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爱别无所求

爱别无所求

主角:柳夏落, 顾言墨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8 10:26:08

爱别无所求主角是柳夏落 顾言墨,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不过是在喝醉酒之后,一不小心非礼了一下他,为啥这个男人赖上了她了?”顾总,您能说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吗?“某日,财经杂志的记者采访顾言墨。顾言墨微微一笑:“我觉得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和柳夏落在一起!”
展开全部

爱别无所求第12章试读

柳依依有些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你耳朵聋了?”柳夏落冷哼了一声,上了楼。

关上房门,也还能听到柳依依在外面破口大骂,不一会儿,声音倒是渐渐小了,应该是出去找周勋去了。

柳夏落长长地出了口气,她以前一定是被猪油糊了心,怎么竟没有发现,周勋的真面目?

果然是分手看人品吗?

电话响了起来,是柳夏落的闺蜜吴茜。

“夏落夏落,我被乔林骗进深山老林了,你都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偏僻,前几天手机都完全没有信号!”

柳夏落嘴角一翘,笑了起来:“得了吧你,就你那德性我还不知道?要是乔林把你骗到深山老林你巴不得吧?最好就你们两人世界,然后你就可以趁机把乔林上了不是?”

“哈哈哈哈!知我者柳夏落也!”吴茜在对面重重地咳了一声:“快恭喜我吧!乔林被我拿下了!”

柳夏落瞪大了眼:“你不会真把乔林上了吧?”

“喂,请注意你的遣词用句好吗?我们是两情相悦,深层次交流了一把而已。”

吴茜嘿嘿笑着:“对了,话说这云峰山风景真的超美啊,你和周勋一定要来一次,看着云海日出,万丈光芒之下,进行一下深层次交流,你都觉得你是在修仙……”

“噗……”柳夏落险些被口水噎着,咳了好半天才开了口:“唔,之前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我都没能告诉你,我和周勋已经分手了。”

“什么?”吴茜在那边惊声吼了一声:“等等等等,什么情况?你们分了?我不过离开了一个礼拜而已啊!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嗯,柳依依怀孕了,怀的周勋的孩子。”时至今日,她说起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了前几天的伤情。

“什么?你没搞错吧?柳依依怀了周勋的孩子?”吴茜又惊叫了一声:“不是吧?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柳依依那贱人故意的吧?从小到大她就喜欢抢你的东西!”

柳夏落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不过时间应该不短了。”

“我就说柳依依那小贱人总喜欢在你和周勋面前晃是别有用心吧?我擦,这能忍?等着,姐我马上就回来了,等着我回来,定要让那小贱人好看!”

“还有周勋,也不是个好东西,明明都有你了,还特么和那小贱人勾搭,就管不住自己裤裆里那几两肉是不是?”

柳夏落低头笑了起来,心中涌起一阵暖意:“好了,吴茜,我这几天也想通了,周勋也是个渣男,渣男配贱女,就由着他们折腾去吧。”

“对,婊子配狗,天长地久。你别伤心,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回来,等我回来,我请你去吃大餐,我请客,你想吃啥吃啥,就当姐姐我安慰你弱小的心灵好了。”

“好啊,那我今天开始就不吃饭了,等着明天把你吃穷。”柳夏落笑呵呵地应着。

“小样儿,还能吃穷了我?”

柳夏落听见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有些熟悉,连忙道:“你快去和你的乔林联系深入交流去吧,我就不打扰了。”

把电话挂了,柳夏落就倒在了床上,好在,她也还有大哥,还有闺蜜,没有什么坎是跨不过去的,跨不过去爬过去就好了啊。

柳夏落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就又觉得有点困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柳夏落也没看是谁,直接接了起来。

“我和周勋开房了,我问过了,他根本不是来找你的,你整天自作多情的,以为这样就能刺激到我了吗?真不要脸!”柳依依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柳夏落的睡意一下子消失殆尽:“你们爱开房就开房,没必要打电话来通知我一声,谢谢您了。”

柳依依哼了一声:“柳夏落,周勋是我的,你别想抢走,永远也别想。要不要我给你直播一下,周勋是如何对我热情的?”

一个二个的,今天都没吃药咋滴?

