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大公主

大公主

主角:永钰, 涴儿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3-05 19:02:28

最新小说《大公主》主要内容为:出了御花园,被这意外弄得永钰有点担心,便吩咐停下了肩舆。苏月和涴儿互相看了一眼,苏月忙小心地笑道:“主子,恐怕要传膳了。”永钰看了苏月和涴儿一眼,对涴儿更加满意,闻言点头道:“不回去了,去问问,阿玛在哪摆膳。”墨染上前小心地禀奏道:“奴婢已经问过了,皇上在养心殿摆膳。皇后在长春宫摆膳。主子可要去长春宫?”永钰看了墨染一眼,想了想,点头道:“快些,去养心殿!”
展开全部

喧哗

中秋时候的御花园,虽然没什么景色,但是经历数百年,园中古木参天,古柏森森加上黄瓦红墙的映衬,秋日中趁着微凉的秋风也算是别有一番味道。

永钰在铺了锦垫的石凳上坐下,涴儿将备好的茶水摆在石桌上,一干宫女太监静静地侍立在永钰周围。

看着御花园里泛出几分萧索的秋意,永钰想起儿时和永琏二哥在院子里爬树的情景,那时她还小,顽皮的厉害。趁着谙达没看到试图攀爬御花园里的一颗古树,永琏哥哥紧张地站在树下扶着她,生怕她有危险,又想满足她的好奇心。想起病逝的二哥,那温文儒雅的神韵,温煦的笑容,看着阿玛抱着自己他脸上的羡慕,永钰一阵心疼。当初年纪小,二哥病逝并不太懂意味着什么。现在每当看到阿玛和额娘提起二哥时脸上的沉痛,便感到万分伤感。二哥被给予了太多希望,阿玛对二哥也是异常严厉,二哥曾经玩笑说很羡慕永钰可以赖在阿玛怀中,这话让她至今难忘。

看到永钰有些抑郁,苏月几人也微微紧张起来,都打起精神,免得惹了永钰不快。涴儿四下看了一眼御花园,感觉到一阵阵的凉意,正想怎么劝永钰回宫,便听琼苑东门那边隐隐传来一阵笑语声。

苏月和涴儿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紧张和惊讶。宫中规矩森严,因要保持庄严肃穆,一概严禁喧哗。宫女太监平时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更是尽量保持安静。宫中待久了,也就习惯了安静,忽然而来的喧哗,涴儿和苏月等宫女都十分不习惯,何况从小生长在宫中的永钰,听在在耳中便觉十分刺耳。

永钰被这笑声惊扰,本就因想起永琏太子而心情沉重,这时便更加不快。因不知道来者是谁,为何喧哗,永钰还是没有在意。苏月不希望这忽然出现的喧哗引起永钰的不快,便想岔开注意力,小心地低笑道:“主子。茶凉了,换一杯吧!”

永钰看到苏月眼中的小心,心中无奈,不觉摇头道:“不必了。我们回宫吧。”

苏月心中一喜,急忙行了一礼道:“是!”说毕,站起来冲着侍立在后边的太监吩咐道:“主子回宫!”

听到苏月的吩咐,太监们跟了上来,准备将备好的肩舆抬过来。便听一阵笑语声再次传来:“姐姐说的可是真的?那可太好了!”“妹妹不知,我听说皇上喜欢在这里读书,说不定还真能遇到呢!”

听着这谈话,永钰想起,前几个月进宫了几个低等级的妃子,想来便是了!苏月本来担心是什么刚进宫的宫女不懂规矩,万一冲撞了永钰,那真是后果难料,便想早点劝永钰离开。这时听到来人的谈话,便知道是刚进宫不久的低等级嫔妃,便微微地松了一口气。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涴儿听着那笑语声便有些不适应,宫里的喧哗太罕见了。这人,怎么这么没规矩?御花园虽然是室外,但乾隆也不时会过来散心,何况宫里一向严禁喧哗,这两人难道不知道吗?

