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都市凡人传

都市凡人传

主角:李天赐, 无衣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1-02-13 09:42:31

李天赐 无衣在《都市凡人传》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初闻献给了香烟也就算了,初夜我可不想献给小姐,万一这厮哪天看我不顺眼,给我下药怎么办?这些公子哥,干这种事,只怕是手到擒来吧?我很纠结。朱国强快速出现,然后贱兮兮搂着我,“赵哥够意思吧,特意给你安排了个处,我想了多少年了,都没享受过这待遇。”我撇了他一眼,他怪叫道:“你知道这年头处女多难找吗?”我淡淡地问道:“大年三十,你们跑来找我,到底为什么?”
展开全部

18-18.青山精神医院

赵巍坐都坐不稳了,看向胡风,胡风摇摇头,“我爸不肯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事,他只是告诉我,青山有个李天赐,让我跟他多学学。”

赵巍看向张海,张海笑道:“峡湾开发不开发,我都没什么损失。”

张海是真正的地头蛇,四人组里面看似地位最低,其实底气最足,人也低调,着实让我看走眼了。

赵巍看向我,我笑道:“我不能保证,但我会尽力处理。”

“走,喝酒去!”

赵巍确实是个人杰,转眼就搂着我的肩膀,笑道:“既然你叫我一声赵哥,赵哥绝对不会让你为难。”

这事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峡湾的开发,竟然因为我的人情暂时搁置,我特么好像在做梦,不真实。

出了阁楼,沿着长廊走了一阵,终于见到高一点的楼,三层楼,高不高?

这特么浪费这块地啊,这得多少钱啊?

赵巍解释道,楼外楼其实很早就建了,当初这里还是一个荒岛,几个公子哥见这里风景好,就给自己建了个销魂窝,对外号称楼外楼,后来青山越来越发达,才有了半月湾。

这个三层楼建筑,才是真正的楼外楼。这神秘的楼外楼,特么让我感觉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刚走进楼外楼,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喊了一声,“唐棠?”

那个人转头看到我,莫名其妙拖着一个姑娘撒腿就跑,我连忙甩开众人,独自追了上去,可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个豪华酒吧,面积极大,有个T型台连接大舞台,正在表演小品,四周灯红酒绿,唯独没有唐棠。

赵巍追了上来,问道:“天赐,怎么了?”

我皱着眉头,想不通唐棠为什么看到我就跑,闻言只能解释道:“我好像遇到一个朋友,却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肯见我?”

朱国强也走了过来,问道:“谁呀,能让你这么紧张?”

我苦笑道:“说出来你们肯定不信,他是一个精神病医生,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在我眼里,他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算了,反正我明天要去青山精神医院,到时候再问他吧。”

众人面面相觑,特么正常人会去那个地方的吗?

“喝酒,喝酒!”赵巍苦笑不得,他和我不熟,这种事根本无从说起。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和这帮畜生喝酒了。

当我醒来,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正要起床,一不小心摸到一个滑溜娇嫩的东西,手感极好,认真一看,就看到身边躺着一个小妹,长发遮住了半边脸,直觉至少八十分以上。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发现自己光溜溜的,也挺干净的,仔细回忆昨晚的事,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仔细检查一下,发现木剑还在,长枪也还在,就不知道昨晚有没有磨一磨。

我欲哭无泪,特么保持了二十九年的处,就这么破了?

那姑娘竟然还没醒,我掀开被子,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战斗的痕迹,终于松了一口,看来保住了这个处,回头一想,尼玛,这事也值得骄傲?

我狼狈逃窜,出了楼外楼,晒了一会冬日暖阳,觉得自己还是李天赐,才打电话给朱国强。

打完电话,我就开始想,到底揍他一顿呢,还是骂他一顿,总觉得揍一顿都便宜他了。

可我回头一想,不对,难得我要展示给他看我保持了二十九的处男身份?

