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霸宠嗜血狂妃

霸宠嗜血狂妃

主角:沐清浅, 景冥玄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3 14:59:45

小说《霸宠嗜血狂妃》主要讲的是:两人很快潜入到了文海棠的卧房,房内传出来呼啸的鼻鼾声。已是夜深人静,文海棠睡得这么香,就让他多打几个呼噜吧,毕竟是最后几声了。谁叫他要去招惹太子,还害得太子的人都自杀了?那便以命抵命吧。面具人送给她的匕首冰冷地出现在了沐清浅的手中,她无声无息地靠近,轻挑床幔,准备手起刀落之时,才发现床上大声打呼噜的是个女人,应该是文海棠的小妾。文海棠不在这里。
展开全部

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兴趣

沐清浅的目光灼灼,很是笃定。

她哪里来的自信可以护住他?

如此说来,她昨晚以为他是刺杀太子失败的刺客,还救他,岂不是并不反对有人去刺杀太子?此刻却又要求他去保太子?

是因为上午他的那句话吗?

有意思。

答应她的提议也未尝不可,正好可以查明她的底细,看看她到底有多能耐,为什么明明有能耐,先前却又任人欺辱、忍气吞声?这时候爆发的目的是什么?

“好。我答应你。”

“爽快。我就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沐清浅说着,又倒了一杯水,“喝吧。”

解药什么时候下水里了?他竟然没看到。

沐清浅嘴角一勾:“我刚刚喝的时候呀。”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能读懂他的眼神,她只知道自己的小毒不会害人性命,却会让人非常难受难以忍受!

面具人留下了一枚玉哨给她,作为日后联系之物,然后便走了。

沐清浅本来也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洗洗睡的,但是看到隔壁院子里的灯还亮着,又想到既然人家都愿意带自己去“丢人现眼”了,自己也总不能真的去给他丢人现眼。她素来自由自在没规矩惯了,所以想过去咨询一下注意事项。

四周静谧无声,她的职业病不小心就犯了。

她悄无声息地靠近,景冥玄正在与赵飞说话。

“殿下,弹劾您的声音越来越响,更有甚者对边疆将领施压,想要趁机夺取殿下的兵权,逼得一位边关副将都自杀了。殿下,这事您看?”

景冥玄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把目光移向了房梁。他不动声色地一挥锦袖,一个淡粉色瘦小的身影就从房梁上掉了下来。

他声音冰冷:“你在偷听?”

掉地上真疼!

沐清浅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弱鸡,在他强大的灵力下她竟完全不敌,好久没有这么囧过了。

真是不公平,她这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她下午检查过了,脸上这不寻常的黑斑是毒不假,可是解药她也配制出来服用了,黑斑却不见退去。

她现在的身体没有半点毛病,可就是没有半点灵力,黑斑也依然在,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她揉着自己屁股说道:“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她只是职业病不小心犯了,看到安静的环境就想藏起来,这样的环境下看到可以蔽体的地方就想躲。像一只鬼一样暗中观察猎物,找准时机,伺机而动,稳准狠地结束猎物性命,已经变成她的本能了。

“不是故意偷听的你躲房梁上去做什么?!”赵飞已经是剑拔弩弓的姿态与沐清浅对峙了。

这也不好解释,沐清浅也干脆不再解释,而是为他们提出了一个解决他们刚刚所述问题的方案:“想要巩固自己的根基,只要排除异己就好了嘛。”

“你一个女流之辈懂个什么?!还是你果真是别人派来的奸细?昨日一番闹剧只是你的一招苦肉计?!”赵飞已经做好了护着景冥玄的姿态了。

咳咳,这想象力真丰富,都可以去做编剧了。

又是“女流之辈”,只有无知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性别歧视,女性身份有时候办起事来可比男性方便有效多了呢。

沐清浅正想张口怼他,景冥玄再次挥了一下手,赵飞只得愤懑地瞪了一下沐清浅,然后退到了景冥玄的身后。

他依然没有任何情绪地说道:“排除异己不是那么好排的。”

沐清浅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与他平视道:“你有太子这层身份,自然做许多事情多有不便,但是我不同呀。我是众所周知的废材,根本就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来。你只要告诉我那个叫嚣得最起的言官叫什么名字,然后约上一位皇子呆在府里下一夜的棋,明日一早,你所有的难题就全部解决了!”

