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仙侠武侠 逐鹿仙途

逐鹿仙途

主角:周栖, 苏玄灵

分类:仙侠武侠

时间:2020-12-26 10:53:14

《逐鹿仙途》以周栖 苏玄灵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林若晴撩起蓝袖,低头钻进了进去。周栖于是紧紧跟了上去。左手拨开最后一道藤帘,洞中的情景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周栖眼前。“赵赫?你怎么在这里?你们两个?”周栖过于激动,无穷的悲伤似无边的深海吞没了整个自己。“伏仙王,你再看看她。”赵赫指着身边的林若晴道。周栖抬起千斤重的头颅皱眉视去,只见林若晴一跃就变成了一只蓝蝶沾身在赵赫的肩头。“它是一只精灵,刚才变作林若晴只是为了让你跟它到这儿来我。”
展开全部

溪涧里的封印

周栖知道自己的身名是第一妖怪帝国的伏仙王,可想而知现在第二帝国的妖怪会怎“礼遇”他,一路上,初出茅庐的三人便都颇为提心吊胆,他们实在不知晓外面世界的深浅。

此刻周栖试出了第一脚踏上石阶,和两个同学走上岸来。阶上立着一块方石斜倒向左边的大道。怪异的是方石上还站着一只灰鹊紧紧地盯着周栖。

周栖觉得奇怪,走近它时也目不转睛地瞪着它。

“你被盯上了。”灰鹊剪着尖嘴道。

“这还用你告诉我,你盯着我干吗?”

落雁仙子跳上前道:“它应该是说另有它人盯上了我们。”

“聪明。”灰鹊赞道。

“谁盯上了我们?”

左右顾盼一遍后,灰鹊用鸟嘴敲指鸟脚下的方石。

褐色方石刻的一棵松树雕,从正面的右边拔地而起,松枝挺到顶部便向左垂展,其下刻着一个“郑”字正好在石面中央。

“郑?郑又是谁呀?”

落雁仙子低眉看着石雕,抿嘴娇声自语,而石顶灰鹊已扑翅飞进了山林,而旁边的两个男子已垂臂摇手左行迈上了大道。

“哎,你们两个等一下我。”美丽的仙子在大道上一跑起来,行人的目光便犹如聚焦的快门相机,直把姑娘当过隙的白马,一现的昙花来秒拍。

大道铺向河边的一座小城,小城的集市中落雁仙子一马当先,她傲娇地在众人的目光中挑出了一道。

这道目光悠闲中隐射出野性,一个粉衣袍男背靠着凉亭的座栏坐着,胸中光明地袒露出诱人肌色,女子见了要羞红也要侧目,谁想仙子竟然径直跳入了凉亭。

“你给人画像吗?”落雁仙子走近了问道。

粉衣袍男端坐起,移过右边的画板架,眉勾眼笑地说道:“姑娘请坐到对面。“

即便不是色盲,周栖和白鹿大仙看着作画的粉衣袍男还是有些尴尬,两人于是一左一右地坐在凉亭外的步梯石上。

不一会儿,晴天忽然飘起细雨。两人只好侧进凉亭内静静地看着细雨落成磅礴大雨,大雨如注毫不客气地挤走了游逛集市的行人。

这时,凉亭檐上一朵如盖的乌云从低空沉下来,淹没了整座凉亭。

而乌云退去时,凉亭还是凉亭,集市变成了山林。

山林环抱的溪涧中,凉亭如漂似浮地出现在绿水中央。

“落雁呢?”

凉亭中白鹿大仙四处观望地寻找,另外还剩一个周栖茫然无措。

忽然,一只灰羽鹊鸟飞入,轻轻的羽落在画架上。

“嗯?又是你这只野鹊。”周栖道。

“哟,你记得我的外貌,却怎么就忘了我说的话呀?”

周栖想起灰鹊的提醒,只能怪自己太大意了,他问道:“你知道和我们同行的那个女子哪去了吧?”