算了,这么光荣的事,还是保密好了。

初闻献给了香烟也就算了,初夜我可不想献给小姐,万一这厮哪天看我不顺眼,给我下药怎么办?

这些公子哥,干这种事,只怕是手到擒来吧?

我很纠结。

朱国强快速出现,然后贱兮兮搂着我,“赵哥够意思吧,特意给你安排了个处,我想了多少年了,都没享受过这待遇。”

我撇了他一眼,他怪叫道:“你知道这年头处女多难找吗?”

我淡淡地问道:“大年三十,你们跑来找我,到底为什么?”

谈起饶晓,朱国强一缩脑袋,想必是怕我告状,还是解释了起来,“阿姨想叫晓晓去相亲,晓晓就说,他有男朋友了……”

我皱起眉头,问道:“这不科学,大年三十,老朱,是你脑子有坑,还是你觉得我脑子进水了?”

朱国强无奈道:“其实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你去过我家别墅,别告诉你不知道里面的关系,复杂的让我不敢回家。”

“这还差不多。”我理解了,高门大户未必有普通人家幸福。

我们边走边聊,朱国强有些好奇问我:“晓晓对你有意思,你不知道?”

我淡淡应道:“你开玩笑吧,我们才见几面?”

“那可是饶书记的千金……算了,反正你也不会当回事。”朱国强叹了一气,“你年纪也不小了,到底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

我会告诉你我是处男吗?只好无奈道:“随缘吧!”

可怜的富豪竟然陪着我打滴滴,到富强地产,才算有车一族。

朱振华虽然不怎么管他,可他对子侄的消费要求很高,但凡购买奢侈品的,炫富的,一律断粮,朱国强不怕断粮,但他识大体,也不敢忤逆。

大年初六,青山精神医院照常开业,我刚进大门就看到唐棠,他迎了上来,“蚂蚁哥,老师在办公室等着你。”

“嗯,谢谢!”我点点头,然后问道:“昨晚你去了楼外楼?”

唐棠默默点头,走了好长一段路,才突然腼腆地道:“蚂蚁哥,这事不要和老师讲,好不好?”

我停了下来,对着他笑道:“我不是多嘴的人,但我希望知道为什么?”

唐棠沉默了一会,黯然道:“我只是想带果果去见识一下高档会所。”

我沉默了,默默继续走着,心里百感交集,唐棠紧紧跟着我,而朱国强在我身边不敢吱声。

快到刘龙办公室的时候,我才沉声道:“老朱,忘记了刚刚听到的话。”

朱国强点点头,我又问唐棠,“你觉得能瞒得住你老师吗?”

唐棠脸色露出笑容,很灿烂,“蚂蚁哥,我也不是普通人。”

我明白了,然后推开办公室,看到刘龙老神在在喝茶,一副悠闲模样,我照着茶室丢了一根烟过去,才带着朱国强走进去。

刘龙手一招,本来在中途要落下的烟,不知道怎么弄的就夹在他中指和食指之间,他笑道:“蚂蚁,新年好啊!”

我懒得跟他客套,坐下来,端起准备好的茶杯,一口饮尽,长呼一口气,“爽!刘龙你是偷师温馨了吗,泡茶技术见涨啊?”

我没等他回答,从脖子上取下那把小木剑,丢给刘龙,“赵知之送的,很邪门,什么玩意来的?”

刘龙接过小木剑,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但我看到他的瞳孔缩了一缩,知道这东西不得了。

刘龙随手丢回给我,笑道:“你小子最近桃花运很旺啊!”

我沉默了一会,莫非赵知之没骗我,它真的能增强我的桃花运?

“你改行做相师了,还是偷师白衣神相?”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随意调侃道。

“你历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有什么事?”刘龙不理我的调侃,笑着问道。

“我特么脑子有坑,有事没事来逛逛精神病院?”我翻了个白眼,才说明来意,“峡湾。”

刘龙一听就明白了,笑道:“这事你找我没用,要么找赵知之,他也算是风水大师,要么找我徒弟。”

“徒弟?”我迟疑了一下,“唐棠?”

