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仙侠武侠 剑心长虹

剑心长虹

主角:倾千觞, 乐笑歌

分类:仙侠武侠

时间:2020-11-24 11:43:50

倾千觞 乐笑歌是《剑心长虹》本书的主角,《剑心长虹》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果然,救下的孩子两眼皮正在打架,听到我们再说他,又强行撑开了双眼。倒是惹来一阵笑意。傅少宁见此摇摇头,牵过小孩的手,送与手下,吩咐先带其安排睡处。小孩却有些怕生,踟蹰半天得到他肯定的眼神后,方才跟着傅少宁的手下离去。他扭头向我炫耀道,“看,怎么样,我就说把孩子带到这没问题。”不理我的白眼,又对傅少宁道,“这都晚上了,怎么还不睡觉,校场上整这么大阵势,是出什么麻烦事了吗?方才我们在哨楼外那些哨位看起来很紧张啊。”
展开全部

第6章

“你这个朋友,不简单啊。”我向一旁的他低语道。

他同样也带着疑惑的语气回道,“莫说你了,我其实现在比你还惊讶,你知道当初师父对我说过什么吗?其实少宁他并非不努力,而是戚家当时下毒之时,已有损了他丹田,所以走上习武之路一辈子最多不过身体强健,祛病延年,保一生平平安安罢了。当年听完师父的话后,对他同情,所以对他分外友好,以至我两亲密无间的。”

不过他说着说着就兴奋了起来,又叽叽咕咕一阵子当年的光辉岁月,后一拍脑门哈哈一笑道,“哎呀,算了算了,别管那么多啦,他现在武功盖世,我高兴还来不及,还去想他作甚。这几日在山中奔波,好不容易有个歇脚地,一会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他一觉才是正事。”随后拉起小孩的手,跟着傅少宁进了寨中。

听他所言,我的疑惑不仅没有散去,反而愈演愈烈。人常言,一如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这么多年未见呢。一位丹田受损,连内力都不能蓄积的家伙,能这么厉害吗?望着一前一后进去的二人,我心里叹了一口气,但还是什么都没说,随着他俩一起进了门。

傅家的寨子不小,整体来看,坐落于悬崖之边,三面皆为无底深渊,正面则为上山之路。白日视野良好到时候,站在哨楼上,可俯瞰近十里之地的情况。典型易守难攻的宝地。

寨子内也同样不简单,其内格局分明,行似棋盘之势,中有一开阔场地,是为校场之用,校场两旁为族中执事之人办公之地,左边延伸之后是兵器库,练功房之类与武相关的地方。校场之右延伸则是书楼,马棚等生活之地。

寨门正对前方一具颇有气势的楼宇正是议事大厅,议事厅往后是一方小院子,为寨主及家眷生活之地。再来之后的房屋呈扇形分布开来,为平常族人居住之地,虽然繁多,但不纷乱,反而错落有致,可见当初设计之人也是费尽心思的。

最后背靠山崖的则是傅家的祠堂和祭祀的地方,为族中禁地,一般无事不可靠近。

此时寨中校场灯火通明,正大摆酒宴。

傅少宁看着小孩对我俩道,“你二人皆为习武之人,跋山涉水,不在话下,你自己看看小孩都困成什么样了。”

果然,救下的孩子两眼皮正在打架,听到我们再说他,又强行撑开了双眼。倒是惹来一阵笑意。傅少宁见此摇摇头,牵过小孩的手,送与手下,吩咐先带其安排睡处。小孩却有些怕生,踟蹰半天得到他肯定的眼神后,方才跟着傅少宁的手下离去。

他扭头向我炫耀道,“看,怎么样,我就说把孩子带到这没问题。”不理我的白眼,又对傅少宁道,“这都晚上了,怎么还不睡觉,校场上整这么大阵势,是出什么麻烦事了吗?方才我们在哨楼外那些哨位看起来很紧张啊。”

傅少宁笑了笑,向我们说道,“哪来什么麻烦事啊。只是最近几日正是一年一度祭祀之时,以庆氏族延续至今,今晚刚准备开始动员,你们也是赶得巧,先来坐下来给五脏庙添些柴火。”

