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血染龙元

血染龙元

主角:方兴, 紫琳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2-13 13:42:26

给大家带来的《血染龙元》讲述了方兴 紫琳的故事:孔求知冷笑的看着方家的人,他就是要看到这样的效果。方族名声败坏,被除名,最得利的岂不是同为两大家族的孔族?十八个白衣弟子脸带轻蔑不屑之色,手中之剑微微亮出。看样子恐怕只要孔求知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留情的大打出手。孔家之人对于方家,已然藐视到了极点。“吵什么吵,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一群没有教养的东西,再吵就别怪我不客气!”孔求知沉着脸喝道。哪里把方家之人当做同门,在他眼里,简直连乡村野夫都不如。
展开全部

血染龙元第5章试读

宗正峰上下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因为今日,便是孔宣与林可儿的大婚之日。这两日,太玄宗的大门都差点被人踏平,前来参加婚礼的人物超乎太玄宗高层的意料,连皇族竟然都派人前来。

太玄宗在靖国也只属于二流门派,从没有和皇族有过什么交集。如今皇族甘愿屈尊与之交往,对于太玄宗而言是一大福音。所以就是很久不问世事的老宗主都出关,亲自招待贵客。

整个太玄宗,恐怕只有一个地方显得有些沉闷了,那就是方族所在的方正峰。如此光耀门楣的盛事本是他们的,却生生被敌对的孔家抢去,虽为同门,方族也一直耿耿于怀。最主要的是,再过一个月,方族恐要被太玄宗除名,驱离方正峰。关乎家族的命运,也容不得他们开心。

经过繁荣和衰落,如今方族虽为太玄宗两大家族之一,七大主脉之一,却沦落为最弱的一脉,和曾经并驾齐驱的孔家相比,势力恐不及其十分之一。如今可谓家门衰败,香火寥寥。整个方族,也已不足二十人。

方族大厅,男女老少都到了,无不脸色愤愤,却没一人出声。这次婚礼,是去呢?还是不去呢?

坐在主位的方中天,面带病态,显得毫无精神。瞟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兴儿怎么不在?有人去找过了吗?”

大家都垂下了头,左侧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咬着下嘴皮,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找过了,但找不到。我想他在也不会去的。”

这人正是方兴的姐姐方婷。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颇有姿色。一袭绿衣,头发乌黑,在这个沉闷的大厅内倒是一抹亮色。

“当然会去,必须得去。”突然,门口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去,只见一道消瘦的身影闪了进来。

这是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年,一双浓眉犹如宝剑,自然便是方兴,大家一眼就认出了他。

但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诧异。今天是谁结婚大家都知道,按道理说方兴纵然不躲着大家,也不会去参加。  

方婷皱起了眉头,父母死之后,她是最了解弟弟的人,怎么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来源于这个少年的自信与从容。这种自信与从容是完全强装不出来的,源于内心深处。

“小弟,你这几天去哪了?”方婷走过去拉着方兴上看下看,生怕哪里缺了一点什么。

方兴淡淡一笑,道:“这几天出去想了些事情。”

随后他扫视着每一个人,最后落在方中天的脸上,道:“爷爷,这个婚礼我们得去,不为别的,只为我们是太玄宗七大主脉之一,两大家族之一。”

方兴的话铿锵有力,震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由于九年无人打入龙虎榜,方家遭尽了嘲讽与白眼。连他们自己都忘了,他们也是太玄宗的主人。方中天为之动容。他们是太玄宗七大主脉之一,两大家族之一,太玄宗的事,他们为何不参加?就算一个月后被除名,至少现在,他们还是太玄宗的主人。

“去,我们大家都去,所有人都去!”方中天站起来大声道,似乎用力说话能抵消他内心那一抹害怕。

一个中年妇女担忧的看了一眼方兴,小声的道:“父亲,我们大家都可以去,但小兴,还是留在家里面吧。”所有人都看着方兴。

方兴一笑,这一笑让现场压抑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道:“二婶,你不用担心。他们的婚礼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我要去,是因为我是太玄宗的主人。”说完转身走出大厅,行动证明一切。

“对,怕什么,我们大家都去。”方兴的三叔方大虎顿时附和。

“不就是一个婚礼,我们做主人的,有什么好害怕的。”方兴的唐兄方豹几大步追上方兴,与方兴楼腰搭背大笑而去。

方兴心中一暖,他从天才变成废柴,方族上下对他的爱戴并没有丝毫减弱,这让他很感激。同时也让他更加有责任让族人过得更好。

年轻一代七人都有说有笑,哀愁气氛一扫而光,只是父辈爷爷辈却没他们这般没心没肺。

方兴很想告诉他们不用担心,自己的龙门并非死亡之门。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现在还没搞清灵隐龙门是个什么东西。

