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心之所向唯有你

心之所向唯有你

主角:林苏, 凌弈寒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15 19:46:29

《心之所向唯有你》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婚恋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求你了,求你放了我吧。”王老板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是泪水鼻涕纵横:“林神,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我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爸妈就没有了儿子,而我怀孕待产的妻子就没有了丈夫,我已经成了形,还没有生下的孩子就没有了爸爸了啊!”声声泣泣的话引得我一阵犹豫,也就是这犹豫的分秒,被我强行压制着的药效再次涌了上来。我打了个虚晃,本是高举落在王老板头顶上的爪子也脱力的侧在床上,在这之间,王老板如肥鼠一般,飞快的朝酒店外的门处跑去。
展开全部

变身灵狐

我死死咬着牙齿,身子则因情药与愤怒交织的缘故,呈现更加剧烈的颤抖。

真的,好想一口将面前这肥腻粗硕的脖子咬下来!

“赶紧给老子张嘴!”

王老板松开拿着那玩意的右手,用两只肥腻的流油的恶心的手,狠狠的掰着我的下颚:“不然你就别怪老子不怜香惜玉了!”

我瞪着王老板,他身下的那东西,看起来仿佛相对略大的蛆虫,显得丑陋极致。

“M的!”

王老板突然劲的扯着我的头发,他的眼里有的是欲望与征服:“非逼得老子用二兄弟把你嘴巴给弄得合不拢你才舒服是吧?!”

发丝与头皮分离的轻微撕拉声音在我的耳朵里徐徐不断传来,我不顾疼痛,在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要控制住自己,不能……杀了他!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忍的多么辛苦。

一面是一触即发的情药,一面是随时随地要爆发出来的杀意!

“老子今天一定要得到你!”

王老板粗着嗓子吼出来的一句话后,扬起手抓着那玩意狠狠的扇打在我的脸上:“臭婊子,你就是欠打!”

腥臭味道扑面而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心感觉席卷我的全身,我再是控制不住自己,扭动着脖子,冲着他撕声大吼了一声。

不同以往的尖锐声音让王老板愣住了片刻,随即,他脸上浮现一丝得逞的奸佞笑,抓着那东西就往我因大吼而张开的嘴巴里!

“嗷!”

一声傲叫后,我的整个身体皮肤都破裂开来,裹住自己皮毛的皮肤以肉眼不可见姿态蜕去,焕然变成狐狸的雪白皮毛。

不消几秒,我已经不再是人类林苏的模样,而是来自灵山的雪狐。

“啊!妖怪啊!”

王老板失声的尖叫,他跌倒在床上,而刚才下半身还斗志昂扬的丑陋东西一下子软了,他身下的雪白的被套处是被他徐徐沿落下的尿液。

变成原型的我体型是人类的四倍多大,我甩着脖子,一步步的朝王老板走过去。

“我的心里充满了恨意,是前所未有的恨意。

这种恨哪怕是我初来迷失夜场,被保安羞辱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我是狐,是灵山上少有的狐,但我却被这种恶心丑陋的人类羞辱!

我的自尊心在我的心脏里不停的叫嚣着,它让我呼吸急促,让我双眼通红,让我想杀了王老板!

“不……不要!”

随着我朝王老板前进脚步的落下,他就越是拖着瘫软的身体往后退去,他眼睛里有的全是惊恐:“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不要过来?!

早在前几分钟,我嘶哑着喉咙,哀求着他不要动我,求他放了我的时候,他又是如何对我的?!

我眯了眯眼睛,冲着他张开嘴,大吼了一声:“你该死!”

“你是……林苏……”

王老板再次呆愣住,他大概是想不到,一只狐狸竟然会说人话。

我没有理会他的回答,朝着他伸出了几乎可以碾碎他头颅的爪子。

见此,王老板眼睛睁大的几乎要暴出眼眶,嘴巴里的唾液不受控制的落在下巴上,落在没穿裤子,还浸泡在尿液的下半身上。

在我爪子几乎要压爆他脑袋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朝着我跪下,不停的下跪磕头:“林苏……不,林神,求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我保证,下次再不会惦记你了,我保证,绝对不会……”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我立马想到自己被他肥硕的身体压在身上,受尽折磨与屈辱的模样。

我抖动着雪白的毛发,只恨不得将身体里沾染着他的任何气息全部都给都给甩掉。

“求你了,求你放了我吧。”

王老板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是泪水鼻涕纵横:“林神,如果你杀了我的话,那我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爸妈就没有了儿子,而我怀孕待产的妻子就没有了丈夫,我已经成了形,还没有生下的孩子就没有了爸爸了啊!”

