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心灰意冷恨入骨

心灰意冷恨入骨

主角:夏忆, 沈墨寒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31 16:13:09

小说《心灰意冷恨入骨》主要讲的是:“哟,姐姐,是墨寒哥哥派你过来的吧。”夏沫雪同样看见了走进摄影棚的夏忆。“夏忆,来了就赶紧去整理道具。让你来帮忙可不是来看山水的。”夏沫雪的话音落下,摄影棚外就走进来一人,对夏忆呼喝道。夏忆看了夏沫雪一眼,没再言语,直接去了一旁的道具区。“好了,完美,沫雪,你真是太美了。”化妆师丢下手里的眉笔,仔细端详着夏沫雪的脸蛋。当夏忆抱着拍摄需要的道具出来的时候,夏沫雪的妆刚好画完。
展开全部

4-绝不离婚

夏忆听到这句话,伸手准备推开沈墨寒,男人却猛的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因为两人的姿势的变化,男人的唇轻轻抚过了她的唇。

唇上留有一丝凉意,夏忆越发觉得不自在,更用力的挣扎,“墨寒,请你放开我!”

“呵,放过?”带着嘲讽的两个字,“不过,公司最近有个项目,过段时间谈合同的时候你去。”

“什么意思?”夏忆疑惑的问,她一直都知道眼前的男人有多么的危险,但她却无法抗拒他的魅力。

沈墨寒仿佛藏在暗处的野兽,盯着自己的猎物慢慢走进自己的包围圈,嘴角勾起一点让人胆寒的弧度,“就是让你去完成一个项目而已,”

“……”

夏忆稳了稳心神,没有了之前的歇斯底里,却是苦笑着道:“沈墨寒,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因为这都是你欠我的!”沈墨寒语气清冷的回道。

夏忆抬起头好好看了看沈墨寒,他的五官像是最美的雕塑一般,鬼斧神工,每一处完美的不可思议,这样俊美如斯的容貌却带着冰冷的气场,让人无法靠近。

“墨寒真是煞费苦心,为了达到目的,连给自己戴绿帽子都在所不惜。”夏忆冷笑着道。

沈墨寒不悦的蹙紧眉头,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语气冷漠,“呵,不给自己戴绿帽子,那我亲自上!”

“不要!”夏忆愤然反抗着,冷不防被生生掰转了身体,随即坠入一个凶狠的吻里。

整个人被他欺 上身,无力反抗,背后是冰冷的墙面,只是这吻不是情侣之间的暧昧,而且单纯的想要掠夺和侵占。

唇齿间的辗转和强势让夏忆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是一个极具威胁力的男人,并且明显的向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发出了割据地盘的挑战。

她绝不会任人宰割,想到这里,夏忆狠下心来一咬。

唇上的疼痛让沈墨寒停下了动作,夏忆趁着这个机会从他怀里窜了出去。

沈墨寒显然是没有任何防备,女人比兔子跑的还快,抬手摸了摸唇上的伤口,瞳孔猛的缩了几下,心情也一再沉浮。

夏忆飞快的跑到了房里,把门反锁了,摸着自己的心跳,狂跳不停。

不知道沈墨寒到底有什么阴谋,他这样做,让夏忆刚刚鼓起的勇气,也烟消云散。

这样的日子,她到底还要过多久?

夏忆躺在床上,泪却不自觉的滑落。

第二天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房间中,夏忆下意识的伸手想挡住。但是却猛然想起了什么,瞬间坐直了身体。

抓过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还好,赶得及去公司。

赶到公司,夏忆才刚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经理就将一份文件扔在夏忆面前,“夏忆,这是公司最近投资的一个公益片的资料,你抓紧时间看看,下午就出发去拍摄地跟剧组配合。”

夏忆拿过办公桌上的资料,拍摄地点是在一个特别偏僻的小山村。她心中清楚,这绝对又是没人愿意去,最后才会落在她的头上。

但是,没关系,正好,她也想离开。

离开公司,夏忆回别墅拿了几件衣服就直接坐上了去南乡的车。

坐在车里,看着自己离城市越来越远,夏忆的心莫名的放轻松了,再也不用每天面对沈墨寒和夏沫雪了。哪怕只是暂时的逃避,对她来说,也已经很满足了。

到达了目的地,夏忆下车,直接赶到剧组,可她刚走进摄影棚,就看见了里面妆容精致的夏沫雪。

夏忆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夏沫雪居然会是这部公益片的女主角。

“哟,姐姐,是墨寒哥哥派你过来的吧。”夏沫雪同样看见了走进摄影棚的夏忆。

“夏忆,来了就赶紧去整理道具。让你来帮忙可不是来看山水的。”夏沫雪的话音落下,摄影棚外就走进来一人,对夏忆呼喝道。

夏忆看了夏沫雪一眼,没再言语,直接去了一旁的道具区。

“好了,完美,沫雪,你真是太美了。”化妆师丢下手里的眉笔,仔细端详着夏沫雪的脸蛋。

当夏忆抱着拍摄需要的道具出来的时候,夏沫雪的妆刚好画完。

“对啊,我们沫雪可是天生丽质。”

