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身陷爱河

身陷爱河

主角:苏逸晨, 许离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3 12:51:07

最新小说《身陷爱河》主要内容为:苏逸晨双手抱在胸前,慢慢悠悠,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逼近许若离。许若离看着苏逸晨满脸的危险信号,激动的语无伦次:“你你你,你要干什么?”苏逸晨表情略带无奈,走到床边,弯下腰,把脸跟许若离凑得很近,盯着她的眼睛,嘲讽道:“你看看你那个清汤挂面的样子,我不稀罕看。”“你!”许若离气的瞪大了眼睛“我不是!”苏逸晨哼了一声,像是要笑出来,脸凑近许若离的耳边,话语间喷薄出温热的空气,弄的许若离耳根一阵一阵酥麻。他道:“眼见为实,怎么?你要给我看?”
展开全部

你是谁?

李锦锐给了司机一个嘴巴,气急败坏道:“妈的,还能怎么办,你追得上?”

许若离看着后面没有车子追上来,暂时送了一口气,可是她的失血量已经不足以支撑她回到安全地带了。终于她坚持不住,眼前一黑,连人带车都栽在了路边上。

蔓延在茫茫夜色中的公路另一端隐约出现了点点光亮,一辆打着远光的越野吉普沿着公路缓缓的行驶着,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最终,车子在许若离面前停下来。

车门被打开,一个身着笔挺素色西装的男人迈出车子,他双脚落地的那一刹那,便如一根钉子一样笔直挺拔的扎在了地上,全身散发着一种强大的不容置疑的威严。

他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许若离,随即默默弯腰抱起她,送上了车子的后座。

然后,他自己坐回驾驶室,迅速掉头,向着来时的方向奔驰离开。

空气中弥漫着医用消毒水的味道,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洁白宽敞的病房。

许若离在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便全身肌肉绷紧,做好了应对一切变故的准备。

她闭着眼睛,仔仔细细的听着周围的声音,在确认没有动静以后才睁开眼睛。

许若离坐起身,摸了摸肩膀上的包扎好的枪伤伤口,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一般的医院是绝对不会收治枪伤伤患的,一个是不会治,一个是不敢治。所以她现在身处何处还真是不好说。

于是,她一刻不敢耽误,蹑手蹑脚的起身下床,尽量不弄出声响。在病房左右查看了一下,想找到自己之前穿的衣服换下臃肿的病号服,但是很可惜没有找到。

突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位端着药盘的护士走了进来,惊愕的看着已经下地乱蹦哒的许若离道:“回床上躺着,自己有伤不知道吗?”说完,护士把药盘“哐当”一声撂在床头柜上,自顾自的配着点滴。

许若离心说,你还理直气壮了?

然后,她二话没说,几步走到护士身边,一掌下去砍在护士的脖子上。护士一点战斗力也没有,身子一软,倒在了许若离怀里。

许若离换上了护士的衣服,端着药盘,一路低着头朝着医院外面走。

这家医院很大,少说也得有五万平方米占地面积。这里安保十分森严,几乎每隔着一百米就有一个持枪便衣在巡查。不过好在许若离穿着护士服,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注意,很顺利的在院区里穿梭。

许若离走后不久,她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正是昨天把许若离救回来的男人,苏逸晨。

苏逸晨看见歪在床边上,昏迷不醒的护士,瞬间就反应过来许若离是逃跑了。 苏逸晨没有丝毫慌乱,仿佛一切都控制在他的预料范围内。

他从容的按了一下耳麦,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让他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有着让人不敢忤逆的魔力,他道:“各个岗哨严查,禁止任何人出入。”

说完,苏逸晨转身走出病房,拿出手机找出许若离的照片,对候在门外的一个班编制的特种兵下令道:“找。”

许若离在院区里稳速度前进,眼看着就要走出大门了,许若离不禁有些窃喜,这能算是她经历过的最轻松的逃跑了。

可是,事与愿违。

许若离被沿路巡逻的便衣拦了下来。

“干什么的?”便衣问道。

许若离低着头,冷静的回答道:“送药。”

便衣看许若离穿着护士服就没有多怀疑,叮嘱了一句就准备放她走:“现在戒严,赶紧回去。”

许若离感到奇怪,明明刚才不是这样的,问道:“为什么戒严?”

