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总裁衷情不予

总裁衷情不予

主角:崔蓝, 霍枭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08 13:53:29

《总裁衷情不予》的主要情节是:点头,“行,你去吧。”李素花却没有走,一双眼睛盯着崔蓝。崔蓝被看的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么?”“给钱啊。”李素花大吼一声,没想到崔蓝如此不懂规矩,“医院附近吃饭不贵么?”崔蓝,“……”有长辈吃饭还问小辈要钱的么?她的工资卡不就是在李素花身上吗?居然吃个饭还问她要钱,要不要这么抠门,直接从前钱包里面抽出一大堆零钱,凑起来也有七八十的样子,“我就这点钱了,还得去给奶奶缴费。”
展开全部

你不配

烫伤不容易好,但是伤口愈合倒是挺快的,不到三天,崔蓝就可以出院了。

李婶倒是有些舍不得,毕竟这三天的工资可比三个月都高。

就差对崔蓝说欢迎下次再来。

收拾好东西之后,崔蓝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了几名黑色西装的大汉。

崔蓝猛的愣住了。

李婶也吓了一跳,急忙的问到,“你们是谁?”

“不用担心。”一名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朝着崔蓝微笑的说道,“我们董事长想和崔小姐聊一聊。”

“你们董事长?”崔蓝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找我?”

她的记忆中,好像没有这么一个大人物。

李婶还想问几句,却被礼节性的请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名老者走入了病房,在黑衣大汉的拥簇下,坐到了崔蓝对面的沙发上。

崔蓝:“……”

“你就是崔蓝。”霍俊熙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第一时间,有些惊愕。

崔蓝点头,“是我。您是?”

“你和白素素是什么关系?”

“啊?”崔蓝一怔,什么关系?

霍俊熙看着她迷茫的表情,再一次的问道,“那么,你和刘美琳是什么关系?”

“刘美琳?”崔蓝更加疑惑了。

霍俊熙点了点头,看来是没有关系了。

可是,居然如此的像。

“我是霍枭的父亲!”他自我介绍。

崔蓝眼眸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锐利如同老鹰的眼睛,随意的扫一眼,都能让人毛骨悚然。

这不就是和霍枭一模一样的眼神么,崔蓝吓住了,霍枭的父亲来找自己做什么?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幻想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

崔蓝还没有回答,就听到霍俊熙的讽刺。

“每个人要对自己的身份有足够的认识,就算你长的像白素素又如何?先不说白素素已经死了,就算她还在世上,也不过就是被休弃的命运,最终沦为低贱不堪的人群!”

话语中,带着浓烈的不屑和讽刺。

崔蓝浑身顿时一哆嗦,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关于白素素的话。

不是说霍枭很爱白素素么?

为什么会被休弃?

难道是眼前的霍董事长看不上白素素?

可是,白素素不是白玲珑前任董事长的女儿么,如此富豪的身世配上霍枭,不是郎才女貌么?

为什么霍董事长会对白素素如此的厌弃?

“听见了么?”见崔蓝久久没有回答自己,霍俊熙猛的一下啪响了沙发。

巨大的声音顿时惊醒了崔蓝。

心口猛的扑扑跳。

迷茫的一瞬间,才想起霍董事长说了什么,“霍董事长多虑了,我和霍总之间的阶级身份,我很是清楚。”

霍俊熙没想到得到如此满意的回答,很是赞赏的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不过霍董事长,您虽然是霍总的父亲,但是您也不能过多的干预他的生活,他娶谁为妻,爱谁宠谁,都是他的自由。”

崔蓝是在为白素素说话。

在她印象中,白素素是首席设计师,她的作品以及成就都是她崔蓝无法抵达的高度。

以至于,在事业这一块,白素素就是她的偶像女神。

毕竟斯人已世,她不允许任何的诋毁。

但是在霍俊熙的耳朵里,反而觉得崔蓝是在警告他,如果霍枭非要娶她崔蓝为妻,他当父亲的,也没有权利的干涉。

这句话已经挑战了他的底线!

“反了天了,没有老子能有他霍枭的今日么?就算他这辈子终身不娶,也不允许你这样的女人进门!”

你这样的女人?