就在几人各有想法的时候,笑语声已经一路而来,转过一株古柏,竟与永钰等人迎面相遇。

永钰坐在石凳上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两名年轻女子,两人都梳着大拉翅,一人穿着浅蓝色贡缎旗袍,头上戴着淡粉色纱堆牡丹,簪着两只赤金攒珠钗,一对赤金珐琅掐丝蝴蝶钗。另一人则长的有几分妖娆,满头珠翠,十分华丽。大红色缂丝绣牡丹挂珠旗袍,大拉翅上戴着大红牡丹金丝绒花,一对赤金红宝石喜上眉梢簪子,一对羊脂玉玉兰花簪,还簪着两对翡翠偏凤簪,胸前戴着赤金项圈。

看她一身的华丽打扮,永钰有些头疼,戴这么多,不累吗?正想着,那红衣女子也打量着永钰,永钰只穿了家常的衣服,梳着二把头,只带着一朵纱堆芙蓉花,一对蝴蝶簪,打扮的和普通宫女差不多。虽然此时闲适地坐在石凳上气度不凡,但是后面随侍的宫女太监都被园中古木遮挡,便没回过神来。

涴儿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扬声喝道:“何人喧哗!见了主子还不行礼!?”听到涴儿的呵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认识永钰,便有些轻慢,动作随意地行了半礼,笑道:“这位姑娘是何人。我们可不是宫女……”

她们话音未落,涴儿早已怒不可遏地上前喝道:“大胆,见了公主竟然如此不敬!”

两人一听是公主,有些慌乱,蓝衣女子反应最快,立刻上前行礼道:“臣妾常在柏氏,见过公主,公主金安!”

红衣女子也有些慌乱地蹲下行全礼道:“臣妾贵人柏氏见过公主!公主金安!”

永钰看两人害怕了,之前的怒意便消了几分。加上,毕竟是父亲的妃嫔。永钰很忌讳接近这些后宫的琐事。便有心避让,闻言起身点头道:“既是刚进宫的,不知状况,便罢了。跪安吧!”说毕向肩舆走去。

柏氏姐妹闻言,便起身离开,红衣柏贵人不满地低声便说:“什么公主,穿的还不如我的宫女,这么寒酸!”

永钰已经向肩舆走去,并没有听到。跟在永钰几人身后的小太监小敏子耳朵尖,立刻扯住柏贵人,喝道:“大胆,竟敢轻蔑主子!主子……”

永钰其实也听到柏贵人不满地低语了几句,具体什么并没听清,便已经有些怒意,这时听到小敏子的呵斥,便停下脚步,向后面望来。

小敏子松开柏贵人,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道:“主子,柏贵人竟然污蔑主子不如她的宫女!”

永钰从小在乾隆和皇后的呵护下长大,宫中除了父母和太后,便再也没人比她尊贵了。加上乾隆的疼爱,皇后的呵护,永钰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羞辱,一时闻言便觉气愤难当,但是想到毕竟是妃子,不是普通宫女,又不会出言反击,正在想如何惩治。

涴儿一向聪敏又实心,看到永钰气的脸色苍白,也感到怒不可遏,冲着小敏子打了一个眼色,冲上去拦住了两人,喝道:“大胆冒犯主子,还不跪下!”

小敏子更是机灵,听涴儿这么说,带着两名小太监,上去就将两人扯在地上。永钰有心打一顿出气,可是一动手,必定会被记档,要被父亲知道。加上从小的教育,即便有心,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动手,心里便有些不甘。涴儿心知永钰的担忧,上前一步,将被太监们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两人的头饰统统拔下,扔在地上,又用力踩了几脚。恨声道:“再敢冒犯主子,一定禀报皇上!”

看到涴儿的处置,永钰顿觉心中恶气舒展不少,满意地看了涴儿一眼,和地上一片狼藉的钗环首饰,转身登上肩舆带着一众太监宫女,向自己寝宫而去。

出了御花园,被这意外弄得永钰有点担心,便吩咐停下了肩舆。苏月和涴儿互相看了一眼,苏月忙小心地笑道:“主子,恐怕要传膳了。”

永钰看了苏月和涴儿一眼,对涴儿更加满意,闻言点头道:“不回去了,去问问,阿玛在哪摆膳。”

墨染上前小心地禀奏道:“奴婢已经问过了,皇上在养心殿摆膳。皇后在长春宫摆膳。主子可要去长春宫?”