便衣还没来得及回答,许若离身后就传来了苏逸晨威严的声音:“因为你。”

“苏军长!”便衣猛地立正站直,低头问好。

许若离迅速转身,手中握紧了临走时候从病房里带出来的水果刀,二话不说向着苏逸晨心脏刺去。

苏逸晨一如既往的沉稳,闪身躲过了许若离手中的刀锋,借着许若离向前的惯性,左手一把抓住许若离的胳膊,反折在她背后。同时右手向相反的方向推了一下许若离的肩膀,让许若离后背贴着自己的胸膛,从而紧紧的挟住她。

许若离一直都是擒拿别人,从来没有对手,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气的满脸通红,费尽全身力气挣扎,却毫无用处。

比起许若离的无可奈何,苏逸晨看上去却不费吹灰之力,面无表情的静静的低头看着许若离,完全不怕许若离能挣脱的开。

“你是什么人?”许若离看挣脱不开,便回过头,瞪着眼睛,凶狠的问道。

苏逸晨用力的掐了一下许若离手腕上的穴位,下了她手里的刀。然后他松开了对许若离的挟制,向后退了一步,迅速从怀里掏出手枪,指着许若离的眉心,冷静道:“救你的人。”

许若离面对面站在苏逸晨身前,这才有机会真真切切的打量着这第一个挟制得了自己的人。

苏逸晨目测一米八五,体重匀称精壮,腰身笔挺,双脚重心向前倾,应该是受过专业的训练。他的眼神凌厉,透露着无比的刚毅,面部轮廓分明如刀削斧刻,山根高耸带着眉宇间更显高傲冷寂。

许若离丝毫不领情,拒绝道:“不需要你救。”

“哦?”苏逸晨哼了一声,一手拿枪比着许若离的太阳穴,一手用力地握住许若离受伤的肩膀,语气邪魅道:“你说,用不用救?”

“嘶...”许若离疼的浑身发抖,但是在苏逸晨面前强咬着牙忍耐,不甘示弱道:“不用。”

苏逸晨放下枪,拦腰抱起许若离扛在自己肩上就往病房走,不顾许若离的奋力挣扎。

许若离气愤的喊道:“你放开我,我说了不用的。”

苏逸晨舔了一下自己嘴角,露出无比的野性道:“我就问问你,没说听你的。你要是再敢乱动,就试试看。”

许若离翻了个白眼,生气到极点还没有办法发作,自己在苏逸晨的地盘,又打不过他,不得不低头。

在回病房的路上,所有的小护士全都三个两个聚在一起嘁嘁喳喳的八卦。

“哇,苏军长居然扛着那个女的?”

“谁知道呢,苏军长不是从来不近女色,是个gay吗?”

“幸福死了,我也想要苏军长这样的大帅哥扛着我啊。”

许若离听见这帮花痴女的碎碎念,心里鄙夷万分,想着:“咱俩要不要换一换,我还不想被他扛呢。”

苏逸晨一路把许若离扛回病房,狠狠的摔在了病床上,招呼身后跟着的几个护士,道:“给她换药。”

几个护士应声一起向着许若离逼近,许若离吓得立马双手抱胸,慌慌张张的说道:“哎哎哎?住手。那个,你...”许若离指了一下苏逸晨是,接着说道“我换药你不应该回避一下吗?”

苏逸晨双手抱在胸前,慢慢悠悠,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逼近许若离。

许若离看着苏逸晨满脸的危险信号,激动的语无伦次:“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小心点,别死了

苏逸晨表情略带无奈,走到床边,弯下腰,把脸跟许若离凑得很近,盯着她的眼睛,嘲讽道:“你看看你那个清汤挂面的样子,我不稀罕看。”

“你!”许若离气的瞪大了眼睛“我不是!”

苏逸晨哼了一声,像是要笑出来,脸凑近许若离的耳边,话语间喷薄出温热的空气,弄的许若离耳根一阵一阵酥麻。他道:“眼见为实,怎么?你要给我看?”

“马上给我出去!”许若离气的不行,只能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苏逸晨也不恼,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还非常礼貌的带上了门。

许若离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任凭小护士给她换药,可心里却是一刻不停的计划着怎么跑出去。撂倒这几个小护士不是难事,主要是怎么能逃得出这一院子的守卫。

小护士们给许若离包扎好以后,都被许若离撂倒了。

许若离警惕性极高,先是在门口仔细听了一会儿,确认苏逸晨没有在门外堵着自己,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闪身出了房间。

许若离激动的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就赶紧向着楼梯口跑,可是刚没跑了几步,身后就幽幽的传来了苏逸晨的声音:“许警官,你这是要上哪去啊?”

许若离整个人瞬间就颓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转身十分无奈的说道:“没事,没事,我就上个厕所。我这就回去了...”

说完许若离在苏逸晨的注视下灰溜溜的走回了病房,从病床上搬开了东倒西歪的小护士,乖乖的坐在床上,看表情来说,十分的郁闷。

苏逸晨倚在门框上,看着许若离,心里不禁觉得有趣。这个小女人有时候看上去那么凶,有时候看着却又觉得十分可爱。

苏逸晨走到她身边,异常冷静,几乎没有表情,开口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你是要逃跑。”

许若离没有丝毫恐惧,反问道:“是又怎么样?”