刘龙点点头,笑道:“唐棠不懂风水没错,但他只要找到赵知之,学上两天就够用了。”

朱国强狐疑地看了看唐棠,觉得不可思议,我虽然有些震撼,却还能理解,唐棠精神力如此强大,能化虚为实,学习能力爆表自然也不在话下。

唐棠拘谨道:“蚂蚁哥有事,唐棠自当效劳。”

我拱了拱手,“谢谢!”

唐棠连称不敢,而刘龙很随意地摆摆手,笑问道:“赵知之什么时候去找你的?”

我怪异地看着刘龙,问道:“你看不到?”

刘龙笑道:“从你走进医院开始,我就看不到你了。”

我明白了,原来这些能力强大的人,会互相干扰的,想当初赵知之找了多久才找到刘龙,也就可以理解了。

我从赵知之无故到堤围找我开始说起,一直说到抢险成功,足足喝完一壶茶,才把整件事说清楚,当然我最终目的还是江涛。

“你说涛哥……他还在吗?”我忐忑不安地问道。

刘龙回答的很快,语气有些沉重,“江涛不是普通的鬼魂,一般的鬼魂不可能存在那么久,他是英灵!”

英灵,我一直都说英灵英魂什么的,从未说过江涛是鬼魂,但英灵这个词,我是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英灵是什么?”

刘龙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道:“其实……赵知之也算是英灵的一种。”

我默默想了一遍白衣神相赵知之的事迹,心里愈发沉重,颤声问道:“涛哥……已经不在了?”

“魂飞魄散!”这一次刘龙回答的很快,语气中充满了敬意,“这是一种令我极为敬佩的行为和精神,但代价非常大。”

我沉默了很久,想起涛哥临走前说的话,“有你们在,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19-19.一千万的船票

那是一丝执念,涛哥二十九年前牺牲的时候留下的一丝执念,他始终记挂着防洪安全,直到那天抢险成功,他认为不需要再担心堤防安全了,执念就此消除,涛哥也就彻底消失了。

是啊,他放心的走了,却留下我深深的怀念。

虽然已经过去好多天了,可在刘龙面前,我很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心里堵得难受。

这里是除了家,最能让我放下防备的地方。

刘龙叹了一口气,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蚂蚁,看着我!”

我抹去眼角的泪水,看到刘龙严肃的眼神,他说:“蚂蚁,每个人到这个世界,都有他的使命,江涛虽然魂飞魄散,但也好过赵知之,你明白吗?”

我深吸一口气,重重地点点头,刘龙又道:“江涛其实很幸福,他遇到了你和阮小二,也算是求仁得仁,我想,他应该是笑着离开的。”

我心里依然难以释怀,却不那么难受了,想起饶书记的承诺,想起赵知之的精神病,或许,这是江涛最好的结局吧。

我默默点点头,没时间感叹太多,还记得今天的任务,遂问道:“你知道赵知之在哪儿吗?”

刘龙笑道:“白衣神相神出鬼没的,我哪儿知道啊?不过,我建议你去天桥底找找看。”

唐棠扑哧一笑,我看过去时,却发现唐棠一本正经站在刘龙身后,倒是朱国强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眉头紧皱。

青山市有多少个天桥,我反正没数,不留神看到唐棠眼神飘过的笑意,不由得不爽,淡淡问道:“唐棠陪我们走一趟,你没意见吧?”

刘龙回头一望,看到唐棠苦着脸,遂笑道:“你放心,唐棠被开除了,以后他就跟着你混吧!”

