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主角:潘天, 墨兰

状态:已完结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2-28 15:17:32

小说《乱星之劫:破军临尘》主要讲的是:潘天却一言不发。小红知道他心里还在怪潘擎苍,连忙劝道:“傻孩子,父子哪有隔夜的仇呢?其实你爹爹只是希望你们姐弟三人能够相亲相爱,所以才对你们要求严格了一些,再说你也有错啊,怎么可以顶撞你爹爹呢?记住明天一定要向你爹爹道个歉,说几句好话,知道吧,不要让二娘担心。”潘天这时才道:“好吧,二娘,天儿知道了。”小红见他姐弟二人答应,这才笑道:“这就对了,二娘就知道,天儿最听话了,乖,快和姐姐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展开全部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担惊受怕

潘婷和潘天二人,等到天黑以后,这才悄悄的回家,哪知到门口,却见二娘小红坐在门口等着他们,不由害怕起来,以为爹爹还没有睡觉。

潘天想到又要挨爹爹骂了,索性转身便又要回去庄梦蝶的坟前,却被小红拉住了,小声说道:“傻孩子,你不用怕,你爹爹已经睡了,饿坏了吧,二娘给你们留了好吃的屋里,快跟二娘来。”

潘天一听爹爹睡了,这老松了一口气,和姐姐一起到了小红的屋里,果然看到有桌上有许多好吃的菜,此时他二人大半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自然腹中空空,连忙坐下,狼吞虎咽起来。

小红见他二人饿成了这样,不由有些可怜,边为他们夹菜,边劝他们慢点吃,不要噎着。

二人吃完了饭,刚准备悄回屋休息,小红却叫住了他们道:“婷儿,天儿,明天呢,是你爹爹五十大寿,你们一早要记得起来给爹爹拜寿,再说几句好听一点的话,哄哄他,就过去了,知道吗?”

潘婷一听,连忙点头道:“二娘,你放心吧,我和弟弟会的。”

潘天却一言不发。

小红知道他心里还在怪潘擎苍,连忙劝道:“傻孩子,父子哪有隔夜的仇呢?其实你爹爹只是希望你们姐弟三人能够相亲相爱,所以才对你们要求严格了一些,再说你也有错啊,怎么可以顶撞你爹爹呢?记住明天一定要向你爹爹道个歉,说几句好话,知道吧,不要让二娘担心。”

潘天这时才道:“好吧,二娘,天儿知道了。”

小红见他姐弟二人答应,这才笑道:“这就对了,二娘就知道,天儿最听话了,乖,快和姐姐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潘天这才道:“知道了,二娘,你也早点睡吧!”说完便和潘婷转身走了。

小红看着他姐弟二人离去,这才摇了摇,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碗筷,见已经到了子时,不由感到很困,打了一个哈欠,便也睡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潘天和潘婷谨记小红的话,早早的便起了床,来到潘擎苍的屋里,给他拜寿。

此时潘擎苍正在大厅里喝茶,刚才已经听了小红说,潘天和潘婷已经回来了,便也放了心。如今见他二人来了,便也不说话,只管喝茶。

潘婷二人这才跪在堂前,恭恭敬敬道:“孩儿恭祝爹爹寿比南山,福如东海。”说完便磕了三个头。

潘擎苍见他二人如此乖巧,便气也消了一半,道:“好了,你们起来吧,有这个孝心,爹爹已经很开心了。”

潘天又想起小红昨晚的话,这才说道:“爹爹,孩儿知错了,不该跟您老人家顶撞,惹您生气,你责罚孩子吧!”

潘婷也道:“这事都怪婷儿,要责罚就责罚我吧,跟弟弟没有关系。”

小红这时连忙说道:“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今天是你爹爹的大喜日子,以后听话就行了,起来吧!”

潘擎苍这才说道:“你们起来吧!其实为父也有责任,不应该动手打你们。”

墨儿见状,生怕他们父子二人又闹的不开心,连忙说道:“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

这里潘炅刚刚赶过来,见他们都在,连忙跪下道:“孩儿恭祝你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墨儿见潘炅这么晚才来,连忙怪道:“炅儿啊,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

潘炅听后,不由有些尴尬道:“对不起,爹爹,孩儿昨晚整夜都在想着爹爹要送我什么礼物,所以太过激动,所以很晚才睡着的,没想到起来晚了,请爹爹不要责怪孩儿。”

潘擎苍听到潘炅一起来便向自己要礼物,不由很是不高兴,却又不好发作,又不愿在众子女面前失信于儿子,于是便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扔给潘炅道:“这本书上的武功,你日后自己学吧!能学多少是多少了。只是这上面的武功,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轻易用。”

潘炅见爹爹给了自己一本书,不由很是高兴,连忙接过书一看,见上面写着几个字,于是便轻声念道:“千音追魂手“,哇!爹爹,这门武功是不是很厉害啊,听名字就够霸道了。”

潘擎苍见潘炅只顾看书,也不听自己说什么,便有些不高兴,不由大声说道:“为父刚才说的话,你有没有记住?”

