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大明宗室

大明宗室

主角:李昭, 张嫣

状态:已完结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2-30 18:26:41

独家历史军事小说《大明宗室》,主角李昭 张嫣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喘了口大气,朱二哥看了眼圈里还有23只正在换羽的小鹅,眼角1缩道:“幼娘姐,等这些雏鹅大了,二郎都不敢来找姐姐了。”“入秋就卖了,不过二哥以后想来也不容易了。”李秀杏声音带1丝惆怅担忧,这段日子朱二哥几乎天天来李家。她有点舍不得这个小弟弟了,朱二哥会讲笑话,会做菜,还会放套绳捕兔子。更重要的是不像其他人那样鄙视她们姐妹俩的大脚。朱以溯被天子实授大同镇天成卫新平堡千户的事情她也知道,代州虽然在太原镇,却和大同镇9隔了1个雁门千户所。自然也知道新平堡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在边镇第1线。
展开全部

头疼的回礼

夜里父子俩1个坐在椅子上灯下看书,1个跪在地上垂着脑袋,小脸上满是不服气。

刚刚赵期将礼单统计,朱以溯竟然发现儿子私自将代王送来的那张认票不认人的钱庄银票送给了刘时敏,这让他勃然大怒。

这可是1千两银子,他们这座小院子也92两的价格撑死了。可以想像一下,1千两银子能买1座多大的宅子?

且不说宅子,等到了新平堡千户所,总要拜访上司送礼,还要够田买宅子,哪样不需要花钱?

最重要的是朱以溯穷惯了,从小到大他连一百两银子都没见过,现在见了。林林总总的礼单加起来两千多两,没想到这个儿子好大的手笔,竟然将一半的家产送了出去!

朱以溯不反对给宣旨的太监送礼,毕竟这是惯例。要看什么人,他不反感刘时敏这个人,就算反感也要送。

而是给刘时敏送钱不合适,能被陈矩收为门人,这刘时敏会是收钱的太监吗?显然不是,给他送钱是好心办坏事,反而会让刘时敏看不起。

说到底,还是朱以溯舍不得这笔银子,更担心自己被刘时敏看轻,有秀才功名,朱以溯做事情最顾脸面,不要脸面的那是太监。

心烦气躁看不进去,索性放下书,瞪眼儿子,道:“起来说话,说说,你是怎么把钱送给刘大人的?”

这也是朱以溯好奇的地方,在他的理解中刘时敏就算爱钱,也不会收下这区区1千两银子。毕竟好名声是刘时敏的招牌,砸了招牌刘时敏也就失去了文人集团的青睐和吹捧。

“二郎把银票给刘大人时,刘大人脸色很不好,就像父亲刚才那样。后来二郎1说原因,刘大人才收下。刘大人不了解二郎可以误解二郎,可父亲怎么也会误解二郎一番心意?”

朱以溯被这话噎的轻哼一声,道:“说具体,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晚家法伺候。”

“这钱是给皇帝陛下的,刘大人这才喜笑颜开收下。二郎也看的出来刘大人是个好官,怎么会给刘大人送银子?咱家里银子本就少,送银子还不如送两包点心。”

心结消了,朱以溯一想那飞到皇帝兜里的1千两银子心里还是很肉疼的,故而脸一板道:“这种事情为何不与为父商量?为父不是舍不得银子,而是恼怒二郎自作主张。记住,下不为例。”

“孩儿省的了,以后绝不再犯。”

低头认错,撇撇嘴,这事和你讨论了,哪能显示咱的赤子心怀?今天1院子的锦衣卫,不讨论擅作主张,才能让皇帝陛下感动。感动了,这官职还不是坐火箭一样飙升?

挥挥手,朱以溯觉得不能这么便宜这小子,道:“去写5字,写完了再睡。”

朱二哥还没走,好像有话要说。朱以溯饮1口茶,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父亲,现在宗籍消名,过两日我们就要搬到新平堡,这李家婚事,是不是?”

