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至尊保镖闯都市

至尊保镖闯都市

主角:俞秋, 陆琪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17:48:20

《至尊保镖闯都市》的主要情节是:虽然接触也才大半天,但不得不承认,俞秋用自己的特别在对方心底留下来了很深刻的印象。回到江家的别墅,江雪雁很安分,俞秋也乐得清静,江家的防卫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没有明面上的漏洞,如果有人入侵的话,他回来后在隐秘处补下的监控装置也能及时提醒他,所以他窝在房间里整理装备,锻炼体能。这种安静一直持续到晚上。晚上的时候,黄管家敲响了俞秋的房门:“俞秋先生,我家大小姐邀请您前去参加聚会。”
展开全部

至尊保镖闯都市:肆无忌惮

那些江雪雁豢养的手下一个个直勾勾地盯着江雪雁。

他们见多了江雪雁威严不可侵犯的模样,现在,曾经高傲不可一世的女神正瘫软地坐在桌子下面,面容潮红,发丝凌乱,娇弱模样好似在勾引着别人侵犯她……江雪雁从那难受的感觉中脱离出来,然后看到手下们直勾勾的眼神。

她的怒火瞬间烧了起来。

“看什么看!小心我抠了你们的眼睛!”

那些手下顿时慌张地转过脸,不敢多看。那位突然出现的保镖敢肆无忌惮的凌·辱江雪雁,那是因为人家牛逼,可他们这些打手……就是弄死一两个,找个没人的地方埋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江雪雁的后台,可是很硬的。

他们没有那个能力去得罪江雪雁。

半个多小时候,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手脚的存在,他们歪歪扭扭地爬起来,低着头站在江雪雁身前,像是孙子一样等着挨训。

江雪雁抓着俞秋的外套站起来,她眼神冷肃的扫了眼自己的手下,本想骂他们个狗血淋头,可想了想,她就作罢了。

都不是一个量级的,斗不过也正常。

没见她自己也败了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江雪雁还是挺有担当的一个人。不过,这事儿别想就这么算了。

她拿过自己的衣服,到自己的办公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来到会客室,俞秋悠哉地坐在那里,见到江雪雁来了,他笑道:“怎样,爽吧?我对我的技术还是挺自信的。”

江雪雁不接这茬,冷冷道:“我要回家。”

“自当奉陪。”

俞秋站了起来,紧随转身而去的江雪雁。

路上,江雪雁说道:“你很强,为什么要做保安这种……职业?”

“职业是不分贵贱的,大小姐。”俞秋说道:“我以前的职业比现在的职业更加卑微,不过,现在的职业……也是一场事故造成的。”他捂住脸,不愿再多说。

而江雪雁望了俞秋一眼。

他的眼底深处仿佛藏着一抹浓的化不开的灰色,刹那间,那个吊儿郎当的保镖似乎一下子就退去到很远的地方,变得让江雪雁有些陌生。

虽然接触也才大半天,但不得不承认,俞秋用自己的特别在对方心底留下来了很深刻的印象。

回到江家的别墅,江雪雁很安分,俞秋也乐得清静,江家的防卫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没有明面上的漏洞,如果有人入侵的话,他回来后在隐秘处补下的监控装置也能及时提醒他,所以他窝在房间里整理装备,锻炼体能。

这种安静一直持续到晚上。

晚上的时候,黄管家敲响了俞秋的房门:“俞秋先生,我家大小姐邀请您前去参加聚会。”

俞秋打开房门,疑惑道:“什么聚会?”

黄管家鞠躬笑道:“就在前庭,这是小姐为了接待您而特地准备的,俞秋先生。”

“哈。”

俞秋不厚道的笑了,被自己这么折腾一波,还能接待自己?

他回房间换上衣服:“走吧。”

说是聚会,其实并非俞秋所想的那般热闹, 也不是充满了年轻人躁动荷尔蒙的狂欢,一群穿着晚礼服的靓妹和一群穿着西装的公子哥在庭院中举杯交谈,充满了上流社会的矫情和矜持。

俞秋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江雪雁从人群中脱身,来到俞秋身边,拿起银匙敲了敲手中的高脚杯,清脆的声音顿时传遍全场,江雪雁说道:“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朋友,我的新保镖。这位俞秋先生我想你们当中有些人也听说过,但是闻名不如见面,今天我才知道俞秋先生有多厉害。”

掌声响起,俞秋随手端过一杯酒嗅了嗅,低声道:“好酒……能和大家齐聚在这里,是我的荣幸,大家共饮此杯,玩得开心。”

他对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清俊的模样和豪爽的气势引起欢呼,不少靓妹发出“哇喔”的声音,显然想尝尝俞秋的味道。

俞秋放下酒杯,来到江雪雁身边:“所以,你又想玩什么花招?”

