,但是徐桂兰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巫金:“小伙子,我能看出来你是个好人,但是你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他们就是传说中道上混的,你今天让他们吃了这么大亏,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还是赶紧走吧。”

这个时候,明白人都知道巫金已经闯祸了,徐桂兰竟然劝巫金走。可以看出来,她们表面上是一对泼辣的小辣椒,那不过是一种自我保护而已,内心其实很善良。

巫金对这倔强善良的母女二人更加有好感,也更加坚定了住在这里的念头。

人是自己打的,打完了拍拍屁股就走,留两个女人给自己背锅,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作风,更不是巫金的作风。

巫金掏出手机给申公屠打了个电话:“喂,你知道一个叫四海的建筑公司吗?”

申公屠赶紧答道:“知道啊,怎么了少巫主,他们招惹你了?少巫主你在哪里?我这就过来。”

巫金说道:“你不用过来了,我已经把他们打跑了,对了,他们带头的是一个叫刘光汉刘老大的人,你认识不?”

申公屠楞了一下,明显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才答话:“少巫主你说的是那小子啊,什么刘老大,就是一个带着一对强拆队的小头目而已。那小子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他妹妹是弥勒手下大将铁塔金刚的情人。四海公司是弥勒的产业,由铁塔金刚负责,那小子只是借着铁塔金刚的名头,在四海吃软饭而已。虽然我跟弥勒的人不熟,但是警告一下这个刘光汉,谅他也不敢再蹦跶。想来,铁塔金刚也不会为了这小子跟我死磕。”

申公屠说的硬气,但是巫金还是从他的话里听出来对这个什么铁塔金刚的忌惮。

巫金淡淡问道:“这个铁塔金刚名字倒是很嚣张,什么来头?”

申公屠自然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道:“龙城有三位大佬:青龙、弥勒、黑寡妇。青龙就不说了,手下有四大护法、十三太保,独自占了半壁江山。黑寡妇是个女人,是前大佬白松的女儿,白松遇刺身亡后,有些老人就想夺位,黑寡妇以雷霆手段迅速整合白松手下残余势力,现在算是勉强维持,是最弱的一个。而弥勒就是中间的一个,是个笑面虎,手下养着三大罗汉、八大金刚。铁塔金刚就是他的得力干将之一,论江湖影响力尚在我之上,但是最近弥勒想趁着黑寡妇势弱,拿下黑寡妇,所以我估计铁塔金刚也不会为了这点儿小事去给他的便宜小舅子出头,他要是找您了,您跟我说,我跟他谈。”

巫金冷笑一声:“他不是金刚吗,别来招惹我就算了,要是敢来,我不介意把他送到西方极乐世界。”

申公屠冷汗都下来了:“少巫主,那铁塔金刚就是一头蛮牛,被人一激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您先息怒,我会跟他谈的。”

“你不用管,我自己会解决!”巫金直接挂断了电话。

租房子

挂掉申公屠的电话,巫金心里对刘老大不以为意,只是个见不得光的小混混头子,还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就算是所谓的龙城三大佬,巫金也只是忌惮他们手里的火器而已,真逼急了,巫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消失的无声无息。

心里有谱,自然就不慌。

“我知道你们怕我留在这里被他们报复,但是我走了,他们找不到我,肯定不会放过你们。”冲母女二人晃了晃手里的电话,巫金道:“我巫金虽然算不得什么正人君子,但是这样惹了祸让俩女人背黑锅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种被保护的感觉真不错呢。”

