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名门烹情

名门烹情

主角:梁子衿, 秦昊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2 11:53:23

独家总裁豪门小说《名门烹情》,主角梁子衿 秦昊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没听说过C市有什么企业是姓梁的。”身旁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突然走了过来。他对着宋易元恭敬的点点头,才继续说道:“莫非是我和舅舅久居国外,所以对C市的事情了解的太少了?还是梁小姐令尊乃是C市商海中的后起之秀?那我可要指望梁小姐帮忙引荐了。”“连奇叔叔也变幽默了。”秦昊突然冷笑道。宋连奇端起手中的酒杯对着秦昊碰了碰:“没办法,时代变化。这不许久未见你这小子都不怕我了。我要是在不改变,就要被你小鱼吃大鱼了。”
展开全部

他的温柔别有用心

梁子衿回去的路上还在猜究竟是什么事情,刚进别墅,齐裕璟带着一群人围上来,说是专业造型师团队,要打造最完美的自己。

夜幕降临时,梁子衿已经在齐裕璟的安排下穿上早已准备好的礼服,并由着专业化妆师画好妆容。原本微直的长发此刻被烫卷盘成一个发髻,穿着露胸的米色长裙露出光洁而修长的脖子。原本清秀的脸此刻早已换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变得高贵而美丽。

“你真美。”秦昊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梁子衿有些害羞的回头,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从她刚刚偷偷地在镜子面前打转跳舞的时候吗?

“来,把这个戴上”

她还在发呆,秦昊已经自己拿过首饰盒,取出里面的蓝宝石项链,要给梁子衿戴上。

“这个太贵重了。”梁子衿有些推拒。

秦昊却笑了起来。

他今天穿的一袭白色西装,摒弃以前常穿的暗灰色系列,突然穿上白色的他,宛若一个王子般变得优雅起来。再配上此刻温和的笑意,那张俊逸的脸庞好看的简直不像话。

梁子衿怔怔的看呆了。

“你之前不是说我穷的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我也只能给你钱了。”秦昊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自嘲。

听在梁子衿的耳朵里,莫名心疼。“我,那天对不起。我口不择言了。”

“你在跟我道歉?”秦昊突然凑近她。

温热的气息轻拂着梁子衿的脸颊,她的脸像着了火一样发热起来。

“口头上的道歉多不真心实意。”秦昊笑着打趣。

“那你希望我怎样?”梁子衿问。

秦昊站直身子,离开梁子衿一段距离。才笑道:“要不你亲我一口,我就原谅你了。”

秦昊的笑很好看,梁子衿每看一次都会不自觉的沉沦。等她自己回过神的时候,人早已乖乖的凑近到秦昊的身边,修长的手指正紧紧地扯着他白色西装,人正在缓缓的攀上他的嘴唇。

“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主动。”秦昊突然开口打趣。

梁子衿回过神来,羞愤不已的就要松手,就感觉腰间被人猛地禁锢在怀中。耳边是熟悉的带笑嗓音轻扫:“不过我喜欢。”

唇早已被吻住,她有一瞬间的激灵想要推开。可嘴刚微张已被攻城略地,彻底沉沦进去。

梁子衿还在沉沦,突然感觉脖子上微凉。秦昊的吻早已离开,而她正倚在他的怀里微喘。“这是?”她的手朝着脖子处摸了过去,“项链?”她的手又摸了摸,疑惑的望向秦昊:“不是刚刚那条?”

秦昊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笑道:“怎么不喜欢?也对,我奶奶传下来的祖母绿项链确实不如那条蓝宝石值钱。”

“你奶奶传下来的……”梁子衿顿时伸手想要取下来,却被秦昊拦住。

“即使真不喜欢,今天也要戴着。”这话带着固有的霸道。

梁子衿抬头望见他眼里的认真,内心竟然充满一丝期待,可她知道这不属于她,“这应该是你奶奶传给你妈妈,然后在传给你老婆的。我怎么能戴?”

“你怎么知道不能戴?”秦昊的手抚上她修长白皙的脖颈。

梁子衿习惯性的以为秦昊又要掐她,顿时有些闪躲。

“别动。”秦昊拉住她的身子,摸上她脖子处的项链,“我说你能戴得,你就戴得。”

梁子衿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可看着他那张温和的脸,以及他刚刚不容拒绝的语气。只能点点头:“晚上回来我就还给你。”

晚上的宴会开在秦家老宅。

梁子衿本来猜测只是一个商业宴会,却没想到秦昊是带着她去登堂入室。想到之前齐裕璟看她时充满可怜的眸光,心突然有些冷。

原来这就是秦昊今天突然对她这么温柔的原因。

秦昊像是察觉出她有些颤抖的身影,手习惯性的禁锢在她的腰间,稳住她的身体,醇厚的嗓音在耳旁轻轻抚慰:“别害怕,就和寻常一样就好。”

