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

主角:南宫卿瑾, 皇甫空冥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21 18:30:21

给大家带来的《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讲述了南宫卿瑾 皇甫空冥的故事:在关于皇甫空冥的事情上,柳媚儿从来不会做出半点让步,只要是能够达到她的目的的,就会不择手段。从皇甫空冥将她从青楼里带出来那日,她便是决意跟定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自己的好有目共睹,也是这炎暝山庄上上下下心里面的庄主夫人的不二之选。如今局势才刚稳定,柳媚儿便是只要等着皇甫空冥给她一个名分便好。可是,这无端端的怎么又跑出一个女人!哼!自己怎么能够容忍。
展开全部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让我前去会一会她!

为躲避皇甫温良的追杀,皇甫空冥隐姓埋名于此,靠着做生意白手起家,成功的建立起了炎暝山庄。为了能有朝一日重新将皇位夺回来,皇甫空冥投入了很大的物力与财力培养暗卫,一直在筹谋着将皇位夺回来的大计。

同时,他也一直在寻找着那个当年背叛了他的女人——赫连倾浅。

天下人皆知天下除了一个皇上,还有一个炎暝山庄的庄主,没人知晓庄主姓甚名谁,甚至没人见过其真实身份。只知晓其势力不比坐拥天下的皇上的势力小,只知道,没人敢得罪炎暝山庄的人。

若提及皇上皇甫温良人人敬畏有加,那么提及炎暝山庄的庄主时,就只剩下闻风丧胆了。

柳媚儿身边的丫鬟琉璃得到消息,说这皇甫空冥不知从何处得到一个女人,听闻那女人生的极美,可同当年的赫连倾浅一般媲美。

心中因担心柳媚儿的地位遭到威胁,忙匆匆忙忙前来禀报。

此时柳媚儿正一身水蓝色的舞衣,于庭院中百花盛开处翩翩起舞。

不知庄主最近是怎么了,闲暇之余总是喜欢看舞,柳媚儿为了极尽讨好他,便是抽空就多练习几段舞蹈的。

于百花之中争艳,身子微微弯曲,右腿抬高,脚尖点起,胳膊婉转承最舒服的弯度,手比兰花,口中如黄鹂鸟一般的声音从轻启的薄唇之间流露而出,伴随着动听的歌声,身姿随着节奏旋转,翻飞,跳跃。如花中仙子,百花见了都羞愧收回盛开的花瓣,天上地下,独她一人之姿,惊艳众生。

琉璃到此地的时候,柳媚儿刚一曲跳完,此时坐在花丛旁边的石凳上,从怀中掏出帕子,细细的擦拭着自己额角的汗。

琉璃见此,忙走了过去。

“主子,主子!”

皇甫空冥虽然很宠爱柳媚儿,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给,可是有一点,他没有给她名分。

能够从皇甫空冥那儿得到一个名分,一直是柳媚儿所期盼的事情。可是这种事情,她不能主动开口,得皇甫空冥主动才行。

也正因为她还未有名分的原因,这炎暝山庄上上下下即使知晓她是皇甫空冥的宠姬,却是不能够尊称她一声夫人的,只能叫小姐。

琉璃因与她亲近,又是她的贴身丫鬟,便是唤她为主子了。

柳媚儿听闻琉璃的一声声唤,便是回身去看,此时,琉璃刚好置身于她面前。

面上满头大汗,因跑的太快了又气喘吁吁,柳媚儿见此,如同藏满星星的眸中好笑的看着她,便开口道:“琉璃,你这是做什么?好好走路便可,你跑什么?”话毕,便是将手中的帕子递到她的手上的。

琉璃接住帕子,一边大喘气,一边擦拭着额角的细汗,开口道:“主子!不好了!不好了!”

柳媚儿微微的颦了颦眉,好整以暇的将身上舞服上有褶皱的地方捋平,后而不慌不忙的看着眼前的人,道:“你慢慢说,不着急。”

“主子,庄主不知从何处得来一个女儿,说是长得比赫连倾浅还要美。”

“什么?”柳媚儿闻言脸上的笑意立刻冻住,直接从石凳上起了身子,眸光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琉璃,凝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

“主子,琉璃是听寒庭院里的下人说的,说是寒庭院里住进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生的很美。庄主对她很是关心的模样。”

“很是关心?”听闻琉璃这般说,柳媚儿角色的面上满满的不悦,眸间划过一丝阴狠,哪还有方才半点的笑语嫣然。

在关于皇甫空冥的事情上,柳媚儿从来不会做出半点让步,只要是能够达到她的目的的,就会不择手段。

从皇甫空冥将她从青楼里带出来那日,她便是决意跟定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自己的好有目共睹,也是这炎暝山庄上上下下心里面的庄主夫人的不二之选。

如今局势才刚稳定,柳媚儿便是只要等着皇甫空冥给她一个名分便好。

可是,这无端端的怎么又跑出一个女人!

