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神玄尊者

神玄尊者

主角:徐山, 沈怡涵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02 19:49:39

《神玄尊者》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玄幻奇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这赵耀岩不愧是之前炼药宗最高天赋之人,拳法凶猛强大,不可力敌,比炼气大圆满的李鹤还要强出许多。李鹤在炼气大圆满境困住许久,一身修为多年不曾精进,再加上年老力衰,实力有所下降,自然比不上正当壮年的赵耀岩。丹青长生诀全力运转,柳枝染上一股新绿。这几天徐山也没闲着,利用这段时间,他将丹青长生诀又好好打磨了一遍,估算起来,这门功法已经到了人级中品水准。
展开全部

18-放烟花

“你突破了?”

李沧州不想谈论再之前的丑事,岔开话题。

他先前请玄天门谈联姻之事,结果连玄天门的长老都没碰到,和一名弟子打了半天太极,什么都没有谈成。

“嗯,我服用了那枚破气丹。”

“来,运转功法让我看看。”

徐飞鸿的为人他最清楚,重情重义,若无必要绝不会对他们父子二人痛下杀手,事情还有转机,此刻反倒是儿子的修为更重要一些。

“好。”

李志帆运转丹青长生诀,灵气奔涌,夹杂着丝丝黑气。

这些黑气若有若无,很不明显,就算是李鸿洲都没有发现异样。

院落内,徐山倚在树上,身边站着秦蔡二人。

“不知公子之前所说的烟花,到底指的什么?”

感受到自己留在破气丹中的后手被缓缓激发,徐山神秘的说道:“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爆——

轻吐出一个爆字,房间内,李志帆身体中的灵气越转越快,慢慢的不受控制的奔腾起来。

察觉到他的气势变化,李鸿洲连忙出声问道:“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我感觉灵气不受控制了!”

他快要哭出声来,这灵气越走越快,压迫着经脉极速膨胀。

“你之前可以异样?”

“我不知道啊!我刚服用破气丹突破到化元境,也没做什……”

父子二人好像想到了什么,一齐说道:“破气丹!”

“该死,玄天门想害我!父亲救我!”

李志帆的经脉开始断裂,灵气冲刷着他的血肉,还从无尽虚空中吸收更多的灵气。

身体开始膨胀,慢慢成了一个圆润的球。

“来人!来人啊!救救我儿子!”

被徐飞鸿封住修为的二长老,躺在床上无力的叫嚷着,门外的刑法堂弟子听到声音,推开房门一看。

血肉横飞。

一股灵气波动迅速席卷开来,夜空中亮起一道光,李志帆全身的灵气迅速挥发,在空气中形成一道烟花般的景象。

“这就是公子所说的特殊烟花么,确实有些独特之处。”蔡山龙望着那团光亮,赞不绝口。

“走吧,结束了。”

徐山转身离去,这段闹剧以李志帆的死作为结尾,倒也够了。

至于李沧州,就让他在自责中活一辈子吧,他与玄天门的仇恨已经种下,将来说不定可以利用。

三天后,徐山将改良过后的丹青长生诀写了下来,留给了徐飞鸿,并反复叮嘱他只得一人修练,以免遭来杀身之祸。

凭徐山的见识来说,这套经他改良过的功法,此时少说也有人级下品了。

徐山轻装上路,一大早就等在了前往丹药大比的并经路上,在这里等候炼药宗众弟子的到来。

“师兄,我找你告……别……”

“人不在?”

沈怡涵一大早的前往徐山的住所,想找他告别,结果家中无人,心中一阵失落。

时间紧迫,她也顾不上去找人,匆匆来到集合处,领着众弟子前往丹药大比。

“九长老,你怎么修练得这么快啊?”

一名扎双马尾的年轻少女,跟在沈怡涵的身边,蹦蹦跳跳的很是活泼。

这名少女叫应月兰,十五岁就有炼气六重的修为了。

这种修为,在过去是沈怡涵需要仰望的存在,宗门内见面,自己还要叫对方一声师姐。

但现在显然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不仅如此,她还要恭恭敬敬的叫自己一声九长老。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颗丹药啊。

想到此处,沈怡涵不由得感到心底暖洋洋的。

“我不过是运气好,吃了几粒丹药。”

应月兰身旁的男弟子连忙接话道:“那也正常啊,我们炼药宗本就是以丹药为本,炼药修练相辅相成,是真本事。”

沈怡涵摇摇头不再理会,这种吹嘘她听得太多了,但这次却彻底寒心了,当要被迫嫁到玄天宗时,竟然没有一人站出来替他说话。

人心难测。

炼药宗众人皆是修士,丹药充足,赶路的速度很快。

不多时,一名弟子出声道:“九长老,前方有人拦路!”