潘炅见爹爹发火,这才收起书道:“爹爹,孩儿记住了。”

潘擎苍这才道:“既然记住了,那你重复一遍刚才为父所说的话。”

潘炅这才重复一遍道:“爹爹记孩儿不定要不轻易使用这上面的武功啊!”

潘擎苍见潘炅好似心不在焉的样子,便气得不想再理他,大怒道:“知道就好了!”

小红见潘擎苍竟然把这“千音追魂手”交给潘炅,不由很是一惊,当年潘擎苍用这套武功打败庄梦蝶的一幕不由再此重现,连忙站起来大声反对道:“潘大哥,你不能把这套武功交给炅儿。”

墨儿见小红一脸着急的反对,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于是不解的说道:“小红,潘大哥不就是教炅儿一套武功嘛,你又何必如此着急呢?”

小红见墨儿问,连忙解释道:“姐姐有所不知,这套武功太过霸道,总之潘大哥万万不能交给炅儿的。”

潘擎苍知道小红担心,其实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担心呢?潘炅原本性格就太过霸道,要强,凡事都要争个赢,而千音追魂手却又太过霸道,可是既然自己已经答应了炅儿,就不能失信于他,既然天意如此,那就不如顺其自然,于是便说道:“小红,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天意如此,你就不必再阻拦了。再说当年吴前辈传我这套手法的时候,不也是说的很严重吗?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这都十几年过去了,我的身体不还是很硬朗吧?我看再活个二三十年,恐怕是没有问题的,炅儿生性要强,我只希望,日后这套手法,可是助他逃过一劫。”

小红见潘擎苍心意已决,便再也不好说什么,连忙又对潘炅道:“炅儿,你一定要记住爹爹的话,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用这上面的武功,知道吗?”

潘炅见二娘也如此说,不由有些不解道:“二娘,为什么不可以用呢?难道这武功有什么问题吗?”

小红见潘炅不解,便也不过多解释,只是重申道:“总之,你一定要记住爹爹和二娘的话,不到生死关头,千万不能用这上面的武功,你答应二娘,好吗?”

潘炅似乎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严重,这才郑重的说道:“请爹爹和二娘放心,炅儿不到生死关头,一定不会用这上面的武功。”

潘擎苍听后,这才说道:“好,你只要记住你今日的话便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去神龙顶练功了。”说完便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潘婷等三姐弟这才跟在后面走了。

小红见他们走后,仍然有些不放心,久久的注视着他们的背影。

墨儿见她担心,连忙安慰道:“小红,我真不明白,仅仅是一套武功,为什么你会如此担心呢?”

小红听墨儿还不理解,便说道:“姐姐还记得十六年前,蝶姐姐手执魔刀,大战群雄的事吗?”

墨儿见她突然问及这件事,不由不解的答道:“记得啊,后来不是潘大哥用君子剑,将蝶儿手中的魔剑打断了吗?跟这件事有关系吗?”

小红这才说道:“其实当时潘大哥手中的君子剑,已不是蝶姐姐手中的玉女剑的对手,是蝶姐姐用手中的魔剑将大家一一刺伤的时候,潘大哥才被迫用千魂追音手救了大家一条命,这才白了头发。若不是那次,恐怕大家早已都死在魔剑之下了,哪还有今日?”

墨儿当时先被庄梦蝶刺伤,晕倒,对于后面发生的事并不知道,后来偶然听到潘擎苍说是自己用君子剑击败了庄梦蝶,因为内力消耗太多,这才白了头发,她当时也并末在意。如今听到小红这样说,不由一惊道:“小红,你是说千魂追音手……”说到这里,竟然不敢再想。

小红见墨儿总算明白了,这才说道:“不错,千魂追音手,是一种太过霸道的武功,凡是每使用一次,寿命就会减少十年,当年潘大哥就是因为用了这套手法,才使得瞬间白了头发,所以刚才潘大哥要将这套手法交给炅儿,我才害怕,万一有一天……我们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蝶姐姐呢?”

