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沉沦的温柔

沉沦的温柔

主角:苏夏, 付晨喧

状态:已完结 分类:短篇

时间:2020-11-19 11:14:15

《沉沦的温柔》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苏夏在想通的一瞬间,突然抬首直视他那双充满着怨恨的眼,毫不示弱的说道:“我爱和谁走得近,就和谁走得近。有本事,就离婚。”“苏夏!你再给我说一遍!”付晨喧瞬间暴跳如雷,额间青筋绷紧,眼中的怒火灼烧着她寸寸肌肤如烙一般滚烫。她却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一心只想逃离开这枯朽的牢笼,逃离开曾经深爱的付晨喧。“我说,离婚!”面对他的雷霆之怒,苏夏丝毫不再害怕,反而从容的直视他的双目,满是坚定。
展开全部

4-有本事,就离婚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精壮男人走了进来,看到苏夏的那一刻,马上冲到她的身边,柔声的问道:“夏儿,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然而低着头无声流泪的苏夏全然听不到任何声音,一心只想着她那无缘的孩子。

“哎呦,人家正牌老公都还没来看望,你倒是挺勤快的嘛,言乐旬,看来医生很清闲嘛,还有时间让你上这里来当备胎!”继母又是一顿冷哼,撇着眼看着他们两个,一脸的不屑。

言乐旬很是不悦,对待继母这样出言不逊的人自然也不客气:“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少在这里碍眼,夏儿她才不需要你来照顾。”

“你以为我愿意耗在这里啊,要不是她爸非得让我等她醒过来,我才不浪费这个时间。既然大夫都开口了,那我可就走了,那边还有麻将局等着我呢!”继母踩着高跟鞋,瞪了两人一眼,走了。

这时病房内才算清净了,言乐旬心疼的望向失神的苏夏,双手攀上她的肩膀,轻言细语:“夏儿,你别这样,他付晨喧的孩子不要也罢,正好可以跟他划清界限,你别再犯傻了好不好?为这种男人的孩子伤心不值得!”

听到付晨喧三个字,苏夏瞬间便回了神,愣愣的看向面前的男人,泪水如海浪一般停不下来,哽咽着说道:“谢谢你,乐旬,我想自己静一静,麻烦你出去好吗?”

“夏儿,你这又是何苦呢……”言乐旬本想再劝慰,却没想到要说的话硬生生被门口传来的冷厉声音打断了。

付晨喧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病房门口,暴怒的望着姿势暧昧的两人,低声说道:“我的妻子,什么时候轮到你言医生来管了?

苏夏听到这一熟悉的声音,瞬间向门口望去,看见那道愠怒的身影,顿时浑身轻颤。

离她很近的言乐旬察觉到了她的恐惧,挡在她面前对付晨喧喊道:“你何时把她当做妻子了?她这么爱你,可是你却费尽心思的折磨她,现在还害得她流产,你还有没有良心!”

“那是我跟她的事,用不着你这外人管!”付晨喧快步走到病床前,一把扯开言乐旬,鄙夷的对苏夏说道:“这才刚放你出来就迫不及待的找奸夫了?口口声声说爱我,结果却和别的男人在病房里厮混?苏夏,你可真贱!”

“你太过分了!付晨喧!你说话放尊重点,她才刚醒过来,还没接受得了流产的打击,我只不过是安慰了她几句而已。反倒是你这个罪魁祸首,还不赶紧出去让她好好养身体!”言乐旬立刻冲上来想推开付晨喧,然而瘦弱的他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反而被付晨喧给推出更远。

“我们两夫妻说话,有你屁事!给我滚!”付晨喧的脾气一上来,任谁也劝不住,瞬间便有几个保镖从门口冲进来,将言乐旬给架了出去。

“付晨喧!不许伤害苏夏!她是全世界最爱你的人,你没有资格伤害她,你怎么忍心……”随着保镖将他带远,言乐旬的怒喊也随之越来越浅,而后消失。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付晨喧两个人,恐惧渐渐蔓延至全身,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浓浓的酒精,只要一个小火苗就会烧毁一切。

付晨喧一直怒视着苏夏,可是她却闪避着他的双眼,满身的害怕根本掩藏不住。

“怀孕了为什么不说?”付晨喧仍旧是满身的戾气,冷漠的问道。

“说了你也不会要的,不是吗?”苏夏低着头闷声回答,言语中尽是绝望。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苏夏,你不配生我的孩子,只有苏冬才配。现在这个付太太的名分也是我赏你的,我可以随时收回。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别和言乐旬走太近,明白了吗?”

