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痴爱欲罢不能

痴爱欲罢不能

主角:蔓雪, 欧炎翔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5 19:54:36

给大家带来了《痴爱欲罢不能》的主要情节:他突然伸手而来,正当要碰触到蔓雪红肿的左脸时,她微微一侧,倔强的回望着他,“你不就是想要钱吗?你告诉我,我爸爸到底欠你多少?只要你能够放了我弟弟。这辈子我拼死拼活都会给你。”“很好。”真是倔强的女人,欧炎翔的唇边扬起邪肆的弧度,“那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能够拿出六亿欧元。我立马放了你和你弟弟。”“六亿欧元?”蔓雪无法置信,一辈子,一辈子她都无法挣到那么多的钱。真没想到,父亲居然欠了他那么多的钱。
展开全部

清洗,他身上的味道

蔓雪无路可退,声音有些激动:“那是我爸爸欠你的钱,为什么一定要绑架我的弟弟?他是无辜的,爸爸根本就不会因为他而出来。”

“只要你们的身上,流着他的血液。那么,你们就要承担起父债子还的责任。”漆黑的眸光冷冷落在蔓雪清晰而红肿的脸上。

他突然伸手而来,正当要碰触到蔓雪红肿的左脸时,她微微一侧,倔强的回望着他,“你不就是想要钱吗?你告诉我,我爸爸到底欠你多少?只要你能够放了我弟弟。这辈子我拼死拼活都会给你。”

“很好。”真是倔强的女人,欧炎翔的唇边扬起邪肆的弧度,“那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能够拿出六亿欧元。我立马放了你和你弟弟。”

“六亿欧元?”蔓雪无法置信,一辈子,一辈子她都无法挣到那么多的钱。真没想到,父亲居然欠了他那么多的钱。

而弟弟却成为了这场巨债的筹码。

“怎么?是不是拿不出钱?”他笑,笑的那么凉薄。如夜般的眸子,落在了她的身上,白色的裙沾在身上,可以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光景,“既然……拿不出。那么,你就用你的身体慢慢偿还吧。”

话语落下的时候,薄唇已经封在蔓雪的嘴上,舌尖探入,狠狠地吸吮了起来,没有任何的怜惜。

蔓雪被他禁锢在怀里,无法动弹,精赤的身躯被雾气所沾染,透着丝丝缕缕的魅惑。

突然,欧炎翔的手从裙底探入……

男人肆意的目光,让蔓雪紧闭了双眼。

他的吻离开她的唇,游移在耳畔,炽热柔软的唇含上蔓雪的耳珠:“我要你,给我睁开眼睛。”

邪冷的声音荡在耳边,蔓雪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唇,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划过无尽的苦涩。

她的自尊,在此时此刻被一个男人毫无保留的践踏。

这一切都是被父亲所赐,但是,为了弟弟。哪怕要了她的性命,她都心甘情愿。

气息那么浓烈,他的唇,吻在蔓雪的脖颈处,如同吸血鬼一般的鬼魅,一路而下……

“啊……不要……”蔓雪咬着唇,疼痛让她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掉进了浴池里,无声无息。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第一次。”欧炎翔凝了一眼水中浮现的一抹红色,唇边噙着一丝残冷的笑意,“放心吧,你的第一次,我会让你记住的。”

抬眸时,欧炎翔看到她眼中的眼泪时,心里莫名的颤动。

瞬间浮上来的温柔,立马被冷漠所替换。

“收起你的怜悯,没有人会可怜你的。”声音残冷,而动作则是更加的无情。

“啊……不要啊……”此刻传来的疼痛,让蔓雪几乎将薄唇咬出了血,映着苍白的脸,那么的刺目。

他没有任何的怜惜,只是无情的报复和发泄。

蔓雪承受着,原本就被雨淋过的身体,很快就昏迷了过去。

当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上,挂着繁华的水晶灯,散发着幽幽的光线。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到床上的,陌生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她一定还在欧炎翔的别墅里。

