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医修狂少

医修狂少

主角:叶小山, 周舟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07 18:05:15

叶小山 周舟是《医修狂少》本书的主角,《医修狂少》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不用管他,估计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明天我会会他就是了。”柳长生暗暗咬牙,说道:“我不关心什么刘海涛李海涛的,我只要叶小山的一举一动。”“叶小山没什么动作,回他那个破窝了。”黑衣人急忙说道:“还有之前您抓的那个女孩子,这俩人住一块了,估计没什么好事。”“该死的叶小山。”柳长生靠在了椅子上,恶狠狠的念道着他的名字。“不过,柳总,我……。”黑衣男有些犹豫不决起来,脑子闪烁的都是国外的一番场景。丛林中,那道永远都倒不下去的身影,高大威武,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硬生生的在敌人的包围圈中凭借自己的双手撕裂出了一道口子,把他们所有人活着带了出来。那个人也会医术,似曾相识。
展开全部

医修狂少:出卖

叶小山对此也是毫无办法,连她亲娘于凤霞都束手无策,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第二天,周舟去上班,叶小山照常去给杜嫣然瞧病治疗,顺便还要帮他父亲施针。有了昨天的事情,杜嫣然今天一点都不敢冲叶小山发火,就算是再勉强,也能挤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给老人针灸之后,叶小山去杜嫣然的房间。

屋子里,仍旧是弥漫着女人香闺里的淡雅清香,让心一脸情迷。

叶小山很喜欢她房间里的味道,每次闻着这种味道再给她瞧病,真的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

“柳家的人没再来找你吗?”叶小山在给她治病的时候,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随口问道。

“你是希望他们来找我,还是不希望他们来找我?”杜嫣然也不想让自己太紧张而导致更尴尬。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倒是更希望他们来找你,但我知道,你肯定不希望。”叶小山说道:“但我想,柳家的人不可能不来找你的,所以你得做好准备。”

“你是说他们他们会杀我吗?”杜嫣然觉得挺奇怪的,到目前为止,公司都没有任何的动静,难道是柳长生根本就没有想过对付自己?

“如果真的等到柳家来找你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叶小山摇了摇头,抿抿嘴角,如此瞧病还真他特么的是折磨人,尤其是面对着杜嫣然这样的大美女。几乎每一次都让他饱受折磨,谁让自己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了呢。

肌肤如雪,细嫩光滑,没有一样不让男人动容。

“所以你现在只能主动去找柳长生。”

“我去找他?”杜嫣然暗自摇摇头,真要是去找柳长生的话,那无疑就是羊入虎口。

之前他大儿子失踪,如今小儿子又被叶小山弄的苟延残喘,这口怨气憋在心里肯定很难受,真去找他,不发在自己身上才怪呢。

“现在他的两个儿子都差不多都没了。正是柳长生痛不欲生的时候。要是你去告诉他,可以帮着他对付我的话。柳长生一定会欣然接受你。”叶小山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出卖你?”杜嫣然有些愕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身子微颤。

“我又不是让你真的出卖我。你别告诉我你是打心眼里想出卖我?”叶小山总算是又熬过了给她治疗的过程,过了今天,喝几服自己开的中药。她的病症完全ok了。

叶小山从她的家里出来,走到了自己的那辆从二手市场买来的破QQ旁边,靠着车门,点上了一根烟。

吸了两口,朝着停在不远处的车子喊了一声:“出来吧。”

果然,在距离他十几米远的地方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随即有人打开门,笑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你堂堂董事长亲自跟踪我?”叶小山看着西装革履的刘海涛,笑着说道。

“我就是好奇,刚好今天从你家那里路过,看见你出来。”刘海涛笑了笑,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车:“叶先生真够低调的了,开这种车?”

