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缘溪而婚

缘溪而婚

主角:燕白溪, 恒溯回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1-14 15:26:20

这本书《缘溪而婚》的主人翁燕白溪 恒溯回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恒溯回冷漠的态度十分伤人,燕白溪从来到这栋房子,就觉得尴尬,此时很想一走了之,然而想到他的手因为自己而受了伤,燕白溪又迈不出这个步子。只好转头去找赵香要了药箱,提着去找恒溯回。谁知刚道客厅,就看到男人站在客厅中央,一动不动。“恒少,你在这里。”像是刚才餐厅中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燕白溪撑起一个笑容,道:“我看到你的手好像受伤了,过来坐,我帮你上药。”
展开全部

你很希望我有女友?

说完,就从餐厅离开了。

恒溯回冷漠的态度十分伤人,燕白溪从来到这栋房子,就觉得尴尬,此时很想一走了之,然而想到他的手因为自己而受了伤,燕白溪又迈不出这个步子。

只好转头去找赵香要了药箱,提着去找恒溯回。

谁知刚道客厅,就看到男人站在客厅中央,一动不动。

“恒少,你在这里。”像是刚才餐厅中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燕白溪撑起一个笑容,道:“我看到你的手好像受伤了,过来坐,我帮你上药。”  

恒溯回却不动:“你不是走了吗?”

一双漆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燕白溪,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从小到大,燕白溪就很害怕恒溯回的眼神,他的眼睛太深太黑,里面藏了许多她看不懂的东西,再加上这人总是动不动就爱放冷气,所以燕白溪很少与他有什么目光的接触。

见恒溯回不动,燕白溪直接动手将人拉到旁边沙发上坐下,打开医药箱,取了棉棒跟医用酒精出来,道:“恒少,我第一次给人家上药,你要是疼了,别怪我啊。”

恒溯回很想拒绝,可话到嘴边,不知为何,就变成了一个字:“好。”

“把手给我。”抽出跟棉棒,燕白溪将手伸向恒溯回。

燕白溪一句话,恒溯回手也不由自主伸了出去。

恒溯回皱眉,对自己的身体部位不听话的自作主张很是不满。

恒溯回的手型很好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保养的比一般女孩子的都好,燕白溪捧着他的手感叹,光凭这双手,就得有多少女孩子爱上他。

更别提恒少显赫的家世了。

燕白溪叹息一声,沾了酒精给他消毒,一边问道:“恒少,三年不见,你难道就没有找女朋友吗?”

恒溯回皱眉:“你很希望我有女朋友?”

“诶,也不是那回事,我以前是很讨厌你的。”燕白溪说着说着,忽然想到过去的时候,她还是真正的燕家小姐,常跟着母亲过来玩儿,那个时候恒溯回还是个少年老成的小正太呢,对谁都很礼貌有度,唯独对她十分冷漠,每次来恒家玩,总会被恒溯回吓哭。

次次如此,燕白溪自然会觉得他很讨厌。

恒溯回对这个答案很不满。

可不等他反驳,燕白溪就自己长叹了一声,道:“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现在燕家都没了,我也不是什么燕家小姐了,我们这么多年不见……我、我还有什么资格讨厌你呢?”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便低了下去,最后整个人都顿住不动了。

看着燕白溪低着头蹲在自己面前,恒溯回眼角动了一下,他有心安慰,张了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燕白溪沉默了许久,忽然起身来,转身道:“消完毒了,我要给你上药了。”

她声音平淡,似乎并没有什么,但转过身去之后,却没有像她所说的那样继续,而是背对着恒溯回停了下来。

恒溯回下意识就觉得不对,扶了一把燕白溪的肩膀,发现她在颤抖。

恒溯回立刻皱眉:“燕白溪?”