赵飞轻哼了一声,“想法是不错,殿下的不在场证明都想好了。可是你连我都打不过,又如何打得过文大人满屋子的暗卫?!”

兵部尚书文海棠,军机大臣,掌握着政府大权和机密,隶属二皇子,言辞最为犀利。

太子景冥玄即将被废,除了三皇子景北萧最有希望即位之外,当数二皇子景宇阳。景北萧虽声势大作,可景宇阳却手握大权,真正意义上能与景冥玄抗衡之人。

有他作文海棠的靠山,加之文海棠本身所掌握的依仗,根本轻易捍卫不动,府内更是由二皇子英王分了精兵守卫,和众多可以以一挡十的暗卫。

沐清浅轻笑道:“就像这样啊。”

语毕,赵飞便倒了下去,动弹不得,灵力也使不出来了。

他被麻痹了中枢神经,只有头受控制!

赵飞一脸的不可思议,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沐清浅拍了拍衣裙,整理了一下着装,淡然地笑看景冥玄,目光清浅。

灵力神马的,太讨厌了。不能让别人欺负她没有灵力,所以她白日里早就研制出来了封闭灵力的毒。

有了这毒,这满世界依仗灵力的高手们,在她的眼里不过是个废。

奇怪的是她明明也对景冥玄下毒了,为什么赵飞中招了,他却没中,还能将她从屋顶打下来?

不可能,她绝无可能失手,只有可能他没有毒发。或者说,他的身体具有常人不可比拟的耐药性。

有意思。

专业病也冒出来了的沐清浅,瞬间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兴趣。

景冥玄冷眼看着她所做的一切,却并没有多问她的这些行为,只道:“条件?”

她所做的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为他好,但是他知道,她不可能无缘无故要帮他。或许从她的条件里,可以听出来她隐藏压抑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跟灵石有关?

极有可能。

观天象,灵霄大陆上,近几十年来,竟接连问世了两颗灵石,第二颗还是近几日才出现的,而且都是即将觉醒。要知道上一颗灵石问世,已经是五千年前的事了。

灵石分赤橙黄绿蓝靛紫七颗,是上古时期女娲补天之时所用的灵石分裂而成。

吸取天地日月精华,时经数千年的沉淀积累,到如今,单单一颗灵石,便可令拥有者获得逆天之力。

集齐七颗更可召唤神兽火凤凰,获得女娲原力,届时逆天改命都不再是问题。

知道这些的人,可为数不多。

咱们的第一庄生意来了

是呀,为什么要帮他呢?

沐清浅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大抵是白日里他替她解了围,所以她想给他解决一个难题吧。

嗯,没错,一定是这样。她向来不喜欠人人情。

沐清浅顿了顿开口道:“咱们俩已经被一直婚帖绑在了一起,你盛我则盛,你衰我也衰。如果非要说我有什么目的,要提条件的话,就给我准备一套得体的衣赏吧,免得明日随你进宫不够体面。敲黑板,划重点:衣裳只有一点要求,要鲜血一般的赤红色。”

说话间,她已经随手解了赵飞的毒。

露了这么一手,赵飞也不再质疑沐清浅的能力。

再看他家主子,神情淡然,仿佛早就料到太子妃有这本事。难怪这婚事赐下来的时候,太子殿下也没有一点不情愿。

主子果然料事如神啊!

不过他想不通,沐清浅的要求,就……这么简单?更想不通的一点是:“太子妃为何要特意强调要鲜血一般的赤红色?”

沐清浅浅笑漪涟,眼神如天使一般的纯良,说出来的话却令人细思极恐:“如此,沾染了血的话,别人只道是染了一块水渍罢了。”

赵飞不禁从心里生出一股寒意,这是有怎样的经验,才会把染血看得这般从容冷静?原来她上午的狠绝,不是装的!这简直是魔鬼呀!无情狠辣比之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他偷偷看了一眼自家主子,依旧是冷清的模样,看起来心情没有起半分波澜。再回想起上午殿下说的那话,赵飞得出了一个结论:丑颜废材太子妃不好惹!

他可不想拿命去开玩笑!

