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许你以爱谋婚

许你以爱谋婚

主角:江澜灯, 楚驿北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02 13:07:22

给大家带来的《许你以爱谋婚》讲述了江澜灯 楚驿北的故事:脱了高跟鞋,她的脚跟肿得跟馒头一样,也因为肿,所以被高跟鞋勒出了明显的勒痕。她已经不想走了,看了看肿肿的脚跟,拿起手机就要播出一个电话。后台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昂首,发现是楚驿北,她扯开微笑正要开口,目光触及男人身后的人儿,就自觉的把嘴闭上了。楚驿北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注意到她肿如馒头的脚跟,拧眉,他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江小姐,恭喜你,刚才的走秀非常成功。”乔胥的微笑让人看不出她们之前还互相讽刺过。
展开全部

9-惊艳全场

江澜灯眼睛也粘在那条鱼尾裙上,应该这样说,没有一个女人不爱漂亮的裙子,即使是她,也一样。

她正疑惑着,楚驿北就带着助理朝她走过来了。

江澜灯震惊,心里咯噔一声,无法相信的又看了看周围,见周围人都朝她看了过来,她吞了吞口水。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疑惑一般,助理上前微笑,“你好,江小姐,这是amy大师的天价设计鱼尾裙琉璃月,请问您现在需要试一试吗?”

“我?”江澜灯反手指着自己,极其不可思议。

边上也有一大波人惊呼,那意思像是怎么会是她一样。

江澜灯看看边上没什么表情的男人,心里正在腹诽这个男人怎么突然会这么好心?该不会是有阴谋吧?

身躯一震,江澜灯连忙摆摆手,眯眯眼对楚驿北说,“楚总,谢谢您的好意,只是这么贵重的裙子我不能收。”

说完,眼睛还看了看琉璃月,十分不舍的从上面移开了,她已经强忍住上前摸的冲动了。

“那可是amy大师的天价设计鱼尾裙琉璃月,她真的舍得拒绝?”

“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认识楚驿北的?”

……

很多人惊呼,惊呼江澜灯的态度,她竟然拒绝了楚驿北的心意?天啊,她怎么敢?

“闭嘴。”

话一出,全场就谜一般的寂静了,纷纷都自觉的退了一步。

江澜灯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江澜灯,我不是在请求你,我是在命令你,穿上它。”楚驿北一字一顿直勾勾的看着她,缓缓道,低沉嗓音犹如魔咒一般,竟让她不知不觉入了迷。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为什么?”

“这是我跟你的交易,我需要你穿上展放琉璃月的风采,你作为模特需要一个出境的机会,难道这不是两全其美的?”

江澜灯有些心动了,旁边的好友扯了扯她的衣袖,压低了声音说,“澜灯,你就答应了吧,你的演出服被毁了,如果没有服装,你穿什么上场?”

好友一针见血指出,江澜灯也不再犹豫点点头答应了。

这时离开场还有十分钟。

助理将一双十公分的高跟鞋也递给了江澜灯,解释道,“江小姐,琉璃月需要搭配十公分的高跟鞋才能更好的放出光彩,要辛苦你了。”

江澜灯接过,点点头,“我不会让楚总失望的。”

……

十分钟已过。

上午十一点,海澜秀场传来一阵古典音乐,显然是已经开始了。

楚驿北和助理坐在VIP座位,看得尤其清楚。

一个个模特鱼贯而入,穿着各色的服装踩着猫步,摆着各种迷人的姿势。

楚驿北安静的看,但实际上他的注意力并不在展台上,他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江澜灯固执的离开后台,和当初他强吻她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都是一样的有怒气,还有一种连他也无法看清的情绪在她眼里。

化妆间里的江澜灯也已经上好了妆,换上了琉璃月,踏着一双银色的尖头高跟鞋,缓步上场。

她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琉璃月的尺码和她一样,就算一样也就算了,鞋子也是,码数简直就像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江澜灯摆摆头,将这些想法甩出脑袋,正正神,吐了一个气准备上场。

十公分的高跟鞋从外表上看确实十分精致漂亮,但她扭伤的脚再走猫步,就显得困难重重了。

江澜灯长吐了一口气,跟上前面出场的模特,脸上瞬间换上了郑重的神色,也换上了笑容。

只见她身着一条米白色的抹胸紧身长裙,前短后长,后背一个蝴蝶的编制图形,简单却不失圣洁,披肩你长发被盘在脑后,发间别着一朵白色的玫瑰,整个人出尘的不可思议。

她一出场,全秀场的人都惊呆了,被她身上那种出尘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仿佛整个人都被她勾住了魂魄。