墨儿此时方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由大吃一惊,也很后悔刚才没有阻止潘擎苍,连忙安慰道:“小红,你放心吧,等会他们回来,我们再一起劝劝潘大哥,让他将书收回来吧!”

小红听后,这才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如此,那就只能这样了。”

墨儿见她总算放下心来,连忙说道:“好了,我们也该去准备准备了,晚上还要给潘大哥祝寿呢。”

墨儿这才点了点头,二人一起去了厨房,准备祝寿的东西。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手足相残

再说潘擎苍带着几个子女施展轻功,不一会功夫便到了神龙顶。

他从身后取出平时并不常用的君子剑,看着潘婷等姐弟三人,郑重的说道:“为父手里有一把剑,据传是亿万年前,从上天遗落到人间的神兵利器,名曰“君子剑”,异常锋利,可以削铁如泥,今日为父便将铁猿剑法的最后一招“剑指河山”传授给你们。只是这一招若要想练成,着实太难,不仅要靠缘分,还要靠领悟力,为父待会先给你们示范一遍,便以一柱香的时间为限让你们练习,最先学会此招的人,便有资格拥有这把“君子剑”,你们一定要好好用心学了,机会只有一次,为父绝不偏袒任何一人,听清楚了没有?”

潘婷三姐弟听后,不由连忙朝潘擎苍手中的“君子剑”望去,见它整个剑身呈青色,并发出淡淡的青光,剑身轻轻一动,便发出“龙吟”之声,很是悦耳,不由都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好“

剑指河山”以便能得到这把神兵利器,此时听潘擎苍说完,连忙齐声答道:“孩儿一定谨记爹爹的话,用心去学。”

潘擎苍见他三人有此决心,不由很是欣慰,这才说道:“为父现在就开始演示铁猿剑法的最后一招“剑指河山”,因为昨天你们已经看过一遍,所以此次为父的动作会稍微快些,你们仔细看清了。”说完之后,便迅速舞动手中的剑开始演示起来。

潘婷三人见爹爹开始演示,都一眼不眨的看着他手上的动作,默默的用心去记,只听剑身所到之处,便发出阵阵清脆响声,剑法如行云流水一般,很是凌厉,不由一时竟看的痴了。

这“剑指河山”虽然只是一招,却可以演变成六式,式式直取敌人要害,而且以快制快,以速度取胜,再配上内力催动剑气运行,当真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效果,让人不觉看得不觉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潘擎苍片刻之间,便将六式演示完毕,因为今天最主要的是教潘婷姐弟三人剑法,所以他便没有施展内力,纵然如此,威力也仍然相当惊人,周围的一些石块,也早已随着剑气而迸裂开来,成为碎末。

潘婷三人见爹爹已经演示完毕,不由都在心里暗叫不好,每人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领悟,想请爹爹再演示一遍,却又不敢开口。

潘擎苍见她三人没有任何异议,便再次问到:“你们姐弟三人有没有什么问题?”

潘婷刚想说话,却听潘炅抢先答道:“爹爹,我们没有问题了。”

潘擎苍听后,稍稍一愣,不由很是满意,笑着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支香来,又用火折子将其点着,插在石缝里,这才说道:“既然如此,你三人便以一柱香时间为限,开始自个练习,时间一到便各自演习一遍,最为熟练者得剑。”

潘婷见事以至此,只好拿起手中的剑,开始练习起来。

潘天则手拿长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双眼紧闭,似是在回想刚才潘擎苍所演示的每一招每一式。其实昨天晚上,他与姐姐在娘亲坟前的时候,因为实在太过无聊,便已经默默的在心里想了好多遍“剑指河山”的招式,如今闭上眼回想起来,只是希望能够更加熟练一些,因为他实在太喜欢爹爹手中的那把“君子剑“了。”

潘炅见潘天到了此时,竟然还在发呆,不由朝他得意的笑了笑,眼神里满是轻蔑,显然不将他放在心里,见到姐姐正在加强练习,生怕输给姐姐,便也开始练习起来。

潘擎苍教完剑法之后,便立在一边看她们姐弟三人练剑,却发现潘天一动不动闭着双眼发呆,不由很是替他着急,却也不去催他,任由他呆呆的站着。

眼看一柱香很快便要烧完,潘天却仍然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站着,丝毫也不着急。潘婷见状,不由替他着急,连忙停下练剑,走到他身边道:“天儿啊!我们都在辛苦的练剑,你怎么还不练,你看香都快烧没了,再不练就要来不及了。”

潘天这时才慢慢睁开双眼道:“姐姐,爹爹刚才教的这招?“剑指河山”,我已经会了。”

潘婷听后似乎不相信道:“弟弟,你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怎么就会了呢?”