“呃……”我惊讶地看着刘龙和唐棠,心想,这里果然是精神医院,都不打折扣的,不论是医生还是病人。

刘龙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唐棠学习能力太强了,我早就被掏空了,还不如放出去祸害赵知之。”

唐棠闻言连忙躬身道:“老师……”

刘龙意兴阑珊打断他,“去吧,出门别丢我的脸就行了。”

唐棠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正色道:“学生遵命!”

我感觉有些不伦不类,现代的词句,偏偏说出古典传统的味道,看着唐棠奇怪的眼神,心里总觉得哪儿不对。

离开青山精神医院,我们满大街转悠,还真的在一个天桥底找到赵知之,摆了个小摊算命,一副道骨仙风模样,就是生意不咋地。

他一看到我,就大声吆喝,“这个小哥,最近桃花运很旺盛,小心遭桃花劫!”

我没好气走过去,上下打量着他,“我就好奇,这一身衣服,多久没洗了?白衣服都让你穿成灰色了。”

赵知之没好气道:“关你鸟事。”

一句话,把他中二的年龄暴露出来,我满足地笑道:“看你也没什么生意,不如我介绍个生意给你?”

赵知之看了看唐棠,又看了下朱国强,干脆利落道:“一千万,我帮你调教唐棠,也帮你解决峡湾的事。”

“挖槽!”朱国强差点没跳起来,然后看了看淡定的唐棠,又看了看我,我淡定地笑道:“物超所值!”

朱国强心里直打鼓,除非我设局骗他,不然可以看出赵知之确实料事如神,他是怎么猜到来意的呢?但是,公司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一千万的报价,肯定过不了的。

我看到朱国强犹豫不决的样子,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你要是自私一点,就自己出了这笔数吧,也免了不少麻烦。”

别人不知道赵知之,我还不知道么?一千万虽然很多,多到我一辈子都赚不到,但能交好白衣神相,只能说是白菜价。

朱国强脸色变幻不定,听我一席话之后,他选择更多了,问题就在于,有些事选择越多越麻烦。

“行!就一千万!”朱国强咬牙道,然后对我说:“天赐,你不要管这一千万谁来出,也不管事成不成,我都会给你一千万。”

我捂着额头,郁闷之极,“又不是我要你的钱!”

赵知之戏谑地看着我,笑道:“错,就是你要这笔钱!”

¥%#¥%……我傻傻地看着赵知之,“到底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赵知之两手一摊,“我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我瞪着他,“那我又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赵知之笑道:“你不是有一村人要养吗?”

“狗屁,我有工资,山里人好养活,也养得起,咋地?”我说完这句话,突然觉得不对,我给他带沟里去了,话说,这一千万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带个路而已。

“笑话,你很快就没有工资领了。”赵知之不屑的看着我,“你也不想想,自己得罪了多少人。”

正所谓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这句话戳在我心上,不由得肝疼,冷冷地盯着他,“你咒我?”

其实我知道赵知之不是在咒我,他去年就算出我命中有一劫,今天算是正式点出来了,不过我始终不信,我如此对待水利,水利会如此对我?

我想起饶书记的邀请,莫非他也看出来了?

我心烦意乱看向朱国强,老朱微微点头,看来他也认为我这份工作做不长了,这特么弄了半天,就我是个傻子。

我冷冷地看着赵知之,“我有手有脚,只要勤快,就饿不死我,峡湾之事不算小,你辛辛苦苦弄完,最后我来收钱,你当我是什么人?”

赵知之看了看唐棠,然后笑道:“你以为一千万是我的报酬?你错了,那只是给你的中介费,我和唐棠的报酬要另外计算,不过,那是事成以后的事了,我也不怕他们不给,明白吗?”

#¥%%……这个坑货,我感觉有些亏待了老朱了。

赵知之一副道骨仙风的样子,抬头望天,目无余子,唐棠低声劝道:“蚂蚁哥,你想太多了,没有你的面子,老师不会理他们的。”

“老师?”赵知之沉声斥道:“叫师傅!我可不是刘龙那个随意货色,传承如山,岂能随意?”

