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重生之一品贵女

重生之一品贵女

主角:沈念, 白容渊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1-16 09:23:49

沈念 白容渊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新书《重生之一品贵女》:她还未开口,沈秋蓉抢着道:“小念啊,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你父母不在身边,姑妈便当代替你娘亲好好照顾你。今日啊,姑妈是特意带着刘妈妈来给你说亲的!”她对着媒婆使了个眼色,那媒婆立即拿出了一幅人像,“这是上京富商李家的二公子,这二公子啊,虽出身商人之家,但自小便爱诗书,年纪也合适,只比小念大两岁。”她转向沈威,“爹,您看看,这李家二公子生得一表人才,您保准满意。”
展开全部

9-做媒

孔府。

孔绵绵躲在门后,听着沈秋蓉与那嘴角长了颗痔,一脸谄媚笑着的女人说得兴起,扁了扁嘴。

待那人终于走了,沈秋蓉收起了面上的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喉,对门口道:“堂堂一个大小姐,躲在门后做什么!成何体统!”

孔绵绵吐吐舌头,从门后走出来,一屁股坐在沈秋蓉身旁,嘟着嘴满脸不开心,“娘亲,你为何要为那贱蹄子寻亲事!”

沈秋蓉横了她一眼,却没有呵斥她的意思。她唇角含笑,对孔绵绵道:“傻孩子,如今沈府只有沈念一个女孩,女子毕竟是要嫁出去的,一旦她离开了沈府,即便是你外公给她置办了多丰厚的嫁妆,还能将整个沈府送给她不成?”

孔绵绵似懂非懂,“娘亲是想让她早些出嫁,好让她与沈府早些撇清关系?”

沈秋蓉赞赏地看了孔绵绵一眼,毕竟是自己教出来的女儿,果然一点就通。

“可是娘亲不也是嫁出去的女儿么?沈念嫁了人,沈家也轮不到我们家来继承啊。”

沈秋蓉摇摇头,“那可不一样,我是你外公的亲生女儿,孙女与爷爷之间,血缘关系可是隔了一代,哪有我这个女儿来得亲厚?更何况,沈念她再懂事,出嫁从夫,嫁了人,可就没有她做主的余地了。”

孔绵绵毕竟年纪还小,看不懂她母亲脸上意有所指的笑。可是娘亲说的话自然不会有错,她既然不是要为沈念好,她便放心了。只是她敏感地抓到了沈秋蓉话中的重点,疑惑道:“娘亲说外公与娘亲更为亲厚,可是那日我们去求外公,外公并未答应为爹爹举荐啊。”

沈秋蓉面色一僵,眼中闪过一抹恨色,愤愤道:“你外公如今是老糊涂了,阖府上下,除了你爹爹,哪里还有人可以让他仰仗,真以为自己能当一辈子的官么!哼,我定要好好为沈念物色夫婿,你外公迟早会知道,究竟该偏向哪里!”

孔绵绵看着沈秋蓉扭曲的脸,若有所思。

沈念早知,沈秋蓉必定会出幺蛾子,只是她着实没有想到,沈秋蓉想到的办法,竟是这样。

这一日她正在院中为花花草草浇水,小荷慌慌张张地跑进院门,在沈念面前站定,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小姐,不、不好了,姑夫人带着媒婆上门说亲来了。”

沈念一愣。

姑夫人是沈府对沈秋蓉的称呼,自那日听闻沈秋蓉种种,小荷对她颇为忌惮。说起来,她甚至比沈念更紧张沈秋蓉的小动作。

她自然不会是好心要为自己寻个夫家,沈念看着满脸戒备的小荷,不自觉笑出了声,“傻丫头,紧张什么?”

她施施然将水壶放到一旁的空地上,将衣上的褶皱抚平,大大方方地出了院子。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沈秋蓉虽带着媒人上门来说亲,但沈威既然没有表态,她自然不能说什么。她带着小荷径直往前厅去,老远便听见了一道尖利谄媚的女声。

她面上波澜不惊,走入厅中,先喊了声爷爷,随后转向沈秋蓉,甜甜喊了声姑妈。

“方才本在看书,有些不懂的欲求教爷爷,听下人说姑妈来了家里,数日不见,姑妈身体可好?”

沈秋蓉保养良好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好,好,姑妈什么都好,刘妈妈,你看看我这侄女,相貌品行,试问这上京还有哪家女子比得上我这侄女的?”

媒婆忙道:“自然自然。”

那媒婆分明已有了四十岁上下,却浓妆艳抹,穿得花里胡哨,看着沈念眼睛都在闪光。

沈念一下子想起了前世那被李天磊带到自己家中的老鸨。

一样的垂涎目光,一样的待价而沽,仿佛将她当做货物,转手便能卖个好价钱。

她不自觉皱起了眉。

但此刻沈威还未发话,她自然不好说些什么,只疑惑道:“这位妈妈是?”