“呵呵,不感兴趣。”

“柳夏落,你妈不是我妈的对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就等着瞧吧,我会让周勋彻底对你不感兴趣的。”

柳夏落把电话挂了,眸光渐渐变冷,柳依依,本来她都没打算怎样的,嘲讽她也就罢了,非要提她妈妈,那么,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柳夏落下了楼,就看见柳依依的包放在楼下的沙发上。

柳夏落微微眯了眯眼,柳依依刚刚出门不久,现在就已经和周勋在开房了,他们开房的地方,只有可能是柳家附近的四季酒店。

柳夏落直接在手机上拨了个电话。

“喂,110吗?我要举报,云影路的四季酒店有人卖 淫。”

“对的,就是现在。”

打完电话,柳夏落才施施然吩咐着佣人做了饭,一直到柳夏落吃了午饭,王婉如才带着柳依依回了家。

“柳夏落!是不是你?”柳依依飞快地冲了进来,高声质问着。

柳夏落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你说什么?”

“别给我装傻!一定是你,就是你举报卖 淫的,害得我被警察带去问话!”

原来果然被带去警察局了啊,柳夏落心中快要笑翻了,脸上却满是惊诧。

“你在说什么啊?举报卖 淫?我有那么无聊吗?而且你只是说你在和周勋开房,我哪里知道你们在哪儿开房?即使我知道,你们是恋人,只是正常开房,警察抓你做什么?”

“我没有带身份证!”柳依依气得满脸通红:“柳夏落,你别狡辩了,我知道是你!你就是嫉妒我,我告诉你,即使你这样用尽心机,周勋也并不会回到你身边,只会越来越讨厌你。”

“好了,依依。”跟在柳依依身后的王婉如开了口。

柳依依深吸了一口气,瞪了柳夏落一眼,走到了王婉如身后。

王婉如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想要知道是不是你,只需要叫警察局查一查电话号码就知道了,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这对她来说,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呢,是我,那又如何?”柳夏落仰起头:“我说了,周勋,她抢了就抢了,我也没那么在乎,可是总是三番五次来招惹我,我烦。”

王婉如冷笑了一声:“看来,以前还是我对你太容忍了。你大概忘了,现在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真以为,我不敢让你爸把你赶出去?”

柳夏落也笑:“他不会的,爷爷奶奶不会允许,你们平时可以对我各种不好,可是却不敢真的把我扫地出门,毕竟现在公司还有不少的股权在爷爷手里。”

“呵……”王婉如看了柳夏落一眼:“你还真把那两个当你的挡箭牌了?他们已经六十多了,你以为,他们还能活多久?他们一死,你看看这家里还有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如果我是你,我就乖乖的,好好听话,至少可以让你爸看在你们还是父女的份上,容你在家里住着。”

呵呵,她一点也不屑好吗?

“你好好跟依依道个歉,今天这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不道歉的话,我就让你爸来决定,如何处置。”

“道歉?”柳夏落嗤笑,站起身来:“做梦。”

柳依依听柳夏落这么一说,顿时跳脚:“柳夏落!你滚!你滚!我不许你在我家里呆着!滚!”

柳夏落看了王婉如母女二人一眼:“有两个碍眼的人在,我也不想待在这里。”

说完,径直出了门。

等着出了门,柳夏落才忍不住扶额,她好像又冲动了,关键是,她也只带了一个手机啊!这下要怎么办?

回去拿?

算了,回去也是找罪受。

柳夏落想了想,决定去逛街,反正手机支付宝和微信里面都还有点钱,不过是她存来买房和给大哥看病的。

今天气大发了,可以安慰自己喝杯饮料。

柳夏落想着,就朝着商城走去。

刚逛了一会儿,就看见楼下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商场,这架势,有点眼熟啊……

柳夏落想着,探出头往楼下望去,就看见了走在最前面的人。

我靠!

还真是顾言墨啊?

咦,他身边还有个女人?

黑色紧身裙,V领隐隐可以看到波涛汹涌,头发烫着大波浪,娇艳欲滴的红唇,啧,还是个美女啊!

是谁说顾言墨不近女色的?

可是他身边有这么优质的美女资源,干什么还让她假扮他的女朋友啊?

柳夏落眼中闪过一抹好奇,难不成是顾言墨喜欢人家,人家对他没什么兴趣?

也许今天顾言墨这样兴师动众,就是要给这位美女告白呢?

万一他们两个成了,她是不是就不用假扮他女朋友了啊?

柳夏落眼中亮晶晶地一片,顾言墨已经上了透明的电梯,直接去了顶楼的花园餐厅。

柳夏落眨了眨眼,也连忙坐了电梯上去了。

顾言墨与那美女在窗边坐了,柳夏落悄悄四下看了看,坐到了离他们不远的一个桌子,那里正好有一盆高大的盆栽挡着,顾言墨看不见她。

爱别无所求第13章试读

刚一坐下,就正好听到那女人开了口,声音轻轻柔柔,却似乎含着几分委屈:“我听我妈妈说,你昨天带了一个女人参加你们顾家的家族聚会,说那是你的女朋友?”