沈怡涵修为更高,目力更远,自然早早的看清了那人的样貌。

正是徐山。

“自己人。”

见到徐山,她露出惊喜之色,脚步不由快了几分,“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去你住的地方找你告别,人却不在,还以为你故意躲着我呢。”

“哪会,丹药大比这么重要的比赛,我怎么会缺席?”徐山淡然一笑。

沈怡涵速度很快,不过其他弟子不过炼气修为,哪里跟得上她的脚步。

等到他们赶到时,一个个已经累的筋疲力尽,气喘嘘嘘了。

“这群弟子,走个路都气喘吁吁,我炼药宗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徐山站在树下,和沈怡涵并肩而立。

“师兄你又胡说了,这群弟子中,最高的不过炼气九重修为,能跟上我的脚力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要说风凉话。”

应月兰辛辛苦苦的赶过来,看清树下与九长老并肩而立的人的面孔,不禁怒火中烧。

竟然是徐山那个纨绔。

就是他将沈长老这个绝世天才输给玄天门。

冷着脸看了徐山一眼,找了一块石头坐下。

“大家休息一下吧,是我考虑不周,没有考虑到大家。”

沈怡涵刚刚突破到化元六重,巨大的修为差使她一时没能适应,还当自己是个炼气期的小修士。

而前阵子的一战,宗主下令严禁外传,所以他们对徐山的印象,还停留在炼气三重。

所以队伍中的一些男弟子,见二人举止亲密,心中颇为不满。

“徐师兄的鼎鼎大名,炼药宗何人不知,只是此次前往丹药大比的名单上,好像没有徐师兄的名字吧?”

一名炼气九重的弟子站了出来,身形壮硕,一双虎目颇为不满的看着徐山。

“赵耀岩,不得无理!”

应月兰拉住他的手臂,眼神示意他不要乱来。

虽然她也对徐山的所做所为颇为不满,但他和沈长老关系亲密,化元六重的修为不是他们能够得罪的。

“赵耀岩?你叫是那个传言中的宗门天才赵耀岩?”

徐山听过这人的名字,此前有不少弟子将他与此人比较,在弟子中颇具威望,是众人心目中的炼药宗首席。

沈怡涵异军突起,一跃成为了化元六重境的高手,这才将此人的光芒掩盖。否则此次前往丹药大比的队长人选,定是非他莫属。

而沈怡涵的出现,这个队长的位子自然轮不到他。

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徐山自然也被他一齐恨上了。

19-立威

“正是!不知徐师兄可否赐教一二?”

赵耀岩双目炯炯,战意高昂,双手紧握成拳,想要将眼前这个罪魁祸首好好教训一顿。

“赵耀岩,休要胡闹!”

沈怡涵出声制止道,徐山出手将他拦下,拉到自己身后。

这一幕被爱慕沈怡涵的弟子看在眼中,心底对徐山的怨恨更深了,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一个个挑战徐山,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当然。”

徐山差点笑出声来,他正愁该如何在这群宗门天才中树立威信,这赵耀岩就跳出来给他机会。

信手从身后的古树上折下一根枝条。

“赵师兄,请吧!”

柳枝做剑,自然垂落。

赵耀岩此生从未受过这般羞辱,竟然用一根枝条便想与他打斗,实在是瞧不起他。

筋肉虬结,使劲浑身气力,愤然出手。

拳头猛击,带起阵阵狂风。

“来的好!”

这赵耀岩不愧是之前炼药宗最高天赋之人,拳法凶猛强大,不可力敌,比炼气大圆满的李鹤还要强出许多。

李鹤在炼气大圆满境困住许久,一身修为多年不曾精进,再加上年老力衰,实力有所下降,自然比不上正当壮年的赵耀岩。

丹青长生诀全力运转,柳枝染上一股新绿。

这几天徐山也没闲着,利用这段时间,他将丹青长生诀又好好打磨了一遍,估算起来,这门功法已经到了人级中品水准。

催动植物更有奇效,能令草木生发,有削金断石之能。

赵耀岩不懂这门功法的威力,只当徐山在羞辱他,当真是错怪徐山了。

一个闪身躲过裹挟着灵气的拳头,扬剑横斩,拍打在赵耀岩的腰腹。

轰——

柳条与腰腹接触的瞬间,柳条瞬间炸裂,丹青长生诀在柳条中积蓄的灵气轰然爆发。

直接把他炸飞出去。

“什么?!这怎么可能,赵耀岩居然输了?”

应月兰惊叫出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赵耀岩竟然只一招便败北。

“假的吧?我是不是眼花了?”