“对啊,太美了,沫雪,你大红大紫了,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

众人纷纷附和,谁都知道,夏沫雪虽然只是一个三流明星,背后却有沈墨寒这个大靠山,所以谁也不敢得罪她。

夏沫雪听了这些话,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

她缓缓的站起身,摆出一个随性优雅的姿势,水蓝色的长裙衬她的整个人清灵动人,像一朵高贵冷艳的白莲花,微卷的长发,乖顺的垂在两肩。

沈墨寒回到别墅,巨大的别墅空空荡荡的,格外安静,没有看见夏忆那张小脸上带着雀跃的微笑,他突然觉得心中什么地方空了一块。

皱了皱眉,沈墨寒看向阿姨问道:“夏忆还没回来吗?”

“夫人回来过了,说是出差,收拾了行礼又走了。”阿姨恭敬地回答道。

沈墨寒的眉再次蹙了一下,看向还没离开的助理,助理立即打电话给了部门经理。得到回复,助理立即汇报道:“夫人今天主动跟经理申请去南乡出差了。”

沈墨寒的眉心蹙得更紧,起身直接出门,坐回车上,“去南乡。”

夏沫雪被人簇拥着走向拍摄地点,那双狐狸眼却狡猾的转来转去,看到正在整理道具的夏忆,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故意右脚踩着的裙边,身子一歪,往地上倒,一旁的经纪人手疾眼快,一把扶住了她,“沫雪,你没事吧?”

夏沫雪不好意思的提了提自己的裙子,“这裙子太长了,我被绊倒了。”

“你小心点啊,来,我帮你提着。”经纪人主动的帮夏沫雪提起了裙子。

夏沫雪却挣脱了,“你等会儿有事要做,总不能一直帮我提着吧。”

夏沫雪说完,看向了一旁的夏忆,“姐姐,你能帮我提一下裙子吗。”

夏忆手上的动作一顿,夏沫雪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夏忆却知道这张脸背后藏着怎样的恶毒,“对不起,我的道具还没整理完。”

“对不起姐姐,是我强人所难了。”夏沫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在外人看来,像是夏忆对她做了过分的事情。

“夏忆,你怎么回事啊?让你提个裙子都不能做?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夏沫雪的话音刚落,导演的吼声就传了过来,“你要是做不好,就滚回去。”

5-夏沫雪的报复

夏忆揉了揉太阳穴,疲惫的站了起来,“好,我提。”

夏忆走进夏沫雪,提起她长长的裙子,往摄影棚外走去。外景是在一个湖边。

“姐姐,我裙子这样摆在地上不好看,你帮我摆一下吧。”夏沫雪站在河边刚摆好姿势,就娇滴滴地夏忆道。

夏忆皱了皱眉,却也只能上前,帮她整理铺在地上的裙子。但是夏沫雪站得本来就靠近河边,夏忆在整理的时候又没有注意。

脚下突然一滑,直接就朝河里面倒去。

夏沫雪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却是眼疾手快,一把将夏沫雪给拉了上来,“姐姐,你小心啊……”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直接拉着夏忆的手朝河中坠去……

“啊……”随着一声尖叫,两人都掉进了水里。

顿时,场面乱成了一锅粥。

沈墨寒刚到片场,就听到有人惊呼夏沫雪落水了,心中一惊,直接跳进了水中。

夏忆在水中挣扎扑腾着,看见越来越近的沈墨寒,心中涌起一丝雀跃,努力的扑腾着水花,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却只看见他飞速的从她的身边游过,直接就奔向了更远处的夏沫雪。

那一瞬间,夏忆只觉得自己的心比身体更冷,手上扑腾的动作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连求生的本能都已经丧失了。

夏忆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到岸上的,只知道自己孤零零的躺在岸边,看着另一边沈墨寒抱着夏沫雪,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紧张。

“小雪,你没事吧?”沈墨寒焦急的询问着。

“墨寒,我……”夏沫雪话还没说完,眼泪就先掉了下来,“我不知道,姐姐这么恨我,她居然推我下水……墨寒,我好害怕,我不会游泳。”

夏忆猛的一怔,反应过来,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她的身上。

沈墨寒微眯着眸子,透露出几分危险。他听说夏忆一个人到了乡下鬼使神差的让司机开到了这里来,居然见到了这幅画面。

“对啊,沫雪根本不会游泳,你这个女人真是恶毒!”

