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总裁的天定福妻

总裁的天定福妻

主角:薜小琴, 乾程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5-13 14:50:14

主角薜小琴 乾程免费阅读完结版的总裁的天定福妻精彩内容由生活阅读网为大家带来,总裁的天定福妻目前很多友都在追哟,喜欢的书友们快来点击阅读。
展开全部

总裁的天定福妻第19章试读

我把头压得更低,“对不起,那天失礼了。”

“那倒不会,只是那天我原本想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的,好可惜呢。你知道吗?那天我婆婆都说我做的菜好吃,我婆婆对于吃方面可是最挑剔的。”

“哦。”我艰难地应声。

“薜小琴,你在这里?”一道尖锐的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下一刻,我的身子被人横蛮地一扳,差点跌倒。任欣儿不知几时走到我面前,瞪着一对眼睛,几乎能把我吃掉。

她大概没想到,在她那么严厉的圈禁之下,我还能找到好工作,而且是在她姐夫的公司。

原本我并不想让任欣儿看到自己的,我恨她,恨得想吃了她,但我现在没有资本跟她斗。另一层,我也不想她跟乾程之间闹出什么来,终究他们是亲戚,闹僵了并不好。

但此时,既然已经见面,我索性也不遮掩了,与她直面相对,“对,任二小姐,哦,应该说是我曾经的小三小姐。”

她被我的直白弄得面红耳赤,愤怒得指头都掐了起来,我想她更想掐的是我的脖子。

“原来你……”任楚儿此时才恍然,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冷眼看着面前的二人,对她点头,“是的,任小姐,我就是你现在准妹夫的前妻。”这就是我一直没办法跟她交朋友的真正原因。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到我姐夫的公司来上班!”任欣儿咆哮起来,仿佛我到这儿上班是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错事一般。她的眼睛鼓得差点没跳出来,那张妆容精致的脸彻底扭曲,“我还说呢,怎么没影没踪了,原来如此。薜小琴,你真以为跑到我姐夫的公司来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不可能!”

“你想怎样?”她的叫声引来了不少人,我也索性抬起头与她相对。被她这般折磨欺负,我还要服软吗?

“你拐走了我的老公,破坏了我的家庭,不许别人给我工作做,已经把我逼得走投无路了,怎么?还要逼吗?好哇,不如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我告诉你,我一个光脚的,不怕你穿鞋的!”就算我不这么叫唤,她也不会放过我,早在数次较量中我就知道了这个结果,所以懒得去忍。

我的话直白而有力,给那么多人听去,任欣儿的脸都僵了,她咬起了牙根,恨不能把我吞了的样子,“看来,是我对你太客气了!薜小琴,看我怎么整你!”说着,她就要掏手机。

“欣儿,你这是要干什么!”任楚儿出了声,拉住她拨号的手。任欣儿咬牙切齿,此时表情丑陋不堪,“我要找人来,好好给她点颜色瞧瞧!”

“这可是你姐夫的公司,闹出事来他会生气的!”

这话让任欣儿放弃了要叫人的想法,气得跺起脚来,“那怎么办?就由着她在这儿撒野?”

撒野的,是她才对吧。我冷冷地看着她,也意识到她对乾程还是有几分忌讳的,否则不会任楚儿一说乾程会生气,她就不敢做什么了。

“欣儿,够了。”任楚儿的声音依然软软柔柔的,但却已经有了些分量,“你是知道你姐夫的脾气的,到时闹不好影响了关系怎么办?你要姐夹在你和你姐夫之间左右为难吗?”