“原来如此。”

一路带着我俩来到校场中,不理傅家其他人的闲言碎语,直接安排我们在左下首席之位坐下,傅少宁才走上主位。抬手举杯,底下吵闹之声瞬熄,傅少宁双眼扫过众人道,“今日,大摆酒宴!为我族祭天仪式做个开端。我傅家先祖,两百年之前,带领族人迁徙与此,百年之内,终是在这一方土地上站住了跟脚,自此。每年秋收之际,都会奉天感怀,以谢先祖之灵庇佑。最近事物定会格外繁忙,大家多受累一点,为祭祀做出...”

后面的话我不太记得了,像这种打官腔的话听起来就让人昏昏欲睡。直到听到一声整齐划一的“诺。”字后,才将我拉回现实。回神之后,才发觉众人目光纷纷聚焦于我。原来众人都举杯站了起来,唯独我一个坐在板凳上捧着个苹果发愣。

旁边他有些尴尬,低声对我说道,“赶紧站起来,好歹走个形式。”

我倒是无所谓,本非我诚心所为,正想扔下手上的水果站起来道个歉,主位上的傅少宁却摆了摆手,“既非我族之人,何必多礼。”不过就算这样,右下席位仍有一莫约十七八岁的青年冷哼一声表达他不满的心情,不过我也没怎么在意。

倒是给旁边带着幽怨眼神的他道了一句抱歉,“刚才走神了。不好意思。” 

酒席就算在这愉快不愉快中开始了。他低声对我说道,“这里最好吃的莫过于傅家的流水席,你大概不知道。我带你来的一半目的,就是为这远近闻名的‘九品十三花’而来的。你一会就知道了。”

九品十三花啊......

我并不是一个有很强口腹之欲的人。但是时隔这么多年,突然再提起来,那十三道凉菜和九盘茶点,还是令人有些怀念。可惜应该没什么机会再可以得尝一试了。

纷纷扰扰的宴席总算在深夜结束。等我都颇有倦意的时候。傅少宁走下来说道,“一路舟车劳顿,我看你们也累了,今日早早休息。明天我们再好好一叙往事。”

他在一旁倒显得蛮精神,对傅少宁道,“你先带他去吧。我去看看孩子。”

傅少宁笑道,“那好,我先带他去休息的地方。你就自便吧,路你都熟,不用我带你了。”待他应答之后,招手带我离去。

路上无言,一直走到后方家居之地,与前方的灯火通明成反比,后面居住之地因已夜深,该休息的都休息了,显得静谧祥和。一路无言。直到他将我安排在一处客房离去之时,才向着我带着笑意道,“阁下行皆法度,定是身怀绝技。真是希望有机会跟阁下切磋一番。”

“可。”正当我要关门之际,他突然出手拦下,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阁下记得早些休息。谨记切勿在寨中走动,你也知道,最近族内祭祀,事情忙乱,不适合闲逛,尤其寨后那地方,我代理寨主不久,那里很多事情我都不清楚。”

从他的眼神中我读出很多有趣的东西,刚才他提到切磋,但话中完全没那个意思,我也不过敷衍一句。但随后这句,倒是有些意思,所以我也笑着回他道,“你刚说有机会想跟我切磋,可以。但是我这个人,一但动起手来,很难控制住,你要真想来,记得要先交代好后事。”

傅少宁听毕,大笑三声拱手道,“阁下真是好生有趣,早早歇息。明日再来叨扰。”

......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穿好衣服转悠到了前院,想来呼吸些朝阳之气。但令我惊讶的是,前院已经聚集了不少傅家弟子,穿着黑白练功服,整齐地扎着马步,端拳腰际。从他们额头上涔出的汗水,看样子已经呆了很久了。而他们的前方,正是傅少宁。看来傅少宁能有这一身功夫,也不是白来的。

“动!”