太玄山一山七峰,分别是宗正峰,玄正峰、方正峰、太乙峰、小月峰、开泰峰、紫竹峰,七峰七脉。

太玄宗宗主一脉占据主峰宗正峰,孔家占据玄正峰,方家占据方正峰,其余四峰分别被太乙脉、小月脉、开泰脉、紫竹脉占据。主峰宗正一脉实力最强,玄正一脉孔家次之,方正一脉方家最弱。

此次虽为孔家子弟的婚礼,但由于孔宣不仅是孔家的杰出弟子,还是太玄宗的精英。且这次婚礼还是太玄宗首次与靖国高官家族联姻,意义非凡,所以婚礼定在午时于宗正峰举行。

方正峰距离宗正峰不远,半个小时后方家一行人便赶到宗正峰半山腰处的太玄门。太玄门是宗正峰上山正门,此时已张灯结彩,陆陆续续有人赶到。

大门前的广场上,十八个白衣青年气势不凡,分站两侧,作为迎宾队伍。

队伍前头,是一个身穿灰衣,颇有些仙风道骨的老头。这个老头乃太玄宗三长老,孔族族长孔求已的胞弟孔求知,于太玄宗地位非凡。他都亲自前来迎宾,可想而知太玄宗对这次婚礼的重视。

“哈哈,方师兄来了,快快请进。”

见方家队伍前来,孔求知眼中轻蔑之色一闪即逝,哈哈大笑着迎了上去。方中天一扫不快,露出笑容,连道恭喜。

与太玄宗穿得整整齐齐的迎宾弟子相比,方家的人就像是杂牌军一般,显得格格不入。当看见人群中的方兴时,孔求知眉头不由一紧,把方中天拉到一旁小声的道:“方师兄,大长老已叮嘱过,方兴不能上去。”

方兴耳朵尖,不由微怒,走过去道:“三长老,这是何意?”方中天也诧异,没想到孔家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太过分了。

孔求知瞟了一眼方兴,眼中微怒,在他看来,方兴不配和他说话。不过今天是个大日子,他没有动火,而是对着方中天道:“方师兄已知道,今天是林可儿小姐和侄孙的大喜之日,而方兴和林可儿小姐有…唉,今日可不比往昔,贵客驾临,我们太玄宗可丢不起那人。”说完恶狠狠的瞟了一眼方兴。

方中天一愣后不由微怒,道:“孔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方兴和林可儿虽然曾经订过婚,但那是以前的事,你难道害怕方兴闹场子不成?”

孔求知神色微微有些不耐烦,沉声道:“方师兄,我可是提醒你了,若是闹出什么不快,你恐怕担待不起!”

方中天眉头一挑,怒道:“孔求知,你算老几,敢威胁我?”

方中天一甩衣袖大步走在前头,他是一脉之主,一族之主,换做以前,给孔求知借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威胁。但今日怎同往昔,方中天这个族长和方正峰首座的身份,在孔求知一干人等眼中如同虚设,早已不放在眼里。

孔求知看了一眼前后已无宾客,突然脸一沉,喝道:“大长老有令,不能让方兴上去,若有违背,全力驱逐。”

顿时亮剑声不绝,大家虽然不敢对方中天做什么,却把方家其余一干人等包围,一个个是要开大的架势。

方兴大怒,竟然如此针对他。若是以前,别说还自己送上门来,就是请他也不会来。现在他却非来不可,因为他要表明一个态度。

我是这里的主人,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林可儿又咋滴,我不稀罕。你的婚礼老子照样来参加,不就当作一次赏心悦目的观礼。

方中天气得发抖,方家人也怒不可遏。但打打不过人家,说道理人家却不把他们看在眼里。

见方中天脸色发紫,方婷拉了拉方兴的手臂,小声的道:“弟弟,不让去就不去,不就是一个婚礼,姐姐也不去了,我回家陪你。”

“对,我们都不去了,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稀罕。”方家的叔叔伯伯辈都有不少人扭头要走。

方兴一叹,方家的人还非得去不可。不然如今这场面,方家的人若是不出现,很容易被外人认为已在太玄宗销声匿迹,被太玄宗除名了。而且方兴被无情退婚也已闹得满城风雨,方族此时不出现,势弱、小气、不配为太玄宗七脉之一的骂名恐怕非人力可阻。

毕竟除了孔家,还有很多人等着方正峰一脉首座的位置呢。名声对于他来讲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于一个家族而言是很重要的。一朝名毁,想要补救就难了!

