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步步倾心

步步倾心

主角:司徒烈风, 白如媚

状态:已完结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2-18 13:24:21

小说《步步倾心》主要讲的是:耳边想起司徒烈风的话,她的心撕裂般的疼。呵,贝戋人?原来我朝朝暮暮恋慕着的人是你啊,司徒烈风!白如媚心里即是欢喜又是悲凉。许是老天有眼让她来到了司徒烈风的身边,找到了她白如媚心心念念的小哥哥,可是啊,我爱的人他恨着我。不,没关系的,我爱他呀,我愿用我全部的爱来温暖他,给他阳光,给他幸福,对,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我一定能够给他我所有的爱与温暖。
展开全部

转变

耳边想起司徒烈风的话,她的心撕裂般的疼。呵,贝戋人?原来我朝朝暮暮恋慕着的人是你啊,司徒烈风!

白如媚心里即是欢喜又是悲凉。许是老天有眼让她来到了司徒烈风的身边,找到了她白如媚心心念念的小哥哥,可是啊,我爱的人他恨着我。

不,没关系的,我爱他呀,我愿用我全部的爱来温暖他,给他阳光,给他幸福,对,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我一定能够给他我所有的爱与温暖。

白如媚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趴在地上的白如媚慢慢露出来微笑,在月光下,她美丽的容颜甚是夺目。

清晨,白如媚守在司徒烈风的门外。当里间屋子的司徒烈风有了些许动静,白如媚猜他已经醒来,便推门进去伺候。入眼的是一地的狼藉,男女的衣物交错,杂乱的扔在了地上。白如媚默默地低下了头,轻声的问“王爷可是要起了?奴婢伺候王爷起身。”

“哟,有劳王妃了,不过,王爷有臣妾伺候着,就不劳王妃费心了。”旁边的小妾嘲讽到。

“闭嘴!”司徒烈风轻斥。接着又转头对白如媚说“还不快过来给本王更衣!”说着,起身向一旁屏风处走去。

白如媚跟上,拿起白色绸衣,替他换上。司徒烈风看着低眉的白如媚,冰凉的手指划过胸膛,大约是第一次给男人穿衣,过程中她一直低着头,大约是满脸红霞,就连那白皙的脖子也染上了粉色,如同抹了上好的胭脂。一时间心头荡起起一阵涟漪,整个人逐渐柔和下来。

“看来王妃学得不错啊,不知其他地方如何?”司徒烈风眯起眼睛,眼里掺杂着一丝看不懂的意味望着白如媚。

“王爷!”白如媚羞涩的娇嗔道。布满红霞的脸低得更深了。司徒烈风欲起,抬手扶起白如媚通红的小脸,温柔的吻了下去。

“大概我昨天并没有满足到你。”话落,司徒烈风一把拉过白如媚,狠狠的堵上白如媚的唇,似是不够,他将舌头卷起她的小舌,追赶纠缠,他的大手也并未歇着,随着白如媚起伏的身躯四处点火。

不一会儿,剥去了两人的衣衫。白如媚呼吸乱了,配合着司徒烈风的动作,给予他最大的温柔。

大概是被白如媚的温顺取悦了,司徒烈风这一次一点儿也没有粗暴,抱起白如媚走向雕花木床,大手留恋似的游走在白如媚白皙而又纤长的长腿上,温柔的分开了白如媚的双腿。

一番温柔缱绻后,司徒烈风执起白如媚的下巴警告着说:“记住你是本王的王妃。”说完起身离去。

一旁的白如媚听完,嘴角缓缓上扬。她想着,白如媚,你可以的,你是可以温暖到他的。这么想着,白如媚嘴角的弧度渐渐拉大,人也越来越明媚。

另一边,书房。

司徒烈风猛然从刚刚的温柔里回过神来。眉头紧皱:想他心狠手辣的北疆王司徒烈风什么时候变得温柔缱绻了,可是刚刚的缱绻真的很温暖。

不,不,不!不能留恋,她白如媚是个不贞洁的女人,她是个贝戋人,不能相信她。这一番想着他的心逐渐冷了下来,眉头舒缓。

她的温柔

偌大的朝堂上,群臣恭敬地颔首恭候在两侧。因为是家宴,一些朝廷大官盘腿正坐,面前摆着一张小方几,摆满了时令水果和甘醴美酒。

全场肃穆,静等那个至尊龙椅的正主到来。只见一位衣着考究手持拂尘的公公小步挪上来,恭谨地立到龙椅旁,尖着嗓子说:“皇上驾到!”所以人都起齐刷刷地下跪。

“平身。”那人轻启朱唇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他戴着一顶绒草青丝子珠冠,裁剪的十分得体的石青纳纱金龙褂罩着一件米色葛纱袍,腰间束着汉白玉镶嵌黄马尾丝带。

“今日虽是国宴,你们也不必太过拘谨。”他挥手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公公。马上有一大群身披彩丝的玲珑女子婀娜地扭到堂前。

丝竹管弦响起,她们长袖挥舞,扭动着曼妙的身材。身上的铃铛轻响,合着乐师空灵的琴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那细瘦的腰肢,仿佛微风一扶就能折断。那些大臣也看得目不转睛,手中的酒鼎握而不饮,就怕一低头喝酒就错过了什么。

“如媚,过来让哀家瞧瞧。”皇上的身边坐着皇太后,她是个雍容华贵的老妇人,鱼鳞般的皱纹虽然爬上了她的眼角,双目却仍旧澄澈迥然。气质如兰,举手投足尽显皇家的仪态。她轻轻地招手,示意白如媚上前。

白如媚小步地挪上前,恭恭谨谨的跪下低头看着地面。

“许久不见,你倒是清瘦了不少。在北疆王爷府不习惯吗?”

“回皇太后的话,臣妾一切安好。”

“别老低着头,抬起来,让哀家看看。”

白如媚轻轻地抬起头来,美丽的下颌线勾勒出她的纤瘦,只是双眼还是死死的盯在地上,不敢直视皇太后。

“烈风!”,皇太后突然喊道。

司徒烈风刚忙上前下跪,“儿臣在。”

“新婚燕尔的事,我也不必在这里多说。只是有些分寸,你还是要自己把握的,再喜欢也要学会控制。”皇太后看到了白如媚脖子上红色的星星点点,拿起手帕办遮嘴,轻轻地笑说到。

“太后娘娘说的是,儿臣定当会注意。”

“哈哈哈哈。”司徒烈煜打破了稍显窘迫的气氛,“烈风喜欢如媚孤就宽心了,还在担心孤的擅自指婚让烈风不高兴了。”

“臣弟不敢,皇兄哪里的话。”

“如媚,坐到哀家旁边来。”皇太后招呼白如媚过去。

白如媚于是拘谨地半蹲半坐在皇太后脚边,双手紧张地搭在膝上。

而眼尖的皇太后正好看到了她还带着淤青的手腕。“这是怎么回事,如媚你如实告诉哀家。”说着生气地瞪了司徒烈风一眼。

“回皇太后的话,是臣妾冒失撞到了桌角,让您担心臣妾实在该死。”

司徒烈风看着满口“谎话”的白如媚,喉结不自觉地动了动。

“都嫁人了还这么冒失,你呀!”皇太后轻轻地点了点白如媚的额头,砖头继续对司徒烈风说,“如媚虽然比不得其他公主,却从小是哀家看着长大的,是哀家的心头肉,你可要好生庇佑她。”

“太后娘娘,王爷待我很好。”白如媚红着两颊含羞地说到。

司徒烈风, 白如媚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玟玉酱吖点评:

《步步倾心》此本书主线分明,人物刻画细腻,语言生动。情节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