声声泣泣的话引得我一阵犹豫,也就是这犹豫的分秒,被我强行压制着的药效再次涌了上来。

我打了个虚晃,本是高举落在王老板头顶上的爪子也脱力的侧在床上,在这之间,王老板如肥鼠一般,飞快的朝酒店外的门处跑去。

但门从外面被反锁了,王老板不停的狂拍着门:“救命,救命,有妖怪,你们快点过来打死她!”

实际上我是有心放王老板一马的,这除了是因为我擅自杀人会引得捉妖局的人注意之外,还有是因为,王老板有家室。

可是,我对他仁慈,他却是要置我于死地!

我伸出舌头,大口喘着气,强打着精神朝王老板走去。

他正拿着手机哆嗦着打电话:“赶紧滚过来开门,赶紧啊!”

“你是要打死我对吗?”

我迷离着眼睛,低头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很多的王老板:“我没杀你,但你却叫人杀我!”

“不……不是,您听错了。”

王老板立马匍匐的跪在地上,他不停摆手战战巍巍着模样:“就算给我十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杀你啊!”

在这空气中,我嗅到了恐惧,以及强者变成弱者才有的不甘。

我正想给这种人一点颜色看的时候,却倏然感觉到脚部疼痛,定眼一看,王老板已不知在什么手里拿着一只破裂开的酒瓶子扎在我的脚背上!

他的举动再次让我愤怒,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扬起被扎的脚就朝着王老板的身子踹了过去。

王老板肥硕的身子在我的变成狐狸的巨型脚掌下显得是那般弱小,他如同一个破布袋一般,被我踢至十几米远直接落在床脚下。

我看着他跌倒在地上,看着他在地上吐着血,不停的抽搐:“救……救我……”

王老板受到此报应本就是活该,我没有管他,只昏沉着脑袋,跌跌撞撞的朝浴室走去。

我清楚,我需要冰凉的水来解决身体狂躁的情欲。

被我杀死

回到浴室内,我再次变成了人形。

破体而出的狐狸身体导致原本裹住我人形的衣服破碎,我身子早就是光溜一片。

但我并没有在意,眼下的那王老板被我吓的晕死过去,此时我并不存在任何的危险。

我泡在浴缸里,在冰凉的水底下不停的翻滚,扭动着身躯……

沉睡一会儿后,一阵叮咚的敲门声刺激着我的耳膜。

“王老板在吗?我是小陈啊。”

我顿时清醒,慌忙的从浴缸里起身,抓着浴袍就走了出去。

在房间外,我咳嗽了一声,利用灵力学着王老板的声音,粗声粗气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陈公子不疑有他,讪笑了几声:“三小时前您给我打电话,我正在玩女人,所以没接听,等我回到酒店,前台说您打电话说救命,但因为加强锁的钥匙在我这,所以我就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我瞥了一眼还昏死的王老板,清了清嗓子:“没事了,你现在走吧。”

“那……”

陈公子嘿嘿了一声:“那王老板,我们这合同……”

“合同的话,你让我秘书处理。”我担心陈公子会进来,心里急切的想把他叫离开。

“可您没把您秘书给带来啊。”

陈公子的声音听着带浓重的疑问:“王老板,要不我就进来吧?我带了合同过来,您签个字就好了。”

门外锁被打开的声音,让我心里紧了紧,之前陈公子和王老板说话的时候完全是毕恭毕敬,现在却是不等我伪装王老板声音的允许,直接开门。

想必这陈公子必定是怀疑上了什么。

没等我开口拒绝,陈公子已然推门而入:“王老板,我还给您带了醒酒汤来,这汤可是大补的……”

门开的刹那,他的眼睛就是在四下不停的瞟着,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不屑的意味。

陈公子换了个语调对我道:“王老板呢?”