江雪雁淡然道:“我敬佩强者,所以想和你交个朋友。”

俞秋笑道:“呵,想做我朋友,你还远远不够资格。”

“那怎样才够资格?”

俞秋转身离去,轻飘飘留下一句话:“你远远不知道,成为我的朋友意味着什么,所以不管你是认真的还是闹着玩,都不要再抱有这样的念头了,很蠢的。”

江雪雁眯起眼睛,那模样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雌豹。

“真是好大的口气。”

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再次走进人群。

聚会其实很无聊,就是一群海州上层的年轻人的聚会,因为地点在江家的别墅,所以也没有很过火的节目,什么人体盛宴,什么肉色大趴都是不存在的,穿梭在人群中的侍者倒都是挺不错的,聚会结束后是不是有PY交易就不得而知了。

虽说这场宴会是为俞秋准备的,可俞秋并没有和这群新贵结交的想法,他躲在角落,像是开启了隐身一般,总能叫人不由自主地忽略他的所在。

等到聚会快结束,人群三三两两散去,一袭晚礼服的江雪雁才找到俞秋。

“你怎么藏在这里了。”

“清净。”他说道。

今晚的江雪雁没了白天的干练,一袭纯白流畅的晚礼服衬托着她的麦色肌肤,显示出不一样的美感,既干净又野性,长发则盘旋在脑后,只留下几缕发丝垂在耳边,晚风吹拂,发香熏人醉。

俞秋真心赞美道:“你比白天好看多了。”

江雪雁笑了笑:“是吗?陪我待一会吧,去我房间吧。”

说完她转身离去,一次又一次的,她都是这般的直接下令,俞秋把杯中酒喝干,随着江雪雁摇曳的身姿来到她的房间……江雪雁的房间很大,面积是俞秋房间的两倍还多,里面卫浴齐全,还有个小客厅和酒柜。

江雪雁又开始斟酒……她端着两杯酒一边走一边说:“你觉得我的生活怎样?”

“挺舒服的。”

“是吗……可我就像笼中鸟,看似华丽,可一点都不自由。我从和很小就知道我将来的人生会什么样,所以我叛逆,把一切反叛的事情都做了,想让自己活得别致一点,证明自己属于自己……可到头来却发现这不过是自我欺骗,我终究还是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这或许,是我人生最后的放肆了。”

她把酒杯递给俞秋:“今天的事情,让我有不一样的感觉,我想要你。”

江雪雁贴近俞秋,野性火热的眼神望着俞秋,仿佛在希冀着什么。

俞秋闻了闻酒杯,笑了起来:“下了药的酒啊……”

至尊保镖闯都市:打手心

江雪雁眼神微慌,她涩笑道:“什么下药?”

俞秋用愉悦的表情说道:“嗯,河豚毒……很贵的,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看来白天的事情让你很生气呢。”

江雪雁终于撕下伪装,她猛地后退,寒声道:“这你都能察觉到?”

“小儿科啦,你不该下在酒里的,这种神经阻断剂的生物碱会破坏酒香的,虽然你放的剂量很少,可瞒不过我这种老手。说起来,这点剂量你是准备对我做什么呢?河豚毒可以阻断神经轴突的钠离子通道,就是说,如果我喝了这杯酒,就会全身麻痹,但是神经和意识依旧清醒,任你摆布……你想怎么玩?”

俞秋笑眯眯地问着,仿佛酒里的不是毒,而是一种可以调剂夫妻生活的幸福药。

江雪雁倒退几步,警惕地看着俞秋,她恨恨道:“你白天让我丢了那么大人,我当然要找回场子。”

“所以你到底要怎么玩?”

“扒光了衣服挂到小区门口。”

俞秋“啧”了一声:“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哈。你过来。”

江雪雁如临大敌,娇躯紧绷:“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我家,你别太过分了!”

