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湛少:不娶别撩

湛少:不娶别撩

主角:苏欢喜, 湛天仰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3 11:16:41

《湛少:不娶别撩》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苏欢喜 湛天仰的故事: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苏欢喜看着他眼中的愤怒,心中自嘲道,看吧,他真正在乎的是冯采月和她病重的女儿。若是她死了,他女儿也许会不治而亡,这才是他如此生气的原因吧。“苏欢喜,你欠下的债还没还,还想死了一了百了?你休想!”湛天仰无情的话一字一句戳穿着她的心脏。原来,他不过是想报复自己。原来,他这几天对自己好,全都是为了这一场预谋。苏欢喜心如死灰,他捏的她吃痛,她倏地张大嘴咬了过去,死死咬住,齿间是淡淡的血腥味,湛天仰忍不住闷哼一声,将她甩开在地。
展开全部

湛少:不娶别撩第19章试读

“苏欢喜!”冯采月被湛天仰扶起来,脸上是天大的委屈,“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你不想把肾给可儿…好,那我跟可儿一起死!”

说着她就推开湛天仰,往门口冲去。

湛天仰冷冽的目光瞪了她一眼,“这帐我回来再跟你算!”说完他便毫无留恋的转身追了出去。

苏欢喜呆在原地,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可同时,两道泪水也随之落下。

哭的哀戚,笑的可悲。

苏欢喜脑袋发疼,她前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以至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经历着这人世间最悲惨的事。

现在连她唯一的期盼——六个月大的孩子,都被宣告要被牺牲掉,还有什么能支撑着她活下去?

她蹲在墙角哭了许久,眼泪和鼻涕都擦在了病服上,头发乱糟糟的,双眼红肿,狼狈至极。

苏欢喜在不经意间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水果篮子,而上面正放着一把水果刀,她的视线都被那把刀给吸引住了,再怎么也移不开。

或许是绝望了,她有些木讷的站起身,不顾发麻的双脚,脚步漂浮的走过去,颤抖的手紧紧抓住那把刀。

“宝宝,你不会怪妈妈吧?其实妈妈也想带你看看这个世界,带你去吃好吃的美食,玩好玩的玩具,买好多漂亮的衣服……”

她一手握刀,一手抚摸着小腹,和宝宝说着话,“与其让你自己被残忍的剥夺,还不如你妈妈陪着你一起,来世…我们再做母子。”

苏欢喜握着刀的右手加大了力度,微微发抖的将刀架在左手腕上,“宝宝,对不起!”

随着话音落下,苏欢喜紧紧皱着眉头,闭上眼睛,锋利的刀尖就要滑向白嫩的皮肤。

千钧一发之际,病房门突然被撞开了,苏欢喜还没来得及看清来人就已经被攥住了手腕,手中的刀也被抢走。

“你疯了吗?”

湛天仰带着怒气喊道,呼吸急促,猩红的双眼盯着她,“想死,没那么容易!”

她想要从他身边逃走,不可能!他绝不会允许的,苏欢喜欠他的他还没有夺回来,所以她不能死。

“我是疯了又怎样?我想死又怎样?关你屁事啊!放开我,你这个恶魔!”苏欢喜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苏欢喜看着他眼中的愤怒,心中自嘲道,看吧,他真正在乎的是冯采月和她病重的女儿。

若是她死了,他女儿也许会不治而亡,这才是他如此生气的原因吧。

“苏欢喜,你欠下的债还没还,还想死了一了百了?你休想!”湛天仰无情的话一字一句戳穿着她的心脏。

原来,他不过是想报复自己。原来,他这几天对自己好,全都是为了这一场预谋。

苏欢喜心如死灰,他捏的她吃痛,她倏地张大嘴咬了过去,死死咬住,齿间是淡淡的血腥味,湛天仰忍不住闷哼一声,将她甩开在地。

“敢咬我?”湛天仰蹲下去捏住她下巴,拖她起来往床上一扔,便压了上去,“后果自负!”

湛少:不娶别撩第20章试读

苏欢喜身子在不断哆嗦着,眼底满是恐惧,惊恐道:“湛天仰,你要干什么?”

“干……你!”

他扯了下嘴角,溢出一抹嗜血的笑,目光藏着杀气,用手使劲拉扯着原本整齐的领带。

湛天仰的唇猛的往她脸上凑去,铺天盖地的吻落在她身上,不,那是啃咬,尽是粗暴!

苏欢喜的头左右闪躲,眼中的恐惧愈加明显,她人生的第一次,在六个月之前,就被这个男人残忍的掠夺了。

而他不过是为了报复她,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却在她耳边说着最残忍无情的话,甚至,他将她看成了湛家的家妓……

即使时隔六个月,但当时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苏欢喜怎么也忘不了。

她也想挣扎呀,她也想逃呀,可是她的力气不足他十分之一吧,根本就无济于事,病服被撕开,湛天仰再次狠狠的进入了她。

除了疼还是疼,并不比之前那一次要少,她哭的厉害,他却视若无睹,动作一下比一下重,似乎只是在发泄而已。

苏欢喜光洁的额头也溢满了水珠,脸色微微的红晕,迷离的眼神让湛天仰很是满意。

“果然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他讽刺道。

她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但也因此清醒过来,脸上是担忧和害怕,眼前突然一片黑。

晕过去之前,她抓住他的手,有气无力的说道:“别……别伤到孩子……求你……”

湛天仰见状,下意识的停下动作,看着紧紧闭上眼睛的苏欢喜,他蹙起眉头,轻拍了拍她的脸,“苏欢喜?欢喜?”

回答他的是她的死气沉沉。

湛天仰在那一瞬间,突然有些慌乱,但也极快的平静下来,从她身体退出来,快速整理好两人的衣服。

使劲地按下床头铃,还重复了好几遍这个动作。

门外站着额头贴着创可贴的冯采月,她看完了整场现场直播,心中有火团在燃烧着。她紧紧攥住双手,下嘴唇也快要咬破了。

她不得不走,等下就该有医生来了。冯采月快步往公共厕所跑去,在小格子里痛哭,她不甘心!她恨!

为什么她全心全意的对待湛天仰,他却从来不会正眼看她,而苏欢喜这个女人,总能轻易的牵扯到他的情绪?她要自杀,他生气的竟然不顾一切在这里要了她。

湛天仰一向是个理智的人,但是苏欢喜却是个例外。

冯采月哭了好一会,眯了下毒辣的眼睛,脸上铺满恨意,没关系,她所受到的痛苦,很快便会让苏欢喜以一百倍的痛苦来承受!

不知睡了多久,苏欢喜伴随着一身疼痛醒来,无意识的皱眉,脑子在几秒之中恢复了记忆,大声喊道:“我的孩子!孩子!”

她惊惶不安,乱扬的手突然被握住,是湛天仰,“放心,孩子没事。”

苏欢喜恨恨地睨了他一眼,眼中满是鄙夷和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孩子若是有任何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湛天仰默不作声,想起早上她昏迷过去的时候,他的心竟然很乱,但他自认为,他只是在乎他的骨肉,并不是苏欢喜。

苏欢喜, 湛天仰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大大写的很好哦,继续加油,有很多人不喜欢这本书,但是我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