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错爱前缘

错爱前缘

主角:苏以薇, 叶俊睿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5-13 14:52:15

主角是苏以薇 叶俊睿的小说错爱前缘,是由作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她话还没说完,叶俊睿左手本是拿着书在看,右边却大手一捞,直接把苏以薇给揽在了怀中,苏以薇吓了一跳,她尖叫着:“啊……”叶俊睿松开书,书页瞬间失去牵制,滑落在地,堆成一叠散乱的纸张。他将她压在身下,指尖在她的脸蛋上摩挲:“我没有时间等你去适应。既然你已经交易,将自己卖给我了,就应该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做,否则,就是违约。”苏以薇被他压得挺疼,心想这男人虽然瘦,但很高,骨架也大,所以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压住后,连动弹一下都很困难。
展开全部

帮叶俊睿做事

丘素芹见女儿顶撞她,顿时拧着眉瞪着女儿,用手指戳着她的额头斥道:“我真是白养了你二十年啊,这还没进人家家门,胳膊肘就向外拐了?”

苏向雪不服的挡开妈妈的手,一副不情愿的瞪着妈妈说道:“这与我回叶家有什么关系?我嫁给俊博,那就是俊博的妻子,做妈妈的哪有拦着女儿不让回婆家的道理?”

“你——。”

“啪——。”

丘素芹见女儿这才结婚没一天,就敢跟她顶嘴,处处维护叶家和叶俊博,丝毫都不把她这个妈妈放在眼里,顿时肺都要气炸了。

苏向雪也没想到妈妈会打她,更何况,她一点也不认为自己的话说错了,当即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妈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而丘素芹打完了女儿,也后悔了,可是道歉的话她也说不出口。

“糟了,我们都着了苏以薇那个贱丫头的道儿了,小雪啊,咱们都想错了方向了。”

丘素芹突然脑海里划过一个念头,转瞬就恍然大悟过来,忍不住惊叹的说道。

可是,苏向雪还沉寂在被妈妈打了一巴掌的事件中,也听不进去妈妈的话。

丘素芹也不管女儿有没有反应,下一秒直接拉着她往外走去,然后让司机开车,直接去了叶家。

等到人都走了,经理才出来,望着酒店内满地的狼藉,顿时捶足顿胸,可是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毕竟,他谁都得罪不起。

再说苏以薇被叶俊睿带走,她的脑子还处于刚刚的场景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结果,刚一出酒店的大门,叶俊博就一把将她推开,她没有防备,险些踉跄跌倒。

随后,叶俊睿优雅的从胸前的兜里掏出手帕,很细致的擦拭着修长手指和被苏以薇碰过的西装。

他的一举一动顿时刺痛了苏以薇的双眼,看似高贵的举止,实则一举一动都透出对她的厌恶和恶心,就好像她很脏似得。

“一会儿跟我回叶家,我替你报了仇,你也该替我做些事情了。”

叶俊睿清风云淡的说着,擦完后就将手帕当成垃圾扔在地上,丝毫不觉得浪费。

他的语气毋庸置疑,侧脸显得刚毅而棱角分明,最主要的是万年不变的冰冷气息,如同在冰窖里待了上万年似得,每一次举动,都昭示着生人勿进的警告。

原本苏以薇的自尊就遭受了践踏,如今,叶俊睿虽然帮她报仇解气,可是,她仍然能感觉得到,面前的男人在践踏她的自尊,毫不顾忌她的感受。

这样的人,和他多待一秒钟,对于苏以薇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比起被叶俊博抛弃,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即,她扬起那巴掌大的小脸,强撑着脆弱不堪一击的坚强,对叶俊睿倔强的说道:“我帮了你之后,咱们就分道扬镳,各不相欠。”

叶俊睿都已经要迈步上车,结果听到苏以薇的话,立刻停住动作。

他连头也没有回,只是微微侧脸,那精致而又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淡淡的说了句:“那就先等你帮了我,再说吧。”

说完话,叶俊睿直接上了车,一旁叶生对苏以薇恭敬的伸出手,弯腰谦卑的说道:“苏小姐,请上车吧。”

苏以薇咬了咬牙,清澈见底的眼眸里闪烁着一抹不甘,又瞪了眼叶生,最后不得已还是上了车。

车门关闭,启动,直接朝着叶家的方向驶去。

车内,温度几乎要达到了零下摄氏度,叶俊睿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冷峻刚毅的脸上透着不怒自威,而苏以薇努力的让自己离叶俊睿远一点,可还是被他那冰冷的气息冻得鸡皮疙瘩不停地起起伏伏。