“……”

众人的言语满是埋怨和责怪,更多的是说,她这个姐姐不心肠恶毒。

夏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有些苍白,因为这些人的话渐渐变成了,不要脸,图谋不轨之类的。

夏忆愤怒地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走向沈墨寒,“我……”

“姐姐,如果要责怪的话,就责怪我吧,我知道,是我破坏了你和墨寒哥哥的感情,是我不好。”

见夏忆要说话,夏沫雪连忙打断。并主动把错全部揽到自己身上。“都是我不好,墨寒哥哥,你不要怪姐姐。”

夏沫雪向夏忆致歉,脸上尽是一副委屈的神色。

夏忆将骨节捏的泛白,看着夏沫雪的眼神已经冷到了骨子里,“如果是我的错,我自己会主动认错,用不着你替我承担。”

夏沫雪咬咬牙,立马开始唯唯诺诺的向夏忆道歉,“对、对不起,姐姐,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而她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衬托出夏忆有些无理取闹。众人议论纷纷,对夏忆的评价也越来越难听。

“够了!”沈墨寒一声怒吼,吓得众人一颤,立刻噤声,不敢说话,纷纷低着头。

夏忆转头看向沈墨寒。这个男人难道是要帮她说话吗?

“夏忆,你这幅盛气凌人的模样倒是让我很吃惊!你的心肠为什么这么歹毒!一次又一次的想要伤害小雪!”

沈墨寒的话像是冰刺一般狠狠地扎进了夏忆的心里,可笑的是她刚刚还对他抱有幻想。

没想到沈墨寒竟被夏沫雪的三言两语蛊惑,心里更是凉了几分,不冷不热的讽刺到,“是啊,我心肠歹毒,可是我跟你比可差远了。沈墨寒,你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闭嘴!”沈墨寒眉峰冷峻,看着夏忆眸子里满是厌恶,冷冷的说道,“夏忆,你根本没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呵呵。”

夏忆心里一阵心凉,沈墨寒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就在这时,夏沫雪觉得自己把事情搞大了,她想了想随即扯了扯沈墨寒的上衣,“墨寒…我的头好疼……”夏沫雪晕了过去。

沈墨寒心中一惊,随手抓起衣服穿上,然后用毛巾包住夏沫雪的身体,直接就往外冲去。

夏忆看着沈墨寒的背影,心一阵阵的抽疼,脚步不由自主地追了出去,“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沈墨寒冷漠的转身,看着夏忆浑身湿透,单薄如纸片的身体,心莫名的疼了一下,但是面上却依旧冷漠,“因为我的命是沫雪救回来的。”

夏忆一愣,他的命是沫雪救的?可那时候救他的是她啊!

难道他误会了?

想到这一点,夏忆疯一般的追了上去,可是轿车却已经扬长而去。

一路上,黑色的轿车如同幽灵一般,一路疾驰。

赶到医院,早已经接到电话的医生早已经在等候。

看着医生用最快的速度将夏沫雪推进了手术室,沈墨寒脸色黑沉如水。

这女人究竟是多恶毒,居然敢将沫雪推下水,她明明知道小雪从小身体就不好,而且特别怕水。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终于再次打开。

脸色沉重的医生走到沈墨寒的面前,摘下了口罩,“沈先生,夏小姐的肺部进了水,身体特别的虚弱,需要好好的调理,这几天还是就在医院修养吧。”

“没有其他问题了吗?”

“暂时没有其他的问题。”

“好,我知道了!”沈墨寒早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静,“送她去VIP病房,好好照顾。”

“好的,沈总,请你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嗯。”说完,沈墨寒直接转身离开,甚至都没有去看夏忆一眼。

夏忆松了口气,听到夏沫雪没事了才慢慢放下心。她知道,夏沫雪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落下了后遗症,肺不好。

沈墨寒办理好了住院手续以后,然后回到了夏沫雪的病房。

夏沫雪已经醒了,看见沈墨寒进来了,连忙握着手腕上的很久以前留下的伤疤。

沈墨寒眼色一沉……

这个伤疤是以前夏沫雪救他时候留下的,要不是她的话,他沈墨寒早就死了,哪里还有命站在这里。

“墨寒,我的这里好疼。”夏沫雪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沈墨寒心里一阵心疼,连忙走过去把人搂在怀里,闻柔的哄道,“小雪,让你受苦了。”

“没事的,墨寒,是我愿意的。”

夏忆屏住了呼吸,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门边,仔细听着病房里的声音。

夏忆, 沈墨寒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琪华呀点评:

作者大大,我一直在支持你的书,很好,尤其是人物沈[夏忆 沈墨寒刻画,写得非常好,还有自创诗句,搞笑幽默,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永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