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婚情不予两生契

婚情不予两生契

主角:苏桐, 席嘉洛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1 11:55:03

这本书《婚情不予两生契》的主人翁苏桐 席嘉洛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苏桐肿的老高的脸,王伯自然也看见了,但他什么也没问,只是担心的看了眼苏桐,继续开车。到了公寓,苏桐下意识的想回自己的房间。“坐下。”席嘉洛扫了眼苏桐,冰冷冷的下令。“哦。”苏桐撇了撇嘴,老实坐下。席嘉洛进了趟卧室,很快又折身回来。苏桐坐在沙发上,看着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的席嘉洛,有些不明所以。“席先生?”见席嘉洛盯着她若有所思,她小声的喊了一声。
展开全部

婚情不予两生契:生病了

苏桐本想避开,可席嘉洛不偏不倚正朝她这个方向走来。且,席嘉洛还看到了她。

苏桐避无可避,只能站在原地,低头,压低声音道:“席先生。”

“嗯。”头顶的声音冷漠疏离,随后,苏桐感觉席嘉洛的脚步远了。

大松一口气,刚走出两步,席嘉洛低沉的声音,出其不意的从后方传来:“苏桐。”

“啊?” 苏桐太紧张了,一听席嘉洛叫她名字,她下意识的转过身。抬头,却对上了席嘉洛那不带感情的双眼。

“你脸怎么了?”席嘉洛冰冷的问道。

苏桐抓紧了手中的药,伸出一只手挡住肿得老高的脸颊。

她眼神闪了闪,并不想将事实告诉席嘉洛,淡淡的说道:“没事。”

席嘉洛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苏桐长舒了一口气,还好他没追问下去。

可谁知道,那男人突然扔下一句“跟我回家。”

“啊?”苏桐有些没反应过来。

席嘉洛的脚步顿住,头也不回的冷冷开口:“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哦。”苏桐知道忤逆这“暴神”的后果,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

一出医院,王伯的车便开了过来,“席先生,苏小姐。”

席嘉洛没有回应,直接进了车。

苏桐肿的老高的脸,王伯自然也看见了,但他什么也没问,只是担心的看了眼苏桐,继续开车。

到了公寓,苏桐下意识的想回自己的房间。

“坐下。”席嘉洛扫了眼苏桐,冰冷冷的下令。

“哦。”苏桐撇了撇嘴,老实坐下。

席嘉洛进了趟卧室,很快又折身回来。

苏桐坐在沙发上,看着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的席嘉洛,有些不明所以。

“席先生?”见席嘉洛盯着她若有所思,她小声的喊了一声。

这时,一支白色的药管突然从天而降,准确的落到她的手心。

“自己上药。”席嘉落冷冰冰的扔下几个字,转身就走。

苏桐捏着药管,心里五味陈杂。抬眼看向席嘉洛的卧室,那紧闭的门,让苏桐心里有些酸。

抿了抿略显苍白的唇,苏桐起身回了卧室。

苏桐果断用了席嘉洛的药,这药的效用,苏桐完全信得过。

果不其然,才一个下午,脸就消肿了。等苏桐到医院去看苏晨的时候,脸只是有些微红。

“妈妈,你的脸怎么了?”小家伙一见苏桐来看他,高兴得不得了,但看到苏桐脸上不正常的红,忍不住一阵担心。

苏桐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笑道:“可能是洗面奶过敏吧,晨晨乖,妈妈没事的。”

小家伙一脸心疼,小手拉着苏桐,“妈咪,这两天辛苦你了。”

说完,小家伙凑过去,在苏桐的脸颊上亲了亲。

“谢谢妈妈,晨晨一定好好治疗,等晨晨好了,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再也不要妈妈这么劳累了。”

苏桐听着小家伙的话,心里一阵感动。这些天的劳累,似乎也在这一刻消散殆尽。

这两天苏晨的病情不是很稳定,苏桐担心苏晨,晚上都在医院陪他。和昨天一样,晚十点,苏桐给席嘉洛发了条短信。

婚情不予两生契:怠工

苏桐等了十来分钟也没得到回复,放下手机,去洗手间简单的洗漱一番,便回了病房。

“妈妈,你快休息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小家伙拍了拍身下的床,笑着喊道:“妈妈,陪护床太硬了,你跟晨晨睡,这床软。”

不等苏桐回答,小家伙已经将她拉到了床边。

苏桐看了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目光柔和的道:“好,妈妈跟晨晨一块睡。”有这么个体贴的小棉袄,她就算再辛苦,也值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苏桐便起来给苏晨买早餐。等苏晨吃完后,又匆匆往剧组赶。

日子,似乎进入了循环模式。

一连几天,苏桐医院拍戏两头跑,严重的睡眠不足,再加上唐霓诗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欺负,苏桐生病了。

好巧不巧的,席嘉洛今天突然抽风的要她做午饭。雇主的要求,她不能拒绝,也拒绝不了!

拖着沉重的身躯,苏桐打车去了席嘉洛的公寓。进屋,席嘉洛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见苏桐进屋,他十分不悦的声音传入苏桐的耳朵。

“这几天你严重怠工,是不是已经不将我这个雇主放在眼里了?”

席嘉洛的脸有些黑,再看他的眼神,分明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苏桐赶忙摆手解释道:“席先生,你误会了,我这两天真的有些忙不过来……”

她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意识到刚才那话并不能够成为她怠工的理由。

见席嘉洛沉默不语的盯着她,她心里更慌了,“席先生,我先去做饭了。”

放下肩膀上的包,她迅速的冲进了厨房。

饭菜很快做好了,香味飘散了整个厨房,可苏桐因为感冒,鼻子堵塞,一点味道也闻不到。

再则,她脑子昏沉沉的,似乎随时都会晕倒。

把饭菜都摆在饭桌上后,苏桐才强撑着喊道:“席先生,吃饭了。”

席嘉洛放下报纸,也不看苏桐,去洗手间洗了个手,便回来吃饭。

苏桐感觉很累,只想回屋休息。

“席先生,你先吃,我等会出来收拾。”

苏桐有气无力的说完,拖着沉重的身子要往卧室走。

“站住!”冰冷的低喝声突然传来。

苏桐转过身,却对上了席嘉洛那张冰冷无情的脸,她心一沉,小心的询问道:“怎么了,席先生?”

“你这两天,胆子很大。”席嘉洛淡淡的陈述,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有些冻人。

“我,有些不舒服。”

苏桐有些委屈,她不明白这个席嘉洛今天怎么这么能纠缠人?

“不舒服?哼,我看你是胆子大了!”

苏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她觉得眼前一花,随后一只手紧紧地扼住了她的下巴。

“别以为我上了你,你在我心中就有所不同,甚至可以为所欲为。”席嘉洛低头盯着他,脸上投下一片阴翳。

苏桐吃痛,抬起头,眼神倔强。

“席先生,我是真的不舒服。如果你觉得我怠工,我站在这里等你吃完便是了。”

苏桐实在没有力气跟他争论了,她现在身体非常不舒服。

“你……”

席嘉洛的眼神一狠,一把将苏桐甩了出去。

苏桐, 席嘉洛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高昂呀点评:

《婚情不予两生契》此书我看过很多遍了,内容十分精彩人物形象生动有特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