说完也等待梁子衿反应,已带着她朝着秦宅走了进去。

门外的管家看到那熟悉的脸,连理应有的礼仪和称呼都没有,只是张大着嘴看着梁子衿从眼前走过。想到等会夫人会有的神情,看来今天又有得他们难受了。

梁子衿跟随着秦昊的步伐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走了进去。

秦振泽早已全面掌控了神话集团,现在的神话也早已姓秦。无论是凭着神话集团董事长的身份,还是这几年在商海沉浮打滚的龙头地位。无疑都是大家争相巴结的对象。

大家见到秦家少东家秦昊走了进来,顿时端着酒杯走过来敬酒。

“秦少来了。”

秦昊点点头,从旁边的侍者手中端过酒杯,碰了碰,再一饮而尽。“刘总来的挺早。”

那叫刘总的人,是C市某房地产的老板刘庆。前段时间刚和秦昊有一些项目上的合作,并借着这个项目大赚一笔钱,对秦昊十分看好。

“秦董的寿宴,怎能不起早?”刘庆转头看了眼远处正在与人敬酒的秦振泽笑道。

“我以为商人的本质应当是,无利不起早。”秦昊话语微顿,最后几个字说的别有意味。

刘庆顿时会意,跟着笑了起来。“当然当然,以后还希望能多些机会与秦少合作。就怕秦少不给机会。”

“机会是大家的,我一向唯利是图。”秦昊说着,笑意的看了眼梁子衿。

梁子衿顿时会意,秦昊是对她骂过他的话还在耿耿于怀。想到这种只有小孩子才会展现的幼稚竟然会出现在秦昊身上,她顿时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刘庆白手起家能做到现在的地位,自然也是人精。见到秦昊对待梁子衿的态度,顿时也会意。毕竟以往秦少不近女色的名声在圈子里还是挺出名的,难得见到个女伴,自然是要好好巴结。

“以前常听说秦少不近女色,我原来也还不信。现在我看到这位小姐,才明白我们秦总也是个情深的人。”刘庆最后几个字说的格外缓慢,仿佛是特意着重。

秦昊笑了笑,只是将梁子衿朝着自己怀里揽了揽。

正说着话,身后程洛欣的声音响起:“阿昊,你来了。”

秦昊对着刘庆点点头,才转身看向她:“小姨最近不在国外待着,倒常来我家凑热闹。莫非小姨最近改了口味,不喜欢小鲜肉,喜欢上老干部?”

程洛欣听出秦昊话语里的意思,脸色一变。想要发怒,在触及到他身旁站着的梁子衿之后,怒气又自动散了去。

她走到梁子衿的身边,拉过她的手。仔细的盯着梁子衿的样子,半响才看向秦昊:“阿昊到底是好本事,我姐、姐夫不让你找贝洺微,你就找了个八成像的这姑娘。到真是让你小姨刮目相看。”

八成像?梁子衿虽然早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和那个贝洺微长相相似,却不知道到底有多像。现在她总算是知道秦昊为什么总是会那样对她,而贝洺微又对秦昊有着怎样的影响力了。

“小姨见过贝洺微?”秦昊脸色不变,只精锐的一下子抓住程洛欣话语里的词句。

程洛欣微微一愣,继而解释道:“我是没见过她的人,但我见过照片。想起那段日子,你为了贝洺微跟家里断绝关系,把你妈给愁的呀!白头发都出来了几根。阿昊以后你可得好好孝顺你妈妈才对。”

秦昊冷冷地看了眼程洛欣,搂着梁子衿离去。

秦振泽正揽着程安青与一些程氏的老前辈敬酒,程安青端着一杯酒刚抿下一口,就见到秦昊搂着一个熟悉的女人朝着这边走来。

她的脸色顿时一变,端在手中的酒杯微微一抖,洒在了身上酒红色的礼服上。

秦振泽有些不悦的瞪了一眼程安青,却没表露出来。只是搀扶住她的手松开来,语气里说不出是责备还是别的意思,“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吩咐管家先扶你进去换一身衣服。”

程安青握着秦振泽的手,蓦地捏紧,她小声地说道:“振泽,你看看你的好儿子。”

秦振泽跟着抬起头来,秦昊已经走到了跟前。

梁子衿?秦振泽的眸光锐利的锁住梁子衿,面色却不见丝毫的变化。

“阿昊,你来了刚好。你先扶你妈妈进去换件衣服。”

秦昊看了一眼程安青身上的酒渍,冷笑一声,想把我支开吗?“子衿,你扶我妈进去换下衣服。”

梁子衿点点头,就要走过去。

“不用了。”程安青冷冷道,明显对梁子衿是满满嫌弃。

梁子衿有些尴尬的看向秦昊。

“既然不用了,子衿那你就陪在我身边就好。”秦昊笑着拉过梁子衿走回到自己身旁。

看着他们如此亲密的场景,程安青只觉得脑袋里血液涌动。她正要发火,身旁的秦振泽已将她拉住。她愤恨的看了眼秦振泽,才终于冷静下来。

“阿昊,你爸爸生日,你就不能好好来祝个寿吗?”程安青有些无奈。

秦昊冷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来了?”