“赵耀岩居然一招就输了,他的修为不是比徐山高吗?”

“难不成徐山隐藏了修为?”

其他弟子也都哗然一片,大眼瞪小眼。

结果实在是太出人预料了,一个炼气三重居然打败了炼气六重,传出去只怕能让人惊掉下巴。

“承让。”

轻描淡写的拍拍手掌,拍去掌中碎屑,转身回到路上,留给众弟子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上路!”

沈怡涵神情冰冷,赵耀岩好不把他这个宗门长老放在眼中,竟然当着他的面挑战徐山,这显然触碰了她的逆鳞。

众弟子还沉浸在方才一幕,徐山一剑之威深深的印刻在众人脑海中,听到话音,纷纷回过神来,眼神莫名,心情有些苦涩。

一出闹剧,以徐山的绝对实力迅速收场,这场短暂的战斗,众人对他的态度陡然一变,对他尊敬起来。

尊重强者,是大部分人的本能。

徐山要的立威,效果也不出所料达到了。

一路上,众人游山玩水,慢慢向丹药大比的地点,大苍国雍州丽都赶去。

徐山每每见到一株草药,便将他的药性讲解一番,将能够炼制成的丹药丹方分享给众弟子。

重楼魔尊记忆中的丹方何止千万,只拿出一点点便足以将这些弟子撑的头昏脑胀。

“徐师兄的炼丹术真厉害啊!”

“我感觉我要是学会了徐师兄教的东西,立马就能达到七品炼丹师层次!”

“恐怕就是丹堂的长老都比不上徐师兄吧?”

徐山随意露一手,每每让众人大开眼界,惊叹于他的炼丹造诣,也让众人渐渐信服了他。

“原来这才是徐师兄的真正实力,看来是我误会他了。”

应月兰本来以为徐山只是个纨绔废柴,现在看来那只是大家的错误印象。

巧妙的误会。

徐山当然不是吃饱了撑的教这些弟子,一来是炼丹大比在即,提高他们的水平,对炼药宗拿下好成绩也有很大帮助。二来言传身教,也方便他吃透重楼魔尊的传承。

几天后,众人终于来到了苍国境地。

“师兄,师尊嘱咐我,此次前往丹药大比,重在历练心性,不必执着于名次。”

沈怡涵言语中有些苦涩,他们炼药宗不过是九星宗门,在这大苍国也不过是最底层的门派,门下弟子实力与大宗门相比,犹如萤火之光同皓月争辉。

想要获得一个名次,是不可能的事。

“对自己得有点信心,还没开始比赛就丧气,这样的心态不可取。”

徐山淡然一笑,炼药宗的确只是九星宗门,可不代表一定就会输,这不还有他吗?

“我不是没信心,只是炼丹大比,每年都会有许多八星宗门,乃至是七星宗门参加,他们天才辈出,比我们强太多了!”

沈怡涵也不是自暴自弃,炼药宗和那些强大的宗门比,差距犹如天和地。

“不要妄自菲薄,在我看来你比五大圣地的天才强多了。”徐山仍旧风轻云淡。

闻言,沈怡涵不禁苦笑。

她虽然已经化元六重,在同龄人中很出众,但要和那些七星,乃至是六星以上的宗门天才,根本没可比性。更别说站在顶端的五大圣地。

“师兄,你太高看我了。”

“我认真的。”

“师兄……”你咋就这么天真呢?

“先赶路吧。”

徐山不想多说,他知道沈怡涵说得有理,不过他拥有着重楼魔尊毕生所学,如果连一个名次都拿不到,那简直辜负了重楼的一番馈赠。

不仅要拿名次,还要取得丹药大比的魁首!

“唉……”

看着徐山完全不听劝,沈怡涵除了叹气毫无办法,神色愈发担忧。

她明白徐山对自己的炼丹术很有信心,可是炼丹大会上从来就不缺天才呀!

想要脱颖而出,太难太难。

赶了一段路,突然一伙人拦住了去路。

看装扮也是一伙修士,想必也是其参加丹药大比。

“对面可是炼药宗弟子?徐山可在!”

出门在外,炼药宗弟子都穿上了宗门衣袍,一方面衣袍有门中长老加持的种种术法,二来可以震慑一些邪修宵小,被人认出并不意外。

但对方点名要找徐山,就有些奇怪了。

要知道,徐山乃是偷偷前往,宗门名单上并无他的名字。

更何况外界所传的徐山只是一个炼气三重的小修士,在诺大的修真界比一只蚂蚁大不了多少,和人要专门找他。

此事很蹊跷!

徐山, 沈怡涵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雁丶小可爱点评:

作者写的《神玄尊者》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