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浮生与你在流浪

浮生与你在流浪

主角:林栗, 蒋默川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08 19:14:01

《浮生与你在流浪》以林栗 蒋默川为中心,主要讲述了:说话间,蒋默川起身,一双大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脑袋,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她后脑的伤口是否有溢出鲜血的迹象。“你做什么呀,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呀,虽然你长得还蛮帅的,但我也是一个很传统,很保守的女孩子,你这样对我,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任呀。”林栗用一双天真可爱的眼睛看着蒋默川,不时地眨着眼睛。蒋默川低下头,正好瞧见林栗弯弯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好看得无以伦比。
展开全部

浮生与你在流浪:很可能短暂失忆

林栗装出可怜的样子,蜷缩在床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胸口,撅着嘴说道:“人家头好疼,虽然你长得帅,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呀。医生,你快帮帮我。”她向主治医师投来求助的目光。

主治医师是个人精儿,一下就明白过来,走到蒋默川的跟前,说道:“这位先生,你太太的病情很严重,还需要一些时间调养,要是你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先留下来陪陪她,这种时候,最能见证你们之间的真情了。”

“你一个骨科医生,倒是懂得挺多,不仅懂脑科,还是爱情专家,你这种人,怎么就没坐上院长的位置。”蒋默川平日里也不屑于跟别人争论这种事情,但今天他从头到脚都很反常。

主治医师被他说得一脸尴尬,杵在那里终于不敢多说一句话。

林栗忍着疼,从床上站起身来,没穿高跟鞋,站在蒋默川的跟前,也体现出了最萌身高差,但她脸上带着坚毅之色,说道:“算了,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本小姐要回家。”

说完,林栗赤着脚就往外走。

然而没走几步,背后就有一双大手,狠狠的抓住了她消瘦的肩膀。

“你脑子摔坏了,还是要留在这里住几天比较好。”蒋默川不仅声音低沉冰冷,而且言辞也是一点客气都意思都没有。

林栗终于火了,反手一巴掌扇过去,也不管会扇到蒋默川的什么地方。

好在这一巴掌落了空,蒋默川的反应很快,在她刚刚动手的第一刻,他就收了手,往后躲开了去。

“不要你管,你既然有事,你就走吧,我自己会照顾我自己。”说话间,她不知为何,莫名的泪眼婆娑。

蒋默川的眉宇间透出一丝霸道,又一次将林栗横抱了起来。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悬空,后脑一阵吃痛,但她忍着疼,一句话都没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可是,这一次她受伤的确很重。后来才知道,当时她在浴室里摔倒,后脑撞到了浴池旁边的菱形台阶上。

当时,整个浴室里满是鲜血。

现在,她被蒋默川粗鲁地横抱起来,后脑上又一次溢出了鲜血。

一旁的主治医师一看,立时用责怪的眼光看着蒋默川,说道:“你这个男人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真不知道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就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我!”蒋默川想发火,但看到林栗后脑上殷红的鲜血,把枕巾染得一片血红,他也失去了发火的力气。

林栗进了手术室,这一次可不是小题大作。当时林栗气昏了头,刚刚被蒋默川放到床上,人又一次陷入了昏迷,而且进入了休克的状态。

这件事情,甚至惊动了林父,连凯恩那个原本不应该来的男人,也出现在了手术室外。

林父一过来就走到蒋默川的身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栗栗怎么会受伤!”

“是我不好,林董,我以我的人格保证,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负责到底。”蒋默川一脸认错的样子,也的确表达出了他的决心。

凯恩走过来,面上不带一丝表情,问道:“蒋总,你贵人事忙,你应该去忙你自己的事情。栗栗是我的未婚妻,应该由我来照顾他才是。”

“不行,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自然应该由我来照顾。”蒋默川提高了声线。

就是这时,手术室里走出来一个带着口罩的主治医师,不客气地瞪着蒋默川,沉喝道:“叫什么叫,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要吵架的,滚远点!”