秦昊的父母

程安青拿秦昊没辙,这场合也不能大声训斥,一时间气氛僵在那里。

“阿昊都长这么大人了?”忽然,身旁传来一个气势恢宏的声音。

“哈,宋老也来了。”秦振泽顿时换上笑脸,走了过去。

宋老,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宋易元。与神话集团不仅仅是商业伙伴,两家更是世交。从秦昊外公辈开始就与宋易元是世交关系。这几年程老走的早,宋老的事业也都在国外,交集的并不算多。而宋易元虽已经七十多岁高龄,但却依旧把持着宋氏集团的话语权。在商业圈的分量也是数一数二的老辈。

秦昊无视程安青难看的神色,挽着梁子衿的手同样转过身去,“宋爷爷也来了,真是让我们秦家蓬荜生辉。”

宋易元满意的看了眼秦昊,“阿昊啊,当年我就看好你。你刚回国办的那几件大事,我都听说了。怎么样?有没有好路子带着你宋爷爷一起啊!”

秦振泽知道宋易元对自己这个程家女婿一向并不是特别看重,今天如果不是因为他孙女和秦昊有婚约也不会过来。现在他明显对自己的刻意忽略也在情理之中,心里虽然有些愤恨,但却并不表露出来。

依旧是笑脸吟吟的走向前去:“宋老,您这话可就折煞我们家秦昊了。”

“你的儿子比你确实好太多,至少血统正宗。”宋易元直说道。

秦振泽脸色微变。

“宋叔叔,您就不能说几句好话?人都来了,至少得给我个面子。”

听见宋易元对自己老公的讽刺,程安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她一把挽起秦振泽的胳膊,拿过酒杯笑着融洽气氛。

“安青呀,你这孩子福气不错。生了阿昊这个孩子,以后有的你享福。”宋易元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浑浊的眸子盯着秦昊时却绽放着光辉,将自己的欣赏毫不隐瞒的展现出来。

“还是宋爷爷对我好。”秦昊笑着说道。

“那是。宋爷爷从小就看你到大的。”程安青自豪的说道。只要讲到这个儿子,除却感情的事情上出现了一些差错,但是在事业上却和她爸爸一个样子,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才。更何况是自己的儿子,在母亲的眼中那都是顶好的。

秦昊转头看了眼自己的母亲,没有再说话。

梁子衿在旁边听着他们互相吹捧来吹捧去的话,只感到一阵无趣。可秦昊禁锢在腰间的手,却令她不能做出任何的举动来。只能这样僵硬着笑脸,迎接着来自四处目光的打量。

“这位是?”宋易元的目光终于转移到梁子衿身上。

“这位是我们阿昊的一个朋友。”程安青在旁解释道。

秦昊冷笑一声,看了眼在自己身旁明显不适应的梁子衿。安抚式地将她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梁子衿。”

“女朋友?”宋易元仔细的打量着梁子衿,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您好!我叫梁子衿。”感受到腰间秦昊传来的力道,提醒着梁子衿现在要说些什么。

“没听说过C市有什么企业是姓梁的。”身旁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突然走了过来。他对着宋易元恭敬的点点头,才继续说道:“莫非是我和舅舅久居国外,所以对C市的事情了解的太少了?还是梁小姐令尊乃是C市商海中的后起之秀?那我可要指望梁小姐帮忙引荐了。”

“连奇叔叔也变幽默了。”秦昊突然冷笑道。

宋连奇端起手中的酒杯对着秦昊碰了碰:“没办法,时代变化。这不许久未见你这小子都不怕我了。我要是在不改变,就要被你小鱼吃大鱼了。”

“阿昊可不敢。”秦振泽笑着,走到宋连奇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久不见了,连奇兄。”

“好久不见,我可是一直等着想吃阿昊和我们家容争的喜酒,是不是振泽兄怕我们宋家将阿昊给抢走了,所以才……”

“怎么会,我巴不得促成他们的缘分。”秦振泽说完,和宋连奇一起笑了起来。“对了,容争这次没有和宋老一起回国?”