一声令下,这些朝气蓬勃的子弟便全身紧绷,一拳一脚喝喝哈哈的开始操练起来。

我也是无聊,便就地坐下观看。莫约看了半个时辰左右,随着傅少宁一声“停”才结束了今天的晨练。“各位傅家儿郎,谨记!在场的你们,都是傅家的希望,是傅家的未来!你们今天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我们傅家的历史能够源远流长下去,所以别怪我对你们太严格。居安思危。明白吗?”

“明白。”

“我曾让你们记载脑里,刻在心上的一句话是什么?”

“在一切私情面前,皆以家族为上。”

“很好,散吧!去做自己的事去。”

傅家子弟抱拳四散而去。

“感觉怎么样。”双手怀抱,从刚才晨练一半的时候就倚在一旁门上的他开口问道。

不等我开口,走向我们的傅少宁已经哈哈一笑道,“当然是难登大雅之堂了”朝我二人招呼一声,“走,进去再说。”

我两便随他进了校场前议事大厅。其内雕梁画栋,气宇不凡。傅少宁一马当先坐在上位,说道,“昨天你让我查这孩子的来属,怎么说呢。现在你也知道,兵荒马乱的年代,要想找到这孩子的亲属,难于上青天。不过我倒知道附近有一伙强盗,聚集在一处他们自称作‘清风居’的地方。”

傅少宁嗤笑一声,“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还差点以为是个文雅居士之地,却没想到里面的人专门干的都是丧尽天良的勾当。要说谁比他们清楚这孩子的来去,我想没人比他们更了解。不过不在一条道上,我们之间基本属于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我意思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把孩子留在此处就行了。总比去找你说的那些可能都不存在的亲属强多了,你意下如何?”

他听闻此言,眉头一皱,思考了一会,“昨日我也是有些气上心头,却是没想那么多,只想看能不能找到这孩子的亲属,今天缓过来听你一说,也觉不妥,这孩子既然是被抢到掳来,那其父母怕也是多不在人世了。孩子留在这已经是他天大的福分,其他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不过刚才你说的那个什么清风居,我回头还真想去看看,看能不能去好好泻下我的怒火。”

第7章

“此言差矣。”傅少宁手一摆,“如果有那么简单的话,那我们早把他们连锅端了。他们能长久吃这碗饭,还是有一定的本钱,你小心把自己折进去了。”

“哈哈,我也就那么一说。遇到遇不到还另作一说。”他接着又道,“明日我二人就要离去,准备进不落王朝的土地,我担心因北方战事,这南下不落的大门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大开方便之门?”

傅少宁眉毛一挑,“明日动身?这么着急就走,你我多年未见,还不多留下陪陪我。你知道我的性子,朋友少的可怜。说来说去就你这么一个交心朋友,我还想将多年苦水诉诸于你呢,你这么着急走,可真是寒我的心啊。”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矫情了。”他端起一旁的茶杯,咂了一口,身体向后一躺,“我还有些着急的事要办。”

“哦?那需不需......”

还不等傅少宁接口说下去,门口就冲进一位老者,三步并两步来到堂前。这一举动让二人对话熄了下来,不知这老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傅少宁还未发问,老者已经抱拳单膝跪地道,“禀寨主,属下有一事相求。”

傅少宁从老者进门一丝阴鹫从脸色闪过,看到老者跪下又放松下来上去搀扶道,“哎,世叔,何事何须如此多礼,快快请起。”接着又笑了笑,“世叔今日来此,有何要事啊?是不是你家俊杰那孩子又捣乱了,让你火急火燎的。”

老者依言并未起身,反而将头低的更深,“寨主,俊杰那孩子倒是无碍。而是前段日子那件事。少安少爷闻戚家残孽对我族外出之人施以毒手,将我族儿郎抛尸寨门来杀鸡儆猴,闹的族内人心惶惶,率人出寨清剿,可是这已经过了半月光景,仍不见他们回来。而去打听的老寨主和琰笙琰龙也是音信全无,属下担心他们可能遭遇不测,所以恳请寨主,再派出族内好手出去打探,就算不能活着带回他们,起码死也要见尸啊。”

