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繁花散尽笑满面

繁花散尽笑满面

主角:江彦丞, 谭璇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20 19:25:36

最新小说《繁花散尽笑满面》主要内容为:见他老板不再说话,周密又忍不住了,询问道:“未来的江太太是谁?江少,给我一点心理准备,我也好应付夫人和董事长的问话啊……”江彦丞的手机声线特别奇怪,变了腔调的人声,语气和频率都变了,有点电音的味道:“在我没有公开之前,暂时不用和他们说。公众那边也是,我的资料暂时也可以写成未婚。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他拿了别人的五百万,自然要全听雇主怎么说,她要公开就公开,要隐婚就隐婚,他没有任何损失。
展开全部

未来的江太太

他走的很急,像是再也受不了她高高在上的语气,有钱又怎么样,这样不平等的交易,也许并没有人愿意去做。

五百万买一年婚姻,她是不是太自信?

谭璇的心情异常低落,可她也并没有任何理由和立场将江彦丞拽回来,她甚至还不清楚他名字里的那三个字,具体怎么写。

姓江还是姓姜?机器读出来的名字,她只记了个模糊的发音。

所以,谭璇一句话也没说,交易而已,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见,双方已经达成协议,不需要再多费口舌。

目送那辆越野车被车流淹没,江彦丞气得揪住了球衣的领口,暴躁得连一件球衣都穿不住,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的心里流窜。

刚刚在车上,只差一点他就要爆发,他就会狠狠地将她按住,撕碎她,自轻自贱自暴自弃的女人,她正在以极度倒贴的方式廉价地兜售她的婚姻。

可相比于她伪装出来的高高在上,他更轻贱,为了五百万答应了她的结婚契约。

五百万呵。

“江少,你怎么在这里下车了?”

周密一直紧紧跟着谭璇的车,怕江彦丞再遭遇什么意外。

江彦丞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暴躁,一把拉开商务车的后座坐了进去。车窗摇下来,他开始慢条斯理地脱衣服,将一身狼狈的破球衣换下。

周密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道:“江少,我们现在是去哪?回江家吗?”

江彦丞正在系衬衫的扣子,心不在焉,拿自己的手机捣鼓了一下,手机里的软件发声道:“周密,把我的个人材料准备好。”

“嗯?做什么用的?”周密追问。

“结婚。”江彦丞的手机答道。

“……”周密手中的方向盘忽然就打偏了,车身一个震荡,险些将江彦丞的额头给磕破了。

江彦丞的眉头已经蹙死,今天他身边的人一个两个都变成了马路杀手,心理素质一个个这么差劲!

“对不起,对不起,我耳朵可能出问题了。江少,我没听错吧?结婚?你要结婚?”周密不可思议地重复了好几遍。

江彦丞的手机回答:“我不知道国内结婚需要什么手续,但是务必在明天早上九点之前将材料准备好。”

“哦……”周密吞咽了下口水,居然语塞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道:“那董事长和夫人那里……”

江彦丞不理解:“我结婚需要他们出具什么证明材料吗?”

“应……应该不需要吧。”周密一头汗,这是要不经过所有家人的同意直接去领证了?

锦城首富江振业的独子,风华娱乐的执行总裁,还没有在公众面前亮相,媒体甚至还不曾见过他的真面目,回国的第一件大事居然是结婚。

见他老板不再说话,周密又忍不住了,询问道:“未来的江太太是谁?江少,给我一点心理准备,我也好应付夫人和董事长的问话啊……”

江彦丞的手机声线特别奇怪,变了腔调的人声,语气和频率都变了,有点电音的味道:“在我没有公开之前,暂时不用和他们说。公众那边也是,我的资料暂时也可以写成未婚。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他拿了别人的五百万,自然要全听雇主怎么说,她要公开就公开,要隐婚就隐婚,他没有任何损失。

周密终于提起了最担心的那一点:“可是,展小姐那边会不会哭闹,江少也知道展小姐的脾气……”

半天没得到回答,周密从后视镜里一看,江少正盯着IPAD,聚精会神地看着什么。

车在慕少扬的私人公寓紫禁豪庭小区停下,江彦丞一边上楼一边将IPAD递给周密,上面有一行字:“去买这个型号的相机,和准备好的材料一起给我。暂时别告诉江家我回了锦城。”

周密被下了命令,也不能再跟着江彦丞上楼,搜索了一下相机的型号,是专业摄影师用的,价格不菲。

江少什么时候开始对摄影感兴趣了?

自从遭遇了绑架,他老板的一切言行举止都变得特别奇怪。

周密任务繁重,他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准备好老板的结婚所需材料和相机,周密也不敢耽误,忙上车去民政局。

……

“朱朱,你家的钥匙还是在鞋架右边的第三只鞋子里吗?”