小美女从记事开始,就只有母女二人艰难的讨着生活,很多时候都是徐桂兰去上班,留自己一个人在家,独自蜷缩在被窝瑟瑟发抖。

今天这样无助的时候,巫金出现了,悍然击退坏人,小美女立刻有了一种被保护的感觉。

徐桂兰毕竟人到中年,经历过更多事情,想的比小美女多。

巫金身手厉害,打个电话就把刘老大调查的清清楚楚,显然不是一般人。

自己母女二人这些年受了太多委屈,太多欺负,如果能有个男人照顾一下也不错。

就算他是冲着自己家闺女来的又有什么?自己家闺女长得漂亮,早就有人惦记了。

别的不说,就说刚才,如果不是巫金出手,自己闺女今天可能就被人欺负了。

既然有人惦记,倒不如把这人放在自己身边,自己看着,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巫金毕竟太嫩,哪里知道就这么一小会儿,徐桂兰脑子里已经转了这么多圈,还在傻呵呵站着等别人答话呢。

打定主意,徐桂兰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如果你真心要住,以后出了事,可不要埋怨我们。”

巫金说道:“这是自然。”

“那好吧。”

徐桂兰带着巫金走进院子,边走边说:“我们还有一间空房子,等会儿我给你收拾出来,房租每月五百,没问题吧?”

这点儿小钱哪里放在巫金眼里,很爽快的答应了。

小美女家占地面积挺大的,怪不得徐桂兰这么拼命护着,按照政策,这么大面积的房子,别说五万,就是五十万拆迁费都不多。

院子里扯了一条绳子,上面挂着母女二人的衣服,不等巫金过去,小美女已经把内衣等贴身衣物收走了,只留下一些外衣。

巫金看到挂在绳子上的校服,上面印着龙城一中的标志,就问道:“小美女,你在龙城一中上学?”

小美女红着脸笑道:“人家有名字的,不要总是叫人家小美女,我叫书黎黎黎,你也可以叫我黎黎。读龙城一中高三二班,你也是一中的学生?”

“我不是一中的学生,不过等过几天你们学校开学,我要到一中工作。”

书黎黎好奇问道:“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就已经工作了?你去一中做什么工作?不会当老师吧?你难道就是小说里那种超级学霸,年纪轻轻就已经读完博士了?”

巫金对书黎黎的脑洞感到十分佩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对书黎黎说道:“我可不是什么超级学霸,说实在的,我小学都没有上完,不过我会一点医术,所以有人推荐我去你们学校医务室上班,一边上学,一边工作。”

“现在还有年轻人没有上过学?懂得医术,还这么能打,真是个奇怪的人呢。”

书黎黎到底脸皮薄,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专心去帮着徐桂兰收拾屋子去了。

“难道是我自作多情了?这小子不是冲着黎黎来的?”一直在旁边偷听的徐桂兰也觉得奇怪。

巫金见书黎黎不搭理自己,知道女孩子害羞,自顾自的打量起这套院子来。

院子大门朝东,三间主屋坐北朝南,厨房在东边,西边两间厢房,一间堆砌杂物,另外一间当做客房。

租给巫金的就是当做客房的那一间。

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一大片空地,里面种了些黄瓜番茄什么的,现在已经罢季了,只剩下一些死秧子孤零零铺在地上。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巫金正愁着哪里可以让自己种植草药呢,就在书黎黎家发现这么一大片空地。

巫金之所以非要上赶着住在书黎黎家,就是因为这里灵气充沛平稳,适合居住,也适合种植草药。

巫金赶紧拉住忙里忙外打扫卫生的徐桂兰,指着那片空地问道:“阿姨,你这片地也租给我怎么样?”

“那是菜地,你个小伙子租它干啥,种花呀?”徐桂兰诧异问道。

书黎黎也好奇看着巫金。

巫金说道:“不是种花,不过也差不多,我种草药,这片地我每个月出一千块租金,怎么样?”