楚驿北眼里也有几分惊艳,当她转身时那背上的蝴蝶骨诱人无比。

瞬间,全场爆发了无比热烈的掌声,所有观秀的人都激动的站起了身来,就为了给江澜灯鼓掌。

台下,有个人恨恨的咬牙,恨不得要把台上的人给撕碎。

江澜灯走完秀就回到了后台,在放松下来的那一刻脚踝疼得撕心裂肺。

脱了高跟鞋,她的脚跟肿得跟馒头一样,也因为肿,所以被高跟鞋勒出了明显的勒痕。

她已经不想走了,看了看肿肿的脚跟,拿起手机就要播出一个电话。

后台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昂首,发现是楚驿北,她扯开微笑正要开口,目光触及男人身后的人儿,就自觉的把嘴闭上了。

楚驿北没有发现她的异样,注意到她肿如馒头的脚跟,拧眉,他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江小姐,恭喜你,刚才的走秀非常成功。”乔胥的微笑让人看不出她们之前还互相讽刺过。

江澜灯也笑,并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一米九的男人突然蹲了下来,大手就要触碰江澜灯的脚跟,她猛的缩回去,没成功,脚踝反倒被男人抓在手里。

温热异样的感觉,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从下往上/传,不知怎的,她就想起了自己被强吻的那一幕。

冰凉的触感,楚驿北拿出药膏挤在手上给她擦,动作轻柔,还伴随着按摩动作,十分舒适,她的疼痛也得以缓解。

江澜灯被药膏的凉意震了回神,这才发现楚驿北正半蹲在地上给她擦药膏,她惊骇万分。

乔胥恨得牙痒痒,气得红了眼眶。

江澜灯挣扎,不愿意让他擦。

“别动,否则我不介意当众压着你给你上药。”楚驿北低沉和缓的声音传来。

江澜灯抿唇想了想,“那我去个洗手间总可以吧?”

她依旧固执的站起来,拂开他的手,撑着椅子一步一步。

低头,一双尖头高跟鞋出现在自己面前,昂首,是乔胥那张艳丽的脸蛋。

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

她甜甜的冲自己笑,“江小姐,你的腿还没好,我来扶你。”

10-反陷害

江澜灯清楚的捕捉到了乔胥眼里的恨意,她笑了笑,并没有戳破她的目的。

乔胥见她闭口不言,自然是甜甜的上前挽住了她的臂弯,一副真心要扶她的行为。

楚驿北看着江澜灯,有些不明白了,黑眸有趣的在两人身上来回看了看,眸子噙着一抹淡淡的笑。

他突然觉得很有趣。

卫生间里。

一进入卫生间,乔胥就狠狠的甩开了她的手臂,厌恶的看着她,像是看见她身上有虫子一样恶心。

江澜灯早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她实在没有想到乔胥力气竟然真的大,她猝不及防被一推,差点滑倒。

脚踝也差点再次扭伤,幸好她及时的扶住了墙壁,这才得以站稳。

她也没有生气,有些好笑的看着乔胥,想看看她还有什么招数。

“啧啧,江澜灯你可真有一套,驿北面前一套,背后一套,你的脚,恐怕也不是扭伤,而且装的吧,装得可真像,连我差点也信了呢!”乔胥高高在上的说,高傲的扬起脑袋。

那讽刺的语气以及目光让江澜灯心中一顿。

心中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般,刚才的疑惑也瞬间明白了。

乔胥无非就是跑过来教训自己,好彰显她的无耻罢了。

她心里十分清楚明白,谁才是当年那个无耻的女人!

“我哪敢和乔小姐您比,您这么足智多谋的人,我还不及你的十万分之一呢!”

江澜灯嗤笑,她的脚跟因为站立太久有些软,可虽然如此,她也只能忍,不能让乔胥这样的小人得志。

“你什么意思?”乔胥狠狠瞪着她。

“我什么意思乔小姐不是很清楚吗?我的演出服就是你毁坏的,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你还要跟我装蒜?”

