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谁怜暮雨初情

谁怜暮雨初情

主角:雨霂飞, 洛承骏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4-08 09:09:49

小说《谁怜暮雨初情》主要讲的是:“小张你先去看看道具组好了没有,我就来。”“好!”虽然很不愿意离开,但工作要紧。洛承骏也不等她说话,拎着一个袋子径直走向化妆室。“喂,我没有请你进去啊!”“难不成你要我站在门口给人当猴看?”雨霂飞向外面伸了伸脖子,的确有一些工作人员往这边看着,还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翻翻眼睛,雨霂飞带上化妆室的门:“怕当猴看你还来做什么。”洛承骏没有接她的话,反而问道:“伤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更严重了?”
展开全部

谁怜暮雨初情第11章试读

“哈哈哈,没错,我就说你行吧。昨天的打戏已经让你适应了下来,今天再上就显得游刃有余了!”导演走上楼来。

雨霂飞也觉得酣畅淋漓,向慕容盛投去赞赏的目光。

男一号慕容盛是她敲定的,片方也同意了,但她只是根据慕容盛以往的表现觉得这部剧的男一号适合他,却从来没有见过他本尊。

用慕容盛万千粉丝的话来说,他就是当下的“国/民老公”,人气很高,代言、戏约接到手软,片方也想借着他的高人气炒一下这部剧,期望获得更高的市场价值。

“我一直觉得你的演技很好,但没有想到区区一场试戏会让你这么认真,完全投入进去。谢谢,如果不是你的精湛表演,我也没有办法那么快入戏,很过瘾。”

雨霂飞不吝赞词,对于这样的演技派她向来很看好。

“哪有,工作嘛,既然在镜头前,该认真就要认真。再说了,能一条过不管是我们还是工作人员都会觉得比较轻松。暮雨老师你很适合做演员,眉毛眼睛都是戏,是第一次演吗?”

慕容盛向来听多了赞美,但对于身为原著和编剧的暮雨的赞赏,他还是很受用的,那代表他的表演入了原著的心。

“当然是第一次演!”导演开心地说道,“还是我极力邀请老师来演的。怎么样,不错吧?”

雨霂飞额角突突跳着,媽蛋,要不是他们找的人不靠谱,她用得着被赶鸭子上架受这么多罪吗?

演戏的时候不觉得,这一停下来吧,全身疼得她一阵阵冒冷汗,大腿间是火辣辣的疼。

导演哪里知道雨霂飞的痛苦,滔滔不绝地说着选角的事,那叫一个口若悬河,唾沫横飞,兴起之时还拍了拍慕容盛的肩膀。

“你不知道,当时男一号的人选可是暮雨老师亲自敲定的,她极力推/荐,说只有你合适呢。”

慕容盛帅气的笑容绽出点点星光:“是吗?我个人也很喜欢这个角色,多谢暮雨老师给我这个机会。”

雨霂飞微微一笑,在那身装扮下倾国倾城更显美丽动人,妖冶不凡,仿佛是从晚唐古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儿。

“我只是觉得你和男一号很像,作为原著,我只推/荐合适的人,其余的不在我考虑范围内。我也没想到会和你搭戏,更没想过还是这样的对手戏,所以后面还请你多多指教,在演技上你是我的老师。”

她认真而谦虚的说着,让慕容盛对她好感倍增。

传说这剧的编剧是网文圈的大神,书迷无数,更是编剧界的新宠,原以为她应该是被镁光灯宠坏的,可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文艺青年,谦虚好学,谨慎细微,带着点点文人的恃才傲物,然而却并不让人反感。

他觉得这样的人才是文艺工作/者应该有的样子。

“老板,现在是准备下一场戏,道具组在忙着,你要不要趁现在上点药?”

亓航提着她的包包,拎出昨天从医院配的药,身后跟着化妆师,一个个子小小的女生,是他请过来帮忙的。

雨霂飞额前挂着三条黑线,亓航要不要这个点上来说上药的事情?

“是受伤了吗?”慕容盛面色一敛,“第一次拍戏,又有这么多的打戏,你一个女孩子肯定受不了的。赶紧休息吧,你的表现很好,照此看来其实我们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应该不是很赶。该上药上药,该休息休息,千万别把自己累垮了。”

话说间,慕容盛连“暮雨老师”的称呼都省了,反倒真的像个演艺界前辈一般关照她。

“好的,谢谢。那导演,我先去休息,准备好了叫我。”雨霂飞很想朝导演挥挥手,可两条手臂内侧像是被火燎过一样,火辣辣的。

刚才的戏又是飞又是打的,手臂负荷太大,动作之间在威亚绳上来回剐了几下。

“好好!快去吧!小张,暮雨老师这次来的匆忙,没有带女助理,你暂时就跟着她,多多照应着。”导演不放心地和亓航身后的化妆师说着。

小张连忙点头:“好的导演,暮雨老师我们先去化妆间吧!”

