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婚劫不休:情纵前男友

婚劫不休:情纵前男友

主角:苏子语, 何绍庭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2 19:02:01

给大家带来的《婚劫不休:情纵前男友》讲述了苏子语 何绍庭的故事:何绍庭一边换拖鞋一边对苏子语问道:“我还以为你在忙,素材都整理好了?”“嗯,整理好了。”苏子语心不在焉的在旁边时不时瞄他一眼,这诡异的房子,突然出现的何绍庭,以及迅速到根本没经历过多少考虑的结婚。这一连串的事情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在联系呢?明明是第一天住进这豪华的新居,苏子语的心里却一丁点的喜悦兴奋都没有,反而是充斥着各种数之不尽的不安和怀疑。
展开全部

让人发毛的房子

“难道他以前认识我?”

苏子语皱眉回忆了一下,无论如何都不记得自己的记忆里会有那样锋利如刀的人存在。

那个青年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假如她曾经见到过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应该不认识,只是你一直都对刑侦取材这块很感兴趣,我还以为你会多少知道他一点。”

何绍庭轻描淡写的把话题带过,苏子语诡异的觉得他语气里带着一点点的失望。

想不出理由的苏子语忍不住狐疑,难道这是对她的敬业程度失望了?

发现苏子语的怀疑神色,何绍庭眼神闪了闪,将车子开上大路,对苏子语道:“我今天还有事,先送你回出版社还是送你回家?”

苏子语飞到天外的思绪被拖回来,自然的会道:“回家吧,我想回去把素材整理一下。”

但是,等车子停到一处看上去就相当奢华的高层公寓楼下的时候,苏子语突然反应过来,何绍庭所说的回家,和她想的那个回家是不一样的。

何绍庭将门卡和一枚挂着叮当猫吊坠钥匙放到苏子语的掌心,闲话家常似的交代:“这是家里的钥匙,我今晚会早点回来。”

这句话入耳的同时,苏子语脑子里骤然有层如水雾形成的画面浮现又消散。

那副画面恰恰好的与眼前的一切重叠,就好像是何绍庭真的曾经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对她说过这句话似的。

“小语,小语,你怎么了?”

何绍庭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到脑海深处,苏子语猛然回神,见到的就是对方一脸担心的样子。

“没事,可能今天取材听了太多东西,有点累了。”

苏子语摇摇头,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钥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隐隐提示她绝对不能弄丢。

何绍庭揉了揉苏子语的头发,温柔道:“那回去就先好好休息,晚上见。”

进入未来的新家后,苏子语由衷的感叹了一句有钱真好。

这房子大概是何绍庭一次买下了顶楼三层从内部打通后,找人重新设计装修成了顶楼别墅。

说实话,不管是设计还是家居布置其实都很符合苏子语的喜好,处处都透出一股淡淡的老派英式推理剧的怀旧感。

但是当她发现自己在这间房子里不管想要找什么,都能准确无误第一时间找到,仿佛早就在这住过很久一样的时候,苏子语的心里渐渐开始有点发毛。

苏子语站在一楼琴房的五斗柜前,手放在第二层的抽屉把手上,小声自言自语:“这里面应该不会真的装着琴谱吧。”

说完,苏子语闭上眼睛,鼓起勇气一把拉开抽屉。

她小心翼翼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偷瞄抽屉内部,下一瞬,那双澄澈的眼睛瞬间瞪大,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这房子到底怎么回事,太奇怪了吧。”

苏子语连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忍不住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慌得心跳都乱了。

慌慌张张离开琴房,苏子语坐到阳台上阳光最好的位置,即将消退的夕阳余晖散发着最后的热度,背后的凉气总算消退了一点。

“我是写推理小说的又不是写灵异小说的,为什么会碰到这种事?”

苏子语被吓得脑子发乱,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相当莫名其妙的猜测,她整个人像是掉进冰窟里似的抖了一下,拿出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了几个人。

“叮咚——!”

在她点下搜索键的同一秒,门铃也被人按响,这突然的动静吓得她手一滑,手机直接掉到了深咖色的地毯上。

“谁?”苏子语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摘下对讲机,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小语,是我,开门。”

小屏幕上出现何绍庭的脸,苏子语心里不由突的跳了一下,她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停顿了两秒,才给何绍庭打开了门。

何绍庭一边换拖鞋一边对苏子语问道:“我还以为你在忙,素材都整理好了?”