唐棠躬身应道,“是,师傅!”

既然是我收钱,我也懒得纠结那些龌蹉事了,直接道:“那就走吧!”

赵知之理都不理我,挥挥手道:“赶紧滚,不要打扰我生意,明天准备好无人机、案桌、朱砂、黄纸……”

朱国强机灵,拿出手机在录音,我傻傻地看着赵知之,喃喃道:“这尼玛,看个风水,还要无人机,这货确实没疯?”

赵知之作势要踹我,我连忙躲开,他没好气喝道:“赶紧滚蛋,不然我收回桃花运剑。”

为了神秘的木剑,我决定不和他一般计较,和朱国强一起会半月湾。

唐棠已经正式跟随白衣神相,朱国强吩咐手下人提前加班,准备明天需要的东西。

饶书记已经离开青山市,我在别墅里坐了一会,就看到赵巍带着胡风赶过来。

朱国强开酒招呼,我纳闷道:“张海呢?”

赵巍哈哈大笑,“这悲催货,昨晚给张市长抓回去了,结果从楼梯上滚下来,摔得七荤八素,今天打电话给他,死活不肯出门。”

胡风忍俊不禁,“我去看了,脸都肿起来了。”

朱国强正在倒酒,闻言一把倒到手上,笑问道:“就他家那点复式结构的楼梯,能摔成这样?”

胡风摇头笑道:“也是真是邪门了,全身都没事,偏偏把脸摔肿了,你说张公子最稀罕这张脸了,这回你让他把脸往哪儿搁啊?”

朱国强摇头失笑,给众人各自递上一杯酒,把今天的经历说了个大概,才道:“我已经叫了楼外楼的外卖了,今儿就替我省点钱,在家将就一下吧。”

“一千万?”赵巍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点凌厉。

朱国强笑道:“如果两位兄弟没意见,我打算自己出。”

这句话让他们很惊讶,赵巍看着朱国强,脸色变幻不定,胡风打个哈哈,笑道:“老朱,这可不行,大家都有股份,凭什么让你一个担?”

朱国强笑了笑,“这么说吧,今天的经历太过玄奇了,我怕直接说出来,让你们怀疑就不好了。这本来也是我找的事,本来就应该我自己承担。”

“有担当!”赵巍竖起大拇指,“不过,老朱,小心别让人骗了。”

赵巍说完又冲我笑了笑,“天赐,你知道我不是说你,只是,坦白说,江湖人士我们也见过不少,跟他们接触,还真得多个心眼。”

我算是听明白了,赵巍就算不怀疑我骗人,也怀疑我被人骗,闻言淡淡道:“一千万只是给我的介绍费,或者说中介费,他们的报酬,事成之后另算。”

胡风勃然变色,正要呵斥,赵巍却拦着他,看着我笑道:“兄弟,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能感觉到赵巍笑容里的凌厉,但那又如何,遂笑道:“你放心,我很快就会给踢出管理处,到时候也没人拦着你们了。”

如果这是谈判,我这算是提前揭露底牌,但是,我历来做事光明正大,把一切都告诉你,自己去衡量,免得事后说我坑人。

赵巍见我态度如此,反而犹豫了,也就是说,反正开发地产,非短期之事,等他们正式启动,我已经不成障碍,那还需要花这个冤枉钱吗?

在商言商,没必要非给我一千万。赵巍看向朱国强,朱国强笑道:“我觉得他们都是有真本事的人,你们没亲身经历过,所以很难理解,而且,我相信天赐不会坑我。”

朱国强见赵巍和胡风眼神中不信,遂笑道:“对我来说,一千万,只是买一张船票,如此而已,你们没必要冒险。”

买船票干嘛,上船啊,万一是贼船呢?

小说《都市凡人传》 第18章 18.青山精神医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都市异能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都市凡人传》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