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

主角:连姝, 聂慎霆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09 11:32:25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主角是连姝 聂慎霆,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一次乌龙事件,连姝成了聂慎霆心尖上的人,从此各种宠。她要寻亲,他帮忙;她要杀人,他递刀。她闯了祸,他善后,外加无限量的财力支持。她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说对你 我一见钟情。
展开全部

她的秘密,不轻易跟人说

连姝回到家中,颤抖着将门闩上,闭着眼睛,纤细的身影顺着门板跌坐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而她以前,是连只鸡都不敢杀的。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只是被一股仇恨支配着,高高举起了屠刀。

她很紧张。那一鼓作气的劲儿泄了之后,此刻全身都在发抖。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那人是罪有应得。而且那一带没有监控,夜又已深,没有人看得到自己。就算看到了,她蒙着面巾,也不会有人认出她来。在这样的贫民窟里,住的都是些命如草芥卑微如斯的底层人,没有人会为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醉汉尽心尽力的查案子。

警察向来都只为有钱有势的上层社会的人服务。

更何况,张贺化了名,他没有身份证,没有亲人,死了也没有人来收尸,所以,死了也就死了。

她稍稍松了口气,慢慢的平静下来。

隔壁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小姝,是你回来了吗?”

盲了眼的人,耳朵总是格外的灵敏。

她稳定情绪,扬声道:“是我,奶奶。您快睡吧。”

“哦。”简短的声音过后,恢复一片沉静。

连姝将凶器处理好,塞在枕头底下,她随便洗了洗漱,上床躺下。

16岁之前,她住在燕城,一直以为自己是连家的女儿。

16岁之后,偶然的一个机会,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她是白家的女儿,父母在生意场上得罪过很多人,怕被仇家报复,她从生下来,就被抱到了白家一个姓连的远房亲戚家,托他们把她养大,想等她成年后再接回家。

父亲给她取名连姝,意在希望她能长成一个美丽安静的女子。

而母亲当年产女,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所以,他们又悄悄的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白荷,对外宣布那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父母每年只带着白荷去燕城看望她一次,每次都是以亲戚的身份,所以她并不知道,那其实就是她的生身父母。

5年前。她16岁生日刚过没多久,惨剧发生。

白家被仇家寻上门来,父母惨遭杀害,领养的姐姐白荷失去踪迹,生死不明。

而连家没了白氏夫妇的周济,日子也越发艰难。

三年前,她的养父母双双因病过世,留下了连老太太跟她相依为命。

她带着连老太太,从燕城搬回了云城,回到了这个她出生的地方。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寻找姐姐白荷的下落。

白荷是代替她存在的,她出了事,她不能不管。

可惜一直杳无音讯。

直到不久前,白氏夫妇的一个心腹终于辗转查到了白荷的消息,说是当年白氏夫妇遇害后,一个叫张贺的小混混,冒充白氏夫妇的手下,带走了白荷。

那天在派出所门口,她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才查到了张贺的下落。

可惜,连他也不知道姐姐在哪里。

五年了……

夜色深沉,漆黑得没有一丝亮光。

她就那么躺在床上,黑暗中,睁着一双眼睛,久久无法入睡。

第二天,杨小帅上门。

他来的时候,连姝正坐在门槛上嗑瓜子。

“哟,小梳子,这么悠闲哪。”杨小帅笑眯眯的走过来。

姝跟梳同音,他最开始是叫她姝姝的,后来发现,姝姝跟叔叔同音,实在不宜再叫,所以又改叫她小梳子了。

阳光很好,连姝惬意的眯起了眸子,懒得理他。

杨小帅笑嘻嘻的在她一旁的门槛上坐下来:“哎,听说了没有?昨晚西边胡同里死了人。”

连姝点点头:“嗯,听说了。”

杨小帅道:“你说谁会杀一个醉汉呢?这人又穷得要死。”

连姝懒懒的:“谁知道呢。警察来了吗?”