“嗯。谢谢了。”

化妆间里。

“呀,怎么磨成这样了?”小张发现雨霂飞大腿上缠着的纱布,纱布上已经沾了少许的血迹。

雪白的大腿生生肿了一圈,内侧有部分地方已经磨破,更有甚者一些表皮被闷得发白,里面的嫩肉被剌出血。

雨霂飞低头看看,皱着眉头叹气:“还是磨破了。”

纱布是早晨她为了缓解威亚绳磨腿特意缠上的,怕缠太厚影响动作,可缠了两三层完全不顶用啊。

小张小心翼翼地解下纱布,用碘伏清理了伤口,不无钦佩地说道:“暮雨老师,你也太拼了,别说女演员,很多男演员都是用替身的。你都伤成这样了,可在镜头面前完全没有看不出来。”

虽然小张的动作已经很小心了,可雨霂飞还是疼地冷汗直冒,脸上的妆很快就花了。

“如果可以,谁也不会把自己虐成这样啊。可既然让我做了,我也应下了,我就不能装模作样的糊弄过去。也就是我自己的作品,换成是别人的作品,打死我我也不想演。”

她沉沉吐出一口浊气,现在已经顾不得尴尬不尴尬了,随手拿起剧本就在腿边来回搧,似乎这样能减轻疼痛。

小张不忍心地皱起眉头:“老师,要不然你去医院再看看吧?这样下去不行啊,等会儿你肯定要出汗,伤口就不容易好。你……”

雨霂飞摇头:“看了还不是多休息上药的?你不给我上药了吗?赶紧拍完我就好休息了!拿纱布再给我缠上,这次多缠两圈。”

小张皱着脸,拿起纱布想缠又似乎下不了手。

“咚咚”敲门声响起,吓得雨霂飞胡乱地拿起戏服往腿上遮,一不小心蹭到没有包扎的伤口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老师你慢点,你别慌,我来帮你!”小张压低声音焦急地去拎起她腿上的戏服,尽量不碰到她的伤口。

“谁?”雨霂飞哑着嗓子。

谁怜暮雨初情第12章试读

“怎么了?伤得很严重?”

慕容盛特有的低音传来,雨霂飞更加紧张了。

“呃……哦没事,我已经快好了。开始了吗?我就来,不好意思!”

“没有!外面的道具还没有就位,你别紧张。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很严重。”

趁着说话的功夫,雨霂飞赶紧让小张帮她把衣服收拾好。

“开门。”雨霂飞吩咐小张,而她则挪到一边的沙发上坐好,又抽了两张面纸把脸上的汗给擦擦。

慕容盛一进门就愣住了,小张顺着他的目光看来,一眼便看到雨霂飞糊在脸上的妆:“噗嗤!”一个没忍住,“呵呵,老师你的妆花了,我赶紧帮你处理一下吧!”

雨霂飞听到妆花了,下意识地就去看慕容盛,虽然他没有笑,可眼里满是惊讶。从来没有女演员在他面前顶着一张小花猫一样的脸好吗?

晕死!

雨霂飞抬手就遮住自己的脸,舌头就快打结了:“我……我刚才换衣服,一不小心就弄花的……”

慕容盛嘴角挂着笑:“没事。还有时间,让小张给你处理一下。我来是想把这个给你,或许你用的到。”

雨霂飞尴尬不已,透过指缝,看到茶几上摆着一个贴着泰文标签的小瓶。

对她这样的举动,慕容盛心中好笑,觉得她无比可爱,透过指缝的一双大眼睛灵气逼人。

如果雨霂飞知道他此刻心里的想法,肯定会懊恼地问道:劳资哪里可爱了,哪里灵气了?

慕容盛心知自己的到来肯定让她慌张不已,便知趣地告辞:“这药是朋友特地帮我从泰国带来的草药膏,对外伤很有效。我拍打戏离不开它的,你也试试。”

说完便告辞离开,还贴心地带上门。

小张拿起桌上的药瓶,揭开封口,旋开盖子,一股草药的清香扑鼻而来。“老师,你要不要试试?不过奇怪了,怎么盛哥知道你要这个?”