宋易元从刚刚紧绷的表情,此刻才有了一丝松动。“容争在家可是天天惦记着阿昊,本来这次是要和我和她叔叔一起回来的,但是她哥哥有些事情走不开,就把她也拖在那里一起等了。”

说着他转头看了眼阿昊,笑容满面:“阿昊与我们家容争感情好,到时候容争回来C市,你要好好带她转转。这几年她可是闷坏了。”

秦昊还没说话,程安青已在旁边飞快答应道:“那是自然。容争那孩子,自小我就喜欢。一直巴望着希望她做我的女儿来着。”说着,她的话语一顿,有些哽咽起来:“若是我的思思还在,现在只怕也和容争一样大了。哎,我苦命的女儿啊!”

“好好的大喜日子,又说什么胡话。”秦振泽将程安青揽入怀中,安抚道。

秦思思,他被偷走的双胞胎妹妹。

秦昊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他们的表情,这几年这样的戏码总要出现几回,他现在也分不清他们到底是真心的在缅怀女儿,还是只是拿着他那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双胞胎妹妹作秀给人看。

“我去下洗手间。”梁子衿小声地对着秦昊说道。

秦昊看了眼她明显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本想拒绝的话,像是想到什么又同意了。“要不要我让齐裕璟带你去?”

梁子衿摇摇头,这里这么多人随便找个人问问就可以了。她一点也不习惯身后随时有个人跟着。

秦昊点点头,松开了手。

梁子衿一感到腰间一松,顿时如泥鳅一般从秦昊的身边离去。

秦昊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却突然有些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那怀中空落落的地方,竟然令他十分的不适应。

“阿昊,我刚刚说的话你可听到呢?”宋易元的话还在继续说着。

秦昊这才收回了目光,点点头。

梁子衿随便找了个服务员问了下洗手间的位置,就飞快的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这里面虽然繁华,却令人感到窒息。她一点也不喜欢这里的氛围,尤其是刚刚在秦昊身边,陪着他对着这个笑笑,那个聊几句。真的很累,她突然觉得有点心疼那个男人。怪不得他不爱笑,平常假笑那么多,又怎么还会笑的出来呢?

“子衿,梁子衿。”梁子衿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梁子衿回了头,脸上的表情微僵。“包,包总。”

这个人叫包兆,是梁子衿在皇庭一号的客人。包氏集团的继承人,以前经常来照顾她的生意,点她的酒,也算是帮助了她很多。

包兆看到自己没有认错人,英俊的脸庞上顿时笑意突现:“子衿呀,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没见到她和秦昊走在一起?想到这,梁子衿突然有些庆幸。“我,我跟一个朋友过来的。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包总,包总有事情要忙吧?那我先走了。”

说完,梁子衿就要离开。

手腕突然就被人抓住,包兆的力气很大,梁子衿挣脱不开来。只能回头:“包总,您这是要干什么?”

“子衿呀,我前几天还一直去皇庭一号找你,一直没找到。正好我在这里也觉得没趣,难得见面要不我们出去喝几杯?我记得你的酒量一直很不错。”

梁子衿听到包兆的话,脸色突变。“包总,您放开我。”

“怎么?以前我照顾你这么多生意,现在让你陪我喝杯酒都不愿意了。”

包兆突然的上前,吹拂而来的酒味顿时铺满梁子衿的整个脸颊,包兆喝醉了。

“包总,我朋友来了。”

秦昊径直走来,像是完全无视醉醺醺的包兆。和来时一样依旧搂着梁子衿就要离去。

程安青看见,走过去叫住秦昊:“阿昊,你是故意来气你妈妈我的是不是?”

秦昊停住脚步,回头看向程安青,笑道:“哦,你以为你有什么需要我来气的?”

“我是你的妈妈,是我生了你。”程安青不甘心的说道。

“然后呢?”秦昊冷笑着问。

程安青愤恨地看向梁子衿,突然她的眸光一冷,几步上前已经一巴掌打在了梁子衿的脸上:“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以前贝洺薇骗着阿昊抛弃我们,好不容易离开了,现在又派了个和你长得一样的人来勾引阿昊。”

梁子衿没来得及躲闪已摔倒在地上,左侧脸颊隐隐的肿痛起来。周围还没来得及散去的宾客都在看着这边,有一瞬间她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之前那一夜,心感觉特别冷。

突然,秦昊伸出手来。

她缓缓地将手放在秦昊手上,秦昊一个用力已将她的身体捞到自己的怀里。他的手轻轻抚摸着梁子衿的脸颊,柔声地问:“疼吗?”

梁子衿摇摇头:“谢谢。”

程安青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内心里早已气的发疯。

小说《名门烹情》 第14章 他的温柔别有用心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涵姑娘点评:

《名门烹情》这书写的很好!!还望再接再厉,这书写的好,要的就是这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