哼!自己怎么能够容忍。

看着琉璃,柳媚儿道:“琉璃,你现在就去将那个女人的底细给我查清楚,之后前来禀报于我,听到了么?”

“是,主子!”

见琉璃走远,柳媚儿脑海中回放着方才琉璃所说的话。当年,赫连倾浅成为全皇甫王朝最痛恨和嫉妒的女人,便是因为她被誉为异邦第一美人,来到皇甫王朝,做了当时的皇上皇甫空冥的宠妃,又成为皇甫王朝的第一美人。名利双收,这便是天下女人人人都想要的吧。

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又怎么样,最后不是还是同皇甫空冥一起消失了么?

同赫连倾浅可以媲美的女人,柳媚儿倒真的想见识见识了。

要说这柳媚儿是在皇甫空冥到了裘川城,在裘川城创建了大业之后才遇见的,因而对于皇甫空冥的过往,他一概不知,更别提皇甫空冥的身份了,她便也是不知晓的。

至于赫连倾浅本人,她却是没见过的,见过的,也只是在裘川最大的青楼里当花魁的时候,有幸从一个朝廷官员的手中看见过画像,也只是一眼。

因那官员将她与赫连倾浅媲美,多次说起,便是言说她的一双眸,很有赫连倾浅的神韵。

柳媚儿心性很是高傲,不愿让旁人将自己拿与谁谁谁比较,更何况是那天下第一美人,比来比去,也不过是自己给赫连倾浅做衬托,更加抬高她的美貌罢了。

这等事儿,很少有哪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去接受。

琉璃很快的探听到消息,回来同柳媚儿禀报。

柳媚儿闻言之后眸中满满的震惊,没想到竟然跟自己想的这么的不一样。

一番仔细的思虑之后,随手将身旁树梢上开的正好的桃花拽下来一枝,拿在手上将其弯曲成各种狰狞的形状,随即狠狠的往地上一扔,看着琉璃便开口道:“琉璃,你现在跟我回去,服侍我换换衣服,并梳妆打扮一番,我们前去寒庭院里会一会那个女人。”

琉璃见柳媚儿这般,很是开心。毕竟庄主宠爱的还是自家的主子,那个女人长得美怎么了,能比得上我家主子陪伴了庄主这般久的情意么?

思及此,忙满面笑意,同柳媚儿欠了欠身,道:“是,主子。”

南宫卿瑾在斑驳阳光下醒来,睫毛微动,缓缓的眨了两下,感觉脸上暖暖的,睁开眼睛的同时,抬手去遮挡。从指缝之间便是看到丝丝缕缕的阳光倾泻进来,脸上,身上的暖意越来越明显,她的嘴角,下意识的牵扯出一抹淡笑。

想来,能在此时此刻拥有这般的阳光,也是难得。

而后淡淡的思虑,那名男子是怎样想通了,大发慈悲的将自己从水牢里放了出来。

只是......可惜了那个守卫。

微微的动了动身子,便想从床上起身,可是就在胳膊支撑着床头准备起的时候,胳膊一软,身体又躺会了床上。

我这身子,莫不是废了么?

面上盛满凄然之色,约摸着算了算,在水牢中待了三个时辰,这三个时辰,足以让水牢内的寒气入骨了。

怪不得自己连起身都这么的费力气,想来,一时半会儿,身体是恢复不了了吧。

自己这般,如何将仙儿找回,如何将赵老伯救出,如今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思及此,南宫卿瑾这心里,满满的担心。

忽而听到门响,南宫卿瑾警惕的将头偏向门口的方向,见来人是今日在水牢里站在皇甫空冥身后的那个人,很是戒备的将身子往床里面挪了挪,一双眸,凌厉的看着他。

刍风见此,愣了愣,想了想,面上挂着丝丝的和颜悦色,走至南宫卿瑾的身边,将手中的药碗递给她,道:“将药喝了吧!不然的话,你的身体一时间很恢复。”若要算起来,她还是第一个可以从水牢里活着出来的。

南宫卿瑾闻言眉头皱起,抬手拒绝道:“不用了!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下毒。”

见此,刍风颇有几分无奈的开口:“娘娘,若是刍风想要给你下毒的话,何必要将你从水牢中抱出,又寻来郎中为你查看呢?”

南宫卿瑾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犹豫了片刻,可又觉哪里不是很对,眸光直视于他,道:“你方才叫我什么?娘娘?”

