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傅少追妻要趁早

傅少追妻要趁早

主角:季南初, 傅时漠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1-12 09:46:50

《傅少追妻要趁早》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为大家带来了季南初 傅时漠的故事:“你们说什么?”就在李婷和晓雯哭泣着离开的时候,傅时漠阴狞冷怒的声音响起,浑身都因为听到顾景琛和季南初暧昧的事情而散发出暴怒的气息。本来哭哭啼啼的两人,在听到傅时漠的声音时,又是一抖,一转身看到傅时漠的样子,就哆嗦的更厉害了。“傅、傅总,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刚刚她们可是说了傅总的家事啊!“你们被开除了?”傅时漠双手插在裤袋里面,浑身都是逼人的气势,迈着两条笔直的长腿,一步一步的朝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李婷和张晓雯走了过去。
展开全部

傅少追妻要趁早:你被开除了

“所以现在不就是活该了吗?以为大了肚子就能嫁入豪门,结果啊,生了个不带把的,三年来都没进过傅家庄园的大门,白白守了三年的活寡!傅总说的德不配位,就是在讽刺她没资格坐在傅太太的位置。”

“对对对,说不定生下来的根本不是傅总的种,所以才不被傅家承认,你知道的,豪门大院,总不会说明白这种事情,毕竟不是谁都像那个女人那样不要脸的,活寡?我未必,不然的话怎么会爬的那么快,大家都是那样工作马,她却凭什么坐到总经理的位置,多半就是睡出来的!”

“这个特优员工奖,也肯定是有内幕的!”

到了后面,就属于人身攻击了,这种话季南初自然是没办法听了,只是她刚要重新推门的时候,就有一只大手提前帮她推开门,还托起了她的手臂。

季南初本能的一惊,缩开身子,一抬头就看到了一脸温润的顾景琛。

只是,她看得出,顾景琛儒雅的气质中,夹着愠怒。

“傅氏集团最基本的职工规定,友好同事,团结协作,共同进步,不挑事,不口舌,现在是十点钟,属于正常的上班时间,你们消极怠工,犯了一条,口舌生事,中伤同事,犯了第二条,按照规定,你们现在被开除了。”

顾景琛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然后慢条斯理的下了开除的命令。

正是聊得开心的李婷和晓雯,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收起,就听到了顾景琛冰冷无情的开除消息。

虽然如此,但是顾景琛一贯都是很少发怒的,两人只以为顾景琛是吓一下自己,暗暗的剜了一眼季南初,娇滴滴的走到顾景琛面前。

软着声音哀求:“顾总,我们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们一次吧。”

“是啊顾总,我们错了。”

李婷的话说完,晓雯又跟着道歉,但是显然态度并没有多少真心。

顾景琛像是没有听到两人的话,当即就拿出手机,在晓雯和李婷以为顾景琛已经不提这件事的时候,就听到他对着手机开口。

“财政部吗?结清李婷和张晓雯被开除了,帮我立即结清她们的工资。”原来,顾景琛已经懒得废话,直接打电话去给财政部,李婷和张晓雯根本不需要去财政部就被开除了。

“财政部会转账你们这个月的工资,你们现在就可以收拾收拾走了。”顾景琛挂上电话,毫不留情的交代完,就扶着受伤的季南初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这下,李婷和张晓雯终于慌了,辞职可是和被开除不一样的,不说以后根本找不到比傅氏好的公司,就说被傅氏这样的集团开除,之后的公司,肯定都会对她们保留怀疑。

在业界,她们算是被贴上标签的!

光一想到这个,两人就瑟瑟发抖,冲着顾景琛低头哀求:“顾总,你给我们一次机会,不要开除,可以给我降职惩罚,求求你不要开除我们吧!”

“可惜,你们已经错过了这样的机会。”顾景琛并没有留情,绕开两人离开直走办公室。

因为临时有事的傅时漠,提前的离开傅氏,在来到傅氏一楼大堂的时候,就听到有两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

“呜呜,顾总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们,为了一个季南初,我们不就是说了几句别人不敢说的话吗?他们一直暧昧,现在看来都是真的,不然作为傅氏未来女婿的顾总,为什么非要帮着季南初呢!”