孔求知冷笑的看着方家的人,他就是要看到这样的效果。方族名声败坏,被除名,最得利的岂不是同为两大家族的孔族?

血染龙元第6章试读

十八个白衣弟子脸带轻蔑不屑之色,手中之剑微微亮出。看样子恐怕只要孔求知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留情的大打出手。孔家之人对于方家,已然藐视到了极点。

“吵什么吵,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什么日子?一群没有教养的东西,再吵就别怪我不客气!”孔求知沉着脸喝道。哪里把方家之人当做同门,在他眼里,简直连乡村野夫都不如。

方家的人各个脸憋得通红,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孔求知一眼。多年的讽刺与无视,让他们内心里觉得自卑。太玄宗两大家族之一、七脉之一的身份,实在名存实亡。

方兴暗叹,这不能怪方家的人懦弱,实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他绝不容忍这样的事继续发生。

他要拿回方族所失去的一切。不为他自己,只为疼爱自己的姐姐,郁郁寡欢的爷爷和受尽白眼的族人。

一阵风吹过,发出的声音犹在叹息,孔家的人得意洋洋。

方兴可以不上去。但,你不让上去,老子偏要上去。咋滴?

他长长吸了口气,凝视着孔求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是那么急躁,道:“三长老,我身为太玄宗弟子,方正峰直系,难道没有走上宗正峰的资格?”

孔求知撇撇嘴,冷幽幽的瞪了一眼方兴,沉声道:“有资格,但今日大长老有令,你不能上去。”

他不敢说方兴没有资格,因为方族虽然势弱,但终究是太玄宗主脉,所以表面上的规矩、礼法,他还是得遵从的。但大长老的命令,就是闹到宗主那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方兴道:“大长老虽然管刑法,但我方兴一没犯法,二没犯错,就算大长老也管不到我的人身自由吧?”

孔求知冷哼一声,道:“大长老要管你难道还要你同意吗?”

方兴冷笑,大长老孔求应也是孔家的人,他们还不沆瀣一气。道:“就算是大长老恐怕也不能随意限制内门弟子的人身自由吧?”

孔求知一窒,这种话他还真不敢说。当下不由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方兴,他并没有看到自卑、沮丧与愤怒,方兴的脸上恰返带着镇定与从容。

未婚妻转身嫁给别人也能沉住气?孔求知心中惊疑,不过一愣后脸色阴沉,喝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是不知道,你若上去闹事,谁担待得起?”

方兴冷笑,道:“谁说我上去是要闹事了?有证据吗?没有的话就别挡着我!”

孔求知倒是一愣,随后怒道:“大胆,你竟敢如此和我说话?”

方兴面不改色,不卑不亢,道:“你都敢威胁一脉首座?我如此和你说话怎么了?若不我们现在就到宗主面前,论论谁是谁非?”

孔求知咬牙切齿,眼中隐隐有杀意涌动。方兴自然感应到他的杀意,不过并不害怕。孔求知还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怎样。

却也不由心中一叹。他如此做,只是要孔家的人明白,他们还不配对方家的人指手画脚。  

孔求知眼中杀光一闪,道:“方兴,你真的要上去?”

方兴坚决的道:“非去不可。”

孔求知厉声喝道:“若是你做出什么有损我太玄宗名声的事,我第一个斩下你的狗头。”

“你说什么?”方中天气急,孔求知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侮辱,根本不把他这个首座、爷爷放在眼里。骂方兴是狗,不是变相的在骂他?

方兴握起了拳头,大笑道:“你们担心我对林可儿情愫未泯?胡闹?破罐子破摔?哈哈…今日我就把话说白了,林可儿在你们眼里是宝贝,是一代娇女。但在小爷眼里…什么都不是,若我不是这里的主人,他们的婚礼…关我何事!”

方兴说完大步而去,从孔家弟子身边经过,硬是没有一个敢阻拦,表现的颇为强势。

所有人都是一呆,方中天第一个反应过来,一甩衣袖,冷哼一声而去。方家的人顿时也壮起了胆子,紧跟其后。

孔求知看着方兴的背影,脸阴沉得差点滴出水来,若非今日是特殊日子,他一定当场废了方兴。“哼,浪费资源的废物,我倒要看看一个月后可还有这般狂妄?”说完脸上又挂上招牌式的笑容,等待迎接远远而来的宾客。

“小兴,你的话太振奋人心了,让叔叔我热血沸腾。”方大虎道。

“是啊,平日我们太懦弱了。但越是懦弱越被人瞧不起,孔家咋了?能比我们方家高人一等吗?”

