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爱你与我有些遥远

爱你与我有些遥远

主角:江禹萱, 单浩宇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4 10:29:25

江禹萱 单浩宇是《爱你与我有些遥远》本书的主角,《爱你与我有些遥远》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此时,叫骂声越发近了,江禹萱心如死灰,这前豺狼后虎豹的,估计是要凉了。“小娘们竟然敢打我?看我不……单,单总?!”钱浩不可思议地望着几乎快要贴在一起的两人,脸上狰狞的表情立刻换成了谄媚而尴尬的笑容,话都有点说不清楚了,“你,你们认识?”“嗯,有事?”单浩宇先前看着从包间里追出来的男人就觉得有几分眼熟,这一走近才发现是钱浩。忘了哪年哪月的时候见过一面。也没什么交情,仅仅是见过。
展开全部

遇见你就没好事

江禹萱自然也听到了,本就怦怦直跳的心更加慌张——这个家伙在包间里动手动脚不知好歹,胆子这已经够大了,如今竟然还想追出来?!

这下子可怎么办?她先前喝下的酒在肚子里推波助澜,这时的江禹萱甚至需要扶着墙才走的稳当。这跟喝惯了各种酒千杯不醉,又身强力壮的钱浩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江禹萱才走了没两步,就被握住了手腕,她瞳孔骤然一缩,心凉了下去。

她试着用力挣扎,却根本不能将自己的手腕从钱浩的爪子中抽出半分。

由于包间处于一个较偏僻的位置,来往的人十分少。就算偶尔有一些路过的送菜的服务生,也最多是悄悄咪咪的看他们两眼,就当是夫妻之间的小打小闹一般,根本没有要插手的意思。这让江禹萱打消了大声呼救的念头。

“你还想走?是不是担心我趁你喝醉了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啊?你拿我当什么人了?嗯?”嘴里说着再正直不过的话,可脸上的表情却完完全全的泄露了钱浩的所有心思。

“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只是想去卫生间呀。”江禹萱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脸色几乎是惨白的。

在咄咄逼人的钱浩面前,她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可惜钱浩再也没有耐心跟这个女人玩下去了:“妈的,你够了没有?卫生间明明在另一个方向,你还想骗老子多久?我告诉你,我就是想玩玩你,怎么滴吧?你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插翅难逃!所以我警告你,别再动什么歪脑筋!”他咧嘴一笑,伸手摸上了江禹萱的脸,色咪咪的看着她,“你有这功夫,不如好好想想,今晚在床上怎么伺候我?”

这样的举动和话语引得江禹萱一阵恶心,往后退了一步。

谁知钱浩竟也紧跟着上前了一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但没有拉开,反而更近了。

“你太过分了!滚吧!”江禹萱知道自己如果再在这里继续呆下去,是肯定没有办法得到解救的了。她刚才趁人不注意,给卢君豪发了条短信求救,到现在也没半个字的回复。傅玉兰此时正在法庭上工作,即使她不顾审理的进行立刻往这边赶来,也不可能及时赶到数里之外的帝豪酒店来救场。

这种时候只有靠自己了!

江禹萱咬咬牙,抓起手中的小皮包便往钱浩头上砸去。钱浩没料到看上去柔弱不堪的江禹萱竟然会出手攻击自己,根本没有防备,一个踉跄便撞在了身后走廊的墙壁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江禹萱再次对他下了狠手——她提起自己的膝盖,十分用力的往他的胯 下撞去!

“啊——”一声哀嚎过后,钱浩双手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倒在了地上,痛得龇牙咧嘴,翻来覆去直打滚:“你这个女人,你有本事你站住,你给我等着!我要你好看!”

然而,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都不会乖乖的站在原地等着钱浩给她好看。江禹萱虽然有些脱线,但也不至于傻到听钱浩的话。

趁着钱浩在地上还未起身,江禹萱转身朝下楼的方向撒丫子就跑。

其实也不能叫跑,因为以她现在的状态,连走路都有些困难。江禹萱十分后悔,从一开始就应该说自己酒精过敏的!要是谁还敢灌她就,她就立刻倒在地上翻白眼,碰瓷碰死他们。

这下好了,在这种逃命的关键时刻,竟然会被酒精影响成这个样子!