看神情有些紧促的儿子,朱以溯微微皱眉,道:“去写字,这事为父再考虑考虑。”

之前他只期望于皇帝能消了他们父子俩宗籍,能换个9品闲职小官也是不错的。奏疏上所谓垦戍9边只是场面话,未曾想皇帝竟然当真了。

现在是世袭千户5品武职,这让朱以溯不由改变了不少心思。现在看李家小娘子,顿时觉得各种不顺眼。大脚不说,岁数还比自己儿子大。上面1个姐姐更是选秀女的时候投井自杀,实在不是好人家。他觉得自己儿子好歹也是太祖高皇帝血脉,娶个卫所3、4品大员嫡女才是应该的。

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而是为朱二哥将来着想。将来朱二哥会袭职千户,有个强大的岳父,也能顺风顺水发展,少些磨练。

至于李家小娘子,若儿子真的不舍,就纳妾吧。

作为有才华的宗室子弟,婚姻不能自主苦头他品尝过的。

见老头子这做派明显要变卦,顿时让朱二哥心里不爽,生着闷气回到自己屋里,研墨提笔沉思良久,嘴角1翘寥寥几笔完成老头子5字的任务,解了束发带9昏昏睡去。

父子俩之间的纷争结束后,赵期才回到正房,和朱以溯商量着回礼的事情。本地乡绅的礼物收了9白收,但代王府、刘老爷子和代州知州这3家是要还礼的。

收多少礼就要还回去等值的,而朱二哥自作主张献给皇帝1千两,直接让这个家破产。起码代王府那1千两银子,就能把这个家掏空。

赵期灵机1动,道:“老爷,二哥儿颇有才名。何不让二哥儿誊抄几卷兵书送给刘老千户家中,代王妃崇佛,可让二哥儿誊写《金刚经》1部。至于知州大人,四书五经全套即可。”

朱以溯皱眉沉思,眉头缓缓舒解开来:“妙,这份回礼不沾黄白之物,贴心。妙啊,着实妙。”

想通最大的心结后,朱以溯心情放松下来,起码不会因为回礼而破产丢人。想了想,朱以溯吩咐道:“既然要送书,这纸张就要用最上等。莫嫌贵,明日去州城1趟,将最好的竹纸买来5刀。”

大约3两的支出,普通白纸5刀也九十两左右。但这是用来送人的书,纸张质量务必要好。

朱以溯对儿子的字有信心,字能传义,虽是杀伐戾气,但以十岁稚龄写出,必然抢手,显得珍贵。

莫名出现的广播体操带给朱二哥的第1个福利就是对身体的高度掌控力,练字、练琴都是在锻炼肌肉神经记忆,时间长了才能熟练。而他现在,专心练字无意中就能写下富有精神的字。

家中最大的危机解决,赵期想起今天朱二哥更衣时的话,转述了1边,抱拳恭喜道:“二哥纯孝,又天资过人。老奴看来,二哥早晚能挣个王爵回来。”

“莫夸坏了他,今日就早早安歇,明日记得早早去买纸。”

打发了赵期,朱以溯待赵期归屋熄灯后,才出了门,准备去儿子那里看看,让他早点休息好明天写字。

刚刚处罚了儿子,若当着赵期的面又取消,脸上无光啊,等赵期熄灯才出门,可见朱以溯有多么爱惜自己的家主颜面。

没想到这边刚出正门,儿子房子的灯就熄了。

5字没有半个时辰写不完,真是咄咄怪事。朱以溯见儿子熄灯,也9省事回了正房。

他不知道,这个小小的院子里,正房顶上就伏着1个锦衣卫探子。

作为宗室中的表率,皇帝有心将他扶起来,哪能不派人看着点?