“好了,知道了还不行吗?”任欣儿总算肯听话。

我松了一口气。

真闹起来,我是讨不到好的。任欣儿固然会丢脸,但我丢的东西可能更重要。如果闹起来,工作是肯定没有了的,没有了工作,我不仅还不了乾程的钱,还会连阿肆都保不住的。

任欣儿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身跺着脚离去,任楚儿歉意地看我一眼,跟了上去,两人很快消失。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才从打印室回来,同部门的江华就围了过来。

“真看不出来啊,你跟老板的小姨子还有那样的关系。话说,你可真大胆,竟然跑到情敌的姐夫公司来上班,这种女人惹不起,要是我,能跑多远跑多远。”

我又何尝不知道她惹不起,但她弄得我没有退路,便只能屈居这儿了。再说,我最初也不知道乾程和她的关系。

满心苦涩,我哪里还能说出话来。江华见我这儿没有什么八卦可挖,退了回去。

好在这件事并没有惊动经理,我的工作没有受影响。我免不得暗自庆幸,却不知道,一件很大的事故正悄悄朝我袭来。

那是一个周末,我做完兼职,难得比以往提早一个小时下班,我特意给阿肆买了他喜欢吃的小熊饼干走向医院。才走到门口,电话就响了,是我们组的组长。

“你马上到公司来一趟吧。”

我急急忙忙赶到公司,到达时发现办公室的灯全亮着,站在那里的除了组长,还有主管,经理,总经理,甚至连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的乾程都到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大阵仗把我吓得不轻,我走过去,问。

组长把一叠东西递到我面前,“你看看吧,这是你负责的那个品牌的说明书。”

我低头,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能说清楚一点吗?”

“你把奶粉的说明书发去了益生菌那边,工人们不知情,全都贴了上去。现在东西全都发了出去,有些还到了顾客手里。”组长低声道。他的太阳穴绷紧,显然十分生气,如果不是有这么多领导在,估计早就跟我发脾气了。

我也惊坏了。

“怎么可能?”

益生菌和奶粉可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说明发错,这可是最低级的错误。而我因为不想辜负乾程的好心,也想好好保住这份工作,一直以来都兢兢业业,小心翼翼,无论从说明书的翻译还是制作,以及最后发送到厂,都检查了又检查,确保每一步都不出错才放心。

“我也希望这是假的,可人家的投诉书都来了,我们也去工厂看了,益生菌盒子上贴的就是奶粉的说明书。奶粉、益生菌的生产厂商不同,两家公司更没有业务往来,除了你这儿出错,还可能是哪儿?”

组长把投诉书和去厂商那儿拍来的照片都放在我面前,彻底把我吓傻在那儿。他说得没错,这是毫不相干的两家厂商的东西,除了我这儿出错,根本不可能出错到别处!

总裁的天定福妻第20章试读

但我真的检查了又检查过的啊,在说明书被带走之前,我还亲自问过来取的人,是不是益生菌公司的。

“你平时不是挺小心的吗?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你这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我,更害了整个公司。”组长的语气里有着浓浓的失望。我是他的组员,我出错就等于他出错,不仅我的工作保不住,他的也保不住。

我内疚到了极点,却硬是搞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真的有仔细检查仔细问过的。”此时的我只能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茫然得像个迷了路的孩子。

“现在的情况怎样?”一直不出声的乾程总算说了话,问的是总经理。总经理脸色异常深沉,“这批货已经全部贴了说明书,十万罐益生菌,库存只有五万罐,还有五万罐已经送去了分销处。而客户投诉的这一罐是分销处的一位老总送给自己朋友的,朋友用的时候发现了问题。好在东西还没有销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益生菌贴了奶粉的说明书,不仅我们公司,就连益生菌公司都会跟着受损,搞不好在国内的生意会全线崩溃。总经理说出这话时,我的神经弦差点没绷断。

“虽然没有分销出去,但已经送去了分销点,有的还送去了商场仓库,跟别的商品混在了一起,要挑出来再撕掉说明,贴上正确的,这个过程中的人工,时间就会花掉不少。”

“我去!”我马上站了出来,表态,“我去把它们找出来,我去重贴!”