傅少宁听闻皱眉道,“世叔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些天没有他们的消息,我也是坐立难安,没有我哥在寨中坐镇,我这代理寨主也是累的不行。但是爹和琰笙琰龙两位世叔武功绝顶,如果连他们都不能解决的事,我们再去也是白瞎。况且他们吉人自有天相,不需要我们这么担心的。现在我明敌暗,也只能等他们采取下一步动作之前固守寨中,才是上上之策。”

老者还欲拱手前言,但傅少宁已经起身将他扶了起来,“好了世叔,退下吧。今日要准备祭祀事宜,逢喜之日,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事,回头再说吧,您最近还是多操心下祭祀的事。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不用管了。”

老者哑然,顿了一顿,垂头轻叹一声,“我晓得了。”便转身离去了。

傅少宁眼送老者离去,回头跟我两说道,“让两位见笑了。”

我倒无所谓。旁边他跳了出来不忿道,“怎么回事,我就说来寨子中怎么没见少安跟戾叔,出了什么事?你昨天还告诉我没什么事,骗我啊?你要当我是朋友,就告诉我,看看我有什么能帮忙的。”

傅少宁两手一摊,叹了一口气道,“我这也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嘛,你着急什么,既然你问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事情也就大概半年前吧,我刚刚从外面回来,那时候寨子已经是少安做主。爹就每天没事下下棋什么的,寨内一片安详和稳。但是直到一个月前,功房的文世叔尸体被人扔在了寨门口,爹他们过去查看尸体的时候,发现竟然是被戚家的玄冰掌断了经脉。本来为了寨中安定,他们决定秘密地处理掉此事。结果一连七天,寨门都被人扔了尸体,一个比一个死相凄惨。这件事想压也压不住了,寨内气氛变的紧张起来,人人自危,每天都担心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少安见此,便带着族内好手出去找那伙人了。但是半月光景,也没见他们回来。爹见此,便将寨子交由我暂时打理,带着琰笙琰龙两位世叔出寨了。结果呢,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事情就大概这么个事情,我本打算等祭祀后再抽空想办法解决的。毕竟现在寨内中坚力量太少,不适合主动出击。”

“你应该早早告诉我的,这样吧。一会你找上两个靠得住的人,午饭过后,我出去转转看能找到些什么线索。”

傅少宁略作沉思,“这样也好,不然我跟你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寨内还是有人要当家作主的,哪能让你去呢。少安不是例子吗?”回身一指我,“让他照应我就行了。”

傅少宁讶然,“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放心吧。”又问道我,“没问题吧。”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有什么问题呢。“没有。”

傅少宁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带着歉意道,“本想说你来了,让你好好玩几天。没想到现在还有事要麻烦你 ,而且你说你去帮忙吧,我内心还可以接受,但是你让这位跟我素昧平生的朋友去操心我寨中的事,我内心有愧啊。”

“嗨,他都无所谓,你还有什么问题,就这样吧。相信我,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能把他们带回来。”一拍胸脯,掷地有声。

......

我对他这种瞎管闲事的本领算是五体投地了,但真让我没想到的是,说要带回来的话,真让他一语成谶了。

午饭时,因是祭祀时节,大家都聚在校场中。两旁席位相对,跟昨日差不了多少,我还正纳闷为什么吃个饭都搞的这么隆重,对面席下就有人喊道,“昨日有人在寨门大喊大叫,我本就不爽,得知那人乃寨主故友,心说放他一马,没想到这个人不知好歹,竟然还大刀阔斧在左手上位坐下,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资本坐那喝这杯酒!”

抬头看去,说话的就是昨日那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见我看他,昂头哼了一声,尽显骄阳之姿。

在场众人一致哄然叫好,正座之上的傅少宁此刻也好似没事人一样,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出声。身旁他对我说道,“傅家每年会借祭祀开始第二天来一场比武,恩怨情仇,都结束在比武中,你想打谁直接点名即可,不过他也可以不接受你的挑战,不过这样的话.....你也知道意思吧。”

有趣,看来这场宴席是吃饭第二,比武第一啊。只不过看来我要从一个欣赏者变成表演者了。说实话,看谁不爽站起来就挑战的方式我很欣赏。不过......