她怎么样了?

崔蓝也觉得火大,但是对上霍枭的父亲,她还是忌惮了一二。

“霍董事长,如今不是封建社会,你应该给霍总人生选择的自由!”

“从他出生那一天起,就没有自由!”

霍俊熙不想和崔蓝废话,直接拍桌而起,“小姑娘,我提醒你,霍枭不是你想的那样,不仅我不会让你进霍家大门,估计就连霍枭,压根都没有把你看在眼里。”

说完之后,他依然不觉得爽快,“当年白素素为何会惨死,你最好去调查一下,否则白素素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轰的一声。

崔蓝感觉自己的脑袋在的弦都断了。

什么叫白素素的惨死?

难不成,白素素的死不是意外?

她和霍枭,到底有什么纠葛?

见她脸色惨白,霍俊熙这才满意,冷哼一声,转身就离开。

而他身后戴眼镜的斯文男人却留了下来,好心的提醒着她,“霍家的男人,你最好不要忍。”

崔蓝犹如受尽的小鹰猛的抬头看着他。

他却笑的意外的温柔,“如果你调查不清楚,你可以来问我,我可以为你解答。”

露出牙齿的笑,却让崔蓝毛骨悚然,甚至久久才回过神,连这群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霍枭。

白素素?

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而自己在这里,又是什么角色?

她如同行尸走肉的一样回到了崇尚国际,霍枭还没有回家。

崔蓝看了看三楼的房间,忍不住的上了楼。

她记得霍枭房间里面有个保险箱,而哪天他弄伤自己的晚上,就是坐在保险箱面前喝酒。

里面是不是有关于白素素的东西?

霍枭对白素素到底是真感情,还是内疚?

如果是真感情,那么自己现在就是他释放对白素素爱意的替代品。

如果是内疚,那么自己,到底在霍枭眼里算什么?

赎罪的对象么?

她上了楼,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霍枭房间门。

霍枭的房间很整齐,一丝不乱,一眼都能看到全貌,并没有任何关于白素素的东西。

唯一那个保险箱。

她蹲了下来,想了想,用霍枭的生日作为密码,提示失败。

然后又上网查了白素素的生日,输入进去之后,依然提示失败。

“到底密码是什么?”她疑惑地看着保险箱,如果打不开密码,她就拿不到任何关于白素素的资料。

这样一来,她只能去问那个带着眼镜笑的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男人!

婆婆重病

“你在做什么?”霍枭忽然站在房门口,目光冷冷的看着房内的崔蓝。

崔蓝差点吓尿,这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想看什么?”霍枭抬步走了进来,看着崔蓝面前的保险箱,目光一沉。

崔蓝连忙站了起来,目光始终不敢抬头看霍枭。

这是心虚的表现。

“我,我好奇这里面是什么……”

“好奇?”霍枭显然不相信这话,指着保险箱说道,“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别人的保险箱是动不得。”

“那就当我没常识吧。”

“别蒙混过关。”霍枭呵斥一声,目光扫向她,“到底要做什么。”

崔蓝有些恼羞成怒,这人怎么就抓着不放,非要问出个是非所以来,“真的是好奇,再说这不是保险么,你再还怕什么?”

“……”这反而让霍枭觉得好笑,现在的小偷都是这样理直气壮么?

就在这时,崔蓝的电话响了起来,正好打破了这份沉默。

崔蓝心中顿时对打电话的人感谢,拿起电话就朝外面跑,“我,我去接电话。”

霍枭:“……”

逃得过初一,逃得过十五么?

崔蓝拿着电话跑回了自己的卧室,这才看到来电人居然是李素花。

心中咯吱的响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接听,“妈?”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一接通,就是李素花不耐烦地声音,“快点来医院,老东西不行了,等着你缴费。”

“什么?怎么回事?”崔蓝立刻明白她口中的老东西是谁,“婆婆怎么了?”

“病情恶化,你不想她死的话,赶紧过来交费。我不和你说了,超出一分钟又要多给话费。”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崔蓝立刻拿上自己的包,往外出门。

霍枭却拦住了她,“鬼在追你么?有必要逃一样么?”