俞秋摊手道:“这就是选择在这里下手的原因?相信我,你乖乖过来,场面还能好看一点,如果等我自己动手……你会很没面子。你要我自己动手吗?”俞秋笑呵呵的看着江雪雁,那平和的笑容在江雪雁眼中,却有着如同魔鬼一般的诡魅。

想到俞秋那神出鬼没的手段,江雪雁屈服了。

她鼓起勇气来到俞秋身边,威胁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别忘了,现在我大叫的话……”

“那丢脸的就只会是你自己。”

俞秋凑近江雪雁耳边轻声说道,温热的呼吸喷吐在她的耳朵上,耳朵周边顿时涌起一股股酥麻的感觉。然而俞秋话语不停:“接下来你要是听我的,我会轻轻放过这件事,可如果你拒不配合,那被扒光挂在小区门口的,就是你了。”

江雪雁怒斥:“你敢!”

俞秋不以为意:“你猜我敢不敢。”

江雪雁紧抿嘴唇,内心无比纠结、挣扎,她已经见识过俞秋的肆意妄为了,知道这货不把江家放在眼里,他既然敢说,那就一定敢做。挣扎犹豫了一会儿,江雪雁屈服了。她问道:“你想怎样?”

俞秋命令道:“跪下。”

江雪雁抿着嘴,羞恼的看着俞秋,她倔强的说道:“你不能这三番两次的折辱我!”

“那你耍这些小把戏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如果不是我经验丰富,你可能已经得手了,你还会对我像现在这样任由我摆布吗?做错了事情是要接受惩罚的,你家里人从小没教过你这么简单的道理吗?”

俞秋贴在江雪雁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江雪雁。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极具压迫力,让江雪雁生出难以反抗的念头。

江雪雁也是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眼神竟然可以这么有力,仅仅是居高临下的看着,就能让人生出难以反抗的念头,这种精神上屈服比肉体上的亵渎更让江雪雁觉得委屈,憋闷。

而在那凝重的压力下,江雪雁竟然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她就跪在陆渊身前,平视前方只能看到俞秋的裤子,而当她抬起头去看俞秋的时候,那个平时看起来玩世不恭的男人都是变得高大威严。

俞秋说道:“伸出你的手,摊开你的手心。”

江雪雁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可是她不得不照做。

俞秋在房间转了一圈,招来一根皮带,他把皮带对折后,甩得啪啪作响,他再次来到你江雪雁身前,静静地看着江雪雁,随后冷不丁一挥皮带,真皮做成皮带抽在江雪雁的手心上!

“啊!”

江雪雁发出一声娇呼,钻心的疼痛让她浑身一跳,浑身毛孔仿佛都在这一刻张开,锥心般的疼痛让江雪雁一双大眼睛变得水汪汪的……

然而常年骄横所带来的骄傲不允许她软弱。

江雪雁紧抿嘴唇,死死的盯着俞秋,仿佛要用眼神打败俞秋一样。

俞秋怡然不惧。

江雪雁不会懂得,所求个人气势和威压乃是自身势与力的集合,像江雪雁这样的,顶多算是熊孩子的倔强。俞秋有自信,凭借着自己的巧劲,能让对方屈服在自己威严下。

于是俞秋甩起皮带继续抽打起来!

在抽打的过程中,俞秋的用上 了巧劲,被抽中的地方很快泛起红痕,剧烈的疼痛如同针刺一般让江雪雁触电一般颤抖不已,每一次抽打,她浑身都会跟着震颤一次。

“认不认错?”

回应俞秋的是江雪雁沉默愤怒的眼神。

俞秋笑了笑,再次打手心!

他说道:“你说你都跪了,何必又逞口舌之能呢?大丈夫还有能伸能屈这么一个说法呢,你呢?现在的坚持有什么意义?”

江雪雁的大眼睛里水汪汪一片,她觉得很委屈。

她跪在地上,翘臀压在自己的小腿上,弯出十分曼妙的弧线,跪坐在地上的姿态也是那么优美,倔强,倨傲,眼前的画面十分生动,俞秋很喜欢。

江雪雁的动了动麻木的手,潮红一片的手心几乎失去感觉了,可是没动一下,肌肉牵扯到神经后就会带来一股股针刺的刺痛。

那刺痛十分奇怪,分明很痛,可那痛楚却好似电流一般涌入江雪雁的四肢百骸!

她之所以不想认错,认输,就是因为那近乎羞耻一般的感受!

仿佛认错了,她就会变得很奇怪。

可她终究无法抵挡那种感受,在俞秋逼迫下,她的心理防线再次崩溃:“我,我认错……”江雪雁底下高傲又充满野性的头颅,充满羞耻感又十分挫败的说道::“我认错……”

俞秋点点头:“这才乖嘛。”

等江雪雁认错,他扔下皮带,转身力量房间……

俞秋, 陆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山蝶mm丶点评:

《至尊保镖闯都市》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