总经理看着我,“这批新产品承诺十五号之前上架,今天是八号,一个星期之内你一个人把所有的商品找出来,再撕掉旧标签,贴上新标签,几乎不可能!”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道:“行的!我保证一定能完成任务。但……请你们不要辞退组长,这不是他的错。”

他平日待我还是不错的,尤其最初我的能力那么差,他都没有真把我赶出去而是给了我适应的时间。更何况,这件事真不是他的错。

总经理转头看向乾程。

“我真的可以,求你……”我知道他是真正的拍板者,此时顾不得我们之间的恩怨,红着眼睛求他。或许是我的样子打动了他,他竟点了头,“好,就由她把所有的错误进行修正。”

“那我们的损失……”

“如果产品能够修正好,损失可以既往不究,她可以继续在公司里呆着。”他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却给了我一条生路。

到了这一刻,我无心去追究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自己会有怎样的结果,只想把事情处理好。

阿肆那儿顾不上了,我只好打电话给小刘,麻烦她转告阿肆我加班的消息,并帮我盯着点他。做完这个,我便马上停蹄地赶去了各处的经销点,忙着清点货物,把它们拉回来。

好在商品铺开的范围并不是太大,花了四天时间,我就把发出去的货物全都拉回了仓库。而那四天,我几乎没有睡过觉,也没怎么吃过东西。

清点完数量,发现还少了三十多罐。我忍着剧烈的头痛,一个一个经销商地打电话,总算在打到第十个电话时,对方告诉我,那三十罐还在他们的仓库里。

时间已经过去四天,我还有三天时间,要把新的说明做好,把十万罐益生菌的旧说明撕掉,清理,再贴上新的,这是一项不小的任务,接下来会更紧张。此时对我来说,时间比什么都来得重要,我顾不得别的,迅速跑下楼去找出租车,要去那家经销商的仓库。

正当我在公路边上无头苍蝇般拦车时,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车窗玻璃降下,露出了乾程的脸。

“上车。”他道。

我迟疑了一下,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可以耽误,于是低头上了车,报了个地址。他启动了车子。

“那个……谢谢啊。”我低声道。

他没有回应,利落地将车子拐上大道,直到车子驶出老远才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请人来做,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这才发现,他的车子驶向的是通向我租的房子的方向。

“不,我不需要休息。”我有些激动,叫了起来,“我不需要你帮忙,错是我自己犯的,结果我自己承担!”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都抖了起来。我们不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不需要他的帮助!

“开门,否则我跳车了!”我伸手就去拉车门。

就在我要跳车的那一刻,车子险险地停了下来,“不想活了吗?知不知道这么跳下去什么结果?你会被后来的车子给碾死的!”他的声音无比严肃,甚至有些严厉,我还是第一次看他的脸板得这么难看,僵硬得能将人冻死。

我刚刚只是一时激动,并未想到后果,听他这么一说,冷汗也跟着滚了下来。我自己死了无所谓,阿肆就可怜了,没人管没人顾的。

我捏着两根指,没有反驳他,只道:“如果不方便,我自己去,不耽误您时间。”

我用一个“您”字拉开了与他的距离。我的这个“您”字惹得他再次拧了眉头,“薜小琴……”

“抱歉,我很忙,走了。”

现在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时间,我没有空和他谈我们之间的感情以及我不会插足已婚人士婚姻的事情。我不等他把话说出来就拉门往外走。

乾程哒地锁了车门,“这个点不好打车,我送你吧。”他一脸的无奈,虽然看起来有好多话想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加快速度再次驶上了大道。

他的帮助让我省了不少时间,把最后三十罐益生菌放上车,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回公司,谢谢。”我对他道,上车后便拿出笔记本来对数。一路上我都在忙,他也不打扰我,由着我去弄。

到公司后,我去搬那些罐子,他走过来帮忙。我一把拦住了他,“乾总,这些由我自己来做吧,谢谢,但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要远离他,从此戒掉他,就算再喜欢他,我也不会做小三!

他目色沉沉地看了我一阵子,眉头始终缩着,露出深深的川字出来,“薜小琴,你到底怎么了?”

这句话,他估计早就想问我了。

薜小琴, 乾程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清逸姑娘点评:

作者文笔不错,小说《总裁的天定福妻》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