他以为崔蓝是因为保险柜的事情。

崔蓝急的根本和他说不清楚,“我有事情要先出去一趟。”

一边说,一边换鞋,一边推着霍枭。

霍枭,“……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家人重病,我得赶去。”她想了想,选择说了一半。

霍枭一愣,见她神情慌忙,也不像有假,于是问道,“哪家医院,要我送你去么?”

“不用了。”崔蓝连忙拒绝,她不想让霍枭接触到李素花那群人。

再加上,她和李翰民还有婚约的事情。

“我自己打车去就好了,你劳烦你了!”

霍枭:“……”

既然别人拒绝了,他自然不会再好心好意的当司机。

转身直接上楼,好心当成驴肝肺!

崔蓝这个时候根本没空管理霍枭的脸色,急忙出了门,大了车赶去了奶奶常去的那家医院。

熟悉的楼层,熟悉的抢救室。

李素花已经在抢救室门口等着她了,见她来了,一脸的怒气,“怎么这么久?”

“路上堵车。”崔蓝也没有心情和她斗嘴,“奶奶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不知道,反正还在抢救。”李素花一脸的不耐烦,“救护车是老东西自己打的,你先去把费用都缴了,我还没吃饭,先去吃点饭。”

崔蓝还能说什么?

点头,“行,你去吧。”

李素花却没有走,一双眼睛盯着崔蓝。

崔蓝被看的毛骨悚然,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么?”

“给钱啊。”李素花大吼一声,没想到崔蓝如此不懂规矩,“医院附近吃饭不贵么?”

崔蓝,“……”

有长辈吃饭还问小辈要钱的么?

她的工资卡不就是在李素花身上吗?

居然吃个饭还问她要钱,要不要这么抠门,直接从前钱包里面抽出一大堆零钱,凑起来也有七八十的样子,“我就这点钱了,还得去给奶奶缴费。”

李素花当然嫌弃少,还想趁机多刮一点钱来,不过看崔蓝的样子也没多少钱的样子。

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崔蓝也急急忙忙的去缴费了,救护车的钱,抢救费的用药,还有病房的预定,又是一大笔钱。

她的银行卡再一次的空掉。

等她缴费返回去之后,抢救室的灯熄了,奶奶躺在床上被送了出来。

她赶紧上去,却发现一脸苍白且十分脆弱不堪的老人。

“怎么回事?”

“她的肾已经不行了,必须马上换肾,否则维持不下去了。”医生朝着她说道,“已经两个星期没有来透析了,体内的堆积的毒素太多,而且年纪有大,身体自然维持不住。还好抢救及时,但是也无法长时间维持下去,三日内必须换肾,否则有生命危险!”

“两个星期没有来透析了?”

崔蓝听了之后,整个人虚脱,脚步趔趄的后退几步,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这都是她的错。

明明知道李素花不会好好的对待她,却因为自己一时的安稳就逃离的远远的,反而害的奶奶病情加重。

她有错。

“你们家人不是有复合条件的肾源么?再问问,愿不愿意捐献吧。”旁边的女医生将她扶了起来。

她们这个科室对崔蓝并不陌生,反而同情。

明明早就检验出来匹配的肾源,但是孙子却不乐意捐献,只是苦了这个孙女了。

崔蓝猛然一怔,“复合?”

她怎么不知道。

“是啊,之前你不是说让你们全家人都做匹配测试么,有一名男性复合。”

男性?

不就是崔翰民么。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她想了想当初,李素花因为要钱,才答应她全家人做了个检查,然而之后告诉她,崔翰民和崔英与奶奶无法匹配。

“不会吧,结果是我拿出来的,我很清楚的。”医生强调,她的记忆不会有错。

“真的?”

“肯定啊!”

崔蓝这才明白自己被骗了,一股无法遏制的怒气窜了上来,“我知道了!”

说完,自己走到旁边的走廊里面,拿出电话给崔翰民拨了出去。

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里面传来崔翰民略微喘气的声音,“大晚上的什么事情?”

崔蓝的火焰直接冒了出来!

他居然不知道什么事情!

李素花急急忙忙把她叫来,却没有告诉自己的亲儿子,这算什么事情?

崔蓝, 霍枭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总裁衷情不予》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