“是我女朋友。”顾言墨声音冷漠。

柳夏落瞪大了眼,什么情况,顾言墨难道不是喜欢人家?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好好解释一下吗?

“小姐,请问你要点单吗?”服务员走了过来。

柳夏落抓紧了手机,这餐厅贵得要死,她没钱点单啊。

“等等吧,我还有朋友没来,等我朋友到了我再点。”柳夏落心思一动,压低了声音开口道。

服务员果真给柳夏落倒了杯水就退了下去。

“她是谁?”那边那个女人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几分。

“关你什么事?”顾言墨的声音更冷了。

柳夏落听到这两句,这才觉得,情况好像和她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王紫晴,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离我远点,别妄想来过问我的事情。”

“顾言墨你不能这样,我与你订了亲的,我是你的未婚妻!”

纳尼?

顾言墨有未婚妻?

既然有未婚妻,为什么还来找她冒充女朋友?

“未婚妻?”顾言墨冷笑了一声:“不过是几个长辈开玩笑说着玩的,我从来没有答应过,况且,你之前不是交了个男朋友吗?我听说你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啊?”

王紫晴眼中闪过一抹亮光:“阿墨,你是不是因为我交了男朋友,所以生我气了啊?我那时候也是年少无知,所以才被那男人的花言巧语骗了,我现在后悔了……”

“你后悔了关我什么事?”

顾言墨笑了起来:“王紫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觉得我虽然是顾家的儿子,可是却排行第三,上面有两个哥哥,还有几个叔叔,所以觉得顾家的产业怎么也不会落到我的头上,所以对我不屑一顾。”

“你去巴结了李家的大儿子,可是人家玩玩你把你甩了,你看如今顾氏被我握在手中,就又想起我来了。”

“怎么?我长得像收破烂的?”

柳夏落险些把嘴里的水喷了出去,不过也大概了解了这两个人的恩怨纠葛了。

大概是之前顾家和这位王紫晴家里的长辈觉得两个人很配,所以想要让两人订婚。

但是王紫晴觉得顾言墨是老三,很多家里选继承人都是选长子,所以轮不到顾言墨。所以就跑去巴结了一个更有希望的人。

可是没想到巴结错了人,那人把王紫晴玩了一把就又甩了。这王紫晴看顾言墨现在出息了,就又回来找顾言墨了。

啧,好大一朵白莲花。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女人了。

柳夏落轻哼了一声,看顾言墨满脸的不耐烦,眼睛转了转,站起身来朝着顾言墨走了过去:“阿墨,你也在这儿啊?好巧啊……”

顾言墨听见声音,抬起眼朝着柳夏落看了过来,神情一动。

王紫晴也看到了柳夏落,握着包的手一紧:“阿墨,这是?”

顾言墨嘴角一翘,朝着柳夏落伸出了手来。

柳夏落将手放在了顾言墨的手中,就被顾言墨拉到他身旁坐了。

“柳夏落,我女朋友。”

王紫晴愣了愣,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就是昨晚上你带回了顾家的人?”

顾言墨没有理她,倒是柳夏落笑眯眯地开了口:“阿墨,这位是?”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顾言墨伸手拨了拨柳夏落的头发:“你怎么在这儿?”

“在家里觉得无聊,就出来逛逛,逛累了说来吃个东西的,结果就看见你了。”柳夏落眸光一转:“你和这位小姐还有什么要紧事情要谈吗?”

顾言墨摇了摇头。

“那你陪我一起吃饭好不好?吃完饭陪我一起逛个街吧?”

“好。”顾言墨二话不说的就应了下来,径直站起了身来:“这儿的东西不好吃,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柳夏落欢欢喜喜地应了,也跟着站了起来,朝着那王紫晴看了一眼:“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说完就又望向顾言墨:“这位小姐的账阿墨你帮她结了吧。”

顾言墨从善如流,叫了经理过来:“这位小姐今天在这儿的点单,记到我名下。”

“是,三少。”

顾言墨说完就带着柳夏落出了门,柳夏落这才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向顾言墨:“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要怎么谢我?”

顾言墨也不问柳夏落怎么会出现,只将手揣在西裤兜里,眯着眼睛望向柳夏落:“你想要我怎么谢你?”

柳夏落觉得顾言墨的气场实在是有点强大,不过也丝毫没有畏惧,想了想,反正她现在手里没钱,今天回去肯定是要被柳进训的。

“我和家里人吵了架,今晚上不想回去。”

“哦?所以……你今天晚上要准备和我睡?”