那媒婆立刻亲亲热热地上前拉住她的手道:“沈家小姐,我呀,是这上京城里最好的媒婆,小姐唤我刘妈妈就是了。早就听说沈家小姐有倾城之姿,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放心,小姐这般相貌,这般品行,不枉妈妈我细心替你物色的好人家呀!”

这人左一个妈妈,右一个妈妈,直听得沈念心头火起。她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出来,走到沈威身旁,问道:“爷爷?”

沈威面上没有什么神情,沈秋蓉难得上门来不是有所求,倒令他有些不习惯。方才沈秋蓉与这媒婆你一言我一语,两人皆是口才了得,听得沈威也觉得在理。

沈念今年十五岁,已是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

她还未开口,沈秋蓉抢着道:“小念啊,你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你父母不在身边,姑妈便当代替你娘亲好好照顾你。今日啊,姑妈是特意带着刘妈妈来给你说亲的!”她对着媒婆使了个眼色,那媒婆立即拿出了一幅人像,“这是上京富商李家的二公子,这二公子啊,虽出身商人之家,但自小便爱诗书,年纪也合适,只比小念大两岁。”她转向沈威,“爹,您看看,这李家二公子生得一表人才,您保准满意。”

她起身将那人像拿到沈威面前,沈威皱眉看了片刻,此人生得倒是一表人才,只是李家二公子?他思索片刻,道:“李家还有个二公子?我怎么不知?”

沈秋蓉面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被她掩饰过去,“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李家重商,因这个二公子自小便爱钻研诗书,因此不受家中重视。但此子天赋过人,接连得到几位先生的赞赏,说他啊,他日必能在科举中一鸣惊人。李家近些日子才开始大力培养他。李家的大公子不成气候,这个老二啊,今后必成大器。我们小念若是能嫁过去,非但今后生活无忧,他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啊!”

见沈老爷子蹙眉考虑,她趁机将那人像递到沈念面前,亲亲热热地道:“小念,你看看,这二公子,是不是一表人才?”

沈念依言看过去,只一眼,便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李家二公子?李天磊?

10-打脸

那日沈念指点李天磊去投奔孔连天,说给他听的大多是些孔家人的喜好,她原本想着静观其变,但如今,这火都要烧到自己身上来了,显然是观不成了。

她惊讶地抬手捂住了嘴,不可置信地又多看了两眼。

沈威疑惑道:“小念,怎么了?”

沈念蹙眉道:“爷爷,我见过这个人。”

此言一出,沈秋蓉与媒婆皆是脸色一变。

沈秋蓉强自镇定心神,将那人像拿回来,对沈念笑道:“小孩子家家,又乱说话了,你整日呆在府中,这李家二公子又是出了名的醉心学术,你二人又怎么会见过?小念,莫不是看错了吧?”

沈念反问道:“姑妈确定,此人乃是城西的李家二公子吗?”

沈秋蓉眼神闪烁地与媒婆对视了一眼。

她原本就是跟李家商量好了让他们将李天磊认下当干儿子,两家素来有些利益关系在,不过是一个名分而已,更何况若是李天磊真能娶得沈念,李家相当于跟太傅府攀上了关系,此等好事,他们自然不会拒绝。原本已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沈秋蓉却被沈念方才那句话惊到了。

见过?在何地见过?可有攀谈?

她一下子想起那日李天磊来府上求见的场景,那股子机灵劲儿,十分懂得投其所好。若非在他眼中看到了与自己相同的贪婪,她或许会真的很喜欢这个小伙子。

沈念转过身对沈威道:“爷爷,这个人,在爷爷寿辰那日也来过府上,不过因为没有请帖而被家丁拒之门外了。当日小荷曾听到这位李公子与家丁通报,小荷,你过来说给爷爷听。”

小荷依言上前,道:“禀报老爷,姑夫人,这位公子也姓李,名唤李天磊,乃是涂州人士,此次进京是为赶考。”

沈威猛地一拍桌子,“胡闹!”

沈秋蓉被惊了一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转身对媒婆道:“刘妈妈,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与你,你就是这么敷衍我的?”

媒婆也变了脸色,欲言又止地看着沈秋蓉。但她到底是收了沈秋蓉不少银两的,当下致歉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哦我想起来了,李家来自涂州,这李家二公子啊,原先一直呆在涂州,最近才来的上京,或许是误会了也不一定。太傅大人,沈小姐,你们放心,老婆子我一定给你们个交代!”