“这车不好吗?而且我主要是没钱。”叶小山在他面前故意抖了抖自己那个已经用了好几年始终没打算扔掉的药箱:“我就是一个小大夫,赚那点钱能养活我这辆破车已经和并不容易了。”

“行,你也就别跟我谦虚了。找个地方聊会?”刘海涛问道。

“好。”叶小山也没客气。反正自己闲着也没什么事儿。

“那我今天也坐坐你的车,过过瘾。”刘海涛笑着就去开车门。

“滚去开车。”叶小山一把抓着他扔到了一边:“我已经开够了,坐车还行。”

刘海涛耸耸肩膀,只好跑过去开。

两个人选了一家还不错的茶馆,挑了个干净宽敞临窗的包间。

坐下来之后,先是一顿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听说你和柳家的人不太和。之前柳云在酒吧里和咱们喝过酒之后就重伤住院了,现在还生死不明。”刘海涛的话说了一半留一半。

“这不算什么秘密。我就是冲着柳家来的。只要他们家族还有一个人,我就不会停手。”叶小山简单扼要的说着,手里在行云流水的自己冲茶泡茶。

刘海涛的身子一抖。他想过叶小山的目的,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了当的说出来。

柳家。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机器,在维系着几乎整个城市的利益集团,他们背后牵扯的实在是太多了。

叶小山,他就一个人就想把他们整个家族连根拔起?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不,他绝对不可能是一个人。以一己之力跟柳家斗,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行。

不管怎么样,他这种冲柳家宣战的姿态和做法,就是他们这群自诩是上流人无法望尘莫及的。

“怕了?”

“没有。”刘海涛接过他递给自己的茶,慢慢的放到了嘴边,若有所思。

“刚才过来的时候,咱们被人跟踪。应该是柳家的。”叶小山津津有味的喝着自己泡的茶。

“咳咳。”刘海涛被入口的茶水呛了一下,慌忙间望着窗外。

确实是发现在街角处,有两个人一直盯着这边。等他看过去的时候,那两个人低下了头。

“过了今天,我想柳家应该也会把你当成敌人了。”叶小山看着他,轻轻一笑:“你觉得我挺神秘的,想多接触我一下,看看对你是不是有帮助。没想到,却让自己卷进了这场战争。”

“我。”刘海涛脸色惨白。既然是自己约的叶小山,又不好现在离开,左右为难。

“现在怕了?”

“有点。”刘海涛想了想说道:“柳家实在是太难对付了。我真的是害怕我被牵扯进来。”

“几乎每一个和我有交集的人都会这么想。”叶小山云淡风轻的喝茶。

“你是想让我站在你这边吧?不然你不可能故意让那些跟踪你的人发现我。是不是?在停车场的时候,你是故意让我出来的?”刘海涛此时才觉得眼前的叶小山太可怕了。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医修狂少:恨意

叶小山淡然一笑,端起了茶杯,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脸上保持着那一份很谦卑的笑容。

刘海涛靠在椅子上,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这算是被叶小山给牵扯进来了。想要逃是逃不掉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的眼神挺睿智的,一眼就看出来叶小山这种宠辱不惊的家伙肯定是有能力的,想要结交一下,结果把自己给交进去了。

“刘董还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叶小山也不是傻子,凭自己的一击之力想跟整个柳氏家族抗衡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需要更多的人帮助自己完成大业,尤其是在商界上,也要力挫柳家,让他们在商场上也一败涂地。

“我现在已经是无路可退了,被柳家的人盯上我,我这辈子算是完了。”刘海涛苦着脸说道,他知道柳家的状况,叶小山之前弄死的那个,无非是柳老爷子最不器重的儿子生出来不招人待见的种。

说的难听点,柳长生他们父子也只不过是整个柳氏家族的边缘团队,进不了核心。

“无论可退就不退。”叶小山吹了一口茶杯,轻笑着说道:“我想刘董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吧?”

“叶先生,我觉得你这么做不太好,我是真的想要结交你这个朋友。”刘海涛手微微颤抖的端起了面前的茶水杯,一口气倒进了嘴里,然后干咳两声,又把烫的茶水吐了出来。

他已经顾不得形象了,现在弄不到他的脑袋都已经伸到了人家柳家的屠刀下了。

“不用这么紧张,柳家没你想的那么可怕。”叶小山笑着摇摇头,看着挺稳重的人,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就变的这么怂了呢。一个柳就就把他给吓成这样吗?