“睡睡睡!你整天脑袋里能不能老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我是想要你给我几百块钱,我晚上吃个饭,去找酒店开个房。”

“哦。”顾言墨瞥了柳夏落一眼:“没钱。”

“没钱?”柳夏落瞪大了眼,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信的:“你是顾言墨,怎么可能没有钱?顾家财团的掌权人?你告诉我你没钱?你是不是以为我傻?”

顾言墨嗤笑了一声,从兜里把钱包拿了出来,打开来给柳夏落看了看:“你自己看看,我有没有钱。”

柳夏落将信将疑地接过钱包,却发现里面的确连一点现金都没有,只有各种卡。

“……”

柳夏落把顾言墨的钱包又塞回了他手里:“我不管,今天我帮了你,你也得帮我才行。”

“我又没有求你来帮我,你即使不出现,我也可以把她解决掉。”

“屁!顾言墨你翻脸不认人,白眼狼!堂堂财团掌权人,怎么这么抠门?算了算了,我算是看透你了,再见!以后我再也不会帮你了!”

顾言墨嘴角微微上扬着,见柳夏落转身要走,伸手抓住了柳夏落的胳膊。

“做什么?”柳夏落瞪着顾言墨。

顾言墨笑了笑:“我没钱,不过,可以请你吃饭。”

柳夏落脚步一顿,顾言墨这样的人,请吃饭,怎么也得是大餐。

“好吧,勉为其难给你这个机会好了。”

顾言墨带柳夏落到了一个四合院,四合院坐落在楚城市中心的位置,环境清幽。

“这地段,这环境,能够在这儿开餐馆,都是不缺钱的主。”柳夏落啧啧叹着:“不过多来几个你们这样的客人,也很快就回本了。”

顾言墨睨着柳夏落笑了笑:“乡巴佬。”

“?!!”

“顾言墨你有病啊?你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高冷绅士的霸道总裁的样子,到了我面前就跟得了疯狗病一样,张嘴就开咬!我招你惹你了啊?”

顾言墨冷笑:“难道你没招惹我?难不成第一次见面就抓我命根子的人不是你?”

“我是喝醉了!喝醉了!”柳夏落几欲抓狂。

“你说你喝醉了,谁知道呢?谁知道你是不是见我长得好看,见色起意,借酒装疯,故意吸引我注意的?”

“你脑洞真大!你一个大男人,抓了又怎么了?你又不吃亏,你要计较多久啊?小肚鸡肠。”

“对啊,我就是小肚鸡肠,那这顿饭咱也别吃了。”

“……”柳夏落恨得咬牙切齿,最终还是咽下了这口气:“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你大人有大量,和我计较什么。”

顾言墨看着柳夏落气得抓狂,却只得认输的样子,嘴角翘了翘:“这就对了嘛,女人,就是应该软一点。”

柳夏落气得肝疼,冷哼了一声,转移看话题:“怎么我们坐下这么久都没有人来叫我们点单啊?”

“不用点,这里只卖两种东西。”

“哈?”柳夏落瞪大了眼:“只卖两种东西?什么东西?”

柳夏落揣测着:“牛排?不应该啊,这院子古香古色的,卖牛排太违和了啊?”

“粥和小笼包。”顾言墨揭晓了答案。

“什么?”柳夏落瞪大了眼:“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就请我喝粥吃小笼包?”

“怎么?你看不起粥和小笼包?要知道,这里一碗粥就得要一百多块呢,一笼小笼包三百多块呢。”

柳夏落几欲抓狂:“卖一千也还是粥和小笼包啊!你们有钱人是不是都有毛病啊,花这么多钱来喝粥吃小笼包?”

顾言墨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你还在别人的地盘上,可不能说人家的不好,不然,小心他们在你的粥里面吐口水。”

“……”

柳夏落定定地望着顾言墨,不吭声了。

感觉自己遇到了神经病怎么办?

这个什么劳什子顾氏财团掌权人一定是假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顾言墨一定死了八百遍了。

顾言墨却似乎完全感觉不到柳夏落眼里的杀气,门口的铃铛响了响。

“请进。”

顾言墨的话音一落,门就被推了开来,柳夏落朝着门口望了过去,一下子就悟了。

顾言墨来这里吃饭根本不是为了吃饭的吧?

根本就是为了来看美女的吧?

柳夏落, 顾言墨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爱别无所求》这本书人物情节很生动,感情真挚,我非常羡慕柳夏落 顾言墨的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