说话的正是被直接开除了的李婷和张晓雯。

两人此时又难受又气愤的,一说起被开除的事情,就愤愤不平了:“可不是,平日里就眉来眼去的,年会的时候,顾总的第一支舞就是和季南初一起跳的,连自己的女朋友傅小姐都没等呢!以往出席什么聚会,两个人必然就是一起走的,明明一个住东边一个住西边根本不顺路的,要是没关系,不见顾总来送送我们!”

晓雯面目狰狞的说的,“议论几句怎么了,她被取消特优员工自然就是有问题的,还不给人说,凭什么啊,这摆明就是滥用职权公报私仇!”

两人又生气,又恼怒,又恐慌自己接下来失业的局面。

“你们说什么?”就在李婷和晓雯哭泣着离开的时候,傅时漠阴狞冷怒的声音响起,浑身都因为听到顾景琛和季南初暧昧的事情而散发出暴怒的气息。

本来哭哭啼啼的两人,在听到傅时漠的声音时,又是一抖,一转身看到傅时漠的样子,就哆嗦的更厉害了。

“傅、傅总,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刚刚她们可是说了傅总的家事啊!

“你们被开除了?”傅时漠双手插在裤袋里面,浑身都是逼人的气势,迈着两条笔直的长腿,一步一步的朝着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李婷和张晓雯走了过去。

“是、是的……”两人心惊胆战的,都不敢抬起头,只能有一句回一句。

“为什么?”傅时漠又问。

“是、是因为……”两人害怕的叫唤了一个神色,不知道已经被开除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在季南初的身上。

“我们不就是说傅总你的评价说的好,光有工作能力不行,要德能双兼才是更配得上的特优员工的奖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惹怒季总,顾总就二话不说的给财政部下令,将我们开除了。”

傅时漠的眉心顿时跳了好几跳,看着李婷和张晓雯都已经这样了,撒谎对她们也没有什么好处,面上的寒气凝聚成冰。

有意思,顾景琛一个挂名的副总裁,现在一个电话,就已经能够给财务部下达用人命令了,还真是厉害。

还有季南初,果然是手段厉害,连他妹妹的男朋友,也勾/引了,这是为了巩固她在傅氏集团的地位。

还是想要趁机侵占傅氏?

傅时漠心里的火苗蹭的一声冒了起来,爬上他的床就算了,给他弄一顶绿帽子就算了,现在连他妹妹也想绿了。

傅少追妻要趁早:就看看法官会信她,还是我!

季南初的野心还真是不小!

“傅总,我们走、走了……”两人看不懂傅时漠的神色,又惧怕他的威严,只想溜之大吉。

“谁让你们走了?”傅时漠却目光锐利的扫向两人,厉声道。

“顾、顾总啊!”李婷和晓雯没听懂傅时漠这话的意思,应该说她们是觉得,这话似乎有两种含义的。

“但是,傅氏不是姓顾的开的,他还没有资格开除我的员工,你们跟我上来!”傅时漠声音阴沉,冲着两人下令。

晓雯和李婷立马眼前一亮,快步跟上傅时漠的脚步。

傅时漠直走到策划部,此时办公室的人个个专注的工作,显然这里的员工都是很安分守己的。

傅时漠并没有说话,带着李婷和晓雯直朝着顾景琛的办公室去。

大概办公室门没有关紧,傅时漠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让他瞬间动怒的话。

“时漠的性格就是那样,你又何必生气呢,好好说两句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开除,女孩子在外面找工作不容易,还有就是晚上的宴会,你看我这样子,就不去了。”

季南初温温和和的声音,如同细细流动的泉水,一般人听了,都有种心神宁静的感觉。

但是傅时漠却像是被油浇下来一样,心里面的火蹭蹭的烧了起来。

前几天还装模作样的求他不要影响自己的女儿,摆出一副她和那个野种因为他受了多少委屈的样子。

一如三年前抱着孩子在他傅氏庄园门口说的她和孩子多么的无辜,要他相信孩子是他亲生的。

呵呵!

孩子只是季南初想要博取同情的工具罢了,想要凭着一个孩子慢慢的蚕食傅家,当他傅时漠真的是傻子?

现在还在办公室里面就和顾景琛暧昧,还敢议论他。

他就是那样?