林父当然认得那主治医师,主治医师,也不可能不认识林父。

但主治医师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林父也不能多说一句。

蒋默川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一脸不忿,转身坐在手术室外的靠椅上。

凯恩意味深长地看了蒋默川一眼,遂走到林父的跟前,轻言细语的说道:“林伯父,您也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嗯,好。”林父感激地看着凯恩,与凯恩一并坐下。

但林父与凯恩,并没有跟蒋默川坐在同一条靠椅上,他们面对面的坐着,中间隔着一条走道。

蒋默川不屑都看凯恩一眼,凯恩也没有再去看蒋默川,只是在林父的耳边轻声说道:“林伯父,那个项目,确定要交给蒋氏集团了么。”

林父有意无意地看了蒋默川一眼,眉心一阵抽搐,说道:“看起来,这件事情还得重长计议。”

“林伯父,以小侄看,蒋总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只是他可能太过心高气傲,就算这个项目真的要交给他,至少应该给他一些挫折,否则的话,只怕他以后会更加的骄傲。”

凯恩原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夺走林氏的项目,但他却并没有那样做。

如此,林父对凯恩的人品,也是刮目相看,暗暗点头说道:“你说得对,他的确是太年轻了。”

蒋默川并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半夜过后,手术室的们再一次打开。

主治医师一脸笑的走到林父跟前,恭恭敬敬地说道:“林董,刚才真是抱歉,我说话有点不太礼貌,但是请林董见谅,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没关系的。”林父一脸和蔼的站起身来,问道:“小女到底怎么样了,手术还顺利么。”

“林董请放心,我们这里都是一流的医学团队,自然不会出什么意外,只是林小姐的伤...”眼前的这个主治医师,可不是刚才那个骨科主治医师,而是脑科的第一把交椅。

“小女到底怎么样了。”林父一脸紧张。

蒋默川也追身过来,急切地问道:“医生,林小姐的伤是因我而起,希望你能把一切如实的告诉我,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主治医师冷冷瞪了蒋默川一眼,并没说话。

凯恩也问到:“医生,您可不要跟我们打哑谜啊,有什么话,您请尽管直说。”

主治医师善意地看了凯恩一眼,凝重说道:“手术很成功,如之前所料,林小姐可能会短暂失忆。”

浮生与你在流浪:装,继续装

“你是哪位,为什么守在我的床前,你是我老公吗?”林栗再次醒来的时候,蒋默川仍然守在她的床边,而且一直紧握着她的手。

蒋默川的手掌很温暖,被他的手紧紧地握住,让林栗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蒋默川原本已经睡着了,但听到林栗的声音,立刻就抬起头来,问道:“你终于醒了,你的伤的确很重,你需要好好休息几天。”

“我受伤了,什么时候受伤的。”林栗想爬起来,可脑袋上绑着纱布,头沉的厉害,只是一个小动作就让她的头疼得快要炸了。一时间,满目的痛苦之色。

蒋默川看在眼里,眼神中再次透着一丝隐晦的怒意,沉声道:“不是告诉你受伤了么,你乱动什么!”

说话间,蒋默川起身,一双大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脑袋,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她后脑的伤口是否有溢出鲜血的迹象。

“你做什么呀,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呀,虽然你长得还蛮帅的,但我也是一个很传统,很保守的女孩子,你这样对我,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任呀。”林栗用一双天真可爱的眼睛看着蒋默川,不时地眨着眼睛。

蒋默川低下头,正好瞧见林栗弯弯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好看得无以伦比。

“怎么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呀。”林栗撅着嘴问。

蒋默川视线下移,见到林栗鲜红的两片嫩唇,眉头一阵闪动,倏然站起身来,直了直腰杆,冷声说道:“没什么,我不是你老公,还有,你失忆了,老实说,我是真看不出你哪儿保守了。”

“这么说,你以前认识我?”林栗嘟喃着嘴问。

“算是吧。”蒋默川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一脸冷漠。

“你说我不是一个保守的女生,那你的印象里,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呀。”林栗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满眼期待地看着蒋默川。她似乎很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蒋默川闻言,也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林栗。从头到脚,一处都没有放过。那种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一丝怀疑。