遂爬起来之后,默默地退到了景冥玄的身后。

其实景冥玄的内心可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般冷静淡定,他心里也疑惑得很,他一双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紧盯着沐清浅一黑一白的双眼,似要看到她心底里去,看看她到底心里策划了些什么。他才不相信她会是心思这般单纯简单之人。

可那一黑一白的眸子似碧水般清澈明亮,晶莹透彻,没有任何杂质,越看越觉她的瞳孔颜色越浅,浅得泛蓝,浅得不似常人。

看起来她的心思就像听起来这般单纯一样,她就那样不卑不亢,浅笑吟吟地与他对视着,竟看得他的心脏忽地漏了一拍。

当然,他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完美地掩饰了他的心情。

他轻言:“好。”

沐清浅这时候觉得自己想咨询的那点小事根本不合时宜,便也不再多问。

反正她自由自在惯了,忽然多了那么多些规矩,她也遵守不来。在不损害他人的基础上,做好自己就好。

她便潇洒地转身离去了,“那我去办正事去了。”

她又回到了那座偏院,也就几分钟的时间,用玉哨唤来了面具人。

“嘿,兄弟,咱们的第一庄生意来了。”

一回生,二回熟,第三回,沐清浅已经跟面具人勾肩搭背了,逗比的性格开始暴露。

她这人就是这样,不熟的时候,高冷得令人都不敢靠近。一旦熟了之后,为了值得交心的兄弟,她肯卖命。

所以就“不小心”把命“卖”掉了,来到了这异世大陆啊……

唉,往事不堪回首,过好当下才是硬道理。

面具人偏头看了一眼肩上的小手,已经没有昨晚那般皮包骨,肤色也变得润泽起来。说是勾肩搭背,其实以他们之间的身高差,沐清浅也就只能扶上他的肩罢了。

面具人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一步,问道:“佣金是什么?”

晕,她先前只想到她和景冥玄是利益相关的两个人,倒忘记面具人需要拿佣金的事情了,否则提条件的时候,她便提了。

算了,明日再叫景冥玄补吧。

她唤面具人过来,一是想试探他同意的“归顺”的话作不作数,二是文府也算是戒备森严,有一个太子府都能来去自如的手下照应,总比单打独斗成功率要高一些,风险更低一些。

沐清浅简要地跟他说明了作战计划,只单杀猎物,不滥杀无辜。面具人表示没有异议。

临行前,面具人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面具,也是有着小犄角的恶魔面具,和他戴的那具表情不同。

他把面具人送给了沐清浅,并道:“以防万一。”

甚至他还为她准备了一套夜行服,考虑甚是周到。

沐清浅觉得不错,让他先行一步,她换好夜行服,随后追上。

异世大陆第一庄任务很是轻松,并没有想象的各种暗卫把守。精兵护卫确实有不少,但是他两基本是能躲的都躲过去了,躲不过的沐清浅便把他们迷晕了。

两人很快潜入到了文海棠的卧房,房内传出来呼啸的鼻鼾声。

已是夜深人静,文海棠睡得这么香,就让他多打几个呼噜吧,毕竟是最后几声了。

谁叫他要去招惹太子,还害得太子的人都自杀了?那便以命抵命吧。

面具人送给她的匕首冰冷地出现在了沐清浅的手中,她无声无息地靠近,轻挑床幔,准备手起刀落之时,才发现床上大声打呼噜的是个女人,应该是文海棠的小妾。

文海棠不在这里。

沐清浅也不着急,像玩儿似的。回头想叫面具人换一个地方去捕捉猎物,这才发现面具人不在了。

他干嘛去了?应该不至于中途跑路吧?

就在她刚出房间,准备换一个地点搜寻文海棠的时候,面具人蓦然出现在她身后。等她察觉到面具人的气息的时候,他已经在她身后了。

“跟我来。”

“你知道文海棠在哪?”

“嗯,刚刚直接问出来的。”

“这么简单粗暴?大哥,人家还想伪装成自杀现场的,直接抓人问是会坏事好吗?”

“不会,因为他根本不会有这段记忆。”

沐清浅这才放心,她又随口问了一句:“你问的是什么人呀?”

面具人淡然地答道:“府中暗卫。”

沐清浅这才知道,原来这尚书府里不是没有暗卫,而是全被面具人给解决了!

666

小说《霸宠嗜血狂妃》 第11章 对他的身体产生了兴趣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总体来说《霸宠嗜血狂妃》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