终于在苏以薇快要受不了的时候,车子停住,叶家到了。

苏以薇以冲刺的速度快速下车,即便刚下过雨的气候,也比跟叶俊睿待在一起要舒服的多。

叶俊睿下了车,也没理会苏以薇,直径走进了叶家大门,老管家见大少爷回来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叶俊睿的话堵了回去。

“老爷回来了告诉他,最好不要去我的住处打扰我,否则,后果自负。”

老管家怔楞的站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大少爷的背影,却无可奈何。

苏以薇听见叶俊睿跟老管家说的话,忍不住多看了那个男人的背影两眼,微微蹙起眉。

外界传闻,叶俊睿六亲不认,冷血无情,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他对自己的亲爹都能是这种态度,如果跟这种人多相处的话,自己的下场也不比以前好多少。

一这样想,苏以薇心里的念头就更加的坚定了。

叶生见苏以薇发愣,忍不住提醒了她一下,她这才迈步跟上叶俊睿。

叶家很大,比起庄园的规模差不多多少,叶俊睿的住处也很特别,构造单独,自有门庭,一道高高大大的栅栏铁门,能将一切隔离在外。

没有叶俊睿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踏入他居住的地方。

苏以薇以为,回到了住处,叶俊睿就会让她帮他做事,却没想到,她在大客厅里坐了一下午,叶俊睿都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更别提让她帮忙做事了。

直到晚上要用餐,叶俊睿才出现。

苏以薇赶忙上前质问他:“你到底让我帮你做什么?我都等了你一下午了,你什么意思?”

叶俊睿只是冷冷的瞥了眼苏以薇,就移开了目光,不作丝毫停留,薄唇淡淡的吐出几个字:“先用餐吧。”

说完话,叶俊睿就坐在了椭圆形餐桌的另一头,叶生一步上前,为他拉开了座椅,让他入座,然后又走到另一侧,为苏以薇拉开座椅。

苏以薇咬了咬嘴唇,暗暗地想,再忍一下,于是就坐在了叶俊睿的对面。

她以为叶俊睿用餐的时候会告诉她,却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到用餐结束都没有说一个字。

“叶俊睿,你到底让我帮你做什么事?你能不能先告诉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你总这样吊着我,万一我帮不了你怎么办?”

用晚餐,叶俊睿起身就要离开,苏以薇瞬间冲到他面前,张开双臂拦住他,一本正经的问他。

叶俊睿眯了眯狭长的眼眸,望了眼苏以薇,面无表情的冷冷说道:“洞房。”

“什么?洞房?什么洞房?你说什么啊?”

苏以薇没明白叶俊睿的意思,表情也有些懵逼。

结果,叶俊睿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看向一旁的叶生,森冷的吩咐:“带她洗干净,清理干净,送到我的卧室来。”

“是,大少爷。”

苏以薇瞪大眼睛,瞠目结舌,脑海里不停的回荡着叶俊睿的声音。

洗干净?洞房?

她就算再傻也瞬间明白了叶俊睿说的什么意思。

新婚之夜的电话

“苏小姐,抱歉了,这边请吧。”叶生做了个鞠躬的姿势,此时苏以薇转头看向叶生时,她身后的叶俊睿已然高冷地上楼离开了。

她有点心惊胆战:“你们主人平时也这么高冷吗?就没有脆弱的时候?”

叶生一边带着苏以薇往浴室的方向走,一边佝偻着脖子,小心翼翼地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嘘,不可说,不可说。”

隔墙有耳。

周围的墙壁虽然密不透风,他们通过的也只是一条走廊,但别墅大宅里的仆人多到你无法想象和计数。

你说的一字一句,都会被一传十十传百,最终成为公开的秘密。

所以乱说话的下场就是,你明知得罪人了,却连道歉也没用,最终只能被整得你下次再也不敢跟人传秘密了。

苏以薇耸耸肩:“那好吧。”

看来叶俊睿不仅自己高冷,对身边的下人更是严厉得,让他们连话都不敢说。

太恐怖了。

她突然有点后悔嫁给叶俊睿了,但为了复仇,为了让那对狗男女尝到恶果,苏以薇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付出自己最纯洁的一夜。

进入浴室,她回头拘束地看向叶生:“我没带衣服过来,别墅里有备用的吗?”

她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这可是叶俊睿一个人住的地方,虽然仆人多,但女人的衣服肯定是没有的,因为像叶俊睿这么高冷气场强大的男人,刚才还逼迫她去洗澡,洗到一尘不染为止。

肯定是个有洁癖的男人。

怎么会肯让其他女人放东西在他这里呢?