“你怎么了?”林栗追问。

“我不了解你。”蒋默川说完,竟然转身就离开了林栗的病房。

林栗有些失望,满目空洞地注视着陌生的天花板。

特么的,本小姐都伤成这样了也得不到你一句真话,真特么的太没良心了。

“对了,你要是饿了,按一下床头柜上面的铃,我会亲自派人给你送便当过来的。”蒋默川突然又开了门,探头进来叮嘱说道。

林栗漠然地看着他,没有说话。知道蒋默川关上了门离开,她这才吐了吐舌头,很不高兴地说道:

“猫哭耗子假慈悲,要是真的关心我,你就一直陪着我呀。也不看看这伤是怎么来的,我要是真的失忆了,你是一辈子都不会告诉我真相的吧,混蛋!”

正当她心中不忿无处宣泄,病房的门又被人打开了。

“栗栗,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了,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呀。”门口走进来一个身形肥胖,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

林栗对她可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张娇。

张娇是林栗与何景倩两人的共同好友,但很多时候,张娇却是更愿意站在何景倩的那一边。

大家都以为林栗受伤失忆,林栗便是继续装下去,带着一丝不屑的目光瞧着眼前的张娇,呵呵笑了笑,问道:

“你又是谁,为什么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很讨厌,你以前是不是得罪过我。”

“哎呀,栗栗,看来你是真的失忆了,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呀,我是张娇,娇娇,记起来了吗?”说话间,张娇还摆出各种pose,头上摆出个爱心,搞得好像她自己多萌似的。

林栗见了,真想说:你特么的就别来恶心我了行不行,本小姐现在心情烦着呢,看到你这家伙心里就是气。

然而,张娇手里捧着鲜花,后面跟了几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她们手里提着果篮,还有张娇亲自为她准备的便当。

见到这些,她一切没骂出来的话,也就被她自己给吞了回去。

“这是做什么呀,看样子,我们很熟呀。”林栗仍然装作不认识她。

“唉,是哪个挨千刀的把我们家栗栗伤成这样,要是让我知道了,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张娇看起来很愤怒的样子,不知为何,让林栗的心里少有的感到一丝温暖。

然而,正是此间,一个一米九高的男人跟了进来,一脸冰冷地喝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还不给我滚出去!”

张娇回眸一看,正是她曾经在美国见过的蒋默川。

“蒋默川,是你?”张娇一脸吃惊地看着蒋默川,同时挠首弄姿,含笑攀谈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呀,我是张娇,何景倩的好朋友。”

“不认识。”蒋默川语出冰冷,把张娇搞得一脸尴尬。

躺在床上的林栗心头一笑,小胖子,你也不好好照照镜子看看,就你那一脸死肥猪不怕开水烫的外表,根本就不是人家蒋默川的菜,也好意思硬着头皮上。

“那好吧,我可以问你个问题么。”张娇似乎根本看不出蒋默川根本就是想让她赶紧滚,愣是赖着不走,非要说个没完。

蒋默川很不耐烦的指了指门口,说道:“门在那边,你可以滚了。”

这下,张娇仰首看到了蒋默川那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立时间自尊心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她不得不退出去,哭丧着脸骂道:“蒋默川,别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可以欺负人,倩倩不选你,就是因为你的脾气太臭了!”

骂完了,张娇也走远了。

但张娇带来的东西,都还堆在林栗的病房里。

蒋默川找来护士,说道:“麻烦你们找人把这些垃圾都扔一下。”

看到蒋默川如此霸气的行为,不知怎么搞的,林栗这心里就是觉得很爽,很happy!

“你叫蒋默川?”林栗继续装。

蒋默川双手怀抱胸前,冷眼瞪着她,说道:“装,继续装!”

“装你妹!”林栗嘴硬地回了一句。

林栗, 蒋默川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浮生与你在流浪》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