“你太弱了。”跟这些人交手我觉得还是面前水果更具吸引力。旁边他一听这话,慌忙站了出来打园场,“昨日是我在门外喧哗的,不是我朋友,小兄弟莫要误会,你若想打,我来陪你。”

刚才那谁,那个站起来的家伙被我傲慢无礼的行为所激怒,已经堪堪到了要爆发的边缘了,并没有理会一旁他圆场的话,食指一伸,笔直地对着我道,“放屁,你说我太弱了?没跟我打过怎能知晓,我还发愁要是把你打个半死不活,还不知怎么样向寨主交代!你竟然先我一步拒绝了!”

接着又对他说“还有,谁是你小兄弟,套什么近乎,你要想跟我打,等我与他比完再说。”看到当下反应,吃个饭都有人捣乱,扰人心情又急着找死那我还是不介意帮忙的,毕竟我乐于助人小郎君可不是白叫的。正待起身,他眼疾手快一把将我摁下,对那小子说道,“这样吧,你跟我打,你要能打过我,再向他挑战不迟。”

那人一听,转头向我嗤笑一声,“哈,还真是没点男人样,需要拿别人来当挡箭牌?哼,真是出息。”

听到这话,我笑了笑,“如果我是你,就想办法赶紧谢谢他救你一命了。还有空在这废话,很佩服你心还是蛮大的。”

那小子估计被我气的差不多了,话都不说了,闻言飞身进场,指着身旁的他道,“出来!刚才你说只要打过你就能挑战他是了吧,那你先过来让我热热身,放心,我虽然生气,不过不会杀你们的。”        

闻到这么浓厚的火药味,他也只能向我做个无奈状,走到了场中。

看他进场,对面那小伙开始嚷道,“记住了,今天教训你不知天高地厚的傅家子弟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傅俊逸是也。”不等他拱手搭话,傅俊逸已经迫不及待出手了。

然而让我倍感无趣的是,明眼不合一招之敌的傅俊逸,偏是让他打的你来我往,有来有回,煞是好看。从旁边傅氏族人叫好鼓劲的架势来看,我猜的也不错,也是八九不离十,一群酒囊饭袋,难登大雅之堂。

他这个有天赋的演员还是很博这些人的眼球的,过了一会,看终是差不多了,吃了一记卸去十之八九力的拳,虚晃一仰,顺带将那傅俊逸一脚踹出场外,又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拱拳道,“承让承让”。

那小伙也是坚挺,一瘸一拐强撑着上来,同样也是抱拳一回,“好,我傅俊逸最敬佩有本事之人。今日我输的心服口服,不过这个场子我还是要找回来的。”然后又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待他下来,我禁不住嘲讽“小孩子哄够了?”他以手附额无奈道,“那我得哄这些观众老爷开心,也是很累的好嘛。再说祸起可是你哎,你还开始嘲讽我了。” 

“哈哈,我可没让你出头帮忙啊。”

“那我若不帮你这个忙,饭都吃不来,让人非得抡起刀来砍得你我个鸡飞狗跳,我看这才合你意思。”

当下一笑了之,不作他言,还是拿水果照顾我的肚子去吧。

随着我认为一场闹剧的结束,现场气氛像被点燃一样,傅家子弟个个争先踊跃进场大展拳脚开来。你来我往,好不快活,不过鲜有流血事件发生,若有些真的想手下留情却力不从心的,也会有眼疾手快的前辈及时制止,所以更让这些小辈们肆无忌惮地发挥了。

不过有一点让我在意的是,傅家不至于是正中而坐的傅少宁这个后起之秀实力最为强劲吧,但是在场之中我又找不到第二人了,若真有这样大隐隐于市之人,能敛于气息不被我所察。那我也考虑要不要这么放肆了。

过了许久,场中表演终于告了一段落,正当饭局要开始之前我却感稍有不适,便随便找了个借口回房间了。

......

小说《剑心长虹》 第6章 第6章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统宇三岁啦点评:

《剑心长虹》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仙侠武侠小说,人物倾千觞, 乐笑歌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