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心的距离在梦里

心的距离在梦里

主角:林夏, 秦时予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2-31 09:55:25

小说《心的距离在梦里》主要讲的是:林夏顿时震惊到了:“我、我什么时候偷你车了?分明是你劫了我的车好吗!”秦时予依旧笑得很帅气,说道:“我劫车?你有监控作证吗?你开走我的保时捷跑车,店口的监控可是全程录下来的!我现在就可以报警,说你挟持我,还偷我的车,最后被我制服了。别怀疑,蓝可儿那种案子都能定义成自杀,你这种一穷二白的偷我的车,没什么逻辑不通的!”林夏:“……”在心里把秦时予凌迟了一千遍,林夏最后还是没办法,只能闷着一肚子气,给他收拾好了客厅,又上了楼。
展开全部

心的距离在梦里:吃还是不吃,是个问题

林夏战战兢兢的,自己也举了一个花瓶,才走到了门口。

秦时予就站在她身后,估计已经严阵以待了。

然而门一开,两个人都惊住了。

林夏惊住了是因为,她没想到杀手是……是眼前这样一个贵妇吗?

只见门口赫然站着一位穿着白色貂绒大衣的中年欧巴桑,眉眼虽然描摹的很精致,但眼角的鱼尾纹,已经能让人看出她的岁数了。

而且林夏一开门,就闻到了扑鼻而来的一股酒味,估计就是这位欧巴桑身上传来的。

“妈。”秦时予率先开口的一句话,打破了三个人之间的沉寂。

欧巴桑似是如梦初醒,连忙惊叫了一声:“儿子?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你下个月才退役的吗?哎呀可想死妈妈了!”

女人说完忽然又把目光投回到林夏身上。

然后犹疑地问道:“她是……”

秦时予连忙一把揽住了林夏的肩膀,干笑道:“其实我上个月就回来了。她是我带回来的!”

然后对母亲丁如兰使了个眼色。

丁如兰晃了晃脑袋,酒似乎醒了一些,顿时明白了什么似的,喜笑颜开道:“好好好!带回来好!”

三人一同进了门,林夏便低声对秦时予道:“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秦时予干咳一声,道:“什么什么意思?我说你是我带回来做客的朋友,有问题?”

林夏眨了眨眼睛,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丁如兰进了客厅,忽然瞥见了沙发上的血迹。

然后大叫了一声:“啊——血!怎么会有血?”

秦时予眉头一蹙,连忙冲过去,揽住了丁如兰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丁如兰随即又一次喜笑颜开了,还笑着拍了秦时予一把,也低声说了句什么。

林夏听不清他们母子的对话,但总觉得……秦时予妈妈看自己的眼光,不太对劲啊!

丁如兰倒也没发现其他的什么奇怪之处,估计她确实是喝多了,否则不可能连门口的密码都按错。

她喝得醉醺醺的,没说几句话,就扶着楼梯,自己上楼了。

秦时予指了指沙发,对林夏说道:“我刚才临时把医药箱踢到沙发底下了,你去拿出来,然后跟我回卧室!”

林夏立即警惕道:“回卧室?你想做什么?”

秦时予挑了一下眉头,冷冷道:“想什么呢你?我是怕你手艺不好,晚上我伤口会发炎!你晚上睡我旁边,履行护士职责!”

林夏对他使唤小丫头似的口气很不满,生气道:“凭什么啊?”

秦时予顿了顿步子,忽然勾唇一笑,面容显得更为俊朗,道:“你要是不听话,我可就报警,说你偷我的车了!”

林夏顿时震惊到了:“我、我什么时候偷你车了?分明是你劫了我的车好吗!”

秦时予依旧笑得很帅气,说道:“我劫车?你有监控作证吗?你开走我的保时捷跑车,店口的监控可是全程录下来的!我现在就可以报警,说你挟持我,还偷我的车,最后被我制服了。别怀疑,蓝可儿那种案子都能定义成自杀,你这种一穷二白的偷我的车,没什么逻辑不通的!”

林夏:“……”

在心里把秦时予凌迟了一千遍,林夏最后还是没办法,只能闷着一肚子气,给他收拾好了客厅,又上了楼。

秦时予一只胳膊没力气,连脱衣服都要喊她帮忙。

林夏阴森一笑,故意趁着给他脱毛衣的时候,抬起脚,打算用高跟鞋狠狠踩他几脚!

然而她才刚抬脚,秦时予就说:“嗯?你很想我报警?”

林夏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瞬间就蔫儿了。

秦时予的卧室里有一个很大的沙发,把靠背放下去就能当床,林夏庆幸的看着这个沙发床,准备多铺两床被子,自己就睡这里了!

然而就在这时,门被人敲响了。

林夏觉得肯定是秦时予他妈来敲门了,就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秦时予懒懒地说:“看什么?去开门!”

林夏心里吐槽着我不是你的丫鬟,却还是乖乖走去开门了。

门口果然站着丁如兰。

她手里还拿着一杯热牛奶。

丁如兰一说话还是往外喷酒气:“我儿子晚上睡觉前喜欢喝一杯热牛奶,你记得提醒他喝!”

林夏总觉得秦阿姨笑得怪怪的,就好像是漫画里笑眯眯告诉你打针不疼,却还要拿着手臂粗的针筒给你狠狠打一针的护士!

她把牛奶端回去,秦时予也没作多想,直接喝完了。

结果没过一会儿,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牛奶下药了!