“不就在画纸上吗?”灰鹊用鸟嘴敲着画架指道。

“我问的是真人,不是画像。“

“真人不是画像,画像却是真人。”

白鹿大仙和周栖不约而同地一齐跑到画前,画中落雁仙子栩栩如生地坐在一朵棉花般的的软云中。

“她是真人吗?”周栖自问着随即左手触上画像头上的羊角辫,“咦?会动,你看它弯了。”

画像里的落雁转动眼珠瞪着周栖怒道:“干什么呀?快把手拿开。”

周栖缩回手向旁边的白鹿大仙一阵傻愣的笑。

白鹿大仙没理他,只对画像问道:“你能出来吗?”

“我一点都动不了。”

周栖正了正神色,抬头问灰鹊:“这是怎么回事?”

“她被云中生封印在画里了。”

“那个粉衣袍男?”

“他只是云中生的变化,我也没见过云中生的原形。”

“我们先离开这。“白鹿大仙起手准备抱走画架,奈何画架也一点都动不了,像从岩石地砖地生长起来的一样。

“动不了的,你们两个恐怕也出不了这座凉亭。”灰鹊在画架框上来回跳跃地说道。

果然,凉亭似乎用一座无形的墙封死了。

“你是怎么进来?”周栖试飞不出去,又回到画架前问道。

“事实上,除了你们三个,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进出,因为你们遭云中生施了妖术。”

这时,白鹿大仙一声不响地演起变化术,瞬间化成了一只鸟也落到了画架上。

“你是谁?怎么跟我一个模样?”灰鹊惊跳起来却忘了飞,差点从画架上摔了下来。

“抓住它,我飞出去试试。”白鹿大仙假扮成灰鹊对周栖道。

周栖于是左手神速地将还没站稳的真灰鹊捕了个正着。

行不行,试了才知道,一试自由到。白鹿大仙扑开翅膀在凉亭中遛个弯后羽箭一般冲了出去。

成功了,好大仙在亭外转个飞弯又折回进了凉亭,说道:“周栖,你守好落雁,我去找云中生算帐。”

“嗯,可要小心点。”

周栖说着突然发觉自己左手一阵刺痛地发麻,原来是灰鹊献给了他一个激情的深吻,然后趁机飞向亭外。

白鹿大仙见状急忙飞起追去,两只灰鹊一下同时飞出了凉亭。

“哈哈……,都飞出来了,这倒也不坏。”白鹿大仙想过去向真灰鹊表示歉意。

突然,溪涧的水面涌起两只水柱幻化成两只巨手,猛然向真假两只灰鹊抓去。

真灰鹊不知是害怕还是机智,它又急转直下避回到凉亭里去了。

两只巨手于是向白鹿大仙合围,白鹿大仙见巨手法力四溅,就变回了人身反手从背上抽出羊角神器,瞬即化作一面玄铁圆盾挡掉了蕴藏法力的水花。

巨手来回围攻,水面上渐渐升起一个巨形的水融而成的女人。

这水女人开口说道:“你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说完就甩起身后齐腰的长发,带着水花如炸弹轰炸一般砸向白鹿大仙。

凉亭里,周栖见朋友危险,急中生智地想起龙珠可以行水也可以制水。于是左手将青龙珠一飞,没想到只听得撞击铜墙铁壁的一声亮响。

“灰鹊,你把青龙珠飞背出去。”

“背不起,也背不住。”

“快,不然我用青龙珠砸你的背了。”

灰鹊这才老实飞到周栖身前,也颇为难地背着浑圆的青龙珠平飞出凉亭。

青龙珠一出,立即焕发出彩虹霞光,周栖御动青龙珠在白鹿大仙周身的四面八方架起八座七彩的彩虹桥,吸收掉了围溅的水花。

然后当头朝水巨人的额头飞去,巨人很不灵活地受了一招飞珠之后,便散成飞瀑泻入溪涧。

浪花隐退后,只见一个赤身女子伏在溪面上掩面而泣。

灰鹊掠过落到白鹿大仙的玄铁圆盾上,一时都呆了似的不知所措。

此刻,周栖收回青龙珠时,它已可以直接穿过凉亭飞到了他的左手中,凉亭的法印消失了。

他慌忙跳出凉亭,飞到白鹿大仙旁边说道:“嘿,发什么愣?变身衣服让她穿上啊?”