只是,头很重,整个身体就如同散了架一般,那种酸疼根本就无法言语。尤其是下身,还清晰的感到胀痛。

蔓雪勉强的撑起身子,起身的时候,总感觉房间在摇晃,脚步有点不稳,却还是往浴室间走去。

因为,她想把那个男人残留在身上的味道,一一清洗掉。

走进浴室间后,她径直反锁了门。抬头时,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憔悴,她对着自己强颜欢笑,“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

她闭上眼睛,一片的干涩。

当冰冷的水从上面冲下来的时候,覆盖了她晕眩火热的身体,长长的发被水淋湿,沾染在脸上。

门突然重重的被敲响,蔓雪挣扎着看向门的方向,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整个身体瘫软的倒在地上。

而这个时候,门已经被踹开。欧炎翔一眼就看见倒在浴室里面的女人,整个身躯紧紧地缩卷在一起,长发被水淋着,如同海藻一般,荡漾。

不知道为何,欧炎翔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紧,立马跑进浴室,俯身将女人抱在怀里。

她的身体流淌着水珠,沾上了欧炎翔的衬衫,可以感觉到她滚烫的气息,酡红的脸狭。

该死的女人,明明已经在发烧了,居然还用冷水洗澡。

他责怪她的大意,可是,心却也抽疼了起来。

将她放在床上后,欧炎翔拿过一旁的浴巾,快速的为她擦身。她的身体很烫,淡淡的呼吸炙热的拂过他的额头。

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颤抖,这个世上,还没有一个女人有这样的福气,让他伺候女人擦身。

也许,除了梦茹,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为之付出的吧?

漆黑的眼眸微眯,他拿过一旁的医药箱,翻找着药物。拿出一包退烧药后,用温水搅拌融化。

“女人,给我张嘴。”第一次给一个女人喂药,动作有点笨拙,欧炎翔拿着勺子,凑近她的嘴边,直接灌入下去。

“咳咳……”灌的太多,让蔓雪全部咳嗽了出来,喉咙难受的要命,迷迷糊糊间,她睁开了眼睛,无意跌入那一双狭长如魅的眸中。

片刻的愣神,蔓雪有点恍惚,难道是梦?不然,怎么会在恶魔的眼中看到一丝的急切呢?

“你这个笨女人,快点把药给我喝下去。”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欧炎翔掰开她的唇,想再次的灌入下去。

蔓雪的脸一侧,避开那药,声音微微嘶哑:“我不要喝药,欧炎翔,我恨你,你走开,咳咳……不要碰我……”

“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让我走开?”漆黑的眸,因为怒气而变得幽红了起来,欧炎翔的一只手紧紧地捏在蔓雪的肩膀上,越来越紧。

“好疼……”蔓雪吃疼,紧蹙了眉,“欧炎翔,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你出去……”

她的声音含糊,却那么的坚定。

显然,她已经恨透了他。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来恨他?

“你让我走,我偏不走。”欧炎翔的心一横,大口的灌入了苦涩的药,对上蔓雪的嘴,灌入了她的唇中,慢慢的咽下。

“咳咳……”蔓雪被药呛到,咳嗽了起来,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欧炎翔的怀里,轻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要绑架我弟弟……”

声音慢慢的含糊了起来,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纵然睡去,也无法抹平她蹙起的眉头。

欧炎翔凝了她一眼,伸手用指腹轻轻的拂过她润泽的红唇。

漆黑的眼中,有着复杂的深情。他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低头落下一吻,冷漠的脸划过一丝的温柔:“梦茹,晚安。”

女人,你居然敢咬我

当蔓雪从昏沉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阳光淡淡的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她撑起身子,靠着床背。

视线落在外面,突然有了一种向往,唇边扬起憔悴的无助,如果可以她真的不应该选择相信父亲的话,带弟弟进入他的新家。

如今,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门突然被打开,蔓雪惊吓了一跳,以为进来的是欧炎翔,可当看到那名黑衣女子时,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蔓小姐,你昨夜发烧,只能喝些清淡的粥。”她的声音淡漠,直接把手中端的粥放在了床头边。