“对,就算我们势不如人,但也不能让孔家的人骑到我们头上拉屎。”

“平日就是太给孔族面子了,他们越来越不像话了。”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心情明显好多了,就算心知肚明一个月后的龙虎榜方家多半会失利,但大家都绝口不提。就连心事重重的方中天,也难得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方兴一喜,被不被太玄宗除名不重要,有没有丧失自信才是关键。一个有信心的家族,无论到哪,都不会落寞的。更何况,有他在,太玄宗绝不能把方家赶出方正峰。

上山的路都是用大理石铺垫而成的台阶,台阶两侧古木参天。

“爷爷,我有一事不太明白?”方兴走在方中天身侧问道。

“什么事?”方中虽然一脸严肃,但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方兴道:“林可儿的爷爷只不过是一个小城城主,何德何能嫁孙女能让皇族重视?”方兴听方豹说皇族也来道贺,故而有此一问。

方中天道:“皇族重视的哪是一个小小的城主,而是我们太玄宗。只是借此名义,搭上我们太玄宗这条线而已。”

方中天眼中骄傲之色甚浓,身在靖国,能让皇族主动来套近乎,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方中天接着道:“这几年来我国与潜龙国的关系越趋紧张,说不好哪天就打起来了。我们太玄宗占据太玄山,乃两国交通要塞。”

方中天没有继续说,但方兴明白了。太玄宗占据两国交通要塞,一旦打起仗来,太玄山这个地方重中之重,所以靖国皇族才会在这个时候来与之交往,算是表明了一种态度,同时也是达成了结盟。

没多久一行人便穿过太玄宗十景之一流连云海,进了登天门。方兴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灵气比方正峰浓郁了数十倍不止,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精神抖擞。

“灵气越浓郁的地方,灵物越多,呵呵”方兴眼中闪烁着亮光,不由摸了摸高耸的鼻子。

进了登天门便可以看到太玄宗圣地云霄阁,乃太玄宗权利中心所在。云霄阁犹如天降神殿屹立在宗正峰,彩云缭绕,神圣壮观中又带着丝丝神秘。

云霄阁前面台阶之下是流云广场,此时已人山人海。

彩云绕神阁,红绸缠金枝。四海今与共,良辰羡新人。此时此景,真的只能用壮观来形容。

红丝带、红地毯、红灯笼,入眼全红。

白玉杯、琉璃盏、金钱树,满堂皆贵。

各地高手,达官贵人,竟没有一人显得平凡,恐怕就是皇子与公主的婚礼,也不过如此。若实在要挑一点瑕疵,那就是刚到的方家之人。无论穿着气势,似乎都与这里格格不入。

其余几脉的人均已到了,相互寒暄。突然从人群中挤出一个肉团,朝着方兴挤眉弄眼。

“小兴,你怎么也来了,我以为你不会来呢。”吴笑笑惊讶的道。

此人乃紫竹峰首座之子,方兴的死党,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长得又矮又胖,若不是脸上还分得清五官的话,就是站在人面前,也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肉团。

方兴没有搭理他,一个人跑到广场边的花园里,脸贴在一块人高的黑色大石头上,嗅来嗅去,眼中神色越发精彩。

“害羞不成?”吴笑笑傻眼,走过去却是惊道:“你小子属狗的吗?”

方兴干咳了两声,白了一眼吴笑笑没好气的道:“你才属狗呢。”心中却也激动不已。

“真如我想象的一般,太玄宗以阵法聚周围六山灵气于宗正峰,数百年之久,山上必生灵物。没想到这花园中区区一块石头,却暗藏玄机。若所料不差,这石头内藏着类似铁胆石髓的宝物,我若得之,恢复实力指日可待。”

方兴摸了摸鼻子,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此次上山,除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外,寻找灵物药材,也是他的意图之一。拥有嗅觉神通的他,想要在灵气如此浓郁的地方寻找灵物,简直如探囊取物。

方兴, 紫琳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血染龙元》剧情还不错,故事很细腻。就是感情线发展太慢了,女主还没认清自己的感情真替男主着急吖,会继续追下去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