永钰看了墨染一眼,想了想,点头道:“快些,去养心殿!”

话音刚落,小敏子已经带着肩舆向养心殿赶去。

苏月跟着肩舆,一边走一边回想刚才的事,准备应对皇帝的询问,虽然当时也十分气愤,却不如涴儿反应快。涴儿及时地维护了永钰的尊严,苏月有些庆幸和感激也有些担心,这件事还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呢。

不觉向涴儿低声道:“这次多亏了你反应快,总算护住了主子。”

涴儿还是有些愤愤,闻言低声道:“那什么柏贵人,太没规矩了!”

苏月苦笑道:“这些人眼界低,在宫里哪能那么随意。不过是个小小的贵人,打扮的倒像贵妃。我本来担心是不懂事的小宫女冲撞主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小主!”

涴儿怒气冲冲地道:“我当时真想抽她几个嘴巴!太可气了!竟然说主子不如她的宫女!”

苏月笑笑,拉着涴儿低声道:“等下见了皇上,你也能这样就好了!”

涴儿一呆,看着苏月:“怎么可能,皇上会问我?”

苏月推她一把,两人跟着肩舆一边向养心殿走去,一边低声说:“主子这会去见皇上,必定有其用意。若是皇上真的传你问话,你可一定要如实禀奏!”

涴儿认真地点点头:“那是肯定的,苏月姐姐,我一定把一字不落的柏贵人的话都讲给皇上……”

说到这里,涴儿犹豫地看着苏月:“苏姐姐,你说,这样合适吗?”

苏月含笑看着涴儿,点点头:“你就把事情如实说了就好,其他的千万不要多讲。明白吗?”

涴儿看了看。肩舆上的永钰,坚定地点点头,跟着肩舆向养心殿走去。

赏赐

坐在肩舆上,永钰很快平静了下来。她飞快地回忆着刚刚的遭遇。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想到那柏贵人毕竟是妃子,这样一怒之下羞辱了两人,父亲会不会生气呢?想到这里,隐隐觉得有些委屈,她从未遇到这样的事,平日里宫中的嫔妃对她都因身份的差距而态度和气谦逊,这样嚣张的态度和不屑的抱怨,她第一次经历。

正想着,肩舆已经到了养心殿外。守在养心殿门口的太监立刻跪下行礼,殿内的太监已经向乾隆禀奏:“皇上,三公主到!”

永钰放下心里的担忧,快步向殿内走去,刚走进大殿就听乾隆的笑声从暖阁传来,乾隆笑着从暖阁出来,永钰急忙迎上去端端正正地行了全礼,乾隆笑着指了指暖阁,正要转身,永钰已经红了眼圈。

乾隆脸色一沉,停下脚步,扫了一眼跟着永钰服侍,这时正守在大殿门口的涴儿,急忙跪在地上。

乾隆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涴儿,皱眉问:“怎么回事?”

涴儿急忙叩头道:“回主子,今日公主在御花园被人冲撞,言语不敬,主子,公主太委屈了!”

乾隆闻言,脸色立时冷了下来。向涴儿喝道:“如实讲!”

涴儿急忙叩头道:“是,奴婢今日随侍公主,前往御花园散步……

大殿外,苏月有些担心,想起宝石的托付,不觉微微紧张起来,悄悄向殿内望去。

乾隆脸色阴沉地听着涴儿讲述了经过,永钰心里有些忐忑,不知是这样处置,是不是合适。如果乾隆不满意,免不了会挨训。当然,乾隆几乎没有训斥过永钰。

想起额娘的唠叨和训斥,永钰格外忐忑,悄悄打量着乾隆,看乾隆脸色越来越阴沉,也担心起来。

正想着,乾隆思索着,拉着永钰走到北炕上坐下,向门外扬声道:“王进保!”