苏逸晨微微歪这头,眼神里透着阴冷和危险的信号,声音低沉开口威胁道:“我可以让你永远也走不出这里,或者永远也不能走着离开这里。”

许若离昂起头,直视着苏逸晨的眼睛,态度强硬的回绝,道:“您这句话搁在别人身上,我信您干的出来,但是搁在我身上未必,我是谁,您都应该知道了吧!苏...军长?”

许若离最后两个字咬的很紧,语气刻意上扬,意思是告诉苏逸晨,她是国际刑警,受上面保护。但是许若离不知道的是,只要苏逸晨愿意,她是什么身份都难逃一死。

苏逸晨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从内心觉得许若离有趣。

这个小女人真是很傻很天真,居然不知道他苏逸晨的身份,区区的国际刑警也好意思拿来威胁他。

苏逸晨没有急着反驳许若离,拿出钥匙,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抽屉里面满满的都是枪,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苏逸晨把抽屉里的枪都拿出来,一样一样摆在许若离面前, “要走,先拿武器防身。省得出了我这里,怎么死的就不知道了。”

许若离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眼珠来回的转。能有这个一个部守卫的私人医院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又随随便便一个病房就放这这么多的枪支,看来苏逸晨身份不一般。

一时间,许若离改变了主意。反正现在还联系不到慕骄阳,而且外面一定处处是李锦锐的人,自己单枪匹马实在是危险,还不如就留在这里。

许若离拿起一把手枪,熟练的装上了弹夹,笑嘻嘻的对准了苏逸晨,道:“我,不想走了。”

苏逸晨伸手推开了许若离的枪,好像对待幼儿园孩子在无理取闹一样的答对道:“你保险没开。”

许若离笑了笑,道:“永远不能将枪口追准自己的战友,是吧,军长?”

“是。”

说完,苏逸晨留给许若离一个迷之微笑,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许若离一个人坐在床上,双手托着脸,思绪完全放在如何对付李锦锐身上。

李锦锐这人的名号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这下许若离身份暴露了,只要李锦锐一天不落网,她就随时可能在人生这场游戏中下线。

许若离正想着,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许若离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门那边,发现原来是苏逸晨亲自给她端来了饭菜。

没想到一个军长居然亲自端饭菜给自己。

虽然许若离心里如此想着,但是还是记挂着李锦锐的事情,只是看了一眼就又转头继续思考如何对付李锦锐,没有搭理苏逸晨。

“吃饭。”苏逸晨走到许若离身边,简洁的说道。

许若离哪里有心思吃饭,敷衍道:“不吃。”

苏逸晨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站在一边,悠哉悠哉的看着许若离愁眉不展的样子,嘲讽道:“还吃点儿吧,本来就没有胸,再瘦就凹进去了。”

许若离听见苏逸晨拿自己身材开玩笑,一下就气炸了,从床上站起来,瞬间比苏逸晨高了小半个身子,低着头,冲着苏逸晨大声嚷嚷道:“堂堂的军长,能开这种玩笑吗?”

苏逸晨按着许若离肩膀,让她坐在床上,毒舌道:“我为什么不能开玩笑?,你这样是在给女人丢脸,知道吗?”

许若离狠狠的瞪了苏逸晨一眼,把头转到一边,气哄哄的说道:“不想理你。”

苏逸晨转身拿起餐盘,递到许若离面前说道:“把饭吃了,我帮你联系你的队友。”

许若离喜出望外,睁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有些质疑苏逸晨说的话:“真的?”

苏逸晨挑眉,道:“你可以试试。不吃的话就连是真的那百分之五十的可能都没有。”

许若离半信半疑,犹豫着接过了苏逸晨手中的餐盘,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边嚼还边偷偷的打量着苏逸晨,好像是在衡量他说的话是真的假的。

苏逸晨就一直坐在许若离对面看着她吃饭,每次许若离偷偷抬头看苏逸晨的时候,他都能对上许若离的眼神。

苏逸晨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一抹笑意,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女人还真是天真,全然不知道她已经被骗了。

许若离一口接一口,眼看着餐盘里的饭菜就要见底。许若离满嘴含着饭菜,来不及细嚼就着急着咽下去,噎得有些喘不上来气,但仍然坚持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吃完了。”

说完,许若离还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苏逸晨,意思是我都吃完了你应该联系我队友了吧。

但是苏逸晨好像丝毫不买账,就像得了失忆症一样,丝毫不记得自己刚才的许诺了。

反而像是故意气许若离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稀松平常说道:“真乖。”说完,转身就要走。

小说《身陷爱河》 第2章 你是谁?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身陷爱河》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