刍风此时才意识到他说错了话!忙敛了眉眼,低着头,不再开口。

都怪以前叫的太顺口了,这才又情不禁的叫出口。可是......为何她听闻自己这般开口唤她会这么吃惊呢?以前......自己就是这么唤她的啊!

莫非真的同主上说的那般,她为了逃避曾经犯下的错误,如今在装傻......

思及此,抬头看上南宫卿瑾的面,眸光之中满满的审视,想了想,试探般的开口:“你......知道我是谁么?”

“......那个男人的侍卫?”

不对,她不是应该唤自己刍风才对的么?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秋风清瘦帘空透

想了想,又问第二个问题:“那么,你是谁?”

“我是南宫苑的南宫卿瑾!”南宫卿瑾被他这般试探的问弄得有些烦躁,道:“你到底想要问什么?”

“你难道真的忘记了?”

又是这句话,这句话连那个男人也说过。

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看眼前的刍风,南宫卿瑾开口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了!一个个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你是这样,那个看起来温润如玉,可是做事狠辣的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我真的搞不明白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在想什么!要是你们这样是因为我这张脸的话,麻烦就仔仔细细的告诉我,我这张脸的主人叫什么名字,你们到底跟她有什么仇,什么怨!该我背的黑锅,我背,可是不该我背的黑锅,凭什么让我来承受!”

一番愤愤之言之后,南宫卿瑾心绪不平的大喘着粗气。

刍风手中端着药,眸光怔怔的看着眼前如此生气的南宫卿瑾,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言语。甚至她口中胡言乱语说的那些话,他都听不清楚。

难道是因为水牢的关系,所以她连大脑也伤到了?

想到这儿后,刍风便是决定等到今日傍晚郎中再来我南宫卿瑾查看的时候,让他顺便好好看看她的大脑有没有问题。

主上给的命令是让他将南宫卿瑾的命给救回来的,若是他将她的命救了回来,人却疯了,恐不是主上愿意看到的。

如此一来,还是先喂她将汤药给喝了吧!她的身体尽快的回复了,对自己来说只要好处没有坏处。

看着南宫卿瑾,刍风道:“这样吧,你如今身体也不好,这些往事我们暂且先不谈,等到你身子养好了,主上自然会将一切告知于你的。”

“真的?”一想到皇甫空冥那般狠绝的手段,南宫卿瑾就觉得不能够轻易去相信他。

“真的!”刍风见她眸光狐疑,便忙开口肯定道。

思来想去,南宫卿瑾还是决定要好好喝药,只有将身子养好了,才能去救仙儿和赵老伯。

缓缓的坐起身子,靠在床头的位置,接过刍风递过来的药碗,鼻息间萦绕着药材的苦味,南宫卿瑾只觉一阵恶心。

下意识的捂上胃的地方,将恶心的感觉一点一点压制下去,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端着药碗将汤药送进口中。

大口的喝着药,直至碗里的药见底,一只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呕吐出来,一只手将药碗递给刍风。

刍风接过药碗,深深的看了南宫卿瑾两眼,准备转身离去。

南宫卿瑾将捂着嘴的手放下,看着刍风的背影便开口道:“你等等!”

刍风将脚步停顿下来,转身看着她:“怎么了?”

这药才刚下肚,她就感觉到周身有热气从心口的地方一点一点的四散开来,下意识的抬了抬胳膊,竟觉的有力气了。

这药当真是神效。

察觉到此的时候,便是从床榻上起身了,试着将脚放在地上,缓缓地走至刍风的面前,眸间一番思虑,带着点刍风恐会不告知她那件事的不自信,开口道:“我想问一下,就是......同我一起被带至这个地方的一个小女孩儿和一个老伯在哪?”话毕,眸光之中满满的期待,很是希望刍风能够不要隐瞒她,将实情告知于她。

“你问他们?”

“对!”既然刍风能这么说,想必一定是见过他们的:“你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么?”

“你被抓来的那天,那名老伯因为是庄中侍卫的恩人,主上下令给了他赏银便将他打发走了!至于那名小女孩儿,应该是被关押在牢房里。”刍风本是不想说的,可时间南宫卿瑾的眸光这般的可怜,不说又觉得不忍心,想了想,便还是告诉她了。

听闻赵老伯从这儿离开了之后,南宫卿瑾便是放心了的,可是仙儿......

“能不能跟你们的庄主说说,将仙儿放出来呢?”

“不可能!”刍风眸光忽而冷淡,直言道。

南宫卿瑾闻言,心里又是担心,又是晕染开的缕缕失望。

“那么,我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我。”

刍风考虑了考虑,道:“好,你问吧。”

“在问这个问题的前提之下,我要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是赫连倾浅,所以,你不要将我当做赫连倾浅来回答这个问题,好么?”