话音刚落,乔胥心中一顿,有些紧张,随后又昂头说,“是,没错,就是我弄坏的,那你又能怎样?向驿北告状?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毁坏一件演出服算是警告,她恨不得当场就把江澜灯给杀了,不杀了她难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想到她被驿北抱着,她心中的恨意就快要爆发了。

盯着江澜灯那张清纯又不失妩媚的脸,她嫉妒得发狂,楚驿北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碰过自己,就连拥抱都是奢侈,所以,她恨死了这个女人。

可她又有些奇怪,楚驿北身边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她会偏偏对江澜灯有仇?

第一次见到江澜灯,她的心里就有一种叫做危机感一样的东西在乱窜着,叫嚣着。

扭头,狠狠瞪着江澜灯,又移向她有些跛的左脚,眼眶发红的瞪着。

卫生间外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正越走越近。

乔胥的耳朵捕捉到了这个声音,而且也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

她眼里有些得意。

乔胥身子向后栽,脸上是惊恐万分的表情。

栽到一半,一只手猛的拽住她的手腕,一拉,她又起来了。

手的主人压低了声音,“想玩栽赃?别急,我们可以慢慢玩。”

紧接着又道,“不就是陷害,谁不会?”

江澜灯的声音很轻,就像在她耳边轻轻呢喃一样,就是这样的声音,在乔胥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心底越发的慌乱。

她脸色有些发白,而脚步声也越走越近。

原来,原来江澜灯知道!

在她陷入了慌张中时,江澜灯唇角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可笑的看着她,就像看着一只狗一样。

江澜灯松开她的手,迅速的扭头上前了几步,拿起洗手台上的桶,猛的泼向自己。

冰冷的水顺着发尾流下,一点一点的湿透了她的全身,玲珑凸透的曲线浮现出来。

她同时也打了一个冷战,现在已经是秋末了,接近冬天,也因此天气忽冷忽冷的。

乔胥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拿着水泼自己,心中有什么在慌乱一般,心头突突突的跳着。

就在她以为就因为就没了的时候,江澜灯的脚一歪,身子也倒了下去。

听见声响的男人加快步伐,一步跨进洗手间,眼睛触及到这一幕,狠厉的看向乔胥,深幽的黑瞳泛着冷冷的光。

“你听我……”乔胥张嘴解释,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乔小姐,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江澜灯脸色发白,嘴唇发青,头发也有些湿漉漉的,但身上湿得更彻底。

那逼真的神情,若不是她知道全部的事情经过,恐怕她也会忍不住相信。

心头猛的一颤,她拉住楚驿北的手臂,“我没有!”

又指着江澜灯尖锐的大叫,“是她陷害我,我没有推她。”

乔胥红着眼嘶吼的样子实在不雅,像极了一条乱吠的疯狗。

猛地抬头,江澜灯冷冷笑了一声,带着疯狂,声音却低沉讥讽得可怕,“我陷害你?我难道是疯了才往自己身上泼水,摔倒的?”

触及到她的眼神,楚驿北心中一顿,漆黑的眸光敛了敛。

随即眼神如刀片一样剜着乔胥,打断了她的解释,“乔胥,你的心思何时这么歹毒了?”

只是这么一句斥责的话,足以让乔胥红了眼眶,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跟不要命的水一样往下掉,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声音颤抖,“驿北,你宁愿相信她也不相信我?”

楚驿北没有回应她,冷锋的唇线抿得紧紧的,走到江澜灯面前,想要打横抱起她,在他动作之前,江澜灯更快的闪开了。

不知何时,江澜灯已经泪流满面了,她摸了摸自己的眼泪,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不会再掉眼泪。

乔胥不停的抽搭着,那委屈的声音更是让人揪心。

原本就冷沉的黑眸,在此时更是蒙上了一层氤氲,而心中,更加不耐烦,烦躁。

“闭嘴。”他扭头呵斥乔胥。

乔胥的哭声停止了。

见江澜灯不愿意自己抱她,他也没再勉强,把左手放在她面前,让她可以方便起来。

不曾想,江澜灯直接用力推开了那只手,昂首,那双柔和的眼里是固执以及……痛心。

“羞辱我很好玩吗?”她问道,嘴角高高扬起,可此时却没有任何笑意。

小说《许你以爱谋婚》 第9章 惊艳全场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许你以爱谋婚》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