话音未落,守在门口王进保便闪身进来,恭敬地打千道:“皇上,奴才在!”

乾隆思索着,吩咐道:“贵人柏氏以下犯上,姑念其父尚算勤勉,免了重责。着罚俸一年,禁足半年。常在柏氏未能阻止,禁足一月,罚俸三月。”

王进保急忙应声道:“奴才这就去传旨……”

他还没起身,就听乾隆继续吩咐:“今日起,撤了柏贵人的绿头牌。”

王进保愣了一下,旋即又立刻恭敬地应声道:“嗻!”

看着王进保退出大殿,乾隆打量着跪在地上的涴儿,淡淡地笑道:“这丫头,倒是不错!”

永钰暗中松了一口气,急忙点头道:“阿玛。您不怪我?”

乾隆扭头看着永钰,笑道:“虽然有些不够沉稳,但做的还是不错的!”

永钰很意外地看着乾隆:“真的?”

乾隆笑道:“区区贵人罢了。如此跳脱,也是令朕意外。你这次做的很好,没有亲自动手,很是得体。”

说到这里,向殿外吩咐道:“来人!”

守在殿外的随侍太监立刻进来打千道:“奴才在!”

乾隆思索了一下,笑道:“小丫头忠心护主,那小太监也甚是不错。该赏。传下去,赏每人十两银子,其他每人赏一月月银!”

永钰开心起来,立刻向跪在地上的涴儿笑道:“傻丫头,快谢恩!”

涴儿被这变化惊的刚回过神来,闻言急忙叩头道:“奴婢谢恩,奴婢替小敏子谢恩,谢皇上赏!”

乾隆看着在地上用力叩头的涴儿,笑道:“起来吧!”

涴儿闻言,急忙爬起来,小心地站在大殿门口。永钰见状,叹了一口气:“阿玛,今天永钰最委屈!”

乾隆笑着点点头:“这样见识少的,朕也未曾料到。永钰的确是受了委屈。去把暖阁东顶柜上第三个抽屉里的填漆盒子拿来。”

说到这里,向还站在门口的太监,吩咐道:“把那盒子送到启祥宫!”

说毕,又扭头看着永钰点头道:“都要晚膳了,留下陪朕一同用膳吧。”

永钰刚要答应,转念笑着问道:“阿玛今日可有其他人过来用膳?”

乾隆想了一想,向殿外望去,守在门口的首领太监李福全急忙进来,小心地禀奏道:“皇上,今日传了纯妃娘娘用膳,这会,纯妃娘娘估计就快到了!”

乾隆向永钰点点头:“你若是觉得不自在,那就罢了!”

永钰急忙笑道:“那还是改日,我和额娘一起陪阿玛用膳。今日我若是留下,怕纯妃娘娘不自在呢!”

乾隆笑着,摆摆手。小太监急忙打了个千,转身去了。永钰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点头道:“阿玛,永钰回宫了!”

乾隆点点头:“跪安吧!”

永钰向乾隆端端正正行了全礼,带着涴儿退出了大殿。

看到永钰出来,涴儿脸上带着笑意,苏月正要迎上去,却见养心殿的首领太监李福全笑着捧了一个朱漆托盘,托盘里放了四只小银锭冲着永钰麻利地打千行礼道:“主子,这是皇上赏涴儿姑娘和敏公公的银子。”

永钰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涴儿,笑道:“涴儿,接着吧。这可是阿玛赏的。”

涴儿按捺着心里的激动,用力点点头:“奴婢谢主子!”

永钰忍不住大笑起来:“这是阿玛赏的,回去我再赏你一份!”

涴儿闻言,惊喜地就要跪下谢恩,永钰急忙笑道:“快接赏银吧。等我赏了你,再谢不迟!”

涴儿笑笑,看永钰并不介意,这才从李福全手里接过了银子。

小敏子虽然随侍,却因在养心殿院门处候着,这时才刚刚得到消息,一路笑嘻嘻地跑进来,看到永钰,立刻打千行礼:“奴才小敏子,谢皇上的赏,谢主子!”