有时候,执念之所以称之为执念,不过是心里的南墙露出了一条缝隙但却怎么撞都撞不开,然而当看清那一条缝隙中透出的亮光只不过是心中的臆想,那时便会知道,什么叫做放下。

而看清只需要一瞬间。

本来苏夏心中还残存着一丝执念,虽然这十年的陪伴不足以让他爱上她,可怎么都有些感情,然而他这一番话,确确实实的让苏夏看清了自己在他心中到底处于怎么样的位置。

也就是这一瞬间,让苏夏彻底的放下了,她终于明白自己十年的执念有多么可笑。

付太太这个称呼,便是那一条缝隙,而付晨喧,便是那一道南墙。

此刻她才终于明白,她不再想越过那道南墙了,她费尽心力也撞不开的南墙,不过是他不愿意为她而碎罢了。

苏夏在想通的一瞬间,突然抬首直视他那双充满着怨恨的眼,毫不示弱的说道:“我爱和谁走得近,就和谁走得近。有本事,就离婚。”

5-永远得不到解脱

“苏夏!你再给我说一遍!”付晨喧瞬间暴跳如雷,额间青筋绷紧,眼中的怒火灼烧着她寸寸肌肤如烙一般滚烫。

她却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一心只想逃离开这枯朽的牢笼,逃离开曾经深爱的付晨喧。

“我说,离婚!”面对他的雷霆之怒,苏夏丝毫不再害怕,反而从容的直视他的双目,满是坚定。

“你要离婚?当初你不是费尽心机,不惜害死了冬儿,只为了嫁给我吗?现在你舍得放弃了?”付晨喧挑眉问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变得非常陌生,丝毫不像从前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亲切的喊他‘晨喧哥哥’的跟屁虫了。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害她,我解释了很多遍,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既然你一意孤行,要么你就杀了我,要么你就跟我离婚!”苏夏从没这样清醒,也从没这样决绝。

她知道付晨喧在她心里的位置永远不会动摇,但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伤害,再也无法容忍付晨喧疯狂的在她心上割了一刀又一刀。

她承认她是真的累了,她只想放手。

“想逃?你以为我会让你如愿吗?我就是要看着你生不如死,我就是要你为你对冬儿所做的一切赎罪!我不会杀了你,也不会和你离婚,我就喜欢看你煎熬的痛苦着,这样我才开心。”

付晨喧咬牙切齿的对她冷笑,不知是因为对她的恨,还是因为她要离开的心烦意乱,他不想放掉她,他想留她在身边继续折磨。

或许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折磨的是苏夏,还是他自己。

看着他狰狞的面目,她不得不承认心口又一次炸裂开,支离破碎,只能强忍着将要溢出的泪水,握紧双手背在身后说道:“为什么不离婚?既然你不爱我,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什么不给我个痛快,为什么不放过我,不放过你自己!”

“放过你?我凭什么放过你?冬儿死的有多惨,你不知道吗?你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苏夏,我警告你,这辈子你都别想得到解脱,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折磨到你疯,折磨到你死!”付晨喧咆哮着,一把扼住她的喉咙,眼底尽是满满的恨意。

苏夏听着这些话,心痛到无以复加,就连脖间传来的窒息感都不足她心间痛楚的万分之一。

如果可以,她多么希望自己代替苏冬去死,她多么希望当年躺在地上的是她,而不是苏冬……

她宁愿成全付晨喧和苏冬。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只留下一个爱他到死的她,和一个恨她到死的他。

付晨喧见她眼底的那一抹绝望,心里似乎被针扎了一般,痛了一下,他忽的松开了手,似乎再也使不上力气。

但很快,他便又恢复以往的憎恨,冷淡的抛下一句:“明天我来接你回家。”

他眼看着苏夏侧躺在床上,好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就只有眼角不断流出的眼泪还能证明她仍旧活着。

一双眼睛无神的睁着,不知在看些什么。

“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不再多做停留,转身出了病房。

房门咣的一声被无情的关上。

苏夏直愣愣的看着前方,看着自己的手腕,突然悠悠的笑了:“你就那么恨我?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就不会再恨了……”

苏夏, 付晨喧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沉沦的温柔》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