“来了,”杨小帅点点头,“不过很快就走了。”

连姝淡淡的。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贫民窟这种地方,天天都有人打架斗殴,喝醉了闹事,隔一段时间就要死个人,警察来也只是走走过场,哪里会上心。

今天的阳光真是好啊,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连姝抬起手,微微眯起眸子,金黄色的阳光从她的手指缝隙里洒落下来,照在她那张美丽无暇的脸上,连细小的绒毛都似乎带了圣洁的光芒。

杨小帅看着这样子的她,有些出神。

三年前,连姝搬过来,两人很快成了坑蒙拐骗的狐朋狗友。

尽管如此,他却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她似乎背负着什么秘密,却从不轻易跟人说。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很了解她,但有时候,又觉得她深不可测。

“想什么呢?”连姝拍了拍他的肩膀。

杨小帅回神,掩饰的笑笑:“没什么。”

连姝眯起眼:“帮姐姐打听个人呗。”

杨小帅没好气的拍掉她的爪子:“你跟谁姐姐呢?咱俩到底谁大?”

连姝笑嘻嘻:“这个不重要。咱俩谁跟谁呀?一起打过架,一起喝过酒,过命的交情了,你说是不是?”

杨小帅白她一眼,“打听谁?”

“聂少聪。”

张贺说,姐姐跟他有过一段情,那么,他是否知道姐姐的下落?

“谁?”

“聂家那位孙少爷,聂少聪。”

杨小帅狐疑:“你打听他干嘛?”

连姝笑,漫不经心的道:“他有钱啊。我想钓个金龟婿啊。”

“拉倒吧,”杨小帅鄙视她:“人家是什么人?住春来路的有钱人。你是什么人?住芳园里的穷人。人家能看上你?虽然你有几分姿色,但大户人家联姻看的是出身和门第,你就别做春秋大梦了。”

“干嘛?还不许我争取一把啊?”连姝振振有词:“万一我们俩会产生真爱呢?真爱可是能冲破一切束缚和老观念的。”

“还真爱呢,”杨小帅撇嘴,“这年头,还有这玩意儿吗?”

连姝怒:“你就说帮不帮吧?”

“不说拉倒。”杨小帅拍拍屁股起身,“走了。”

连姝坐在门槛上,笑眯眯的道:“记得帮我打听哈。”

杨小帅头也不回:“当是你进派出所的补偿,以后别天天念叨是我害的你。”

连姝笑了。

她慢慢的扬起头,看着天空碧蓝如洗,眼角有微微的湿润。

……

几天后。五味楼。

据说五味楼的大厨祖上是御厨出身,所以云城的显贵们都喜欢到五味楼吃饭。

杨小帅打探到的消息,聂家人喜欢到五味楼早茶。

但不能肯定聂少聪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

聂家是云城最显贵的家族,普通人轻易碰不到面,所以,她只能来这里守株待兔。

早茶时间,五味楼里生意火爆。

连姝坐在临窗的位置,百无聊奈的用手指在餐桌上画圈圈。

隔壁桌,几位打扮阔气的富家太太正聊得热火朝天。

其中一位白胖的妇人道:“哎,昨儿我可是听说了一件新鲜事……”

其他几位纷纷道:“梁太太,什么新鲜事儿?”

那位梁太太道:“你们知道我有个远房侄女在派出所做事吧?昨儿她跟她妈来我家打秋风,说了件可乐的事儿,可把我给笑坏了……”

众人的胃口被吊得足足的,不停的催促:“哎呀梁太太,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乐事儿啊?”

连姝撇了撇嘴,一听这梁太太说话就是个刻薄的人,亲戚来家,居然被她说成打秋风,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显示她的优越感,这种人,她顿时一点好感都无。她倒要听听,这梁太太嘴里能吐出什么可乐的事儿来。

然后,梁太太说了:“我那远房侄女说,前些天她们派出所抓了对卖一淫一嫖一娼的男女,都证据确凿了,你猜那女的在局子里怎么狡辩的?她居然说,她不是去卖一淫的,而是去给朋友送套子的。你们说,可乐不可乐?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女的去酒店给一个男的送安全套,哈哈哈哈……”

众人:“哈哈哈哈……”

连姝:“……”

她万没料到,这位梁太太聊的,竟是她的八卦。

很好,看来那天晚上的事,已经成为这些长舌妇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她呵呵他们一脸。

隔壁桌笑成一团,梁太太心满意足的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连姝冷冷一笑,也慢慢的放下杯子起身。

洗手间门口,她跟已经解决完了的梁太太擦肩而过。

“哎哟。”梁太太不小心被她撞了一下,顿时一个趔趄,不由轻呼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连姝忙不迭的去扶她,口里不停的道歉。

梁太太站稳身子,没好气的道:“你这人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连姝一脸真诚的陪着笑,一个劲的道歉。

“下回注意点。”梁太太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扭动着肥硕的身子走了。

连姝微眯着眼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冷了下来。

回到座位的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咦?我的钱包呢?”