“我不会啊!”

“你七十二变,说你不会?”

“难道我自己变成衣服,然后让她穿上吗?”

这时,灰鹊跃起道:“我来试试。”

只见灰鹊飞到一颗茂盛的绿树旁,绕树飞了几周后,便几乎把绿叶成荫的大树剥了个精光,用树叶织成了一件有模有样的绿叶袍服。

周栖于是拿着它一飞手就落到赤身女子身前,见她穿好后便问道:“你是什么人。”

“云中生。“

惊讶之余,白鹿大仙道:“你快把那画中人放出来。”

“封印已解除了,她自己就能出来。”

可是,凉亭里空无一人,落雁仙子还没走下画来。

白鹿大仙于是飞身落到画前,说道:“你可以出来了。”

“啊?真的吗?”落雁仙子头上可爱的羊角首先出离了画,然后从画中的云上一跃便跳出了画像。

“封印你的云中生在那儿。”白鹿大仙指着站在水面一动不动,身穿绿叶袍服的女子说道。

落雁仙子一跺脚飞出凉亭,自袖中取出一个小葫芦定到当空叫道:“看我宝葫芦收了你。”

“仙子且慢,云中生也是迫不得已,请饶小妖一命。”

落雁仙子暂且收住了手,方才细细看清了小妖的面容,泪痕之下也难以掩住云中生芙蓉般的清丽容颜,难怪变作男子也是俊美非凡。

云中生见仙子心有不忍,便泣道:“云中生本生自这座松云山的云海,一日升腾之时被山顶的松者郑看中,云中生天性闲野不愿从命,松者郑便将我封印在这脚下的溪涧里永不得上云天,除非我能找到一个绝色女子来代替我。”

“所以我就是那个倒霉的绝色女子。”

“仙子绝色,却并不倒霉,我有一只宝贝云灵送给你,只望仙子不计前嫌。”

云中生一说完就玉指一勾,从凉亭的画中引出一朵白云飞来,落到手里变作一枚云钗,又客气道:“我为仙子戴上。”

听过云中生的甜言蜜语,戴上云中生的宝贝,心头一热的落雁仙子却对她萌生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半夜鸡叫

“云中生,我喜欢你。”

落雁仙子一语惊四座,刚上溪畔的两个男生表示听不懂,看不透。

“哎呀,什么意思?”周栖愣了一愣道。

“你不懂的,女生的闺房情,前面有些误会但我看着云中生很来眼缘。”

“误会?没我们两兄弟,你现在就是要进松者郑的山顶洞房了。”

“此处脏字,”美美的落雁仙子冲山顶嘟骂一声,然后对水面的的云中生道:“走,我们去山顶会会松者郑。”

“我真身封印在溪涧,出不来,不过我能用溪水化造一个假身附在云灵上。”

“哦?怎么施附?”

“只要把云灵放入溪水中便可。”

落雁仙子走到水边,从盘发中摘下云灵钗没入碧绿的溪水。然后云中生俯下身在云灵钗上的水面玉指轻触,泛开层层柔和的涟漪。

云灵钗自涟漪的柔心慢慢升起,吸引着溪水逆向把自己团团裹住,越团越大的溪水如天工开物一般神奇地渐渐地显出了模糊的人形。

溪畔的观者看歪了眼口,越来越清晰的水人浮出水面,如一朵正在绽放的清莲花,好真一个白晰致美的水女人。

周栖生硬作作地眨了眨眼,先声喊道:“灰鹊,再剥一颗树织一件绿衣。”