“他怎么知道的我现在不想猜,我只知道,这药或许真有效。死马当作活马医了,麻烦你给我上药。”

至于医院配的那个绿药膏,就去见鬼吧!媽蛋,她昨晚用过了,丁点儿用都没有,今天还烂成这样!

“恩恩。”小张手脚麻利地给她上了药,又缠上纱布。还给她迅速的整理了妆容,不得不说,这姑娘的手艺是顶好的。

不过小张也对率直的暮雨好感猛增。之前总觉得这样的文艺大神应该是高高在上恃才傲物的。

现下不就有很多女星自恃身份,娇惯自己吗,谁身边没有好几个助理跟着照顾的?可这位暮雨老师似乎一点架子都没有呢。

偏偏人家有才华、有颜值更有演技呢,还这么能拼能吃苦,简直甩某些当红女星十八条街。

“哎对了!”雨霂飞起身,一把拉住要开门的小张,“我受伤的情况千万别透露出去!”

“老师——”小张拧着眉头拖长音调。

“听我的,我可不想影响进度。早点收工,我也好去就医啊,你说是不是?”

雨霂飞朝她眨眨眼睛,小张无奈,只能在她的“逼视”下点头妥协。

雨霂飞故作轻松地笑笑,示意她去开门。她动了动手臂,整个背都好痛,她知道,后背一定和两臂一样,被磨得到处是伤,还有淤青。

但这都不重要,眼下最该做的是杀青!

慕容盛从进雨霂飞的休息室到他出来,一幕幕全都落入了洛承骏的眼里。大长腿迈开,向休息室走去,迎面碰上从休息室出来的小张。

小张一愣,这男人好帅,好高,好有气质,嗯,似乎比盛哥都要胜出一点。显然,那胜出的一点是他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

虽然他很帅,但小张双手本能的张开,拦住洛承骏:“那个……咳,先生,这里是演员的休息室,你不能乱闯哦。”

“我来找人。”嗓音醇厚而富有磁性。

那话怎么说,哦,就是听了耳朵会怀孕!

小张吸吸鼻子,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那你找谁?”

“暮雨!”

小张瞪大了眼睛,将洛承骏上下又打量一个来回:“暮、暮雨老师?”她仰着脸,丹凤眼里八卦因子快要炸裂,脑洞大开。

“暮雨老师正在休息,你是她的什么人?”她一本正经地说道,眼睛却又在洛承骏身上扫了几个来回。

“小张?怎么了?”雨霂飞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门外杵着的洛承骏。

她眨眨眼睛,怕自己看错,确认了以后翻翻眼睛:“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小张显然已经变成了空气,机灵的眼神在二人之间扫来扫去。美女帅哥,总是要让人浮想联翩的。

“小张你先去看看道具组好了没有,我就来。”

“好!”虽然很不愿意离开,但工作要紧。

洛承骏也不等她说话,拎着一个袋子径直走向化妆室。

“喂,我没有请你进去啊!”

“难不成你要我站在门口给人当猴看?”

雨霂飞向外面伸了伸脖子,的确有一些工作人员往这边看着,还在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什么。

翻翻眼睛,雨霂飞带上化妆室的门:“怕当猴看你还来做什么。”

洛承骏没有接她的话,反而问道:“伤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更严重了?”

雨霂飞瞪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伤的严重了?”

“伤的不轻,又在隐私部位,你还要坚持工作,不恶化,难不成你还指望它不药自愈?”

洛承骏坐在沙发上,把提进来的白色塑料袋放在了桌上,自顾从袋子里拿出绷带、云南白药喷雾,还有不知名的药膏,林林总总,堆满半张桌子。

“你、你说什么隐私部位?”雨霂飞差点被自己给呛到,这男人还真是自以为是,他以为他是昨晚的医生么?

为掩饰自己的尴尬,雨霂飞抄起一边的水杯就要往嘴里灌水。

“昨天你走后,我去问了医生详细的情况。”

“噗——咳咳咳……”

雨霂飞以为自己要喷某人一脸水,可身侧却递来一张深灰色的手帕!

惊愕地望着身边的洛承骏,她又看看对面遭殃的沙发,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反应也太迅速了。

雨霂飞, 洛承骏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怎么说呢,看过辣么多总裁豪门文写的很好的也有很多 ,但是这个是我最喜欢的女主了,她爱憎和恩怨都分明得很,懵懂无知的时候经历人间黑暗,独自面对人性的丑恶,却自始至终坚持心中的一份温暖和真诚。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