潘擎苍听了,也似不相信道:“是啊!天儿,这招剑法,为父刚刚才教过你们的,眼见你连练也没有练一下,怎么突然间就会了呢?”

潘炅却嘲笑道:“爹爹,弟弟八成是想要那把“君子剑”想糊涂了,所以才说谎的,哈哈!”

潘天听后,连忙大声反驳道:“我没有说谎,我真是会了,不信现在就练给你们看。”

潘擎苍见潘天不像是说慌的样子,便让潘炅和潘婷退后,示意潘天演示一遍。

潘天这才拿起手中的剑,照着潘擎苍刚才演示的剑法,舞了一遍“剑指河山”,果然一遍下来,动作娴熟,威力竟比潘擎苍刚才使的还稍强一些。

潘擎苍万万没有想到,潘天竟有此过目不忘的本事,不仅如此,他竟可以将剑招灵活运用的比自己还好,不由心中很是激动,刚准备将手中的君子剑交给潘天,却突然听到潘炅大叫着阻止道:“爹爹,你真是偏心,既然已经偷偷将这招剑法教给了弟弟,还说什么光明正大的比式,我不服!”

潘擎苍见潘炅如此激动,知道他自幼便争强好胜,凡事都要争个赢为止,又见他说自己偏心,不由怒道:“既然你不服,你也可以演示一遍,如果你能做的比弟弟好,这把“君子剑”便归你所有,要不然,你就只能认输。“

潘炅听到爹爹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心中暗自窃喜,口中却丝毫不服输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演示一遍,让弟弟也输的心服口服。”

潘婷感觉到爹爹明显在偏向潘炅,却又不敢说话,只能干着急。

潘炅说完,便也开始演示“剑指河山”,可是当他刚练到第三式“灵猿偷跳”这一招时,身子借助手中的剑朝天而跃不足三尺,便重重的摔在地上,顿时跌的脸青鼻肿,爬不起来。

潘擎苍见潘炅如此桀骜不驯,不自量力,便轻轻摇了摇,将手中的君子剑,递向潘天道:“天儿,按照刚才的规定,你已经在一柱香的时间,学会了为父教的“剑指河山”这一招,这把神兵利器“君子剑”也理应由你所得,望你日后好好珍惜。”

潘天刚准备伸手去接剑,却见潘炅从地上一跃而起,指着潘天道:“我不服,我要跟你比,如果你能打赢我,才能拿走爹爹手中的“君子剑”,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潘擎苍万万没有想到,仅仅为了一把“君子剑”,便使得他兄弟二人反目成仇,不由对潘炅的蛮不讲理很是生气,大声斥责道:“炅儿,你闹够了没有?爹爹日常是怎么教你的,兄弟要齐心,千万不可闹矛盾,况且早上你已经得了爹爹的一本武功秘笈,此刻竟然又为了区区一把剑,竟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真是太令为父失望了。”

潘炅听后,不由更加不服道:“明明是爹爹先偷偷将剑法教与弟弟,如今却又故意叫我们比式,你叫炅儿如何能服?除非他能打赢我,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服输。”

潘擎苍知道今日如果不让他死心,日后怕是他兄弟二人势必会情同水火,只好无奈答应道:“既然如此,为父就以日中为限,若是到了正午,你不能打赢天儿,就必须服输!”

潘婷听后,不由替潘天感到委屈道:“爹爹啊,您太偏心了,刚才明明是小天赢了,你竟然又给了小炅一次机会,他这次又输了,你却又给他机会。如此反复,你让我们做子女的如何能信服呢?这不是言而无信吗?您不是常常教育我们,做人要讲信用吗?今天为何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失信于我们呢?”

潘擎苍此时本来就火,如今听到女儿竟然也敢来教训自己,不由更加生气道:“你们都不用说了,现在就比武,谁赢了剑就当谁。”

潘天见状,也只能拿起剑,默默的接受哥哥的无理挑战。

潘炅还没等潘天准备好,便一剑刺来,上来便是铁猿剑法中的杀着“青猿偷桃”直扫潘天的下部。

潘天, 墨兰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