今日刘时敏众人的谈话,以及他们父子主仆之间的谈话已被屋顶上的锦衣卫记录下来,半夜后换了1个班,这记录就送到驿站夹在公文里送到京城。

可能1层层筛选后,会送到万历皇帝面前。

万历皇帝在位48年,宗籍玉牒上的宗室由嘉靖年间的1万出头,到现在膨胀到了十万余人,可想而知宗室带来的财政压力有多大。

所以万历晚期就开了宗科,可惜响应者寥寥无几。

这十万宗室还在在籍的,还有大量祖上犯罪被弹劾削成庶民的。这部分人没上玉牒,怎么说也是太祖高皇帝血脉,混的再差地方府衙也要每月给个几斗米保证能活下去。

原本宗室子弟,哪怕是末等的奉国中尉也是能娶妻纳妾的,但为了让宗室少生,宗人府连郡王纳妾的名额都压缩了,更说将军、中尉。

当然也可以私自纳妾,那么这生的儿女就是彻头彻尾的黑户。

天色麻亮,李家一家子赶着牛车去地里收割最后一些麦田,剩的不多了,所以去的只有李家兄弟俩。李幼娘则留在宅子里,有些落寞。

绣着女红,神游物外针尖扎了指尖,嘬着指尖,看了眼姐姐,李幼娘问:“阿姐,你说二哥今天会来吗?”

“拿不准,朱相公被天子诏封为世袭千户,扬眉吐气。要是姐姐,也不愿意儿子4处跑丢了脸面。”

这时候赵期赶着牛车去了代州州城买纸,朱以溯推开儿子门,先去书桌上看了看,不由摇头1笑,骂一声:“小滑头。”

只见桌上草纸上,写着工工整整3个大字:“5字。”

果然是写了5字才睡的……

洗了脸,一听今天要写那么多东西,朱二哥脑袋当即就大了1圈,一脸苦色。朱以溯将抄书做回礼的原因给他讲了,原因还是在他自作主张掏出去那1千两银子。

对此朱二哥还能做什么,只能咬牙认了。

作为1个经历过题海战争并成功存活下来的大学生,朱二哥不怕抄写东西,怕的是用毛笔字写东西。虽然前世女朋友是艺校学书法的,跟着练了1段时间毛笔字,但用软尖的毛笔写字,哪有硬笔来的舒服快捷?

突然朱二哥想起了1只欺负过他的家伙,正好这次能光明正大宰了吃。不由拍拍胸脯道:“父亲放心,二郎去准备一番,今晚就能完成。”

说罢不给朱以溯询问,转身9跑到对面偏房,从附近乡绅送的礼盒上挑了挑,撕掉礼盒上的红纸礼单,提了两个礼盒9往村头跑。

婚姻的无奈

村头李家,院内曝晒着新收的小麦,竹笠素纱罩脸的李秀杏背着1背篓割来的河草喂着圈里的小鹅。

5只洁白大鹅围着她打转,这让突然登门的朱二哥一愣,9见5只白鹅扑扇着翅膀,长颈探直贴着地面嘎嘎叫着,朝他追来。

“幼娘姐,救我!”

大叫一声,朱二哥迈开步子就跑,5只白鹅紧追不舍。若是狗,抄起院内农具就打了下去,但这是人家姐妹俩的宠物,还是家里经济支柱,若打了,他后果不会太好。

快两个月时间,朱二哥还是没有发现李秀杏常常伪装成李幼娘外出的事情。李秀杏也不急,9站在原地看着朱二哥在院子里奔跑,笑道:“二哥儿不是爱跑吗,那就多跑跑。”

欲哭无泪,平时跑是锻炼身体,能和现在比吗?被追上,让这大鹅咬上1口,可是很疼的。第1次见这些鹅,白白的多可爱,结果中招了。

跑了两圈拉开距离,朱二哥跑到鹅圈旁,急道:“幼娘姐,二郎有要紧事……”

说到1半这大鹅追近了,朱二哥将手里两个礼盒塞到李秀杏怀里,又跑起来。

“二哥儿稍等,姐姐这9帮你解困。”

李秀杏低头笑了笑,拿起圈旁柳木曲杖套住1只大鹅长颈,拉到了圈里。朱二哥又跑了两圈,李秀杏才把5只白鹅收好。

喘了口大气,朱二哥看了眼圈里还有23只正在换羽的小鹅,眼角1缩道:“幼娘姐,等这些雏鹅大了,二郎都不敢来找姐姐了。”

“入秋就卖了,不过二哥以后想来也不容易了。”

李秀杏声音带1丝惆怅担忧,这段日子朱二哥几乎天天来李家。她有点舍不得这个小弟弟了,朱二哥会讲笑话,会做菜,还会放套绳捕兔子。更重要的是不像其他人那样鄙视她们姐妹俩的大脚。