“对你来说也许不可怕。也是,你连柳长生的儿子都敢弄死,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呢。但我。”刘海涛咽了咽口水,这个人一出来就直奔柳家而来,想必是有备而来,但他不行。“叶先生,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

“刘董,我想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叶小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然后盯着刘海涛说道:“帮我,到时候你可以在柳家的产业上分一杯羹,你觉得怎么样?”

“好。”刘海涛在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叶先生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吩咐吧。”

“我就喜欢你身上这股子赌徒的劲儿。”叶小山满意的点点头,跟着自己和庞大的柳氏家族斗,本身就是一场博弈。

刘海涛苦笑着摇摇头,他也是逼不得已,更主要的是叶小天提到柳家的产业,那可是纵惯整个城市,稍稍给自己一点雨露,就能让他飞黄腾达了。

不过前提是,需要他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等放在上面了。

叶小山笑了一下,随后把他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把自己的计划给他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人一起从茶楼里出来。

刘海涛下意识的看了看刚才那两个黑衣人的地方,无助的耸耸肩膀。

叶小天倒是一点都不在乎,上了自己那辆扔在路边都没人捡的QQ,不紧不慢的朝着家里开了过去。

他们这边一切顺利,没有任何的波澜。但柳长生那边却不怎么开心,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家里遭了这么大的变故,家族的人没一个人过来。这是典型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啊。

不能进柳家的核心区,就只能这么站在外围看着那些骨干,望其颈背。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柳长生已经无暇顾及其他,只想着怎么对付叶小山。这个难缠的家伙不仅桀骜不驯,而且下手又狠又毒。

正犯愁的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

“有情况吗?”柳长生接起了电话之后,脸色阴沉。

“柳总,叶小山没什么举动,就是一起跟刘海涛一起喝了一顿茶。”黑衣人说道:“他们俩好像聊的挺开心的。”

“刘海涛?”柳长生轻挑了一下眉头,刘海涛这个人他还是有点印象的,不过不是很深刻,隐约的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好像是一个小集团的董事是董事长来着,我忘了。”黑衣人很恭敬的说道。

“不用管他,估计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明天我会会他就是了。”柳长生暗暗咬牙,说道:“我不关心什么刘海涛李海涛的,我只要叶小山的一举一动。”

“叶小山没什么动作,回他那个破窝了。”黑衣人急忙说道:“还有之前您抓的那个女孩子,这俩人住一块了,估计没什么好事。”

“该死的叶小山。”柳长生靠在了椅子上,恶狠狠的念道着他的名字。

“不过,柳总,我……。”黑衣男有些犹豫不决起来,脑子闪烁的都是国外的一番场景。丛林中,那道永远都倒不下去的身影,高大威武,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硬生生的在敌人的包围圈中凭借自己的双手撕裂出了一道口子,把他们所有人活着带了出来。那个人也会医术,似曾相识。

“怎么了?吞吞如如的。”柳长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随后点上了一根烟。

“没,没什么了。我会继续看着他的。”黑衣人想说他好像是认识叶小山,不过最后还是没说,挂断了电话。

“我要你把叶小山给我看的死死,他一天去几趟厕所我都要知道。”柳长生说道:“要是有机会的话,就给我教训一下叶小天,能悄无声息的干掉最好。”

“我知道,有机会的话我就会出手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黑衣男说完了之后,琢磨了一下,轻声的说道:“柳总,你要是觉得心里还有气的话,我就找两个人把叶小天的轮胎给扎了怎么样?”

“我把你给扎了信不信?想打草惊蛇,让叶小山知道你在监视她吗?”柳长生干咳了两声,亏他想的出来。还特么的扎轮胎,当小孩子过家家吗?