“嗯,整理好了。”

苏子语心不在焉的在旁边时不时瞄他一眼,这诡异的房子,突然出现的何绍庭,以及迅速到根本没经历过多少考虑的结婚。

这一连串的事情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在联系呢?

明明是第一天住进这豪华的新居,苏子语的心里却一丁点的喜悦兴奋都没有,反而是充斥着各种数之不尽的不安和怀疑。

苏子语身上的不安感像是蜿蜒的蛛丝,很快就在客厅里蔓延开来,细心的何绍庭早就有所察觉。

他在心里考虑一下,还是没有点破,反而是挽起袖子对她问道:“小语,你今晚想吃什么。冰箱里有新鲜食材,我接受点餐,怎么样?”

“在那之前,我有事情想要问你。”苏子语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打断何绍庭的轻松话题,“这间房子,是怎么回事?”

就算有些细节可能是巧合,但是三层的房子,几乎是打开房间之前她就能预测到房间摆设,这未免也太古怪了。

何绍庭给了苏子语一个反问的眼神,旋即恍然道:“你是说这里的家居布置吗?”

苏子语抿唇点头。

何绍庭并没有先对苏子语解释,反而是抬头打量着这栋他独自一人住了几年的房子。

“还记得你大学时候最喜欢的那部系列推理小说吗?这房子的布置是按照那个系列里对侦探家的描写设计的。”

“啊?”

苏子语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发了个单音,没想到把她吓得整个人都慌了的事情,理由居然会是这种。

而且……

“你装修房子,为什么要按照那个小说来做?”

在她的记忆里,何绍庭更喜欢的还是商学的东西,对推理小说除了偶尔的消遣之外,根本不可能去看的。

“那个时候想着,如果你在的话,会喜欢什么样的设计,不知不觉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何绍庭看似平静的黑眸下涌动着让人动容的情感,他轻快的说着理由,可那理由却让苏子语眼眶一阵发热。

苏子语心思转了几圈,主动提议道:“今晚在家吃饭吧,我给你做。”

明明是新婚第一天,两个人却好像是相处多年的老夫老妻似的,一个在客厅看书,一个在厨房做饭。

等到苏子语喊何绍庭开饭的时候,刚好瞟到他手里书籍的封面。

上面写着四个黑体字:记忆错位。

杨毅文之死

平淡安宁的新婚生活只截止到第三天的早上。

早上九点钟,苏子语睡得正香甜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像是魔咒穿耳一样硬生生把她吵醒。

苏子语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声音含糊的问:“伊伊,什么事?”

“你还问我什么事,快去上微博,看今天的头条新闻!”

电话那头的杨伊伊,光是从语气听着,就感觉她整个人已经亢奋到快要炸了的程度。

苏子语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人还懵着,只是迷迷瞪瞪的下意识顺着杨伊伊的话打开APP,刷新看头条。

然后,正在厨房准备双人早餐的何绍庭才准备切蔬菜,就被苏子语的惊呼给咋呼得差点用菜刀切了自己的手。

何绍庭以最快速度回到卧室,就见到苏子语趴在被窝里,顶着一头乱发,神色纠结的样子。

他有些担心的凑近问道:“小语,怎么了?”

苏子语回过神来,沉默着把手机递给他。

何绍庭看了苏子语一眼才接过手机,看到头条的时候,眉头倏然拧得死紧。

今天的新闻头条赫然是:著名律师杨毅文昨夜于家中自杀。

苏子语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完全清醒了,还是彻底陷入呆滞了。

她语气发木的问何绍庭:“为什么会这样?”

苏子语也觉得很奇怪,明明不久前还让人恨不得能捅他一刀,可现在真的看到杨毅文被人杀了,她反而有些难以接受。

不管好的坏的,杨毅文三个字,终究是她过去的人生里一块曾经很重要的拼图。

何绍庭神色不明的将苏子语抱在怀里,低声问:“很难过?”

趴在他怀里的苏子语看不到的是,何绍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一片能溅出冰渣的森寒。

“不知道,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苏子语愣愣的解释着,“他做了那么多错事,结果最轻松甩脱责任的也是他。这算什么?”