“够了!”沈威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自己这个女儿向来没什么能耐,今日好不容易以为她真心要为自己的亲侄女寻一门好亲事,他还深感欣慰。哪知这欣慰才持续了多长时间,竟是一场闹剧。

“我沈某人的孙女,绝不会嫁给什么来路不明的人!此事就此作罢,不必再说了。”

沈秋蓉还要再说些什么,沈威道:“小荷,送客!”

她只好闭了嘴,垂下眼,遮挡了满眼的愤恨,对沈威道:“爹爹,此事是女儿思虑不周了,爹爹不要气坏了身子,我先回去了。”

沈威摆摆手,没再说什么。

沈念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门的背影,唇角轻轻勾起一抹冷笑。

沈秋蓉究竟是太急于求成,还是太过肆无忌惮?她已忘了当日在沈府门口遇到李天磊么?既然他们遇到了,那必然是有人见过李天磊的。还是说,李天磊压根没提过他是来沈府求见当朝太傅的?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今日都是沈秋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回头看向沈威,他明显被气到了,皱着眉半晌没有舒展开来。

沈念叹了一口气,走到沈威身边道:“爷爷,或许此事真是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您就别责怪姑姑了。”

沈威慈爱地看着沈念,儿子早故,女儿又不争气,还好自己还有个这么懂事的孙女。他点点头,面上神色转柔,对沈念道:“此事不提也罢,不过小念,你确实到了该出阁的年纪了,爷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女,绝不会让你受委屈。那日寿辰,爷爷嘱咐你招待宾客,你可有中意的公子?”

沈念微微一惊,自己久居深闺,少于人接触,爷爷那日直接让她接待宾客,没想到竟是有这么一层意思在?

沈威又道:“你若是有什么中意的人选呢自然是最好,若是没有,那爷爷便给你好好物色物色。”

沈念心中立刻浮现出了几张脸。

前世她带着李天磊来见爷爷,爷爷断然拒绝之后,将她关在家中关了一阵子。便是那一段时日,爷爷为了断她的念头,为她寻了好几个上京的公子,大多是同朝为官的官员之子。

只是爷爷的审美或许与她真的有偏差,寻来的都是些文人也就罢了,一个个长得还歪瓜裂枣的。爷爷当时义正言辞,说男子不重相貌。也正是有了这些对比,才更凸显出了李天磊的容貌俊俏。可以说,后来她义无反顾地跟着李天磊私奔,爷爷也是起了间接的促成作用的。

她有些头疼。

沈秋蓉的目的,她想想也知道,或许是与李天磊和李家达成了某种利益上的一致,要将自己作为筹码,一方面笼络了别人,一方面将自己嫁出去,她好更方便图谋沈家的财产。但无论是哪一种,于她而言,那都是一个火坑。

今日沈秋蓉虽没能顺利将她推入火坑,却也给她惹来了不小的麻烦。

中意的人选?

其时正有奴仆进来换茶水,沈念侧身让了一下,右手摸到腰间一个硬邦邦的物事。

是那日白容渊送她的匕首!

这几日她几乎已经要将那个人抛在脑后,但这把匕首确实做工精良且刀刃锋利,她便带在了身上。

想起白容渊,沈念眼睛一亮。

沈威是文官,那日寿宴或许是因同朝为官,出于礼节才邀请了白容渊,但沈念记得,沈威是素来不喜那些整日舞刀弄棒的武官的。

她如今是真的不想再沾染任何感情,但正如爷爷所言,她已到了出阁的年纪,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保不齐过了今日,便真的要过上日日见媒婆的日子了。

想想就可怕。

既要拖延,又不可表现得太明显,为今之计,只有——

“爷爷觉得白将军如何?”

沈念话一出口,便紧紧盯着沈威的脸色。

果然,沈威念叨着“白将军……白容渊小将军?”,一边皱起了眉。

大夏姓白的将军,唯有这么一位。他亦是大夏望族之子,身份不俗,爷爷自然不能以门第之见来否决。此事若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沈念应当能过上一段时间的清净日子。

她满怀信心看着沈威,道:“爷爷,小念不是中意白将军,而是那日见了他,感念于将军行事磊落坦荡,小念若是要寻夫婿,便当有白将军之姿。”

她已笃定沈威不会同意,因此说话时完全不加考虑,心之所想,口中便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谁知,沈威皱着眉想了片刻之后,忽然笑道:“小念好眼光,那白容渊,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话一出,沈念就傻了眼。

沈念, 白容渊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重生之一品贵女》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文笔很好,情节也不错,但是对于感情部分描写太过小白,作者感情经历应该不多对于女性心理描写太过主观。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