朱以溯被天子实授大同镇天成卫新平堡千户的事情她也知道,代州虽然在太原镇,却和大同镇9隔了1个雁门千户所。自然也知道新平堡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在边镇第1线。

代州在太原镇东北角,新平堡就在大同镇东北角,两者正好相距足足1个大同府的距离。

至于朱二哥想象中的男女之情,很遗憾李家姐妹都没这个想法。以前朱二哥是早晚要上宗籍玉牒的,婚姻无法自主。所以想也白想,而且朱二哥比她们姐妹少45岁,现在身子都没长开,更是不可能去想。

若朱二哥岁数大一些,这么频繁登门,李家老爷子也不乐意。

朱二哥听出了姑娘话里的担忧,心里暖和,见院里无人,就说:“幼娘姐,现在我家成了军户。”

见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啥意思,朱二哥压低声音贴近李秀杏道:“后日我和父亲就要去新平堡赴任,我想请父亲来姐姐家下聘。”

“什么?”

李秀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心中却1荡,重新打量朱二哥,见他目光炯炯望着自己,不由心中1酸。

她十4岁的时候遇上宫里选秀女,很不幸被选上。却因为有一双大脚而遭到其他秀女的嘲笑,还没出代州地界,9投了河,侥幸未死。

现在整日匿藏在家中,外出时就伪装成妹妹李幼娘。

“二郎喜欢幼娘姐,想一直和幼娘姐在一起。”

“净说胡话……”

脸上发烫,心里酸酸李秀杏抱着两盒礼物转身9跑。

原地朱二哥摸了摸脸,这张脸模样周正清秀,自己又没有什么斑斑恶迹,怎么好像李幼娘不太愿意?

难道想娶个心里喜欢的媳妇就那么难?

这事知道有困难,提不提亲决定权在他父亲手中,最终决定权在李家老爷子手中。不管是他,还是李幼娘都没有决定权。

面色一苦,这次去了新平堡,鬼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可能运气不好过去就被马贼连锅端了,运气好两年后回来,可能李幼娘早已成为他人之妇。

李家姐妹给他的印象很好,大的贤淑温良,小的机灵多变。身段好,还没有缠足,这样的姑娘不好找。

正牌的李幼娘被姐姐喊醒,就听李秀杏红着脸贴耳道:“妹妹的朱二哥来了,说要请朱相公上门求亲。你看,为了哄妹妹高兴,朱二哥送来了1匹云纹淞织棉布,还有1盒岷州酥。”

脸皮一红,李幼娘却问:“若妹妹走了,姐姐怎么办?”

现在两姐妹靠1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交替出现在人前,若她嫁出去,姐姐李秀杏只能一直憋在家里。若暴露,那李家就是欺君之罪,妥妥的抄家。

李秀杏心里一叹,妹妹果然对那个小不点儿动了春心,连基本的掩饰都没有。却故意问:“先不说姐姐这事,妹妹可要想清楚,朱相公一家此时已是军户,还在新平堡戍边。”

“皇帝陛下不是封朱相公千户世袭吗?算是军户,也不差。新平堡怎么了,很远吗姐姐?”

将自己关于新平堡的了解给傻妹妹说了一遍,李秀杏又说:“新平堡不同于他处,想来父亲也不会让妹妹去。再说,朱相公如今贵为5品千户,还愿意让妹妹当二哥正室?”

李幼娘沉默良久,道:“朱二哥不嫌妹妹天足,难得有情有义。就是当妾,妹妹也愿。”

“既然如此,那姐姐今晚替妹妹求情。”

“那姐姐以后怎么办?”

李秀杏听了沉默,摇摇头道:“到时候再说,朱二哥还在院里,妹妹快洗漱,别让他久等。”

匆匆换了1身衣服,李秀杏出了内院,在外院看到朱二哥蹲在地上剥着麦穗,先关了大门,露出一副狭促笑容道:“二哥面皮厚,将我那妹妹说的臊红了脸。给姐姐说说,朱相公是什么意思?”

