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承爱无度:总裁太粘人

承爱无度:总裁太粘人

主角:韩月, 安溪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0 17:27:16

小说《承爱无度:总裁太粘人》主要讲的是:李绍以前纯粹是没事干,一帮子人在一起玩玩闹闹,图个热闹。不喜欢,一回到家,就自己一个人形影孤单,所以才与他们混到了一起,喝酒泡妞样样都干。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收心了。他以前回家是为了监督韩月,折磨韩月,看韩月痛苦。监督她是否把家里打扫干净,是否按照他的要求煮好饭,若是煮的不好,他会百般刁难,就是不想韩月好过。他把所有的气都撒在韩月身上,这样才能够减少愤怒。
展开全部

无心栽柳柳成荫

韩月笔名小小鸟,写很虐心的那种言情文。

把自己所受的苦痛通通都写了出来,变相的发泄心中的委屈。

书名《xxx》,因为是真实的经历,就如实描写,没想到虐的不要不要的文,竟然很火。

每天不断收到催更票,还有月票,打赏。

韩月一天也没事干,有大把的时间来更新文章,因为更新速度跟得上,文章好看,所以追书的人很多,还有很多书友要求小小鸟建立裙,韩月在大家的鼓动下,真的建立了书友群。

现在韩月的事情就是更文,更文,与书友聊天,探讨剧情,甚至有很多的书友要求增加角色,把自己喜欢的昵称加入到作品里。

与书友交流,能够知道大家都想看些什么东西,需要设置怎样的剧情。

文越写越顺手,刚开始是消遣生活,后来到慢慢喜欢上了写文,最后以写文作为职业。

这也是阴错阳差,无心在柳柳成荫。

可能韩月就适合这样的生活吧,每天宅在家里写作,她还没忘记,家里的卫生以及煮饭任务。

自从韩月住进来,为了刁难与折磨韩月,李绍辞去了钟点工,韩月包揽了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包括卫生以及一日三餐。

每天为冷虐自己的人准备三餐,韩月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刚开始是凑合着做。

后来是慢慢喜欢凡是亲力亲为,最后做家务成为了一种习惯。

刚开始养伤的时候,她只需要做少许的家务,后来当她完好如初后,李绍把刘婶打发回去,家务的重担全部落到了韩月的身上,反正又不能出去,做家务权当是消遣,要不每天的时间这么长,可怎么度过漫长的一天。

现在加上写作,每天时间被韩月安排的满满当当。

睡觉的时间缩短了,但是效率提高了。

每天累的不行,几乎是到头便睡,少了刚开始的担惊受怕,少了一份防备,慢慢的习惯了这个地方。

其实不习惯也没办法,她就像笼中的金丝雀一样,渴望自由。

现在知道,这所谓的自由代价是槿月实业,她就安心的呆在别墅里,消磨每天的时光。

只要李绍不折磨她,她乐得自在。

尤其是这段时间,李绍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有时很晚才回来。

她只负责做好饭,他吃不吃与她无关。

做好饭,就开始她的每日更新。

在无人打搅的情况下,她码字的速度飞速增长。

短短的一段时间,时速从一千上升到二千,现在已经三千,相信过不了多久,时速会超过四千,甚至达到八九千,这个是她最终目标。

现在她非常羡慕那些十分钟一千字速度的大佬,她相信她也可以成为大佬,甚至是巨佬。

这个别墅是李绍临时栖身的地方,偶尔回来一两次。

自从韩月住进来以后,李绍也跟着住进来。

现在李绍几乎养成了习惯,一下班哪里也不去,先回家。

那些狐朋狗友们,多次叫他,也叫不出去。酒友们说李大少从此改性了。

李绍以前纯粹是没事干,一帮子人在一起玩玩闹闹,图个热闹。不喜欢,一回到家,就自己一个人形影孤单,所以才与他们混到了一起,喝酒泡妞样样都干。

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收心了。

他以前回家是为了监督韩月,折磨韩月,看韩月痛苦。

监督她是否把家里打扫干净,是否按照他的要求煮好饭,若是煮的不好,他会百般刁难,就是不想韩月好过。

他把所有的气都撒在韩月身上,这样才能够减少愤怒。

韩月每次都是默不作声,迅速做好。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是做的不顺手,经常被李绍挑三拣四,每次光做家务都能够做到深夜,后来她慢慢学聪明了,问了很多刘婶做家务的窍门,加上她多次总结,最后家务做的非常的顺溜。再到李绍再也 挑不出什么错。