似曾相识的味道

回到座位的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咦?我的钱包呢?”

“是落哪儿了吧?再找找……”

前台,连姝结了账,施施然的离开。

杨小帅吊儿郎当的走上前来:“大小姐,吃好了?”

连姝素手一扬,将一个镶钻的钱包扔到了他的手里:“老规矩,三七开。”

真皮的鳄鱼钱包,还是能换几个钱的。更何况那钱包上还镶着不少小钻石。

“好咧,钱换好了我给直接送家去。”杨小帅拿着钱包,吹着口哨走了。

连姝踩着高跟鞋,袅袅婷婷的上了一辆出租车。

五味楼二楼角落靠窗的位置,聂慎霆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视线似有若无的瞄了一眼那边正在到处找钱包的梁太太她们,他慢慢端起了茶杯,薄而好看的唇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聂慎言坐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弟弟这一副似有所思的模样。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事。”聂慎霆笑笑,看向她:“二姐,你来了?”

聂慎言给自己倒了杯水,抬抬下巴:“那儿怎么了?怎么那么吵?”

聂慎霆看了看那头还在嚷嚷着要报警的梁太太,若无其事的道:“好像是遇到了小偷,丢了钱包。”

“小偷?”聂慎言颇为意外,“五味楼里居然还有小偷?”

准确的说,这种地方,小偷能混进来?

聂慎霆笑笑:“没准是义贼呢。”

义贼?聂慎言越来越听不懂这个刚从美国回来的弟弟的话了。

“对了老三,”她转移了话题,“爸让我通知你,晚上回大宅一趟。”

“有事吗?”聂慎霆随口问。

聂慎言道:“好像是商讨少聪和陆家二小姐的订婚事宜。”

聂陆两家联姻是早就定好了的事,他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于是淡淡道:“晚上我就不回去了。我还有事。”

说完,他施施然起身:“单我已经买完了,二姐,你慢用。”

聂慎言懒得抬头,径直挥手:“走吧走吧,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忙,忙得连陪我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我还是打电话叫璐璐来陪我好了。”

聂慎霆笑了笑,转身离开。

聂家三兄妹,聂慎行,聂慎言,聂慎霆。

聂慎行膝下只有一子聂少聪,今年22岁。聂慎言也嫁了个豪门,生了个女儿璐璐,比聂少聪小几岁。聂慎霆的年纪跟兄姐相差比较大,今年31岁,是聂老爷子的老来子,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国外念书,成人后留在了美国,帮家族打理那边的生意,最近因为兄长聂慎行生病,才回到国内暂时帮忙照看公司。所以云城对聂家的这位三少知之甚少,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

司机将车开了过来,问:“三少,回公司吗?”

“不,去西山墓园。”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

聂慎霆靠着椅背,单手放在车窗台上,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

西山墓园。

连姝久久伫立在一座墓碑前,硕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弧线美好的,尖尖的下巴。

这是她父母的合葬墓,墓碑上只简单的写着夫妇俩的名字。连个照片都没有。

就这块墓地,还是当年他们的手下东凑西凑筹钱买下来的。

血洗了白家之后,仇家就销声匿迹了,这些年,警方到处都在通缉。

可又有什么用呢?一个人若想藏起来,十个人都找不到。

更何况,白家没人了,没有钱疏通关系,警方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哪会真的尽力找人。

连姝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将手中白菊放于墓碑前,她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沿着石阶,她逐级而下。

正好与拾级而上的聂慎霆擦肩而过。

女子身上若有若无的淡香萦绕鼻端,他怔了怔,下意识顿住了脚步。

似曾相识的味道。清新,隽永。

Ivoire。象牙香水。

等他反应过来时,连姝的身影已去得远了。

她并没有注意到他。可空气中却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袅袅绕绕,丝丝萦绕。

而白氏夫妇的坟前,摆放着一束新鲜的雏菊。

聂慎霆望着连姝离去的方向,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

明都酒店。

整个VIP大厅里铺满了红色地毯、一列列白玉桌,摆满了精致的高脚杯、香槟红酒、市场上少见的奇珍异果、以及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各类美食。