燕白溪没有回应。

恒溯回手上用力,直接将人掰过来,却见燕白溪已经泪流满面,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拼命咬着自己的唇,被恒溯回掰过来的时候,还强撑着露出一个笑容,道:“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怀念过去。”

恒溯回却没想到普通的谈话也能触动燕白溪的伤心事,他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守着燕白溪站了片刻,试探性地说道:“白溪?你别哭……”

然而男人的语气太过温柔,自从父亲入狱,母亲去世,燕白溪三年没有掉过的眼泪却在这一寸温柔中决堤,她独自一个人在这茫茫尘世中坚持了那么久,本以为遇到付瑾瑜,就是遇到了她的归宿,谁知连付瑾瑜都是骗她的。

她天生反应迟钝,订婚典礼上被狠狠拒绝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在恒家,这个曾经熟悉的地方,压抑的情感却抑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哭的,对不起。”燕白溪一边道歉,一边抹着自己的眼泪,想要让泪水停下来。

可决堤的眼泪哪有那么容易收回来,燕白溪只好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你,那个时候我就想,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才会对我那么坏。”

同时也很好奇,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哥哥,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跟她一起玩。

奈何童年太短,她还没来得及弄清这个问题,燕家就败在了父亲手中。

她跟那个好看的小哥哥再也没有了联系。

燕白溪哭着笑着,怎么都平静不下来,恒溯回却忽然扶住了她的肩膀,低声道:“别难过了。”

“嗯?”燕白溪带着哭腔看他。

恒溯回眸色更深,道:“难看。”

“什么?”燕白溪打了个哭嗝,更加难过委屈:“我……嗝~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其实没有那么难过的,都这么多年了,该痛的早就痛完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眼泪却停不下来。

燕白溪还想解释两句,恒溯回却忽然俯身,将她拥入怀中。

如同小时候妈妈安慰她一般,恒溯回一下一下拍打着她的后背,没有说话,却是无声安慰。

以前燕白溪来恒家玩的时候,被恒溯回欺负哭了,她的母亲就会这样抱着安慰她,那时候恒溯回就在旁边看着。

可是现在妈妈不在了,燕家也没有了。

燕白溪不仅没有觉得安慰,反而更加不好了。

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压抑了三年的感情,在这个被未婚夫当众拒绝的日子里,在一个曾经的故人肩膀上失声痛哭。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桌上的美味佳肴也凉透了,客厅内呜咽的哭声却依旧没有停住。

恒溯回就那样抱着燕白溪,也不管自己肩头已经被浸湿,一直紧紧地抱着,不曾松手……

燕白溪是哭睡过去的,最后发生了什么,她已经不记得了。

恒少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身旁,是一具温柔的人体。

她整个人都蜷缩在那人怀中,男人用一种保护的姿态手在她身边,燕白溪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发现上面都是泪痕。

她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深吸一口气,硬是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小心翼翼起来,从恒溯回怀中退了出来。

很好,没有惊动对方。

燕白溪下床之后,逃一般就往房间外而去。

而床上原本应该还在沉睡中的男人,却在燕白溪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睁开了眼睛,他双目清明,丝毫不像是刚刚醒来的样子。

说来也巧,燕白溪刚从房间内出来,就在门口遇到了赵香。

看到燕白溪从恒溯回的房间内出来,赵香表情惊讶,燕白溪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便主动开口打招呼:“赵姨,早。”

“早安,燕小姐。”赵香表情很疑惑,几次都想开口询问。

燕白溪却一点都不想告诉她这个尴尬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自己笑了两声,道:“恒少还没醒,我想知道别墅内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去的,我想去走走。”

赵香道:“客厅或者花园,您只要不去书房和二楼,其他地方都是可以随意走动的。”

“哦好,多谢,那我去花园看看了。”问完之后,燕白溪转身就走了。

赵香却是停在原地,半天没有动弹。

不多时,还在睡觉的恒少就推门走了出来,见到他,赵香忙低头道:“早安,少爷。”

“嗯,”恒溯回淡淡应了一声,就要往楼下而去。

赵香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追了上去:“少爷,我刚才看到燕小姐了,她……她还没有走,是要在这别墅内暂住吗?”