“我知道了。”黑衣人也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守在叶小山家的楼下。

柳长生仍旧是气愤不止,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心里边就不痛快,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时间去伤心了,只想着能用最短的时间用最快的办法除掉叶小山。

不爽的柳长生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却始终都不到对付叶小山的办法。这个家伙武力值忒强,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冲着家里的下人使了一个眼色之后,坐回了沙发上。

下人带着杜嫣然走了进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后,去忙自己的事情。

“你怎么来了?”见到杜嫣然,柳长生顿时就感觉自己之前被叶小山用银针扎的地方隐约作痛,那小子竟然出其不意的扎自己,越想越来气。

尤其是这个杜嫣然之前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且跟叶小山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我是来帮你的,不管怎么说,柳龙毕竟是我曾经的男朋友。”杜嫣然看了一眼柳长生,恭恭敬敬的站在他的面前。毕竟是长辈,对他还是要有最起码的尊重的。

“坐吧。”柳长生伸出手,示意杜嫣然坐下来。见到她,自然触景伤情的想到了自己的大儿子,不禁又点上了一根烟,猛吸了两口。“我柳长生想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来帮吧?”

“如果叔叔真能对付的了叶小山的话,他也不至于现在活的好好的。”杜嫣然倒是没客气,话说的很直接,也很伤人自尊。

尤其是一向自诩高高在上的柳长生哪里受得了这个,眉头一挑,脸上明显的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你是来讽刺我的吗?”

“我可不敢,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杜嫣然摇摇头,正色的说道:“您现在肯定想不到对付叶小天的办法,他既然是敢对你们柳家下手,就肯定是有备而来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想跟我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你家吗?”柳长生眯起了眼睛,目光阴沉的盯着杜嫣然:“我一直都在怀疑我龙儿的失踪,跟你也有关系。”

“如果真跟我有关系的话,您觉得我还敢来找你吗?”杜嫣然迎着他的目光,不骄不躁。

“说吧,到底为什么来?”

“很简单,帮你除掉叶小山。”杜嫣然直截了当的说道。“诚如您所见,我跟他认识,知道这个人的弱点在哪里。”

“说说看。”柳长生暗自点头,只要能找出叶小山的弱点,他就可以一举而诛之了。

“他这个人看似无懈可击,但也有所有男人都有的通病:女人。”杜嫣然说道:“他曾经跟我说过,最喜欢你的助理林小雅。”

“林小雅?”柳长生眉头深锁,这个叶小山一个破小郎中不瞧病,竟然还惦记上自己的助理了。

众所周知,林小雅在工作上是他的助理,但在生活上另有妙用。

“我觉得,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叶小山,非林小雅不可。”杜嫣然看着柳长生,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容:“我相信您应该不会舍不出一个女孩吧?”

“你确定她能除掉叶小山吗?”为了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报仇,柳长生还真就没什么豁不出去的,而且他有的是钱,想再找一些年轻的小姑娘,轻而易举。

只是小雅跟了他那么长时间,肯定是有感情的,难免不舍。

“按照我说的去做,肯定能。”杜嫣然淡然说道。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呢?”柳长生毕竟是老油条,不可能因为杜嫣然的两句话就相信了她。

而且他还知道杜嫣然跟叶小山有过交集。

“我就知道您不会相信我。最近是不是清晨的时候,浑身松软无力切胸口阵痛。”杜嫣然轻笑了一声:“这几天我从叶小山那儿学了几招,之前他在你身上扎的那几针是有说法的。”

“哦?”柳长生就知道叶小山是叶家传人,看似随随便便扎的几针肯定不会看似这么简单。

“他扎的那个穴道很稀奇,被他自称为动情穴。一旦动情的话,血气逆行,搞不好就是暴毙身亡。”杜嫣然轻声说道。

“该死的叶小山,手段竟然这么卑鄙。”柳长生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拳头,幸好这几天没跟林小雅发生什么,不然的话,说不定就暴毙身亡了。

不过在两个儿子都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他实在是没什么心情想那么多了。

“不过我从叶小山那里找到解决的办法。”杜嫣然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张纸,上面用很娟秀的字体写了一些字体,是一些中药的名字,递给了柳长生:“按照这个抓些中药,以上等人参为引子,熬制两个小时。服用一周,即可。这就是我的诚意了。”

柳长生紧紧的攥着手里的纸,恨恨的默念了一句叶小天的名字。

小说《医修狂少》 第19章 出卖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医修狂少》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