趁机将人赶走了,才在这里充白莲花,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玩得真六。

傅时漠暗爆了一句粗口,眼神里面闪烁着汹涌的怒火,他没有用手,而是一脚就将办公室的门踹开,力度动作之大,将整个部门的人都惊动了。

连带办公里面,刚刚弯身下来要拿起季南初脚腕检查顾景琛。

两人一个坐着,一个蹲着,同时回头看向门口,在看到来人是傅时漠的时候,嘴角上的笑容,都一瞬间收敛了。

两人都没想到傅时漠会突然出现,而且还是用这么蛮横粗鲁的方式。

“我是什么样的性格,季总经理来给我说说?你要是上不了班,就不用来了,别在这里当了表子又想立牌坊,玩一些欲拒还迎的把戏,怎么,顾景琛亲自为你办的庆功宴,你不想去,是想他来替你出头了?”

傅时漠迈出步子,走到季南初的跟前,居高临下,话语毒辣。

他的眼眸泛着浓烈的鄙视,所说的话,变相的在奚落羞辱季南初。

看着外面看过来的员工,季南初直觉的一口钝痛从心里面涌上来。

傅时漠这些话,无非就是让她难堪的。

“傅时漠,你说话注意点,你现在滥用职权,一意孤行的强行将南初的奖项换成别人,这已经够不讲道理了,你不要还像一只疯狗一样在乱吠。”

顾景琛站在季南初的跟前,毫不客气的对上傅时漠。

“我是疯狗?我看你是舔狗无下限,顾景琛,不要忘了这是谁的地盘,你是谁的下属,你没有资格在我的面前提起滥用职权这四个字,你要我数一数季南初私德败坏的种种吗!”

“……”季南初不由抬起头来,她知道,傅时漠早已经算好这一步了,他说的出来,就肯定做得出。

清者自清这四个字不合适用在她的身上,因为傅时漠只要这么做,他就能让她一瞬间万劫不复!

就像三年前不出席在婚礼上,就像三年前将她撞倒在雪地里。

她如今不是以前孤身一人,她有了甜甜,她的生活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她只想好好工作,平平安安的养大甜甜。

季南初深吸了一口气,在顾景琛开口的时候,她就突然开口:“景琛,傅总的决定必然有他的考量。”

她平静的一句话,波澜不惊,毫无激荡,让傅时漠有种自己的话就像是一枚小石子落在大海里,激不起任何的水花。

他知道季南初善于装模作样,所以也懒废话,又盯着顾景琛:“说到滥用职权,还真没有人比得上顾景琛你,李婷和张晓雯,你有什么资格开除?你当傅氏是你顾家开的了?”

顾景琛这才看到傅时漠身后的张晓雯和李婷,两人似乎是知道有人撑腰,脸上都挂着得意的笑容。

“傅时漠,我是她们的直属上司,我开除两个消极怠工,上班不务正事的下属,这是职权范围之内。”

顾景琛对上傅时漠的黑眸,据理力争。

“你说她们消极怠工?我不认为一个员工必须要在上班的时候时刻工作,只要他能够在下班前完成上司安排的任务,而不是像陀螺一样转着,才算是工作。”

“再者,她们说的,也并不算是不务正事,说的也没有什么不对,季南初她没爬床上位,怎么生下一个野种的?”

傅时漠微微的弯起双唇,鄙夷的看着季南初。

他的话让季南初脸色更加灰白了,旁边顾景琛听不下去:“傅时漠,你说话放尊重点!”

“尊重?实话实说而已,要是受不了,大可以辞职的。”傅时漠瞥了一眼,薄唇勾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傅时漠,她们两个损害他人名誉,人身攻击,我是可以追究法律责任的。”顾景琛拿出手机,按下录音键,将李婷她们的对话,放了一遍:“你们两个留在傅氏也可以,等着收到法院的传票吧!”

顾景琛的话,是对着傅时漠身后的李婷和张晓雯说的。

听到法院传票四个字,两人都顿时愣了,齐刷刷的开口:“傅总……”

“是吗?那你就尽管传,这些话,我能证明是真的,并没有任何的诽谤,到时候,就看看法官会信她,还是我!”

小说《傅少追妻要趁早》 第19章 你被开除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总裁豪门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