徐桂兰一听每个月一千租金,顿时有些意动。

“我这人比较懒,让我自己做饭估计我会饿死,阿姨每天做好饭喊我一起吃,我每个月再出三千块伙食费。”巫金趁势又砸下来一枚大炸弹:“这样的话,每个月我应该给你们四千五,算了,凑个整数给五千好了。诺,我先预付半年的吧。”

不等徐桂兰答应,从包里掏出三叠崭新的钞票塞到徐桂兰手里,进屋去了。

徐桂兰手里拿着三万块钱,愣愣的站了好久,直到书黎黎过来喊她,才回过神来。

这几个月锤子等人来过无数趟,想把母女二人赶走,现在巫金来了,不仅把锤子赶跑了,而且来的第一天就给了自己三万块钱,眼睛都不眨一下。

钱财对于巫金来说,看得并不重要,自己是需要钱,但需要的是大笔的钱,无论是千年人参或者其他灵物,都是需要金钱来打探线索和购买的,总不能知道谁有,你就直接杀过去抢人家的吧。

给母女俩三万块不过是小钱,自己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住在这里,花点儿小钱把她们收买了,以后行事也会方便一点。

巫金走进屋子里,很久没有人住过的厢房此时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甚至连床单被子都铺好了。

书黎黎走进来,对巫金说道:“我看你什么也没带,就抱了床被子给你,虽然是旧的,不过是我洗干净的,你凑合着用吧。谢谢你提前给你们预付了这么钱,我妈说不用这么多,让我退给你两万。”

把手里的两万块钱放到巫金床上。

“给你们就拿着,放我手里也被我花掉了。”巫金拿起来,又塞进书黎黎手里,装出生气的样子:“预付给你们,说不定哪天我把钱花光了,好歹也有个吃饭睡觉的地方不是?”

说完,不等书黎黎说话,巫金就把脸伸到书黎黎旁边,使劲闻了闻,又抓起床上的被子闻了闻,一脸坏笑道:“这是你的被子吧?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真香!盖着这床被子睡觉,一定会做个好梦的。”

书黎黎羞得面红耳,跺了跺脚,也忘了钱的事情,骂了一句臭流氓,转身跑了。

“这么害羞的小丫头片子,搞定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接下来的几天,徐桂兰要上班,家里只有书黎黎和巫金,巫金就开始打理他的菜园子,书黎黎有时候也会过来帮忙。

闲的时候,巫金就修炼或者用秦可岚送他的手机上网,偶尔也会调戏小美女几句,然后看着她红着脸跺脚的样子哈哈大笑。

母女俩也没有再提钱的事情,但是巫金看得出来,这几天的饭菜,不管是徐桂兰还是书黎黎,做的都很用心。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巫金没想到,像书黎黎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竟然会做饭,并且做的很不错。

吃完午饭,巫金坐在沙发看报纸,不时偷瞄一下弯着腰拖地的书黎黎的大长腿。

此情此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对儿小夫妻呢。

经过几天相处,书黎黎也不像刚开始一样害羞,仿佛感受到巫金正在看自己,书黎黎头也不回问了句:“好看吗?”

巫金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答道:“好看。”

书黎黎暗啐一口,羞愤的扭头就走。

刚拖过的地湿滑异常,书黎黎一没注意就滑了一跤,向前面趴去。

巫金赶紧伸手一捞,书黎黎就整个人趴到了巫金身上,一双山峰正好按到巫金脸上。

天气炎热,书黎黎只穿了内衣和短袖,内衣还是单薄透气的那种,巫金作为修炼之人,感官远超常人,隐约感受到山峰上诱人的山尖。

书黎黎被摔的有点儿懵,低头却一眼看到巫金的脑袋正埋在自己羞羞的地方……

刺破苍穹的尖叫声顿时响了起来。

书黎黎赶紧爬起来,谁知道一蜷腿,膝盖正好顶到巫金的关键部位。

巫金不防,狠狠挨了一下,脸瞬间绿了,立刻成了捂裆派弟子。

小美女看到巫金捂着裤裆满脸痛苦,弓着身子在沙发上翻来覆去,也顾不得羞愤了,关切的问:“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巫金内心是崩溃的,心里面何止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

这特么算什么事情,自己作为受害者,这个时候反而要忍着剧痛去安慰伤害自己的人?

巫金, 秦可岚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作者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异能高手》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