刍风觉得无所谓了,就当她在装傻吧!自己就由着她,看她要问什么问题再说。

“好!”

“我想问,你家主子是什么身份。”

“......”

刍风觉得,要是自己由着她这般装傻的话,后果岂不是自己被她当做傻子一样在玩弄。她明明什么都清楚的,可是此时却这般的反问自己。

看来真的要让郎中给她看一看脑袋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刍风转身便走。

南宫卿瑾一惊,忙伸手要去拽住刍风的衣摆,却是扑了个空:“喂!你答应我要回答我的问题的!你说话不算数!喂!”没有回应,她跟着刍风的脚步追了出去。

无奈,以南宫卿瑾走路的速度,追着刍风走到门口的时候,他人已经消失不见。

心里很是难受,一阵又一阵怅然若失的感觉,本以为离真相很近了,没想到......他明明答应了自己的,却依然食言了。

这个地方,还有谁是可以依靠的,还有谁的话是可信的。

挪动着脚步走到门口,下了门口的石梯,站于院子内。

茫然的将院子里的一切看了一遍,陌生,除了陌生依旧还是陌生。

这里到底是哪里?

那个男人又是谁?

他们为什么好像很熟悉自己的样子,而自己却对他们一无所知。

慢慢的蹲下来,南宫卿瑾无助的将自己环起,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前,心中哀恸一片,欲哭无泪。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在这庭院深深杨柳堆烟的一个陌生庄园中,她简直寸步难行!要是当初不恪守自己那不成文的规定就好了,一念之差自食恶果。

等到刍风去了以后,她瑟瑟发抖的站起身来。

春寒料峭,她想登高望远,但是周边除了犬牙交错的碟墙就是萧疏的花木,简直一无所得。好在,她虽然已经逆来顺受,不过尚且没有心灰意冷。

她只要暂时不死,总是有本事知道他们这群各怀鬼胎的人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她吃过了东西以后,照常回到了屋子里面。这里有很多古籍善本,可以打发辰光,她就那样悄然无声的去看书了。

刍风到了正厅。枫红如醉,看着枫叶的人好像也是醉了。罗幕轻寒,时有海燕穿帘而过,皇甫空冥手中握着一个鸬鹚盏,一杯上好的梨花白已经下肚。

他那狭长的凤眸半眯,似醉非醉的看着庭院外一片姹紫嫣红的春景,虽然已经春满乾坤,不过好像天气还是很冷的样子。

白色的衣袂无风自动,他将酒杯放了下来,不等刚刚进屋的刍风答话,已经问道:“吃东西了吗?”

“回王爷,非但是吃了,而且还吃的一干二净。”这回答显然是出于意料之外的,皇甫空冥回眸,半信半疑的低眸——“你说什么,她居然没有闹着要死要活?”

“原是准备绝食的,她有那个毅力,不过多次求见您未果,又是想要在属下这里旁敲侧击,属下每一次都是三缄其口,她看到这里,于是幡然改途……”

“女人总是善变,这几日,给本王好好盯着,莫要出什么幺蛾子。她哪里都不能去,可明白!”皇甫空冥语声不怒自威,阴测测的。

刍风立即点头,“属下省的,王爷放心就好。”

“这几日本王有其余的事情,暂且离开这里,任何人莫要靠近这里,否则杀无赦。”

“是,属下恭送王爷。”

“记住了,是任何人——”临别之际,他给刍风的临别赠言是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冷言冷语,刍风目送他到了马厩,看着他翻身上马轻裘缓带的去了。

六年了,这女人真的变了,还是这女人经历了什么人事变迁故意要变?要是真的已经遗忘,为何在见到自己的刹那,不以真面目示人?面具!面具!该死的面具!她以为一张人皮面具就可以斩断两个人的情丝种种!不可能!

皇甫空冥一边策马飞驰,一边想着。

他是最近很忙!线报证明,三皇子子桑贺与皇甫温良过从甚密,这二人已经知道自己在炎瞑山庄,他不得不小心。

至于这个女人,在水牢再关押一段时间,总是会恢复自己的记忆力,过不了多久,他想,这女人一定会哭着喊着与自己相认的,也好。他等那一天的到来。

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小轩窗。

此刻,刚刚梳洗完毕的柳媚儿对着镜子匀面,间歇给身后的丫头说话:“琉璃,要你调查的事情你可是调查完毕了?”

“小姐,已经调查完毕了,水牢中囚禁的女子原是洐山之巅南宫苑的医者,不知道王爷是什么意思,居然将这女子豢养在府中。王爷现如今已经去了,不如我们就过去……”

小说《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 第6章 让我前去会一会她!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盼之酱大魔王点评:

《仙医神妃之真凰天下》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