立在鹿角大仙鹿角神器上的灰鹊于是故技重施,绕树三匝后织成了一件花叶绿衣,叼着它飞来投给了又一个“云中生”。

这个云中生穿好花叶绿衣后玉指一点,将自己的真身融进了溪涧后便从水里走上岸来。

“多谢灰鹊美意,这身绿衣比前一件美多了。”云中生开眉致笑说道。

“比起你的造人,我只是班门弄斧呀。”灰鹊又飞回到鹿角神器上尖嘴如剪地鸟语道。

“好了,灰鹊你带路,登山去。”落雁仙子对雁鸟的吸引力自然不在话下,但她想试试对鹊鸟的影响能有几多,用青葱般的玉指轻抚灰鹊的鸟头。

“啊?”灰鹊却逃开了仙子的魔爪,跃到白鹿大仙的肩头躲着道:“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敢去探上山的路。”

“你们初到松云山,不知上山路确实凶险,我们得从长计议。”云中生上前为灰鹊解了围。

本来,凡与妖后林若晴无关的事,周栖都是不上心的,而落雁仙子忘了寻找林若晴的初衷,脑门一热要为云中生打抱不平,周栖当然很不积极。

此刻,他见灰鹊退缩,云中生谨慎,便也对落雁仙子横拦一脚道:“其实你看现在天色已不早了,上山必定得闯夜路,这可不明智,不如先下山到城里过夜,明天赶早再上山吧。”

“那也好,”落雁仙子虽没坚持这,但却坚持那,她喊道:“灰鹊,你带路下山。”

于是灰鹊扑翅先飞,带大家绕过了山间各路仙神,各洞妖怪的领地,进了山下小城。

在匡山出发前,周栖吩咐鹤之芸从淡阳湖拿了些珍珠装在一只蚌壳包中作盘缠。

周栖内心本不愿腰缠万贯,那感觉自己像个土豪。但想想白鹿大仙是脑袋不够灵光,落雁仙子又常常萌萌的六神无主,他只好把蚌壳包给别挂在腰间。

此刻,周栖摸着腰上的珍宝,让大家尽情挑剔住店。

这家店店名“无题”,是大家一致的选择。

白鹿大仙中意店里的热闹,他要凑一个。落雁仙子和云中生喜欢众人投来的艳羡目光,姑娘们的青春比星闪耀。

灰鹊居惯了树洞鸟窝,但店里很多宠物鸟锁在笼中供人逗趣,使它当即心生了一个想法,半夜时它要夜袭宠物店,放鸟自由。

说到周栖,他很有一些自恋却并不高冷,他腰缠珍宝却脱不了一身草气,是亿万草民中的一个,而无题店便是万民臭哄哄的感觉。

金钱当道,周栖领着小伙伴们鱼贯而入,像一群小鸭子过河穿过店堂里密麻的人群,一字排开地列站在柜台前。

“一人一间套房。”

周栖取下腰间的蚌壳包,稳稳地放平在柜面,开盖时包里射出夺目的珠光宝气。

包中一堆如沙的小珍珠上赫然闪亮着三颗卵大的玉珠。

周栖两指一捏,单从底下取出一颗小珍珠放到柜台上,豪气地向柜内伙计说道:“够不够?”

“豪侠,这珍珠小店找不开呀?”

“没关系,暂且押在柜台,直到花完为止。”

伙计听从,热情招待他们进入店堂后面的花园别院,院内东西南北各一间古典套房。

深夜,灰鹊的计划进行得如火如涂,竟是闹得无题店里半夜鸡叫,三更狗吠。失去宠物鸟的主人们于是在店里上演了一场深夜狂欢。

周栖想睡也难眠,便无奈地加入了狂欢队伍,帮鸟主人试着抓住各自的爱鸟。

“怎么会是这样?”