谭璇将车拿去维修,随后拨通了大学室友朱梦琪的电话,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靠,谭璇,你记忆力这么好,你咋不上天呢?”朱梦琪出身医学世家,从小奔着当医生的理想去的,现在如愿在仁信医院妇产科工作。

听着电话那边婴儿的哭泣声和嘈杂的种种奔跑、说话声,谭璇的心紧了紧,还是笑开:“朱朱,我回锦城了,没地方去,求收留。”

“你回锦城了?”朱朱一听,语气立马就变了,走到无人的角落里,压低声音道:“你赶回来参加陆学长的婚礼?上次我给你电话,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不想让你不明不白地呆在外面……”

作为大学室友,又同是锦城人,朱朱是谭璇大学最好的闺蜜,朱朱也因此见证了谭璇所有爱情的过程。

谭璇强笑道:“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他娶别人,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听见,当做不知道。可他要娶我姐,以后的家庭聚会他都会在,早点回去晚点回去总是要面对的。”

朱朱的暴脾气一上来,恶狠狠地咬牙骂道:“他妈的陆翊,真不知道这渣男藏得这么深!道貌岸然的样子,瞎了我们所有人的狗眼了!”

朱朱一骂人连自己也骂进去,越骂越凶:“你六姐的外公是我们仁信医院的院长,渣男还真是会挑人,将来一定步步高升。我觉得他这么多年了,一直在等一个这样的机会,借着你家的背景上位,挑你六姐结婚比你更划算。”

毕业就分手,爱情被现实玷污得如此不堪,连天之骄女谭璇也还是败给现实,普通人更没的说了。

见谭璇不说话,朱朱的火气也慢慢降下来,明白自己说得太过了,忙又安慰道:“好啦,年年,多谢渣男不娶之恩,愿他和他的老婆一辈子没有性生活!我们家年年一定可以找到更棒更好的老公,秒杀渣男一万次!”

谭璇想笑又笑不出来,一边往前走,一边道:“你现在在医院,让人听见你诋毁院长的未来外孙女婿,你的医生生涯恐怕要到此结束了。我刚回来,还没有找到房子,先去你那挤两天啊。”

朱朱留在仁信医院工作后,家里给她出首付贷了个小房子,谭璇曾去住过。还没有结婚的闺蜜,蹭住是平常的事。

朱朱却在电话那边欲言又止:“那个……谭年年,答应我只挤两、天好吗?我男人这周出差,下周回来,你最好不要让他看到你的美貌和撩人的身材,否则我会被嫌弃的!”

谭璇惊讶:“朱朱你什么时候谈的男人?居然没告诉我?”

“才三个月,三个月而已嘛,你远在千里之外的藏区,我难道要带着男人打飞的去给你看啊?我还怕高原反应死在那呢!”朱朱理直气壮地解释。

谭璇叹气:“朱朱你现在霸气了,交往三个月就同居,和全世界一样,把你心爱的谭年年给甩了!”

“呸!”朱朱骂道,“你以为我像你啊?和陆翊谈了五年还是个处!没出息死了!对了,陆翊那渣男是不是不孕不育啊,不然面对你这样貌美如花的小可爱,他怎么忍得了?有机会一定要建议他去看看男科!”

正说着,谭璇已经到了朱朱家门口,从某一只鞋里掏出了大门钥匙,恍恍惚惚地开门。

一扭开门,居然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客厅里,背对着她换衣服,正在脱裤子。

听见门口有声音,那男人回头,看到谭璇站在那,惊讶地大叫了一声,紧接着被脱了一半的裤子绊倒,“扑通”一声栽在了地板上。

慕少住隔壁

“啊——”

“怎么了?”听见尖叫声,朱朱在电话里问道。

谭璇很镇定地转过身,将空间留给趴在地上龇牙咧嘴哀嚎的那个男人,对电话里道:“朱朱,你真是出息了,居然和李明喻勾搭上了,你说的男人居然是他?”

朱朱在电话那边有点紧张:“唉,不是,不是的,年年,你听我解释啊。不能因为陆翊是渣男,我就不能和他的室友谈恋爱,对吧?李明喻虽然是长得一般了点,但是他安全啊,用起来也还行,凑合着用用吧。咦,他提前回来了?”

“是啊。”谭璇听着穿衣服的摩擦声,答道。

“你怎么着他了?”

“我刚开门,看到他在脱裤子。”谭璇的声音生无可恋,最近两天总是这样,不是给男人脱衣服检查身体,就是看到男人在脱裤子。

“……”朱朱疯了,“谭年年,你马上去住宾馆,不准来我家!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招待你不方便!快走!把我家明喻吓坏了你死定了!”