永钰打量着小敏子,点头道:“今日做的不错,好生当差!”

小敏子眉眼挡不住的笑意,轻声道:“是,谢主子提点,奴才一定好好当差!”

永钰点点头,向养心殿外走去,苏月急忙扶着永钰上了肩舆,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启祥宫而去。

养心殿殿内,乾隆看着永钰离开,思索着向刚回到殿内的李福全问道:“今日的事情,你再查查,若是只是偶遇,那便罢了。”

李福全急忙躬身道:“嗻,奴才一定查清楚!”

乾隆点头道:“此事不得让其他人知道!”

李福全急忙应声道:“奴才明白!”

乾隆点点头,冲着李福全摆摆手,李福全急忙小心地退出了殿外。这时只听殿外的太监通禀道:“纯妃娘娘到!”

话音刚落,便见纯妃款款走进殿内,端端正正地向乾隆含笑行礼。待她行了礼,乾隆这才打量着除非,看她穿着浅桃红的贡缎旗袍,大拉翅上戴着芙蓉石攒出的粉色梅花,十分新颖,衬着纯妃白皙的皮肤,平添了几分娇嫩,不觉笑道:“这几日看来气色大好。”

纯妃看了正在准备传膳的宫女和太监们一眼,含笑道:“都是托皇上的福,臣妾好了很多。”

乾隆看着纯妃,笑笑:“你早日调养好,朕才能放心。”

纯妃感激地看了乾隆一眼,笑道:“臣妾都明白!”

乾隆点点头,笑道:“也要多去皇后跟前服侍,至于阿哥们,你无需担心。”

纯妃笑着点头:“正是,臣妾这刚好了些,正想着去给姐姐们请安,皇后主子自不必说,只是贵妃娘娘,恐去了惊扰了娘娘静养,所以还想请皇上示下。”

乾隆思索着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贵妃才刚好些了,还是不要去惊扰她了。至于……”

说到这里,沉吟着向纯妃望去,纯妃急忙笑道:“臣妾明白,若是在皇后宫中遇到贵妃,自然不敢怠慢的!”

乾隆笑道:“甚好,先传膳吧!”

回到启祥宫,永钰很是开心,心情大好地连着催晚膳。苏月一边命人传膳,一边服侍永钰换了衣服歇了下来。涴儿喜气洋洋地下了值,拿着乾隆赏赐的银子向住处走去,迎面遇到墨染,忍不住笑道:“墨染姐姐,等下我去请刘公公多做几个小菜,姐姐可要赏脸。”

墨染看着涴儿欢快的像是一只小燕子,忍不住笑道:“不过几两银子,就乐成这样,小菜就罢了,银子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将来得了更好的赏再请我们也不迟!”

涴儿想起墨染和苏月再有两年就要出宫,在宫里已经十多年,见过不少。这时便有些不好意思,闻言笑道:“姐姐笑我我也不介意,这是涴儿第一次得皇上的赏!多大的体面呢!”

墨染忍不住好笑地推了涴儿一把,笑道:“大体面是肯定的。但是你好好服侍公主,日后得的赏赐还多着呢!”

涴儿笑着点头,墨染摇头道:“你呀,快别大意了,好好服侍,回头皇后主子说不定也有赏赐。今日的事,你做的真是极好。宝石知道的话,也要夸你了!”

涴儿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墨染,惊讶地问:“皇后主子,也要赏赐?”

墨染看她吃惊的样子,笑道:“我也是猜的,准不准那可不知道,你稍后就知道了!没有的话,也别失望。只是今后更该稳重一些。”

正说着,就看到长春宫首领太监章公公捧着一个朱漆托盘进来,四下打量着问道:“谁是涴儿?”

墨染推了涴儿一把,笑道:“瞧,我说的没错吧?快去!”

永钰, 涴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丁酉超级甜点评:

写得很入人心,一天看完都哭了很多次,真的还想再看一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