我下意识的撇了一眼落在床底下的王老板,他身子始终都保持着不动,脸庞上满是干涸了的血迹,眼睛重重的突出,看起来就好像……就好像是死了一般。

这个想法让我身体一震,我闭眼嗅了嗅空气,果然,空气里带着一丝死尸的味道……

不,不可能!王老板不可能死的,我就是踹了他一脚而已,他不可能这么容易死!

我在心里不停否定的时候,陈公子已经朝着我走了过来:“王老板在哪里?!”

“王老板去浴室洗澡去了。”我故作镇定的看着陈公子。

陈公子定住脚步就往浴室走去,我大喝了一声,拍着床道:“王老板在洗澡,你就要跑过去看看?姓陈的,你还真是大胆!”

“你个婊子你有什么资格……”陈公子立马转过身冲着我叫喊。

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我扬起手冲着他的脸重重的扇了下去:“我和王老板睡了,现在我是他的女人,你骂我是婊子,也就是骂王老板!”

啪的一声响起后,陈公子白嫩养尊处优的脸上浮现出大块手掌印的红色。

挨了这么一巴掌后,他的眼睛里簇的冒出火,仿佛要就这么把我给烧死。

但到底,他只是咬着牙齿,从缝隙里吐出这么几个字:“王老板把你这贱人踹掉的时候,就是我要你死的时候!”

我冷哼一声,不以为意。

对付陈公子这样的人,就必须是得成为和他一样踩低攀高,也就是得认为自己成为了王老板的女人,自己比他厉害。

由此,他才会对你有点忌惮。

陈公子走后,我赶紧跑到王老板身边,伸手碰在他的鼻息下。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两分钟……

时间滴答过去,王老板却是没有一点呼吸。

我闭上眼睛,王老板是真的死了。

他被我杀死了。

看着面前这么一具肥硕的,已经僵硬的尸体,我有些慌乱。

这种慌乱,我记得只有面对凌弈寒的时候才会有。

现在,我杀死了人类,人类世界的警察自然会围剿我。

捉妖局的人,也会顺着死亡的气息,紧跟着抓住我。

而眼下,唯一让我摆脱这些麻烦的也就只有让王老板好好活着。

但人死不能复生。

所以,我只能把王老板给处理了。

我深吸一口气,一手把王老板抓到床上,用白色的床被盖住。

而后,我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混沌与无措。

这么一具尸体,我根本没有办法处理。

我只能等到夜晚降临的时候,趁着夜色把人给带出酒店。

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起铃声,是一个陌生的手机来电。

我皱了皱眉,想也不想的就给挂断。

但没过一会,那电话还是再次拨打了过来。

我滑动接听,正想说话时,那边已经先我之前开口了:“在哪里。”

听到那低沉声音的一瞬间,我所有的烦闷与无措全部消失,但继而又是更深一层的烦躁。

我杀人了,凌弈寒若是知道我杀人了,他会认为反感我吗?

凌弈寒再次吐出几个字:“说话。”

“我在那个地方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回忆着凌弈寒温柔着声音打电话给他未婚妻许漾的场景,片刻后,我垂眸看着自己沾着血的双手,不由得笑了起来:“凌总,你联系我,难道还是想我做你情人?”

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了一下,随即是脚步踩在地板上有力的声音,我清了清嗓子道:“我说的很清楚,我是不会答应你要求的,所以,还请你不要再走进我的生活里。”

说完这话,我屏住呼吸,把手机贴合在耳朵上,想听凌弈寒说什么。

但回应我的始终都是脚步声音。

我略微有些失落,或许在他的眼里,我只配做他的情人,所以他可以不用在意我的任何想法,可以随时拨打了电话却不说任何话。

半晌后,电话那头道:“开门。”

我愣住:“你……你说什么?”

凌弈寒真真切切着道:“我在你房间门口。”

小说《心之所向唯有你》 第19章 变身灵狐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心之所向唯有你》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