“宇宙重色轻友第一典型,朱梦琪。”谭璇恨得咬牙,正想把钥匙扔到沙发上,李明喻已经穿好衣服出来。

看到谭璇,李明喻结结巴巴道:“那个,年年啊,你回锦城了哈?那个……我去朋友家挤挤,你晚上和朱朱住吧,你们好好聊聊天。”

作为陆翊的大学室友,他们分手后,李明喻见到谭璇总有点尴尬,毕竟陆翊背上了渣男的名号,可兄弟还是要做的,只好一面尴尬一面硬着头皮交往。

谭璇好像忽然明白了,也没着急走开,只是问李明喻道:“听朱朱说你出差了,提前回来是为了参加他的婚礼吗?”

她说的“他”,李明喻明白。

李明喻个头不高,长相普通,被陆翊和谭璇这一对的颜值秒成了路人甲,他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从医,而是选择了医疗器械方面的销售工作,目前两地飞来飞去,工作虽忙倒也很乐在其中。

“是……是啊。”李明喻笑道,“年年,你也知道我们玩得不错,他结婚,我们这帮室友不好不去的吧?”

因为关系亲密的缘故,大学的这帮同学都知道谭璇的外号,跟着陆翊都这样叫她。可是这个昵称现在越听越刺耳,如果没有了陆岁岁,谭年年是什么?

谭璇也不想再追究这个昵称的意义,提起总比装作不知道更尴尬,她无力挽回,只好笑道:“当然了,你们关系那么好,去参加婚礼是应该的,我也要感谢你们出席呢,毕竟也是我们家的喜事,谢谢。”

她环顾了一下朱朱的小公寓,人也准备退出去:“那就婚礼当天见吧,我就不打扰你和朱朱了。好好照顾她啊。”

她关上门,拎着行李包进了电梯。

下楼后,谭璇站在那不知往哪里走。看着行色匆匆的年轻人,散步的老人,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小区里总有各种面孔。摄影师的职业病,她喜欢观察人、观察景色和细节,陌生的环境有时让人兴奋,有时又让人害怕没有归属感。

朱朱拿了房子的那天,她、陆翊还有李明喻等人曾在小区的草坪上疯跑,那是青春最后的痕迹。

最无助的时候,人往往最想念已经去世的人。

一个小时后,天平山墓园,谭璇将一束鲜花放在了一座墓碑前。

爸爸去世得早,她当时只有几岁大,据说是子弹打穿了他的心脏,国旗包裹着他的遗体回到了锦城。追为烈士,成为英雄,从此只活在传奇和故事里。

墓碑上的那张照片太年轻了,她长得并不太像爸爸。

她在墓碑前蹲下来,喋喋不休地告诉他一些心里话:“爸爸,有时候我想,我是不是太小题大做,太没有出息了?你为了国家牺牲,而我为了一点小情小爱就要死要活。我没有成长在你的年代,也没有像你那样被爷爷管教很严,我长成这样一个我,非要如此不可的我……”

“就让我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否则我将无法面对以后的生活,一年,一年时间就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照片上的爸爸目光矍铄,直视前方,刀一样的锋利,万难摆在他的面前他都毫不退缩。

谭璇抱住墓碑,低下了头。

公墓的风总是很大,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安抚。

折腾了几个小时,半下午的时候谭璇到了紫禁豪庭。

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怜,其实也是有地方可以去的,不回谭家也可以去她名下的那套公寓住。

那是爸爸和妈妈的婚房,来不及入住就成了遗产,划归谭璇的名下。

本来打算她和陆翊结婚的时候装修一下,也变成他和她的婚房。后来一切计划都变了,她也不愿再去那里住,去朱朱那更有人气,谁知现在竟也不合适了。

可总是住酒店也不是办法,出入都不方便,谭璇最后还是回了位于市中心的那套公寓。

紫禁豪庭,顾名思义,有价无市的地方,保安系统严密,出入都是有身份的人物。

八楼的高度刚好,采光也非常不错,房价是这一片最为惊人的。

她总说失去陆翊她已经一无所有,可这话太矫情,这套房子够她一辈子活的了,她只是没有经过太多挫折,她只是不甘心。

到了八楼,谭璇走下电梯,迎面走来一个娃娃脸的小鲜肉,西装革履,皮鞋踩在地上十分有节奏,腰背挺直,目光直视前方,表情不苟言笑,有点当过兵受过训的意思。

谭璇从小见过的人太多,眼神比一般女孩毒辣些。

看到谭璇的那一眼,对面的小鲜肉也愣了下,甚至回头看了看801的门牌号码。

谭璇不知他什么意思,掏出钥匙开了802的门,入目的是一片白色的防尘罩。很长时间没人住,家具都套上了防尘罩,她得费不少时间收拾。

周密目送谭璇进了802,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来801给他老板送材料和他指定的相机,谁知道会在这里遇到这个女孩子?

世界太小了,如果他老板知道那个将他扔在马路上的女孩住在慕少隔壁,会怎么想?好像听慕少说他老板想拿下这个女孩?

莫非,她就是未来老板娘?

周密的脑袋不够用,也不知道是该上去报告这件事,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江彦丞, 谭璇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繁花散尽笑满面》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