苏子语想,以后就算是想要去恨谁,去埋怨,都会想到,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恨的。

所以说,死掉的人还真是轻松,把什么事都留给活人去苦恼了。

苏子语的视线忍不住落在手机的新闻图片上,除了埋怨之外,更加让她在意的是,杨毅文这样的人,怎么会选择自杀?

被打开的新闻内容里的一句话吸引了苏子语的注意,她一把抓起手机,惊讶不已的盯着屏幕上的文字,对何绍庭说道:“报道上说,他是用左手持刀自杀的。”

何绍庭明白苏子语一定是注意到了什么,跟着应了一声,等她接下来的话。

苏子语脊背阵阵发冷,看着何绍庭语速缓慢的说道:“他的确是左右手都可以用,可是,他唯独用刀的时候,从来都是用右手。”

何绍庭马上懂得了苏子语的意思,一个从来不能用左手拿刀的人,却被法医检查出是用左手自杀。

这种时候,他杀的可能性就远远超过自杀了。

何绍庭一下下摸着苏子语的长发,对她问:“你希望我出面吗?”

这件事如果他肯出面的话,除了警察之外的那些人,应该都会乖乖主动合作,杨毅文的案子大概很快就能破了。

出乎意料的,苏子语在想了一会之后,最终决定的是不踩进这团污泥里。

“不必了,他只能用右手拿刀的事情,最起码他岳父肯定是知道的。这件事跟我们无关,我不想管,也不想你管。”

以杨毅文的人品,他做律师之后,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没人知道,但想必肮脏事也不会少到哪里去。

需要把他杀伪装成自杀,多半是幕后还有更不能见人的事情。

为了一个曾经恨不得把她逼死的杨毅文,把她和何绍庭两个都搅和进去,滚一身泥水,她还没傻到这个程度。

“那好,我去做早餐,你还要不要再睡一会?”

何绍庭对苏子语的决定以行动表示赞成,一句“做早餐”实在是让苏子语不好意思再继续赖床。

只是,这一天的早餐大概是注定吃不到的。

何绍庭才刚走出去不到两分钟,就神情凝重的拿着手机走了回来。

“小语,你收拾一下,我们得马上去警局一趟。”

“出什么事了?”苏子语见到他如临大敌的样子,下意识就感觉有什么比杨毅文的死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

何绍庭嘴唇动了动,沉了口气才开口:“伯母现在人在警局,警方怀疑她有杀人嫌疑。”

短短的一句话像是一道惊雷骤然劈进苏子语脑袋里,带着闪电咔嚓一声闪得她脑子一片空白。

茫茫中有某条细微的线漂浮着连起了今天早上的两件事,苏子语骤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问道:“警方是怀疑我妈是杀杨毅文的人?!”

何绍庭点了下头,安慰道:“应该是警方搞错了,我们只是去接伯母回家。”

他这话说的轻松,可苏子语却并不能这样轻易的跟着放松心情。

毕竟是涉及到杀人案,死者又是杨毅文这样的小半个公众人物,能达到让警方逮捕的程度,恐怕是真的拿到了什么证据。

就算这证据的真实性存疑,可他们又要怎么证明证据的真假,把她妈妈接回来呢?

一路上,苏子语满脑子都是这样那样的问题,等到了警局的时候,只觉得脑子里被谁偷偷塞了炸药,只要轻轻一碰就要炸开了。

何绍庭领着无法集中注意力的苏子语走进警局,揽着她的肩膀低下头在她耳边以温柔而坚定的语气说着:“小语,别担心,有我在。”

杨毅文的事情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内幕,他还不能确定,但是,他唯一能确定的是,有他在,谁都不能伤害苏子语。

“嗯。”苏子语恍恍惚惚的眼睛里倒映着何绍庭英俊的面容,那双黑眸如广袤宇宙般深邃,让她不自觉的就对着他点了头。

苏子语以为何绍庭会直接去找上次他见过面的江局,好歹也先让她和她妈妈见上一面。但是,何绍庭居然是直接带着她去找了上次那个气质诡异的青年。

三个人见面的地方,是停尸间。

苏子语, 何绍庭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作者写的很好,很喜欢男女主苏子语 何绍庭性格,超甜超甜,支持作者,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