没想到叶生跟变魔术似的,手里托着一套干净的睡衣:“苏小姐,快进去吧,让大少爷等久了,他脾气不好,咱俩就都有麻烦了。”

“好好好。”她拿着衣服,立马就关门,开始换下了身上的裙子。

洗澡时,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她还以为是幻觉,因为她正在用浴室,外面肯定能听到声音的,怎么还会有人来打扰?

她继续洗头,外面的敲门声却没停过:“苏小姐,您在里面吗?”

苏以薇关掉淋浴喷头,走了几步,靠近门边问道:“谁?”

“我们是专门服侍您来擦身体的,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啊?我洗澡从来都是自己洗,没叫别人帮着洗过。”苏以薇立刻用浴巾裹住身体,就怕她们突然冲进来。

“可是,是叶大少爷吩咐的,我们也不好违抗他的指令。”外面的几个仆人十分为难地说道。

“你们请回吧,我自己洗就好,如果他怪罪下来,我来担责。”苏以薇终于把那群纠缠着怎么都不肯离开的女仆给劝走了。

她一路忧心忡忡地穿好睡衣,直到缓慢地走到卧室门口,仿佛从门外就感受到了叶俊睿的气场,她突然有点不敢进去了,一直在门外踌躇着。

“站在门外做什么?当门神的话,我这里暂时不需要人。”叶俊睿的调侃,从门内不疾不徐地传来,但却如针刺般扎入她的心脏。

苏以薇现在真想逃跑,但她已经跟叶俊睿做了交易,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磨蹭地走到床边。

“能不能让我先适应一下环境,我……”

她话还没说完,叶俊睿左手本是拿着书在看,右边却大手一捞,直接把苏以薇给揽在了怀中,苏以薇吓了一跳,她尖叫着:“啊……”

叶俊睿松开书,书页瞬间失去牵制,滑落在地,堆成一叠散乱的纸张。

他将她压在身下,指尖在她的脸蛋上摩挲:“我没有时间等你去适应。既然你已经交易,将自己卖给我了,就应该严格按照我的要求来做,否则,就是违约。”

苏以薇被他压得挺疼,心想这男人虽然瘦,但很高,骨架也大,所以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他压住后,连动弹一下都很困难。

他的指尖仿佛沾了春药般有诡异的魔力,所触碰之处,皆带上了酡红的酒色,她忍耐了多时的嘤咛,终于忍不住呼出声。

叶俊睿吐出一声冷笑:“真是经不起折腾的女人,这么快就忍不下了。”

他仿佛在嘲笑她的稚嫩与未经人事。

“你……”她无法反驳他,但此刻的苏以薇,实在是太害羞了,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男人其实比女人更经不起撩拨,苏以薇的呻吟和身体最单纯、最真实的反应,让叶俊睿的眼底染上了一丝欲望之色,他从胸口开始剥开她的衣服,大掌慢慢地往下游走。

突然,神秘的电话响起。

叶俊睿的手一滞,苏以薇感觉到仿佛世界都戛然而止了。她正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叶俊睿却突然翻身起床,仿佛这个电话比任何人和事,都要重要。

洞房是一对夫妻结婚之夜最重要的时刻。

如果连这件事都可以放下,那可见此通电话对叶俊睿而言,有多么重要了。

房间静得连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所以当他接起电话时,那头的女人声音,苏以薇是听得一清二楚。

“阿睿,我好难受。”

“慢慢说,缓过气来,别哭。”叶俊睿的声音虽然还是如苏以薇平日听得那般冷漠,但又明显与平日不同,仿佛放轻了很多,像是在对待一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珍宝。

“我知道这两天你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了,我也知道你不爱她,你是为了我好。

但我心里就是难受,喘不过气,接连几天都噩梦,梦见你不要我了。我知道这时不该打扰你们,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我除了打给你,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诉苦了。”女人的声音甜软细糯,带着粘人的哭腔,仿佛只要是个男人,立刻会被她的声音融化,将她拉在怀里狠狠疼爱。

苏以薇手攥着被单,蜷缩起刚被他解开衣服的身子,她莫名觉得寒冷,仿佛从头到脚的彻骨之寒,深入她的心脏。

才出虎穴,又进狼窝。

苏以薇不甘地闭上了眼睛,她当初明知这又是个不爱她的男人,可冤冤相报何时了,她为了复仇,再次陷入另一个折磨。

苏以薇, 叶俊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错爱前缘》此书我看过很多遍了,内容十分精彩人物形象生动有特色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