楼梯有些陡,而且脚上的高跟鞋有些磨脚,最后再加上喝了酒之后脑子昏昏沉沉,心里又着急的不得了,在“噔噔噔”的逃亡过程中,江禹萱一个不留神,便在下楼的时候滑了一跤。

“呃!”江禹萱倒吸一口冷气,疼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真的是越慌越乱,越乱越慌。难道是上天铁了心不让她逃离这具虎口吗?

江禹萱着急的向后看了一眼,见钱浩仍没有从疼痛中缓过神来,还在地上半死不活地躺着,稍稍舒了一口气,忍住脚踝处传来的剧痛,瘸着脚一拐一拐的跳向了楼梯旁的拐角处,扶着墙蹲下,一边轻轻按摩着自己红肿的脚踝,一边期待着那个男人不要发现自己,至少,不要太快发现自己。

另一边,应酬中的单浩宇对饭桌上的人们明里暗里的打探和奉承惹得有些疲惫烦躁,于是,他随意找了个借口,来到包厢外透透气。

好巧不巧的,他又撞见了江禹萱。

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的江禹萱,与前几次的她截然不同,不是拍摄内衣广告时的妩媚,也不是冲向办公室质问他的凌厉,而是狼狈,十分不堪的狼狈。

单浩宇看着她慌慌张张的从包间里冲出,而后另一个男人紧跟着她出了包间,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离开,甚至要对她动手动脚图谋不轨。而江禹萱在紧张和慌乱之中,竟对那个要非礼她的男人出了手。

这几幕完完整整的落在了他的眼里,一种一样的心情漫上了心头——是愤怒,是强烈保护欲,还有一丝浅浅的,连单浩宇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开心。

原来,她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种,为了名利而出卖身体的女人。

单浩宇没有多想,快步走了过去。

楼梯边,江禹萱的身体缩在角落里,小小的一团。这既是为了让自己不易被钱浩发现,也是为了缓解内心空前巨大的紧张不安。

“喂,脚还好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江禹萱身前响起,她惊讶地抬起头,见立在跟前的人竟然是单浩宇,满脸的不可思议。而这种不可思议只持续了不到一秒便消失了,随而代之的是冷漠的神情:“挺好的。”那副表情,就差没有把“不要你管”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单浩宇皱了皱眉头——这女人怎么这么嘴硬?又红又肿,都成这样了,还说挺好的?

“每次见着你都没好事……”江禹萱一边揉着脚踝,一边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嘟囔囔的。声音虽小,可单浩宇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他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似乎能夹开一个核桃。

警告你,她是我的

“挺好的?我可没看出来你哪里挺好的。还有,你搞清楚,不是因为看见我才这么倒霉,就算我没有出现在这里,你照样这么倒霉。”单浩宇见自己关心她她还不领情,心里不是滋味。

江禹萱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说你这人到底什么意思啊?来劲了是吧?”

真是的,就没见过这么难缠的人。没找他算账就不错了,他还非要来自己凑上来。

“妈的,那个女人跑哪里去了?老子非要把她抓回来……”江禹萱听见不远处隐约传来的骂声,心里一紧,也顾不得脚上的伤,站起来就想继续往外跑,结果才踏出去两三步,差点又摔了下去。

单浩宇眼疾手快,在她倒地之前,赶紧扶住,手搂在她的腰间,用力往自己怀里一带。

此时,叫骂声越发近了,江禹萱心如死灰,这前豺狼后虎豹的,估计是要凉了。

“小娘们竟然敢打我?看我不……单,单总?!”钱浩不可思议地望着几乎快要贴在一起的两人,脸上狰狞的表情立刻换成了谄媚而尴尬的笑容,话都有点说不清楚了,“你,你们认识?”

“嗯,有事?”单浩宇先前看着从包间里追出来的男人就觉得有几分眼熟,这一走近才发现是钱浩。

忘了哪年哪月的时候见过一面。也没什么交情,仅仅是见过。

“没事!没事……禹萱说她出来上卫生间,可过了好久都没有回来,我这不是放心不下嘛,就出来看看。”钱浩认出单浩宇的身份,又换上了卢君豪在的时候他戴着的面具,说谎不打草稿,眼睛都没眨一下。

“是吗?”单浩宇挑挑眉,将搂着江禹萱的手收得更紧了,就像宣誓主权一般的,居高临下的看着钱浩。

本该是少女心满满的一幕,江禹萱却偏要打破。她使劲从单浩宇怀里挣脱出来,神情嫌弃,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不好的东西。

见到这一幕,钱浩的眼睛亮了亮——看来他们的关系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亲密。

“你……”单浩宇看江禹萱的眸色暗了暗。他这是在帮她好吗?这女人是不是以为自己在趁机吃她豆腐?