李绍才悻悻作罢,韩月终于会心而笑。

李绍不刁难韩月家务,开始刁难韩月的一日三餐,他就是不想她闲下来,就是要折磨她的身体,还要折磨她的心。

每次做饭,他不是指责盐放多了,辣椒放多了,不是太甜了,就是太咸了,要么就是不好吃。

韩月不得不尝试学习烹饪,看了足够多的有关烹饪方面的书籍。

按照书籍上的步骤按部就班的练习,一次不行两次,最后直到垃圾桶里都倒满了这样的食材,才慢慢的变好。

多做,每次总结,才会有进步。

加上刘婶在旁边指导,韩月也学的有模有样,后来已经不用刘婶指导,也能做出像样的菜品来。

即使这样,也被李绍为难了一次又一次,韩月只敢在心里默默的骂变态,死变态,小气鬼,小气巴拉。

她实在是受不了李绍的唠叨,念念碎,最后干脆要求高点,尽量不让他挑出毛病,后来李绍能够挑毛病的果然越来越少。

最后李绍也喜欢上了及时回家吃饭,还是家里的饭菜味道好,有种家的感觉。

虽然他不知道,为何一下班就习惯回家,但是他并不排斥这种行为。

自从救了韩月之后,发现韩月还是有点可取之处。有人整理家务,有人在家做饭等着他下班,下班之后能够看到整洁的房子,热腾腾的饭,以及别墅里有了家的感觉。

自从她可以自由上网,对着李绍也不会张牙舞爪,也不会有过激反应,两人目前相处还算愉快。

就在韩月以为这样的日子也不错的时候,她心痒难耐,想要出去散散步,买点日用品,算了算自己的大姨妈快来了。

就在去最近超市的路上, 她见到了好久不见,脸色红润胖了一圈的安溪,她有种 不好的预感。

貌似安溪专门等她一样,安溪见了她如同看见了肥肉一样,眼光一亮,立刻招手,小步跑上来。

看到这样的安溪,韩月总觉得她被安溪盯上了,后背莫名的发凉。

每次李绍折磨她,发怒都是因为安溪,她不是很想与安溪有太多的接触。

总觉得安溪不像表面上这样和善,温婉。

一怒为红颜

韩月想要当作没看见离开已经不可能了,安溪老远就喊韩月的名字,热情的招手。

韩月心想走不掉了,只有小心应付。

她淡定的看着安溪小心翼翼的跑过来,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她已经做好了情况不好就撤的打算。

安溪上前热情拉住韩月的冰凉的小手,说:“韩月,好久不见,好巧!”

韩月心想一点都不巧,只能干笑着回答“是呀,好巧!”,说完她觉得自己也够虚伪的了。

“最近都没有出门,我是不是吃胖了?”安溪摸着有点婴儿肥的脸说。

她还还特意的转了一圈,让韩月看的更清楚些。

韩月总觉得今天她来,是来炫耀的。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安溪又接着说:“怎么办呢?啊槿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每次都停不下来。”

韩月心中一痛,她知道顾槿的厨艺,每次都让她胃口大开,很是想念他做的意大利面。

安溪看韩月脸色发白,眼中的狠光闪过。这样你就受不了?

"我最喜欢他做的意大利面了,每次都吃得肚子圆滚滚的,啊槿不仅不会责怪,还耐心的陪着我散步。"安溪说完还娇羞的低下了头。

韩月垂在身侧的手,几乎都握成了拳头。

安溪看着韩月骨节发白的手指,知道她真的是被自己气到了,不过她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她的目的是激怒韩月,让顾槿看清韩月是怎样的人,同时也让李绍再次的狠狠惩罚韩月,这样自己才能够放心。

