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左耳思念的倾听

左耳思念的倾听

主角:任微言, 陆亦琛

状态:已完结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2-30 13:43:11

《左耳思念的倾听》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陆亦琛玩味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是生气还是什么,“什么条件。”“第一,正式开始经营任氏,不要在抱着弄垮它的目的;第二……”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看着陆亦琛的眼睛说:“一个月之后,我要看到效果,这期间,我要以你妻子的名义和你在一起。”“妻子的名义?”任微言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他什么时候把她当成过妻子?如果不是那天她在容星儿面前说出来,他只怕会悄无声息的跟自己离了婚,再跟容星儿再续前缘。
展开全部

左耳思念的倾听第6章试读

管家拦不住喝醉了的她,只能任由她闯进来。

“陆亦琛,你给我下来!”

她摇摇晃晃的站在客厅里大喊,陆亦琛从书房里听到动静,下楼一看却看到了满身酒气的任微言。

他皱着眉走到她身前,“喝醉了跑我这儿来发疯?”

然后转头看向管家,质问:“你就这样让她进来?谁允许她进来的?”

管家是一个中年男人,向来心善,看到任微言大半夜的伤心成这样,还喝醉了,让她冲进来也是一时心软。

但是现在陆亦琛的意思明显是不该让她进来。

任微言在跑过来的路上被风吹的已经清醒了一些,看到陆亦琛站在自己身前,更是出奇的平静下来。

她比他矮一些,此刻抬着头看他,陆亦琛竟觉得她也有几分娇羞,不不不,他怎么会有心情观察任微言这个女人的表情。

他不耐的想要拽她出去,但是任微言却反扣住他的手。

因为没想到她会反抗,陆亦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这么被任微言握着手。

“陆亦琛,我答应你离婚。”

他眼神一动,她怎么会突然这么好说话?

两个人现在挨的极近,她是带着醉意说出这句话,但同样也经过了深思熟虑,客观的分析之后,答应他离婚,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陆亦琛惊讶之后,就以为她是喝醉了说胡话,今天这么说博取他的信任说不定明天就反悔了。

他轻蔑的看着她,“别演戏了。”,然后发现她还握着自己的手,脸上闪过怒意,想要抽回。

这个女人凭什么握他的手?

任微言感觉到了他的动作,目光看到两人交缠的手上,看他这么厌恶自己的触碰,眼神里有些落寞,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仿佛不管之前有多醉,在陆亦琛的面前,她都能平静的好像没喝过酒一样,开口时语气也非常从容:“我答应你离婚,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条件?还两个?

陆亦琛玩味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是生气还是什么,“什么条件。”

“第一,正式开始经营任氏,不要在抱着弄垮它的目的;第二……”她犹豫了一下,然后看着陆亦琛的眼睛说:“一个月之后,我要看到效果,这期间,我要以你妻子的名义和你在一起。”

“妻子的名义?”

任微言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他什么时候把她当成过妻子?

如果不是那天她在容星儿面前说出来,他只怕会悄无声息的跟自己离了婚,再跟容星儿再续前缘。

但是任微言对陆亦琛始终抱着一线希望,他们结婚已经一年了,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他们之间既有夫妻之名,又有夫妻之实,在她的心里,是真的已经把陆亦琛当成是自己的丈夫。

虽然他嗤之以鼻。

她给自己,也给陆亦琛,最后一个月的时间来做了断。

“这期间,我们要以夫妻的身份住在一起,让外界知道,任氏之所以能到你手上是因为我们已经结婚,这样你也能少去很麻烦,至于将来,你想把任氏改成陆氏也好,改成其他的什么也好,只要你好好的经营,我都不会再插手,我会离开C市。”

左耳思念的倾听第7章试读

但是陆亦琛对她这一番诚恳的表态却满不在乎,甚至嘲讽:“都要离婚了,还非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结过婚?任微言,看来你真的很想拥有陆太太这个称号啊。”

她对他的嘲讽视而不见,“你答应吗?”

陆亦琛见她这样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眼神变了变,似乎在思考什么,最终,笑意不明的点头。

“好,我答应你。”

任微言,希望你不要后悔。

见他答应,任微言心里松了一口气,“好,那我回去了。”

她转身就想走,陆亦琛却突然伸手扯住她的衣服,任微言脖子被勒住,停头扭头看他:“你干什么?”

他邪笑道:“你,从现在开始就留在这里。

任微言为他的态度转变而觉得奇怪,他就直接提起她往楼上走。

她大惊,想伸手推开他:“你干什么!陆亦琛!”

他不理她,直接把人提到卧室里,任微言那一副惊恐的表情触怒了他,他把她抵在浴室门口,“让你洗澡,你也不闻闻你这一身酒味有多难闻。”

然后将她推进了浴室,猛地将门关上。

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门口,这个女人,还真是够自作多情。

他走到床边,手机铃声突然响了,他看到上面的号码,立刻按了接听。

“喂,星儿,怎么呢?”

那边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很伤心又不敢哭的太大声的样子,陆亦琛被她哭的心慌意乱,立刻哄道:“别哭,是不是余家人又欺负你了?”

还是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她带着哭腔挤出几个字:“余,余墨他,刚刚进了我的房间,想……”

她没说下去,又哭了起来,但是陆亦琛马上就明白了她想说的是是什么。

俊逸的五官立刻变得狰狞,他猛地站起来,双眼猩红:“他敢!”

容星儿害怕的说:“阿琛,我好害怕。”

陆亦琛的双手握的跟石头一样硬,“你别害怕,我马上就来救你!”

容星儿立刻阻止:“不要,阿琛,不要,我不想害了你,是我自己命不好,嫁进余家是我的命,你不要再管我了,呜呜呜……”

陆亦琛的心立刻软得一塌糊涂,心里对她又是愧疚又是心疼,“这不是你的错!这全部都是任微言做的!”

想到任微言,他眼神冰冷的看了浴室的门口一眼,眼里似有寒冰。

容星儿又哭了一会儿,才终于像是哭够了一样,念念不舍挂了电话。

但是陆亦琛的心早就她的眼泪哭的乱成一团,对任微言的怒火又蹭的一下冒了起来,都是任微言,要不是因为她想嫁给他,任家那个老头子又怎么会设计让家道中落的星儿嫁给余霖!

现在,竟然还要被余霖的弟弟欺负。

任微言,都是因为任微言!

任微言在浴室里刚洗完澡,由于没有衣服,她便将一件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正背对着门口擦头发。

她甚至不敢出去擦,就怕陆亦琛嫌弃。

突然觉得背后一凉,一阵冷风吹进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闯进来的陆亦琛强硬的往外拖了几步。

浴室里水雾弥漫,昏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她披散着黑色长发,犹豫浴袍没系紧露出胸前的一大片雪白。

而陆亦琛却用一种极度憎恨的目光凝视着她,任微言没来由的觉得害怕,向后退了两步,裹紧身上的浴袍,“你想干什么?”

任微言, 陆亦琛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左耳思念的倾听》这个小说,作者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