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

“哎呦喂,瞧瞧你!喝的这么多。我不让你喝你偏要喝,现在知道酒劲儿大了吧?”钱浩用一种责备又无奈的语气对着江禹萱说,像是在埋怨她的不是,可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瞟向了单浩宇,“单总,禹萱她不胜酒力,要不,我先送她回家?”

说着话,钱浩就要伸手去扶她。

“单浩宇……”江禹萱害怕地往单浩宇身后躲了躲,下意识拉了拉他的衣角。她拉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为了躲避一个流氓而向另一个流氓求情吗?

可她这一动作却让单浩宇的心情大大的好:没想到这只咬人的兔子,居然还有这么懂得示弱的时候。

其实钱浩在乍一下看到单浩宇的那一瞬间,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他的名声和势力摆在那里。

可转念一想,服装商和煤矿产业八竿子打不着,即使单浩宇他在这里有钱有势,但似乎也不能那么威胁到自己。

再说,他钱浩也不是吃素的。

美色在前,钱浩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壮着胆子又上前了一步,试图将江禹萱匆单浩宇背后拉出来。

“不需要你来送,我来就好。”钱浩的迫不及待映在单浩宇的眼里,不断挑拨着他的怒火。他跨出一步,生生挡在了钱浩还江禹萱中间,阻断了他色眯眯的视线。

钱浩尴尬的笑了两声,讪讪收回了手:“呵呵……这样麻烦您不太好吧!”他脸上的笑已经快要挂不住了——自己似乎也没有得罪这个单浩宇啊,为什么他偏不成全自己的好事呢?

难道是他的意图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钱浩疑惑。可如果再表现的明显一些,看单浩宇这表情,似乎马上就要冲上来打自己一样。

“有什么不好的?我都没有说不方便,你在担心什么?”单浩宇的怒意显而易见。

他已经不想再跟这个油腻的男人多废话,直接将江禹萱打横抱起,不顾钱浩和锅底一般黑的脸色以及众人异样的视线,就要往帝豪大门外走。

“单总,您非要跟我作对吗?”钱浩冷冷的出声,连笑嘻嘻的假面具也懒得带了,与其绵里藏针话中有话,不如公然针锋相对来的爽快,“如果您也看上了这个女人,我们完全可以共享啊!一定要这么自私,霸占着她吃独食吗?”

这男人脑子里都是什么龌龊东西?

单浩宇脚步蓦然僵住,回头嫌恶的瞥了钱浩一眼,用更加冷漠尖锐的声音,一字一句认真道:“我警告你,这是我……我们公司签下的模特,要是让她受了什么委屈,起了什么流言,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他便离开了,只留下一个修长的背影。

钱浩暗暗地捏紧了拳头。

网上都传言说,江禹萱跟Timemory高层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借着这层关系,自以为是到让Timemory用自己没有修过的图做内衣广告。

看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你放开我,你要对我干什么?”江禹萱只觉得头晕目眩,头重脚轻。她感到自己被人抱了起来,下意识地挣扎几番,嘴里嘟嘟囔囔的让单浩宇不要碰她,把她放下。

可怀里的温度和舒适的感觉却让人不由得产生了些睡意。

从帝豪里的包间到停车场,这一路走来,单浩宇都在被江禹萱拳打脚踢。虽说算不上多重吧,可这么折腾着实是有些让人恼火。

这丫头,看来是真喝多了。

他的语气凶巴巴的,可江禹萱恰恰又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立刻给他怼了回去:“这话不该我来说吗?到底要抱着我去哪里?君子不乘人之危,你才给我老实点!”

这时,单浩宇在负一层找到了自己的车,摸出钥匙,打开车门,一下子把她甩在了后座上。

小说《爱你与我有些遥远》 第11章 遇见你就没好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爱你与我有些遥远》这本书写的不错,故事内容也不错,希望作者不要烂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