蔓雪看了一眼,淡淡开口:“你先出去吧,粥我等下会喝。”

“不行,少爷吩咐了。一定要看着蔓小姐把粥喝下去,我才可以离开。”她站在一旁,干净的脸上有着冷漠。

这个男人真是奇怪,明明是他伤害她,却偏偏……唇边不由得浮起一抹苦涩。

一天一夜都没有碰过食物了,当粥端在手中的时候,蔓雪忍不住的闻了一下粥的清香,慢慢的喝了起来。

当喝完之后,蔓雪把空碗递给了黑衣女子,“谢谢了。”

“不客气。”她伸手接过,“以后,蔓小姐可以称呼我罗琴。”话语落下之后,她径直转身,冷冷的离开房间。

当门关上的时候,一切都显得空荡了起来。

蔓雪静静的躺下,脑海中有太多的回忆,可是,她发现她的一生有多么的不堪,父亲对家庭的叛变,母亲的离去。

支离破碎的家庭,让她不仅仅要独自撑起家,还要照顾弟弟。

有时候,她感觉自己真的很累。但是,为了弟弟,她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去,坚持下去。

头还是有点沉重,慢慢的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睡梦中。

“恩……”是梦吗?为什么感觉梦那么的真实?

炙热的气息淡淡的拂过她的脸,她感觉柔软的唇瓣贴在了她的唇上,舌尖长驱而入,进入了她的口腔,游走,缠绵。

似乎还有一只手攀在她的胸脯上,那种感觉……蓦地,一双原本紧闭的眸子,立马睁了开来。

黑暗中,跌入的是那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子,一闪而过的温柔。

“你……你干什么?”她试图想要将他推开,可是,腰腹已经被欧炎翔牢牢地环住。

“啧……蔓小姐,你这是什么态度?”欧炎翔的薄唇扬起一抹邪笑,仿佛那是伪装出来的温柔,暗藏着无尽的危险,“蔓小姐不要忘记了,昨晚,可是我在照顾你的。你是不是应该要对我表示谢意?”

说话间,他的目光游移在蔓雪的身上,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衣衫下的胸脯看起来更加的饱满。

蔓雪顺着他的目光,立马用一只手放在了胸前,似乎想阻挡他的目光,“欧总,昨晚你照顾我,我的确要感谢你。但是,目前我烦请欧总可以离开我的房间,谢谢。”

“离开?”欧炎翔低头,那一张妖孽的脸慢慢的逼近,散发着恶魔的气息,“蔓小姐,难道你想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手段?”

“什么意思?”她一脸迷惘,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再次贴了上来,带着致命的诱惑,湿滑的舌撬开她紧闭的唇,反客为主,肆意的游移了起来,又顺势将她的舌尖卷起缠绵。

“恩……”她拒绝,伸手想要将眼前的男人推开。

但是,原本紧握在她腰上的手,越来越紧。甚至,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她不安分的手腕。

炙热的气息不断在鼻息间徘徊,蔓雪抗拒着那丝暧昧,立马侧了头,远离他的缠绵,呼吸起起伏伏,眼中明亮倔强:“欧总,请你放尊重。我不是你的玩物,纵然我爸爸欠了你的钱。那也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牵连到我跟我弟弟的身上?”