始作俑者灰鹊也没料到计划的结果会是这样。

宠物鸟自小便生活在鸟笼中,可算是土生土长的笼中鸟,纵使它们拥有动听的歌喉,纵使它们优生惯养一身艳的羽毛,也都一生与蓝天无缘,也都永远忘了自由的感觉。

灰鹊看见同类们只能在院堂桌椅间跌跌撞撞,心生哀伤只是无奈。

忽然,人群里灰鹊发现周栖在捕一只蓝蝶而不得。这蓝蝶大异于其它宠物鸟,它似乎无形中将周栖作一头牛一样牵着鼻子走。

周栖本来正追着宠物鸟扑抱,却突然横空飞来一只蓝蝶,扇起两只迷彩斑斓的翅膀扑掩住自己的的两眼。

瞬间,他就只看见一家空荡荡的无题店,蓝蝶变成了林若晴在前面引着自己梦游般地走出店门。

“快点,快跟我走。”

林若晴一出无题店,就飘飞向城外,时时回头呼唤着周栖。

周栖想追上她,但无论怎么努力地飞就是赶不到她的身边。

最后,周栖追着林若晴落到一处山洞。它隐匿在丛丛绿藤里面。若非事先知道里面藏着一个洞,任谁也发现不了它的洞口。

林若晴撩起蓝袖,低头钻进了进去。周栖于是紧紧跟了上去。

左手拨开最后一道藤帘,洞中的情景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周栖眼前。

“赵赫?你怎么在这里?你们两个?”周栖过于激动,无穷的悲伤似无边的深海吞没了整个自己。

“伏仙王,你再看看她。”赵赫指着身边的林若晴道。

周栖抬起千斤重的头颅皱眉视去,只见林若晴一跃就变成了一只蓝蝶沾身在赵赫的肩头。

“它是一只精灵,刚才变作林若晴只是为了让你跟它到这儿来我。”

“你找我有何名堂?”周栖锁着剑眉一说完就转身向着山洞口去。

“还是因为林若晴。”

“她在哪?”周栖又急回转过身问道。

“她不能在同一个地方长住,因为她的处境很危险,她需要你伏仙王的帮助。”

“她不是帝国的妖后吗?谁敢动她?”

“妖后是名不符实,权位早已被狐姬架空。”

“狐姬不只是妖后的助手吗?”

“以前也许是,但现在已是喧宾夺主。”

“我能为她做什么?”

“现在,她只能借仅存的名望,四处去游说各个邦国拥护自己,各邦国因为背叛了伏仙王你,所以都怕你卷土重来,到时各邦国只能寄希望于妖后,那么妖后就必能重掌权位。”

“你意思是要我反攻第二妖怪帝国?”

“是。”

“林若晴叫你来的吗?”

“这不重要,我知道你是喜欢林若晴的,对吧?”

“我尽量。”

“公开里我站在第二帝国一边,但我会暗中给你力所能及的帮助,你们身边的灰鹊就是我的手下。它也跟过来了,就在洞外放哨。我叫它进来吧。”

“不用,我要回去了。”

周栖走出山洞,和灰鹊一起飞回了无题店,把赵赫抛给他的难题一五一十如数告诉了白鹿大仙和落雁仙子。

“想不到林若晴来到这异域后比我还惨。”一向天真可爱的落雁凄然不快。

“到底是姑娘家,这么伤感干嘛?我们再打个第三帝国出来。”白鹿大仙挺打个肌胸,阳刚乍泻地发表了看法。

“华哥,你这么自信?”周栖挑眉侧目地说道。

“许你自恋,就不许我自信吗?哥就这么一个优点,盲目自信,哈哈……”

鸡飞蛋打的深夜后,无题店的早晨如期而至。马大华第一个向松云山开道,周栖带着一个仙子,一个云妖,一只鸟怪进山搞事。

周栖, 苏玄灵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光霁小姐姐点评:

作者文笔不错,小说《逐鹿仙途》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