赵香问得很委婉,恒溯回却没有丝毫想要遮掩的想法,直接干脆道:“我们已经结婚了,她以后都会住在这里。”

“什么?”赵香顿时惊愕,不敢相信恒溯回所言。

恒溯回却没有心思关注赵香的心情,环视一圈没有找到燕白溪后,便皱眉问道:“她人呢?”

赵香似乎打击过大,整个人都点恍惚:“燕小姐好像去后花园了。”

恒家后花园中,燕白溪正漫无目的地走着,这地方大概是修缮过几次了,小时候来的时候,那些乱七八糟的秋千玩具都消失不见,整个花园干净又漂亮。

只可惜没了过去的痕迹,燕白溪逛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正要回去跟恒溯回告别,一歪头,却看到了一抹熟悉的颜色。

她顿了一下,还是走过去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木马,被安放在草丛中,木马颜色暗红,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

燕白溪看了半天,才勉强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好像曾经有过一个一模一样的玩具。

那本来应该是恒溯回的,但是她过生日的时候来恒家玩看到了,硬是从恒家要走,结果因为这件事情,恒溯回小半个月没理她。

当年的燕白溪骄纵不已,夺人所爱什么的都是小事情,那木马要回家后没多久,她就失去了兴趣,扔在墙角不再问津。

后来父亲入狱,他们的家被一群追债的人又大又砸,那木马应该也一起被毁了。

所以为什么这么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燕白溪有些好奇,走上前摸了摸那木马,手感也是熟悉的。

难道当年的恒溯回真的那么喜欢那个木马?以至于原来的那个被要走之后,居然重新又弄了一个?

想到这里,燕白溪不由有些想笑,恒溯回从小就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现在更是严肃不已,让人想不到,这男人小时候居然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东西被抢走,再去弄一个一模一样的什么的,有点可爱啊。

燕白溪忍不住童心大发,就想试试这个小木马,她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之后,就放心骑了上去。

木马有点小,但跟记忆中的感觉一模一样,燕白溪坐在上面一前一后晃了起来,思绪渐渐飘远,仿佛又回到了过去,父母健在时,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你在干什么?”

然而好景不长,燕白溪还没陶醉多久呢,身后一道声音就打碎了她的美梦。

燕白溪被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木马上跌落下来,只听耳边“咔嚓”一声,她骑着的木马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燕白溪顿时被惊,连忙起身,却来不及了,那木马裂开一个大口子,俨然是坏了!

糟糕!

燕白溪暗道一声不好,忙转头看去,却见恒溯回正站在走廊台阶上看着他,表情有点古怪。

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肯定很奇怪,燕白溪干笑了两声,往旁边站了一站,企图遮掩自己犯下的“罪行”。

恒溯回却没有说什么,表情淡淡地转身道:“来吃早饭。”

燕白溪长松了一口气,恒溯回刚才应该是没看到!

没看到就好,大不了日后赔他一个就是了!燕白溪捂着胸口追了上去。

早饭赵香已经准备好了,见两人过来,自觉退了下去,只是离开的时候,表情古怪地看了燕白溪一眼。

燕白溪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恒溯回身上,没有注意到赵香奇怪的态度变化。

恒溯回吃饭很快,又没有声音,燕白溪刚才做了坏事,也不敢出声,一顿饭吃得她几乎消化不良。

她已经习惯了每餐在公司食堂解决,热热闹闹的环境,才能开开心心的进食,恒家这样的环境,她真的已经习惯不了了。

想到这里,燕白溪更加坚定了自己要跟恒溯回说清楚的心。

好不容易等恒溯回吃完放下碗筷,燕白溪便斟酌着开口道:“恒少,我有事情想跟你谈谈。”

恒溯回动作优雅地用纸巾擦了嘴,道:“你说。”

燕白溪思考了片刻,道:“恒少,我知道你昨天是为了帮我,我很感激,我不是想拒绝你,只是眼下燕家已经没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跟过去的燕小姐已经不一样了……我们、我们是没办法生活在一起的,所以那张结婚证,还是去取消掉比较好吧,恒少您值得更好的女孩子的。”

小说《缘溪而婚》 第5章 你很希望我有女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志鸽呀点评:

《缘溪而婚》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