随着她的话语,那一双幽深的眸子微微紧缩了一下。

那神态,真的让他恍惚的以为,眼前的女人就是梦茹。可是,她不是,她是老狐狸的女儿。

她的身上……还流着老狐狸的血液。

欧炎翔微微眯眸,嘲讽一笑:“我说过,父债子还。那一晚,蔓小姐拼命的跑进我家,难道不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我抓的不过是你的弟弟,又不是你。不要忘了,是你主动来找我的。”

“我……”蔓雪咬唇,对上那一双散发危险的深眸,“我是为了我弟弟。你抓了我弟弟,我不过是希望你可以放了她。”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你已经一再的勾起我的欲望。”话语落下的时候,他的舌尖拂过蔓雪的耳珠,酥麻的感觉在她的身体蔓延开来。

尤其是那一只手,不经意间已经来到了她的大腿处……

“啊……放开我……放开……”蔓雪惊慌的喊道,身体扭动着,想阻止他不安分的手,那种触电的感觉,让她的心彻底的慌了。

可是,欧炎翔无动于衷,唇边的笑意渐渐地扩大,“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期待啊?”

“我……”蔓雪的脸瞬间涨红了起来,“你放开……放开我……”

“我奉劝你还是乖乖的吧,不要忘记你的弟弟还在我的手里。”声音突然冷凝了下来,欧炎翔盯着她,“如果你再次拒绝的话,我会让你见到你弟弟的尸体。”

“为什么你总是用弟弟来威胁我?如果有你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抓我的爸爸?”蔓雪愤怒着,倔强的眼中,仿佛有一只疯狂不安的小鹿,想要从眼中跳出来一般。

“很好。”他微笑,笑意是那么的嗜血。

随后,再次吻上蔓雪的唇,疯狂的吸吮着口腔里的芳香。

蔓雪被他牢牢地禁锢,摇着头,双腿下意识的并拢。

那一刻,她清晰的看到那一双如魅的眸中划过的邪肆,还有他的无情举动……

羞辱和无奈爬满了她的全身,那该死的感觉,让她紧闭了双眼。

突然,欧炎翔的舌尖从她的嘴里抽离,眉宇紧蹙,口腔里弥漫着血腥的味道,那么浓烈,“女人,你居然敢咬我。”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美丽的大眼,清澈的浮现了水雾,声音中有着颤抖:“欧炎翔,不要让我来恨你。”

“你说什么?你恨我?”欧炎翔凝着眼前楚楚动人的眼睛,心里深处拂过一丝柔软,慢慢的又被冷漠所覆盖,“既然你要恨我,那么,你就恨我一辈子吧。”

话语落下的同时,他的无情也是恶狠狠的……

欧炎翔看到她紧咬的唇,似乎连痛,都不愿意发出一点声音。

这个倔强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她明明不是梦茹,为什么他总是有种错觉,总感觉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梦茹。

不,不对。她是蔓涌华的女儿,是她的父亲害死了梦茹。她要代替他的父亲,偿还属于他的一切。

当忧郁从欧炎翔的眼中划过时,剩下的只有残暴……

他无情的对待,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辱,但是为了能救她的弟弟,她也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尽自己的全力迎合他这样的一个恶魔。

这不是他所要的吗?

眼睛变得干涩,流不出一滴眼泪,蔓雪闭着眼睛,任由他肆意的霸道……

一夜的缠绵,让她筋疲力尽。

可是,纵然这样。她却没有任何的睡意,身边躺着欧炎翔,他的手还是紧紧的环着她的腰,仿佛生怕她会突然消失一般。

“梦茹……”浅浅的呼吸声,伴随着溢出的名字,蔓雪下意识的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眼前有些模糊。

他到底是在喊谁?那陌生的名字,在他的梦中徘徊,从唇里重复着呢喃,似乎有一缕哀伤挥之不去的涌来。

蔓雪的心有几分颤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很可怜。虽然,她一直无法在他的眼中读懂瞬间的温柔。但是,她感觉他是寂寞的。

想想也真是可笑,恶魔都是冷血,当然寂寞。

甚至,刚才他还残暴的对待自己。是他,是他毫无保留的践踏她的自尊,她的一切。

她恨,她恨他。

小说《痴爱欲罢不能》 第3章 清洗,他身上的味道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涵姑娘点评:

《痴爱欲罢不能》这本小说故事情节合理,总体不错,适合喜欢好结局的书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