而现场的男士全是西装领带,如新郎般正式;女士各色的小礼服,分外妖娆。大家轻声交谈着,即便是笑,也不会太大声,一切都显示出上层社会人的涵养。

连姝在订婚仪式的前一刻进入大厅。

她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台上的一双准新人。

此刻,两个人正深情的凝视着,仿佛满场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深深的爱意。

连姝的身边有人在感叹:“男的俊女的俏,这一对看上去真像是天造地设。”

“聂家可真有钱,你看看这布置,这满场的鲜花,听说都是从荷兰空运过来香槟玫瑰,是陆二小姐最喜欢的花……”

“那是,聂家可是云城四大家族的首位,这点钱小菜一碟……”

“陆二小姐可真漂亮,她身上那件礼服是巴黎最顶尖的设计师出的高定吧?”

“艾玛,真羡慕她啊,看看人家,生得好,嫁得好……”

仪式结束后,一对准新人去后台换装。

男更衣室门口,连姝截住了聂少聪。

“聪少爷。”她听大家就这么叫他,“能否借一步说话?”

聂少聪不解看她:“你是谁?”

连姝定定的看着他:“我是刘燕的妹妹。”

她观察着聂少聪的表情,但让她失望的是,听到刘燕这个名字,他无动于衷。

“刘燕是谁?”他反问。

连姝继续提示:“你真的不记得了吗?她曾经跟你好过。”

聂少聪大笑:“跟我好过的女人多了去了?我哪能一个个都记得住?”

真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啊!连姝默默腹诽。

她叹了口气,又道:“她是在酒吧打工的时候认识你的。你为了她,还打断过她叔叔的腿。还把她从芳园里接了出去,在外面给她置了房子。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聂少聪摇摇头:“我给很多女人都送过房子,抱歉,你说的这位,我真不记得了。不过,”他上下打量一下她:“你提这个做什么?”

在自己的订婚现场,毫不忌讳的跟人讨论自己以前的女人,这位聂少爷还真是无所顾忌。就不怕未婚妻知道吗?

“刘燕不见了。”连姝干脆直接道。

“所以呢?”聂少聪挑眉。

连姝耐着性子:“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聂少聪觉得很好笑:“你觉得我会把她金屋藏娇?”

“我只是以为,你或许会知道她的下落。”

聂少聪大笑:“这位小姐,我想你大概还不了解我这个人。我喜欢女人,喜欢各种各样的美女,我也舍得为她们花钱,但我这个人吧,有点花心,就是你们通常说的滥情。我从来不会把目光长久的放在一个人的身上,我对女人的新鲜度,通常只有三个月。所以,有可能你姐姐跟过我,但不可能被我当娇藏起来的。所以你想从我这儿打听你姐姐的下落,我觉得你是找错人了。”

连姝抿着唇,不说话。

聂少聪推门进屋,忽又回过头来,语气轻佻的看她:“姑娘长得有点面善,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如留个联系方式,改天花前月下,咱俩好好聊聊?”

“去死。”连姝一脚将门踹上,然后扭头就走。

人渣!竟然在自己的订婚礼上公然撩妹,真是渣到骨子里去了。

真替那位陆二小姐感到可悲,后半辈子要托付在这样一个浪荡公子手里。

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她熟稔的从烟盒抽出一根烟。

不行,太生气了,她得靠支烟降降火。

16岁之前,她是乖乖女,被连家当小公主养着的。

16岁之后,她混迹于贫民窟,抽烟喝酒坑蒙拐骗学了个精。

不知道天国的父母看到如今这个样子的她,会不会失望。

一念至此,不由苦笑了起来。

找遍全身,却没有打火机,大概是遗漏在刚才的桌子上了。

这时,“吧嗒”一声,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身侧响起。

她怔了怔,抬起纤长的睫毛,看到一张俊美绝伦的脸。

小说《为你钟情:佳人如斯》 第3章 她的秘密,不轻易跟人说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冷雁点评:

《为你钟情:佳人如斯》是非常不错的一本小说,作者描写细腻,人物形象生动,有些地方又略显幽默,想象力丰富。虽然有些人评论说套路老套,但在旧套路的基础上创新就是值得推荐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