含蓄笑了笑,看了眼李秀杏俏脸,朱二哥挥舞拳头道:“阿姐,我父亲那里我能解决。总之不能委屈幼娘姐,娶不到幼娘姐二郎宁愿出家当和尚。”

“呦,二哥好大的志气。”感叹一声,李秀杏蹲在一旁问:“没想到二哥小小年纪还知道不能委屈我那妹妹,姐姐很好奇二哥看上我那傻妹妹哪1点了。你可要知道,幼娘蒙着脸,是因为长的可难看了。”

朱二哥低头看了眼李秀杏裙下,又抬头与她对视,认真说:“姐姐都这般好看,幼娘姐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二郎不喜欢缠足的女子。”

这话说到李秀杏心坎儿里了,好奇问:“为何?”

“缠足的女子走路扭扭捏捏,还跑不快。就像姐姐,走路的姿势9很好看。”

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聊着,李幼娘戴着竹笠素纱,扭扭捏捏出来,一直垂着头,话都说不利索。

3个人各怀心事,气氛怪异,这让朱二哥有些后悔自己憋不住事情。不过看李幼娘这态度,似乎并不抗拒自己。那就回去加把劲,让父亲朱以溯明日来求亲,先把位置定下。

“辛苦二哥1早带来这么1个大消息,帮姐姐烧水,姐姐为二哥做馅饼。”

这时候东边红日初升,也到了做早饭的时间。李家老爷子,李守道兄弟俩还没起床,朱二哥是有心事1大早来李家,李秀杏是太勤劳。

摆摆手,看了眼沉默的李秀娘,朱二哥道:“今天家里还有事情要做,要誊抄4书5经,几部兵书以及《金刚经》1部。想着就头疼,想和姐姐借几支白鹅翅上大羽做笔誊抄。”

“怪不得二哥会被大鹅追逐,原来是存心不良啊。”

李秀杏忍不住一笑,李幼娘犹自不知,朱二哥想到刚才的倒霉事也笑笑,突然抬头看向李秀杏。

说漏嘴了……

故作不知犹自镇定,李秀杏道:“那二哥稍待,幼娘与姐姐去给二哥拔几支鹅羽。”

朱二哥看着两姐妹离去的背影,细细1看竟如此的相仿,隐隐约约有1个想法,却没有直接证据能证实。

告别李家姐妹,朱二哥返回到房子里开始研究鹅毛笔,拿剪刀剪了几次,才找到1个合适切割角度,写出的字粗细均匀才停下来。

1炷香的功夫9誊写了3页,这速度比起毛笔来说不知快了多少。这还是拿鹅毛笔不顺手的原因,写了3页给朱以溯过目的,他又开始加工鹅毛笔,拿布条将鹅毛笔缠了几圈方便握持。

他的字本9刚硬,再用笔尖较硬的鹅毛笔书写,字迹中的金铁之意更胜一筹,反倒整体中多了1股柔意,仿佛行云流水一般的连贯。

忍住心惊,朱以溯故作淡定指点道:“字稍有进步,不过这是什么东西?”

见他手指逗号,朱二哥一噎,道:“这是二郎断句之用。”

最开始的书里是没有标点符号的,后来为了方便阅读就用1个圆圈‘〇’来断句,通篇除了字,9这个类似句号的‘〇’最多。朱二哥看的眼花,就顺手把1部分断句按着记忆感觉改成了逗号。

“狂妄。”

朱以溯有些不舍将这3页纸烧了,对有些不服气的朱二哥沉声道:“朱子尚不能更改,更何论是你?我儿此举虽益,却是犯了忌讳。切记,下不为例。”

对书籍断句是大儒们的专利,书上的断句都是争讨了千年才形成的现有格局。多1个逗号,显然就是对先贤的挑战,不说别的,这些先贤的后裔门人必然不乐意。

乖乖认错,毕竟老头子也是好意。

担心儿子不知轻重,朱以溯耐着心将新断句符号带来的危害讲述了一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文人说不过你,可以拿权力让你消失的不明不白。

见老头子气消了,朱二哥鼓起勇气,拜倒在地:“父亲,孩儿与李家小娘子说了求亲之事,还望父亲大人成全。”

如果是现代社会多好,两个看对眼去民政局领个证,事情9搞定了。

小说《大明宗室》 第10章 头疼的回礼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作者的这部《大明宗室》,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宇宙大爆发!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