她怕李绍与韩月会日久生情,她少了一份保障,她更怕顾槿旧情复燃。现在她在特殊的时期,顾槿是不会碰她的,所以她着急了。

她也知道,已经过了三个月的安全期,她已经暗示多次了,顾槿还是无动于衷,就连她穿着性感的睡衣在他眼前晃悠,他也能不受诱惑。

他虽然答应她结婚,可是对她还是非常的客气,没有情人间的那分坦诚。这让她很挫败,同时又非常的焦急。

她知道,她在他的心中依然 比不过韩月,他是为了责任与压力不得不选择跟她在一起,可他的心里依然爱着韩月。

虽然她不知道以前他抽不抽烟,现在看着吞云吐雾的他,消瘦的他,除了工作累,关键是心累吧。

尤其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多次看到顾槿摸索着韩月的照片,深情款款,她就恨得牙痒痒。

为什么,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心中怎么还有那个贱人,她不允许,他的心中只能有她。

想了好久,打探到今天韩月会出来活动,所以她就上门来堵韩月,装作偶遇的样子。

看着韩月一步步被她的言语刺激,她心中说:”发怒吧,发怒吧,我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韩月除了伤心,心痛之外,好像并不愤怒,怎么回事?

这个傻妞,自己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表明她已经与顾槿同居了,她怎么还不动手?!

果然是个软柿子,怎么捏,都不会反抗。

只有再努力一把了,最后不得不亮出底牌,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说:“小月,都是我不好,太没用,啊槿不得不贴身照顾我,请你不要生气”。

韩月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们已经同居了?

同居?!

同居???

只觉得脑子转不过来,啊槿,我们注定要分离了吗?

她眼中充满了雾气,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居然还不行?!

就在安溪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看到从别墅里走出来的男人时,急中生智,没办法了只有出绝招了。

她继续吞吞吐吐的说:“你别怪啊槿,都是我不好,我们已经已经真正的在一起了?”

韩月脑中一片空气,机械的吼了句:“你说什么?”

安溪“哎呦”一声,身子一个趔趄,韩月可不想安溪在她面前出事,赶紧伸手去扶她,可她转瞬间已经倒到地上,捂着肚子直喊:“痛,痛!”,韩月已经看到了安溪发白的脸。

想要把安溪从地上扶起来,被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吓住了。

”住手,她不是你能碰的。“

李绍一个大力推开了韩月,抱起安溪,回头厉声指责韩月”你个恶毒的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看也没看韩月一眼,抱着安溪大步离开。

韩月被李绍大力一推,为了避免摔倒地上,她用双手撑住铺满鹅暖石的路,手掌已经被擦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安溪已经倒到地上。她也被李绍推到了地上。

李绍离开前,杀气腾腾的样子,让她愣在了当地。

看来今晚上又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手掌已经破皮了,需要找个地方包扎下。

先去附近的诊所包扎了伤口,然后去超市买了她需要的日用品以及七度空间。

她非常喜欢用这个牌子,用着舒服,还不容易侧漏。

就在她等待夜晚的降临,等待李绍的疯狂报复的时候,李绍却一夜未归。

她躺在沙发上等了一夜,难道事情比她想象的还严重?

清者自清,她没有做就是没有做,事实上她根本就没碰到安溪,怎么会推她呢?

可能因为,她急忙去扶安溪,被李绍从后边看到了。

李绍只看到韩月大吼一声,然后伸出手推了安溪一下,安溪才摔倒地上,他是不会看错的。

刚对韩月有点好印象,完全又被颠覆了,他就不该相信她。

她就是个小心眼,恶毒,充满算计的狠毒女人,要是安溪有个三长两短,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当他把捂着肚子,痛的快要昏厥的安溪送到医院的时候,被大夫骂了一痛,他把这股气存着,留着一起跟韩月清算。

整整等了一晚上,安溪还是没有醒来,他把韩月挫骨扬灰的心都有了。

等到早晨,安溪总算是醒过来,一醒来就哭着喊着”是不是孩子没了?“

李绍好说歹说,安溪才算相信,孩子还好好的。

看着如此伤心的安溪,李绍杀了韩月的心都有了。

安抚了安溪,他怒气冲冲的回家,找韩月算账。

韩月,你个恶毒的女人,你等着。

韩月,心想他一晚上没有回来,不知道早饭吃了没有,还是给他准备一份吧。

哐啷,大门被李绍大力的推开。

韩月, 安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承爱无度:总裁太粘人》这本小说作者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