是春.药!

秦时予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了,某个地方更是高高的站起了军姿。

他看着无知无觉正在沙发旁收拾东西的小女人,只是看了一眼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颈,就一阵血气上涌了!

对于饿狼来说,眼前放着一只毫无警觉的小白兔,吃还是不吃,是一个问题……

心的距离在梦里:叫大声一些

林夏一转身,忽然眼前呈现了一只放大版的蟑螂!

“啊——”林夏立即吓得尖叫出声!

秦时予深吸了一口气,手指一滑,又在屏幕上滑出来了一张耗子的图片。

林夏这才猛地看清楚,原来这是秦时予举着一个iPad mini,用图片在吓她!

“你……你幼稚不幼稚啊?”林夏气得低吼道。

秦时予却答非所问的冷声说:“嘘!继续叫,叫大声一点!”

林夏顿了顿,没多问,只好又学着刚才的样子,大叫了一声。

叫了两声之后,周围恢复了一片寂静,只有窗外呼啸的风声在空间里回荡着。

秦时予强忍着体内的热潮翻滚,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好了,睡吧。”

林夏好奇道:“到底怎么了?你干嘛让我叫啊?”

秦时予摆了摆手,示意她别问了。

然后就大步走进了自己的浴室。

将近零度的水冲了下来,秦时予感觉后背一凉,身体也随之渐渐冷静了下来。

母亲真是想抱孙子想疯了,居然想出这么一招!

幸好他还有点良心,宁可在这儿多冲几遍冷水澡,也不能出去害了那个小女人。

毕竟,他留这女人过一晚,一来是给自己有个照顾,二来是为了应付母亲。

他暂时还不打算跟这女人扯上更深一层的关系。

林夏靠在沙发上,盖着被子,又打了一个哈欠。

然后就看到秦时予披着一件睡袍,走了出来。

她立即站了起来,警觉道:“你、你干嘛换衣服?”

秦时予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道:“好好睡觉吧,晚上需要你帮忙,我会叫你的!”

林夏觉得他脸色红的有些不对劲,不禁问道:“你脸怎么红了?是不是发烧了啊?”

说着就走过去,抬手想要摸一下他的额头。

秦时予本来降温下去的身体,在被她纤弱无骨的小手触碰了一瞬之后,就像是星星之火燎原了一般,瞬间又烧了起来!

“别碰我!”秦时予语气恶劣地吼了她一声,身体又快要爆了!

林夏立即莫名其妙道:“你吼什么啊?我还懒得管你呢!”

秦时予只好转身又进了一次浴室。

林夏在他背后小声的鄙视道:“碰一下你就要去洗澡,你还当你家洗澡水是妇炎洁,洗洗更健康啊?!”

而当秦时予再次从浴室里出来时,林夏已经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蚕宝宝,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秦时予忍住不再去看她,只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也去睡了。

这冰天雪地的寒冷一夜,总算是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林夏下楼的时候,秦时予的母亲已经起床了。

不过秦阿姨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家务的,林夏下去的时候,她正打电话找家政阿姨。

看见林夏下楼了,丁如兰笑眯眯的问道:“怎么样,昨晚感觉还不错吧?”

林夏愣了愣,以为她是问秦时予待客怎么样,就连忙笑道:“很好,很好!”

丁如兰笑得更欢了,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嘴里念叨着:“一会儿家政阿姨会来做饭,我先出去拜一拜送子观音,你们不用等我一起吃啦!”

林夏就这么一头雾水的,目送她出了门。

等秦时予下楼时,家政阿姨已经把早餐都做好了,顺便连昨晚那带血的沙发也收拾干净了。

林夏喝了一口豆浆,看着在自己对面坐下的秦时予,随口问道:“对了,我还没问你,昨晚怎么跟你妈妈解释的血迹啊?她看起来不知道你受伤了诶!”

秦时予切面包的手一顿,干咳了一声,含糊道:“没什么。”

林夏好奇心上来了,不禁又问道:“那昨晚你干嘛故意吓我,让我叫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最怕蟑螂的?”

秦时予慢悠悠的吃完了早餐,才慢条斯理的说道:“第一,我妈问我沙发上怎么有血,我就跟她说,我入伍这么多年一直为你守身如玉,刚回来和你是第一次,可惜还没成功就流血了。”

林夏顿时惊得张大了口,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秦时予也不理她,继续说:“第二,昨晚我妈送来的牛奶里有春.药,她估计想让我跟你早点结婚生孩子。不过我是正人君子,而且你颜值不够,我对你不感兴趣,所以干脆让你叫一下,好让半夜听墙角的老人家放心。”

林夏现在的表情……就是表情包里的目瞪口呆.JPG。

秦时予站了起来,最后说道:“第三,很明显,你是个有洁癖的女人。一般洁癖症患者最怕就是蟑螂。这些解释,你满意了?”

林夏的表情瞬间从目瞪口呆.JPG变成了怒火冲天.GIF!

她气得一拍桌子,直接吼道:“秦时予!你以为你有钱就了不起吗?”

“对,就是了不起。”秦时予头也不抬地回道。

林夏气得都想掀桌了,继续吼他:“秦!时!予!你有钱就可以这么随便欺负人吗!”

秦时予却愈发的气定神闲了:“对,就是欺负你!”

林夏, 秦时予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氏三岁啦点评:

《心的距离在梦里》这本书给我的感触很深,文笔也很好,不啰嗦,很干净,希望继续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